涩逼逼

      夜风吹过街头,连天的雨线在路灯里摇曳偏斜,闪烁霓虹灯盏的夜总会门口,顾客惊慌的跑出来。

      里面嘈杂的音乐已经停下,“啊——”的怒吼声里,有人冲了上去,又如同炮弹般倒飞回来,摔在地上,带着血线翻滚几圈,紧跟而至的拳手跨过翻滚的身体,挥开的拳头,打去一半被对面穿西装的东方男人拿住手腕提去半空,随后被蹬在腹部一脚踢飞。

      那管事的粗胖黑人保镖捂着肚子跌跌撞撞跑过舞池,掏出电话哆哆嗦嗦的按去号码,听着里面‘嘟~~嘟~~’的连接声,也在不停回头看,被拳手围在中间的东方男人放开了手脚,行走间全是呯呯呯的拳脚声,围在他周围的拳手呈各种姿态打飞。

      王如虎掰开拧着他袖口的白人拳手,抬脚一扫将人踹去倾倒的圆桌撞在一起,木屑轰的爆开。

      放下脚,浑身煞气的男人正了正衣领,踩着一地破碎的渣滓、血迹,看着前面一瘸一拐的黑人,鞋尖一挑,踢起旁边一张红垫椅子,翻飞着划过长长的弧线,直接将想跑的保镖砸翻在地。

      对方手里紧握的手机也掉在地上,‘嘟嘟~~’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接通了,里面传出维克斯懒洋洋的话语,保镖地上爬行,伸手触到机身的刹那,有声音重复。

      “维克斯在哪儿?”

      黑人伸去的手僵住,微微侧过脸,背对的舞池灯光里,映着一道高大的阴影在视线里走了过来,他黝黑光亮的头顶,一只大手按了上面。

      王如虎将又传出几声的手机捡起,递给战战兢兢的保镖,示意的歪了一下脖子,意思让叫对方过来。

      然而那黑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着电话大吼:“跑......快跑,东方人要杀你!!”

      咔——

      骨骼折断的清脆响起,黑人保镖的声线断开了,保持还张着嘴嘶喊的表情,脑袋歪斜到了一边,嘭的一声,重重砸在地面。

      王如虎丢下他,看着手机断去的通话,目光一厉,顿时将手机捏稀碎,电池在里间爆开轰的升起一团火焰,吓得躲在角落的男男女女大气也不敢出,胆小的,直接一屁股坐去了地上。

      他们根本忘记了还有报警这回事,看着满地哀嚎的拳手、保安,一手捏爆了的手机,那转身走去大门的东方人,眼下不知到该如何用词汇来形容,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王如虎看也不看他们,走出夜店大门,伸手抓过旁边一个吓傻了的女人手里绢帕,擦了擦胸口几点血渍,然后塞回给对方,走下台阶,站去街边路灯下,蒙蒙雨线里,抬头望去斯宾斯大厦的方向。

      “快去寻你爸爸保护,维克斯。”

      轰隆隆——

      雷声又响了一声,雨声‘哗哗’的变大了。

      .......

      轰——啪——

      漆黑的云间电蛇狂舞,青白的电光照亮雨夜,城中某栋大楼公寓里,维克斯捏着电话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全是密布的冷汗。

      身旁熟睡的比基尼美女被他惊醒,依偎上去,“亲爱的怎么了?”

      “滚开。”

      维克斯一把将她推开,踢去床下,连带衣裙鞋子发疯似的扔去地板,“滚,赶紧滚出我的房间。”

      女人惊慌的捡起衣物,看着癫狂的青年,一刻也不敢停留,光脚套上高跟鞋,搂着衣裙就穿着比基尼惊恐的开门出去。

      房间里,暖黄的台灯照着英俊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安,目光紧紧的盯着手里的电话,刚才那边心腹的嘶喊,还有那声听过的东方话语,令他打了一个激灵,从之前的癫狂里,清醒了许多。

      .......难道不是对方知道贵重的东西被拿走,想要拿回只得对自己言听计从吗?

      原本完美设想出的计划,为什么不一样了。

      目光挪开电话,投去床头矮柜上,一个方方正正的硬盘安静的摆在那里,维克斯心里多少安稳了一些,急忙穿上衣裤,拿过上面的硬盘匆匆出门,拨通电话,让下面的四个保镖将车准备好。

      ‘这个时候,或许在父亲那里能得到帮助。’

      “去斯宾斯大厦。”

      青年带着一身水汽坐进后座,朝司机吩咐了一声,两辆轿车驶进了雨幕之中,周围街景划过车窗飞速向后逝去。

      这边距离要去的大厦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维克斯心中的不安愈发放大,看着车外的雨景,正要开口,前面的司机忽然先一步说起话来。

      “......前面的车怎么回事?”

      通往大厦后街的十字路口,划过路灯光芒的雨线里,一道高大的身影立在一片水汽里,仿如埋伏阴影的猛兽,盯着驶来的两头‘猎物’。

      雨水漫过嘴角,有不同方向驶来的车辆经过路口,照出的车灯里,那咧开的嘴角,像是笑容。

      “转向!”

      维克斯瞳孔缩紧,大吼一声的同时,那边静候路旁的身影迈开皮鞋,踩起积水的一瞬,身形拖起一片雨花,唰的冲了过来,最前面那辆来不及转向,开车的保镖踩死油门,轰然撞了上去。

      看着雨幕中冲来的身影,在视野放大,开车的保镖,以及副驾的另一个同伴发出“啊——”的叫喊。

      就在接触的一瞬,狂奔而来的身形忽然跃了起来,半空翻去一个跟斗,双脚轰的砸碎挡风玻璃,伴随汽车的冲刺,王如虎整个人撞了进去,鞋底蹬着开车的保镖,压垮座椅,将人挤在后座与双脚间,鲜血夹杂些许内脏碎沫咕噜噜的涌出口鼻。

      旁边副驾的另一人吓傻了,然而还没反应过来,疾驰的车速冲向了路边灯柱,车头触及路灯的瞬间,车头凹陷,防护栏挤压断裂,引擎盖崩的弹跳而起,巨大的声响里,路灯拖着电弧倾倒,急速下的车身惯性止不住打滑侧翻,冲向街边店铺。

      轰——

      车身狠狠撞去墙壁、门扇,带起无数粉末残屑里,汽车颠簸翻滚不断的解体,零件、车窗玻璃、碎裂的车皮掀飞起来,乒乒乓乓落去地上。

      车里副驾驶的保镖在第二次撞击里,甩出了车窗,砸在路边一颗大树,腰身尽折,手脚断裂,落在树下时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形。

      而后方的那辆拐去大厦的轿车,维克斯扒在后车窗看着那边一幕,使劲的大喊司机再加快速度,后面的雨幕里,他隐约看到翻倒的车身,歪斜的车门嘭的弹飞,一道身影正从里面躬身走出。

      断裂的路灯,电花在线头跳跃,弹去地上的刹那,点燃了泄露的汽油,蓝色的火苗顺着方向形成一道火线攀爬上车身。

      王如虎直起身,抖了抖衣服上的玻璃渣,走去的雨线里,雨水落去肩膀、头顶,蒸发出阵阵白烟袅绕,冒着雨水朝着前方的大厦走去。

      下一秒,轰的巨响,火焰包裹着车身冲天而起,映着前方的背影,照亮了周遭的夜空。

      ......

      几乎同时,巨大的炸响传来时,走出电梯的青年,惊得抖了一下,浑身湿漉的走去办公室,推门而入时,里面的老人正与犹太人谈笑,正为拉拢过来一个强悍的武师高兴。

      见到推门进来的儿子狼狈不堪,保持脸上的笑容,让他坐下。

      “出了什么事,维克斯?这是会让客人笑话的。”

      哈罗德摆了摆手,也保持优雅的笑,说道:“很快虎就要加入斯宾斯,算上我,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又怎会笑话。”

      那边,狼狈坐去椅上的青年,喝过一口清水,听到犹太人的话语,目光看去对面的父亲。

      他神色犹豫了一下。

      “父亲......可能那位虎不会加入我们了,他现在正杀上来。”

      老人的笑容僵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