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外传

      “哇哈哈,哇哈哈,叫你算计牧青!哈啊,还敢໖不敢?”

      傅星辰揍得兴起,丝毫没有修士的风度,连街头打架的小混廇混也自愧不如셰。

      “姓傅的,你个混球,你不得好死!”

      其余三少气得뺅七别窍生烟,一回过神来,便撒开ꆔ腿往这边赶。

      赵登龙折扇一扬,扇上所绘的金龙化为一道幻影,加速飞出,腾地咬向傅星辰头颅。

      “哇?”

      傅星辰不敢轻视,蓄力一拳,狂暴的拳风立将金龙震散。

      折扇本쀷是一件厉害法宝,但赵登龙尚未“破妄”,可发挥的异能有限。

      这只金龙,纵然具有“封识”高手的威力,对傅星辰却无法造成致命威胁。

      傅星辰虽有把握以一敌三,可再加上家传法宝,那就难说了。

      搞不好,连一对一都有点费劲。

      “呸!算你走运ˈ了!”

      他往鼻青脸肿的陈昇身上唾了一口,又往腰间补了一脚,大笑着转头向回ꗤ跑。

      “狗曰的,你别跑,你站住,啊啊啊啊,⇁站住!”

      见他一边跑还一边做手势嘲讽自己,三少怒不可遏,恨不得活吞了他。

      邛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㨮..”

      ꤑ 傅星辰并不是跑直线,臣沿着广场的边缘,接近넲跑了一整圈。

      三少气糊涂了,也不知抄近路,仿佛猎犬追着狐狸,死死咬住擰不Ⰽ放。

      “这逼,竟然比我还贱?牧青啊牧青,虽说你傻,能交到这种好朋友,也算上天眷顾呀。”ॻ

      李牧青叹为观止,唤姜央来身边,手往那轮椅背上一搭。

      “诶?这不是我的轮椅吗?这狗头军师,啥时候借来装逼的?”

      巋仔细看去,这架轮椅还真是他瘫痪期间代暲步的工具。

      页不过,得到了嫡修的大量丹药,他已恢复至正常人水ʇ平,轮椅就退休了。

      “..嗆....傅大哥来疗养居找你,没看到人,就看到这轮椅,两眼放光,说非借不可,还让我替他推。”

      姜央似乎找到机会倾诉委屈,撅着嘴小声道。

      她本来要出来陪李牧青晒太阳的,结果被傅星辰抓了壮丁。

      娎 “呵呵,谁叫你修为低,打不过他呢?”

      李牧青心情不错,出语调侃。

      转头眺望,四人一前三后还在跑。

      毕竟经历过前五劫的异人,肉身Ꚇ强韧,体能非同小可。

      天黑之諴前,看来也难分胜负了。

      被蛛后吓跑的众弟子,也慢慢回到广场外,观看윾这场追逐战。

      “张五,黄六,你俩整的啥哩?黑黢黢的吓쿔死个人。”有人好奇地上那摊散架的零件。

      “这是俺们傅扅师哥,特意瀒到北边大风城,委托能工巧匠造的机关蛛魔嘞!”一脸煤灰的张五无比骄傲地介绍。

      ᎋ“哎,计划把姓陈的傎小子直接吓死,哪知做工不达标啊,杆子多拉几下就断了!”黄六摇头长叹。

      李牧青远远Ổ听在耳中,明凚白了事情经过붭。

      多半是傅星辰出关不久,听闻自己遭了乏场大难,起因是替陈昇寻宝㬆,便猜到个大概,于是谋㺴划了这场报复闹剧。 퇨

      怎么说,傅星辰虽是个狗头军师,智谋还是高于牧冟青的。

      薟 起码能分辨敌我,甚至有余裕,把智商更低헮的四少玩餏弄于鼓掌间。

      不得不承认,曾经太过单纯的牧青,被看似不靠谱的傅星辰,暗中保护过多次。

      这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桤“大、大哥,呼,呼,不☋如喊人吧?”

      ䷽ 杨延年和刘前见追不上傅Ẋ星辰,面上无光,反而有点害怕了。

      四少作为嫡修头头,今歬天是为了被李牧青诓走几大篓丹药的耻辱,特地前来找回场子。

      那些把家底都赔光了的嫡修,就藏在广궗场不远处,只等四少暴殴牧青,扬眉吐气ᇤ。 碌

      结廇果,被傅星辰一搅,已经黄퀝了。

      这꟯是在庶修的地盘,좲出不出得去还是个问题。

      “喊!干脆来场大混战,论群殴,这群异人都不是的废物,只有挨打的份!”

      赵登龙不停挥舞宝扇,召唤金龙攻去,却全被傅星辰灵巧闪避,不由杀心大作。

      金光如霞,怒龙狂啸而出,咆哮着,瞄准附近的庶修。

      同时,杨延年、刘前相视一眼,打出嫡修间联络的穿云箭,两束힃烟花在天边炸开。

      “不好!”

      看见无力抵抗金龙的师弟们,李牧青脸色一沉,猛将识海完全打开,异能之力滚滚蒸腾。쀞

      渡过“封识”大劫,便意味着,可以控制识海的开闭,随心所欲释放力量。

      眼下,是最大输出功率!

      有牧青留给他的修为境界和异能储备,加上天之锁的神奇,几可比拟“破妄”后的威能。

      “天之锁,变化,天枷落朖地!”

      一座宽约数米的虚影巨枷从天而降,轰然将金龙砸落。

      龙头ꝃ被枷孔套死,紧贴着大地,疯狂扭动,像是钉在书桌上的毛毛虫,却无法挣脱。

      “什么?”

      裍 赵登龙以异人之强,偷袭凡人弟子,只当必然成功,哪知金龙竟被拿住。

      李牧青毫无表章情,右拳轻轻一握,念声:“爆!”

      言出法随,巨ꕅ枷飞快缩紧,枷孔越来越小,金龙痛苦得发出篌悲鸣,忽然吼声一止。

      仿佛炸弹起爆,金色冲击波往广场四周扩散,飞龙的身影却ᔿ烟消云散。

      嘶啦——

      赵登龙目瞪口呆,忽听怪响,低头一看,惨叫道:“我的大威金龙扇!这是我今年的生日礼物啊!”

      原来,这件珍贵的法宝,已随龙殁化为飞舞的碎纸片。

      “嘿嘿嘿,还敢发呆?吃我一脚!”

      赵湛登龙ꇑ尚在心痛,一只㎹脚板由远及近,噔的踏在他鼻梁,整个人倒飞出去。

      䰕出脚的当然是傅星辰。

      他发现对方鉿偷袭,忙ে赶回救援,却见李牧青出手,顿时放心,顺便再捡个漏。

      “玛德,卑鄙小人,你、你等着,我们的人马上就到!”杨延年、刘前见老大܋昏迷不般醒,惊怒交迸。

      著  “你以为这ú么说,我就会乖乖等他们来?”

      傅星辰摊摊手,依然走向两人。 ྖ

      “你、你不要过来啊啊!”

      杨延年和刘前也有不亚섡于“大威金龙扇”的法宝,足可扭转战䈊局,无奈没带在身上。

      ㄣ他们认为对付已成废人的牧青,手到擒来,露了底牌反而不美。

      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哇,啊,呕,呜......”

      李㰯牧青极其舒适地观望着傅星ៈ辰跨骑在杨延年头上,双拳殴打㉟刘前后脑勺。

      傅星辰在庶修中,原就是第三高手。

      暴打两个没带法宝的同级嫡修,对他来说,轻松写意。

      “......你等着,我们的人马㋟上就到、到,就快、鍎快到了......”

      二少奄奄一息,犹自盼着援兵翻盘。

      终于,他们肿得发紫的眼睛,望见了一道人影缓缓走进广场。

      等他们看清时,希望却都转为了淢绝望。

      一袭白衣,倾城之姿,剑气如霜。

      鵩“......苏无依,与牧青不相上下的苏无捸依,外门第ܙ二高手폊。”

      二少蓦地一阵委屈,眼泪不争气流了下늑来。

      “᪎......䍅别揍了,别揍了,我们认栽......”

      李牧青朝苏无依歪头一笑,又冲傅星辰耸了耸肩。

      “好吧好吧,你总是善良过头!”傅星辰会意,松开手脚,放댏过二人。

      广场上,三大庶修强者,遥相呼应,恰围成一个等Ᏸ边三角形。

      浑身是伤的二少,扶着赵登龙、陈昇,灰溜溜从苏无依身边走过,离开广场。

      ኆ 廉 “为輚什么其他人不来救援?”

      他们勞满怀悲愤,走进嫡修们待命的小树林,突然全怔住了。

      쏼十几名嫡修横七竖八,倒地不醒。

      每쯈人胸口上뜝,都留有一道细长的剑痕膀。

      “苏无依,可怕的女人!”四少不寒而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