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大便时肛门刺痛是啥原因

      苏子东趁机问道:“朱大哥ጂ,听你的口音뺪,应该是靠南边的省市吧?”

      朱天赐答道䄫:鿸“不错,我家在琼州。”

      苏子东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琼州好啊,똞听说那里有很多搞房地产的,专门租给称作候鸟族的北方客。镔”

      朱天赐明白了他是在打探他的底细,不在意地道㇣:“我家在一个偏远的小渔村,没多余的房子出租。”

      “渔村,渔民?”李云庆倒第一ꨛ个不信:“那你家的渔场得多大?” 縗 ▓ “我家没有渔场。”朱天赐微微皱眉。

      梉“那你家哪来这么多钱,鏓都敢在这魔都寸土寸金的地段租房住,连我都不敢!”李云庆是个直רּ肠子。

      “哦,我偶尔买点股票,赚点零花钱。”朱天赐含糊其辞。

      “切!”李云庆韠一个字都不信。

      ࢲ 扯淡,当下什么行情,炒股不仅难以赚钱,放血割肉那都是轻瑩的,弄不好,还会把底裤都赔进去,抹膝斩腰,赔不死你!

      骗飶鬼呢!

      朱天赐很无奈,他说的是真话,但没♱人相信,这真是没办法。

      뾨 这时,苏子东见㳾谈话尴尬,便趁机转移话题:“各位老大,我家在农村,条件不好䬓,刚刚凑起学费,生活费还要靠我自己打工去赚,但我对大城市不太了解,不知道该怎么办,三位老大,能不能给点意见。”

      朱天赐倒对他大有好感,这位室友不仅勤快,而且毫不掩饰自己的贫穷,不求ᶲ施舍,只想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匵

      常书安道:“你可以申请助学贷款。”

      苏子东摇头:“那总是要还的,我还是想能不能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 “好志气。”李云庆道:“很快就要军训了,那时大伙都渴得要命,你可以批发쳬点水和饮料,保你大卖,能赚不少钱呢。”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苏子东眼睛一亮:“谢谢李大哥。”

      “不好。”朱天赐说道:“学校里有不少小卖部,他们都是要交不少房租和工商管理费的,你这样抢他们的生意,恐怕会挨打。”

      他看了那些公共关系书,也不是白看的。

       “那怎么办?”苏子东有些傻眼。

      朱天赐想了想:“你可以批发一些新鲜的瓜果,比如含水量高的苹果❕、梨、黄瓜、番茄,洗干净了,用一次性餐纸一个个包好,用纸箱牫装着,放在操场边上的树荫里,军训课间休息的时候打开卖,肯定受欢迎,哪怕卖得贵一点,同学们也是认可的。”

      苏子东又是兴奋又是犹豫:“买瓜果的多了,买水和饮料的自然就少了,还不是抢他们的生意?”

      朱天赐道:V“那不一样,他们毕竟不卖瓜果,而且是洗干净直接可以吃的。”

      苏子东仍旧担心:“쓳可是,我看过,学样里也有水果店。”

      朱天赐道:“他们毕竟ᚺ离得远,消费人群也不一样,他们又不针对临时性的军训需求。”

      苏子东见他考虑得这么深入,很是信服:“太好了,那我试试。”

      僧 朱天赐补充:“你最好在箱子上写上‘勤工俭ワ学’的字样,这样教务处一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的,好的,谢谢朱大哥╢。”苏子东很是感激。

      李云庆和常书安也对朱天赐这么老道感到意外,看这位气质跟他们一样,就是个学生,完全不像蠼生意人啊!

      或许这位室友说的炒股赚钱也不是不可能,当今罪股市虽然赔得多,但毕竟有少数人是赚龖钱的。

      苏子东哪还稳得住,立即出宿舍,打算到周围转一转市场。

      朱天赐跟出去,叫住他:“不能只图便宜,剱去比较正规的市场,一定要保证质量和安全。”

      “我明白,明白,谢谢朱老大。”苏子东连连点头,大哥也升级为老大。

      “为了方便,买辆结实点的单车吧,可以到旧货市场,或者修车点也行,收费单车用多了也是不小的费用。”

      诺 “是,是这Ỳ个理儿。”苏子东有些为难,“批发瓜果用不了多少钱,我还有点生活费,勉强够了,可是,其他的…”

      “这样,你先做一下预算,差多少来找我。”朱天赐不介意顺手帮帮困难的同学。

      苏子东眼睛有些发红,他深深鞠了个躬:“谢谢朱老大。”

      ﳲ 朱天赐摆摆手,趁机离开宿舍,以后他不想再来宿舍了,太麻烦。

      正式上课之前,学校新生开启了为期两周的军训生活。

      詩 没有迷彩服,只有普通的米黄色衬衣。

      三班的教官不高大也不帅气,脸黑得像是非냣洲人。

      先练军姿和跑步,姿势定型,要求动作规范,跑步要求队列整齐步伐一致,做不好就要不停地重复。

      不是故意折磨人ꇎ,这是规矩。

      魔都뼗大学的体育设施很好,有宽敞的室内体育场,虽然偶尔也在烈日下跑跑步,但军姿大多是在室内。

      苏子东也没那么死板,提前打听好了军砐训的细节,提早把瓜果箱子放在体育馆皤的一角,在室内军训虽然不像室外流那么多汗,但训练结果也是又累又渴,这时候瓜果反而比水和饮料更有诱惑力,吃起来更爽,很多同学都预先带了充足的水,但还是买上几个瓜果,苏子东准备的两大욷箱子瓜果很快被抢购一空。

      因为都是按个卖,利润比按斤卖高得多,苏子东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他第三天就把借的五百块钱还给朱天赐。

      朱天赐默默地收起,虽然他不差钱,又是同学室友,但他也不会无偿赠送。

      햸不过,能帮到同学,也感觉很爽。

      揩 朱天赐对于军训一点都不憷头,他的体质一向不错,变身这半年来更是有了较大的提高,军训完全不觉得有多累,倒是同宿舍的胖子李云씖庆叫苦连天,几乎是每天咬着牙坚持下来的,两周下来竟然瘦了十多斤,算是个不小的收获。

      将被子叠成豆腐块的技巧其实并不难,做几次就뚕会了,主要是⍀态度认真的问题。

      教官的手枪没׀有子弹,是可以摸一摸的,也就是一个沉乎乎的铁块,军训没有安排打靶训练。

      军训的时候也是男生女生们相互认识,给彼此留下美好斒印象的绝佳时机。报

      医学院临床班也是男多女少,但相差不是太严重,女生天然比较抢手,心情浪漫的男生们尽管军训得很辛苦,但个个斗志昂扬,尽情地展示自己健美的体魂୬,唱军歌的时候,帅哥靓女们也放肆地演示自己的才艺。

      军训期间达成好㇗多对恋人关系。

      休息的时候,朱天赐和江素心自然而然地就凑到一起,两人并没有特别过分的动作,但言塊行举止不经意就透着难掩的亲昵,让其蚂他的男生女生无机可趁。

      一班的一个帅哥男生非常欣赏江素心的容颜和气῅质,觉督得鰲自己条件不错,还有竞炲争的余地,数次找机会与江素心搭讪,但换来的都是白眼。

       Ģ 后来,江素心看他就像看一个白痴,一脸的憎恶。

      他的室友劝他:“你看人家小两口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你别自找没趣了。”

      朱天赐对江素心很放心,完全不在意,只有那些丑得倒胃口的女生才不会被男生追鱧求。

      他虽然平时的穿着很普通,也不멣是什么敜名牌,但神态举止自然透着一股贵气,让其他的男生敬而远之,而且他沿袭高中时的习惯,不喜欢与人交往,就连三个室友平时也难得说上旬几句话,何况几乎不回宿舍,밒除了江素心ʝ,与其他的同塑学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是来陪学的,不是来上学的。

      ꕫ军训结束时的两公里拉练,朱天赐也轻轻松松,丝毫没感觉有多难,江素心毕竟是乡下长大的孩子,身体结实有力,虽然也累得像狗,但很快就恢复过来렟,当天还拉짻着朱天赐大吃了一顿,看眨了场电影,喺作为对自己的犒劳。

      之后,开始ᤖ上课了,似乎与高中时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医学院虽然学习氛围深厚,但学校管理得并不严,只要你ꇦ学分及格,上课不上课学校并不怎䫞么管,再说是大教室,不像高⸄中是固定教室有固定的座位。 톭

      因为之前的每次变身都是在下午,朱天赐常常在下当午装模作样地到专属办公室呆上쌗一两个小时,晚上就在办公室过夜。

      学校下午排的课不多。 뉎 ܌

      朱天赐在专属办公室开启了变身学习模式。ﻢ

      뒈 他陆续用了四次的变身时间来学习电子工程,把与计算机硬件有关的电子电路、集成电路、中央处理器、总线、网络等的原理和设计的中英文教科书详细地看完,又到电子市场买来一些典型的ݩ线路板拿来进行平时研究,计算机的硬件知识有了扎实的基础。

      为了应付学分,他特意花费了一次的变陶身时间把几门通识课程迅速翻了一遍,然后发现,这魸些课程对ꖜ于编程有着相当的促进作用,尤其是高数,很多的软硬件知识都要用到。

      大学课程里的计算机网络与程序设计,虽然较浅,却是正规的知识,让他对网络的应用方面有了相当地了解。

      ㉕五次变身,都是三个小时左右,有时多点,有时少点,但孅差距不大,而且变身虽然仍旧有男有女有性别ﭽ,年龄段却都在中青年之间,没有再变成緳老头老太太,更没有变成小孩子。

      朱天赐因为要充分利用变身的时间,对变成什么样也没太在意,仿佛变身只是个⏊仪式,就象女孩家每个月的月事,变啊变啊就习惯了。䥌

      办公室很安全,没人光顾,连潘律师他都没有告知。

      江素心是个懂事的女孩,不参与他公司的业务,从来不去他的ꂐ办公室。

      但她也很烦恼,她的天赐已经很久没跟她亲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