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裁户外勾搭老头

      汪凯申不简单啊,扮猪吃老虎恐怕就是说这类人。

      普通人一辈子就那么几次能改变命运的机会,非常容易错过。

      这个汪凯申却能完美的抓住每一个上苍送给他的机会,改命,改命,说的怕就是此人。

      又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这般命,从来没改过呢?

      命运无常啊,这世间的英雄豪杰,奇人异士谁又能参的透呢!

      站在窗口摇了摇头温烛游不由得心里感慨道。

      “你把这人皮纸给了我,那你想要什么呢?”

      “我已经四十岁了,马上快年过半百了,我才当上这个县官,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我不想因为寿命的问题导致我没法享受接下来的生活。”

      “所以?你要长生不老?”

      “呵,长生不老?自始皇帝统一天下4800年以来,无数高高在上的天子都想长生不老,他们做到了么?我曾经询问过手中的人皮纸,我问它如何长生不老?他还真的告诉我办法了。”说道这里汪凯申有点不甘心道。

      “他的办法我是一点都不信,在镇邪司记录的档案中,古往今来活的最久的妖是活了1200多年,活的最久的人是800年。长生不老?如果真的有办法,那也是我付不起的代价!”

      “所以?”

      “所以,我要延寿,这个要求你能答应吗?”

      风吹进烧焦的书房,吹起淡淡的木香味,温烛游嗅了嗅味道,然后掂了掂手中的人皮纸发问道:“你看你,靠着这张人皮纸从一个穷秀才变成了朝廷的七品县官,你真的认为用人皮纸从我这里换来延寿值得吗?”

      “难道不值吗?堂堂的大乾天子马温为了延寿,寻遍大乾的江河山川就为了找仙丹,又强逼镇邪司为他续命,他才勉强活过六十,你这为我延寿最起码也得到八十吧?”

      “正常人,无病无灾最多一百二!”

      “一百二?能有这么多?”汪凯申不敢相信道。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风来!”

      一声风来,汪凯申背后就出现一股子推背的力量将他推着向前飘,慢慢的把他送到温烛游身前,然后就停了下来,只见温烛游突然伸出手抓住他的头顶口中郑重的念道。

      “导引!”

      念完,一股子热气就从汪凯申的头顶升起,身上的皮肤开始发黑,黑色的液体从毛孔中被排挤出来,然后慢慢凝固。

      不到一刻钟抓住汪凯申的手突然松开,他就重重的摔在地上,还未待开口说话,就感到肺部一阵难受!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哇!”一股黑色的粘稠物被他咳了出来,越咳越多,到最后忍不住咳嗽,直接被咳吐了,吐的满地都是黑水。

      待到他吐完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了温烛游的声音:“人,生老病死都是藏在身体的脏污太多了,我给你洗了筋,伐了髓,通了血脉,你这身体里的脏东西都除尽了,以后活不了一百二也能过百,现在你的身体像是刚出身的婴儿一样干净,我去院里坐坐,记得吐完后去洗漱,洗漱完之后再来找我,给我再安排一个房间,顺便把我要的东西带上!”

      听完温烛游对自己交代的话,好一会儿汪凯申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跪着,缓了一阵有了一些力气,马上起身就跑,像是一个披着黑甲从战场得胜的士兵一样欢快。

      “老赵,刚刚是不是有个大黑耗子蹦蹦跳跳的从屋里窜了出来?”

      “我哪知道,县太爷要咱们别放人进去,咱们就安心守着呗,人出来不管我们事,别放人进入就行。”

      夜晚天气变得凉爽起来,温烛游躺在躺椅上吹着凉风,在新的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思索着,身旁的汪凯申手拿铜镜左看右看,怎么看都看不够。

      “啧啧啧,真帅啊,没想到这洗筋伐髓还让人变帅,烛游兄,你看,你看,看我这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就是那豆蔻少女看了都羡慕,看看我这白嫩的皮肤,啧啧啧,太好看,现在浑身都有着用不完的劲,就是老牛耕田怕是都耕不过我!”

      听着耳边这么自恋的话,温烛游无奈的把头瞥向一边开口道:“凯申兄,你该回去睡觉了,今晚我有仇家上门,你确定你还要在这里念叨?”

      “仇家上门?烛游兄,要不要我整一班衙役过来把你的仇家当场砍死?”

      “可以吗?我那仇家是个鬼物,你想把他砍死那我就回房睡觉了,你在这里带领一班衙役守着,等待时机砍死他就是了。”

      听到是鬼物,汪凯申顿时脸耷拉下来尴尬的笑道:“这个,这个,呵呵呵呵呵!”

      “知道尴尬了?知道尴尬还不赶紧回去睡觉,叫人都远离这里,无论今晚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过来!”

      听到温烛游给自己台阶下,汪凯申也不纠结,马上起身拱手道:“那烛游兄保重,我还有公文要处理,就此告辞了,明早再见!”

      话说完汪凯申就急匆匆的小跑跑路了!

      看到这汪凯申认怂的样子,温烛游摇头笑到,伸手拿起石桌上汪凯申送来的身份调查报告。

      李思安,男,十九岁,身高五尺两寸,南直隶苏州府怪怪乡人士,无父无母,无妻无儿,无兄无第,孤儿!大乾宣武六十年编。

      这么简短的几句话就概括了,温烛游这具身体的所有信息。

      “太少了,太少了,怎么会这么少?这莫不是汪凯申从公文上直接抄来的?是不是被人修改了?还是本身就是平平无奇呢?”

      看的少的可怜的原身信息,温烛游皱着眉想到,随后又拿起另一份公文,这封是汪凯申给他的新身份。

      “温烛游,男,二十四岁,身高五尺两寸,南直隶扬州府瘦马县窝窝村人士,家中父母双亡,无妻无子,无兄无弟,大乾宣武六十年编。”

      看完自己的新身份,温烛游眉毛一挑,这么简单?随后就开口笑了,心想越简单越好,复杂了容易出漏洞!

      “唉,这怎么还不来啊?这都亥时了,要不要这么有职业道德啊?非得等子时三刻来吗?”无聊的温烛游看着天上的星星吐槽道。

      忽然温烛游想起了今天白天问人皮纸的话,它还没有回答,马上就从怀里掏出人皮纸抖了抖。

      “喂醒醒,醒醒,我白天问你的话你有答案没有?”

      “我叫温烛游,当我……”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小心一点哦!”看着熟悉的话语,温烛游笑着威胁道。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那三尾奶奶究竟是什么来路,我看那狐妖很怕她啊,甚至你也觉得她很厉害!”

      “那三尾奶奶是个惹了就要后悔一辈子的人。”

      还没等到人皮纸给出信息,温烛游就听到身前传来了一句声音高亮的回答。

      “锵锵锵锵锵锵锵,差!李思安,你背叛了三尾奶奶,今夜就是你的死期,来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温烛游看着眼前手指着自己,头戴大花冠背插大旗的武生,眉毛忍不住一挑,随后就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大鬼将军?”

      “差,你这小儿知道是本将军,还不赶快讲手中人皮纸交出来,本将还能留你个全尸。”

      “你说的是这个?”温烛游扬了扬手中的人皮纸。

      “你不是说他子时三刻才来么?这才亥时!”

      “呔,李思安如今你临时求人皮纸也没有用,今夜你必………………啊!我还有台词没说完……啊!”

      两声惨叫之后,大大鬼将军就死了,温烛游嫌他废话太多,一口焰直接吐死了他。

      “人皮纸啊,你这个也不靠谱嘛,灵是灵,就是不准时!”

      看见大大鬼将军一个照面就死了,人皮纸直接在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又被温烛游吐槽后,惊讶的表情又变成了一个囧字。

      “大大鬼将军?就这?我还以为是个真的鬼将军,没想到是个戏子将军,戏子将军就戏子将军吧,怎么手下连个兵都没有?混的这么惨,怎么还敢喊这么大的外号?”

      “睡觉,睡觉,傻鸟光棍将军,下回啊,人皮纸你要是再给我错误的信息,我就把你当成你家亲戚,当做擦屁纸来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