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脱衣

      天色沉沉,积云涌动,伴着大风。벀

      葛县,东三十里,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旌旗招展,人头攒动,泛着点黄。

      “报,大统领!”

      陡然间一骑策马狂奔,迅速来到阵前:“二十里外发现官兵主力,看旗帜为皇甫嵩所部。”

      “多少人?”

      “约有三万五千余众。”

      斥候心情忐忑,他们只能根据敌人的队伍旗帜行军规模情况估算出大概数量,却不能具体到百位数。

      军中斥候绝对是真正的王牌精锐,将领亲卫武力值强悍,但军中斥候不但伸手敏捷,更重要的是其脑袋要灵活꙰。

      至少要看得懂徻旗帜文字,能分析出更多的情报,这个时代可不是谁都能认字的,所以说这斥候绝对算得上是一支军队中的精锐。

      黄巾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波才统帅的这支队伍,绝对属于八州靠前列的,甚至比之冀州老뫈巢的黄巾军有过之而不及,斥候自然也有能人,可以探出更多的信息。

      呼呼呼,长风呼啸,云海滚滚,远方长社的余烟还未完全熄灭,袅袅烽烟似要再起。

      冷风中,吹乱了额前的黑发,于眼前晃动,李唐眸子微瀎眯,抬头看了看有些阴沉的天幕,礼果断下令:“传令,全军东北方向前进,抢占上风口。”

      “各部在加派斥候继续探查,汉军若有异动,立刻汇报!”

      “呜呜!”

      号角长鸣,随着一声令下,数十万黄巾军动了,污汪汪宛如一重重黑色的怒涛,席卷大地。

      平原正东,一大队士兵拖着长长的队伍,迅速行军。

      人马疾驰,尘烟滚滚,打了一场大胜仗,围歼⫒了波才余孽,正在快速行进Æ的中央军同样也收到了消息。

      “葛县失守,袁术新败两件事加在一起很不简单啊!”

      军阵中,一众汉军高层簇拥下的皇甫嵩,脸色变得凝重。

      贼军统领,李唐,李子民,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了汉朝高层人物的视线之中,前后不过半日时辰,汉军便弄明白了整个偝事件的来龙去脉。

      一伙溃兵,先是袭击了毫无防备的杀俘官兵,然后趁守卫不备一举夺下了葛县城池,顺带着又歼灭袁术所部,如今更是初步统合了几十万俘虏,还要与自己决战。

      这一串串的事件中,让汉军高层意识到了不同寻常的信ꐛ息,有些棘手。

      乌呼呼,大地上风嘶马鸣,天空之上云雾翻滚,本是阴郁的天空此时却堆积起了厚厚的积云!

      觌 “起风了……”

      天色沉沉,皇甫嵩内心的不安越来越重,也愈发阴沉:“传令全军,⍻极速前进”

      “将军令,极速前进”

      “全军,疾行.....“

      잗 随着一声声军令下딏达,官兵们开始加速起来。

      旌旗招展,一队队士兵紧握利刃大踏步렛加快前籦行宛若蜿蜒长龙,望而无沿。

      必须尽快将其击溃,不然又会是下㖰一个波才,不,可能比波才更难对付!

      短短半日时间便初步整合了大军,若是给其足够时间,恐怕事情会更复杂鏨。

      辛辛苦苦,小战不息大战数十场,无数士兵牺牲,騦辗转数月才有如今局面,若因时犹豫一夜回到解放前,怎能甘心.....

      팊.........

      呼呼,旌旗蔽空,人头汪洋!

      佩“大哥,汉军会来吗?”

      兵戈如林,守卫森严的黄巾军阵,二狗、石头等人面露忧色:“皇甫老贼狡诈奸猾,他未必会与我军正面决战!”

      “前些时日,波才大帅与其对峙,便是这般,我们....ᶤ.”

      其实不怪二狗等人忧心,波才大帅之前与其对阵的情况历历在目,如今换了大哥,对方就会傻傻的冲上来吗?

      二十多万,就算是乌合之众,正面对敌也说不准谁胜谁负。

      他们这些人渚都能明白的道理㛇,皇甫嵩作为战场老将,肯定也清楚。

      众人忧心很有道理,但李唐仍然面色平静:“汉军必须来,此战必须打!”

      “他们,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声音铿锵有力,李唐眸光坚定,态度毋庸置疑。

      作为统帅,最重要的就是时刻做到泰山崩,而面色巍然不动的境地。

      要给予手下兄弟们强有力信心,若连自己都没决心,谈何统御他人。

      黄巾与官兵势不两立,作为汉军统帅的皇甫嵩,贼军在他眼里是必멮须要消灭,反之在黄巾眼里官兵亦然。

      人心隔肚皮,佊李唐虽괄然暂时统合了部分黄巾,但是真正归服者寥寥无几,甚至赵宏臧霸等人的实力都盖过自己这个大统领多矣。

      很多䌚人只是碍于大势,不得不随大军出城作战罢了,自己不是波才,也没那个精力与这些人勾心斗角。

      黄巾之中不服者众,为免夜长梦多,匆匆的压服其他黄巾将领后,李唐便带领大军出城作战。

      天阴,东北,顺风,利己,此为天时。

      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半뵸道击之为地利。

      歼灭袁术所部,出师告捷,扫灭阴霾,全军士气可用,此为人和。

      㞍 天时地利人和,得其三者,琚若不能胜,吾亦无怨言。

      ...

      盚 当黄巾主力大军向前逼近时,东部汉军亦得到了情报。

      军阵前,一队队传讯兵不停的打马汇报:“报,将军䤘,十里外贼军主力正在接近,”

      “报,七里外黄巾前锋迅速接近,”

      “报敌军不足五里。”

      随着一道道情报被汇集曦,正在行军的皇甫嵩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贼首这是在决心求战?

      是什么让其如此心急?

      难道对方发现了什么?

      还是说有不得不战的理由?

      “传令后撤十里扎营,”

      暂时摸팄不透贼首底细,皇甫嵩决定战术后撤,观贼军反应:“全军后撤十里!㨥”

      홱“全军,转向!”

      “呜呜!”

      随着一道道军令传下,原本快要与贼军正面相近的三万多汉军精锐,迅速调整队形缓缓与黄巾贼军拉开距离。

      作为大汉名将,皇甫嵩迫切希望歼灭眼前贼军,但却没有冒然进行决战,一个合格统帅应该有自己的战略节奏,掌握战争主动权。

      至少决战之地不应该由敌人来选,一场战争中最重要以及最终决定胜利的地方,大多都是战场,当然若要较真,例外不是没有。

      智者自有疑虑ꃇ,皇甫嵩不战而撤,却惹恼了随军监事:“皇中郎,贼军就在眼前,汝不战而退,是何意思!”

      “魏监军,兵事凶险,谨慎为上!”

      췠 好似是察觉到了某人的不﭅渝,皇甫嵩不得不再次解释道:“贼军此时抢占上风口,为天时,以逸待劳傟为利,歼灭袁术所部后,士气正用!”

      ぀ “敌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占,若贸然接战胜负难料!”

      “哼,汝不用在这糊弄,咱里家虽不掌兵,但有些道理还是看的明白!”

      对于皇甫嵩所言,魏方并没有完全信服:“此为开阔平原,何来地利之说!”

      “我军挟大声嵝之威来,若论士气当胜敌军百倍,更何况大汉精锐身经百战,还会惧怕一群乌合之众恵不成......๱..”

      面对胡搅蛮缠的魏方,皇甫嵩气的脑仁疼,但心中火在大他也不好发作。

      毕竟对方身为监军,又是陛下心腹,即使自己有怒也괺要忍着:“魏侍从,贼首不是一般人,此战凶险,不可大意......”

      “皇甫嵩,你不要给杂家讲那些所谓䡼兵事道理,咱只问你何时破敌!”

      听够了大道理的魏大人,可没有那么好糊弄,他紧紧的盯着皇甫嵩一字一顿道:“颖川大捷,杂家已令人快马加鞭上报朝廷!”

      “如今贼兵反复,到时朝廷追责下来,任谁都担待不起!”

      他久侍龙侧,比谁都清楚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喜悲交集帝心反复,到时候皇甫嵩被问责事小,若他这名阉人要是被陛下迁怒,那才是真的要命。

      皇甫嵩可以凭借家世以及个人能力再起,魏方这阉人一身权势皆在帝宠,若有其身失势,不用所谓的政敌攻奸,随便一名常侍便能要了他的小命。

      别人可以风轻云淡,阉人却做不到,想到这里魏方不由给皇甫嵩施加压力:“杂家即为大军监事,便不会任由你皇甫嵩自做主张!”

      “今日必须破敌,若不然你我都别想好过,这豫州统帅的位置觊觎之人可不在少数.......”

      “你!”被一届阉人威胁,皇甫嵩心中恼怒可想而知,他按剑怒视,恨不得拔剑砍了这阉贼。

      僵持一阵后,还是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没有真的做出血溅五步之事。

      ៖其言虽恶,ㆮ但不是没有道理,皇甫嵩与波才溺战良久,好不容易才取得大胜之利。

      然大捷过后贼军今又复起,朝廷怎么想,深宫里那位怎么看。

      若是没有先前大捷也就罢了,但转眼间悲喜变幻,一些小人弄权,政敌攻讦,其中深意难明。

      黧 若有机会,不用魏方多言,他皇甫嵩为了平息帝都暗潮,为了防备政敌攻讦,为了尽快歼灭贼军,也会速战速决!

      但自己怎么做是一回事,被别人蹬鼻子上脸,又是另种体验。

      ........

      与此同时,汉兵的军事动向,也被贼军所察。

      一队队传讯兵,迅速向主帅禀报:“报,大统领,汉军避战!”

      “报,汉军主力向东罜转移,与我军拉开距离。”

      “报,汉军正在快速后撤......个”

      “皇甫嵩这是怂了吗?” ␥

      飘扬的纛旗下,一身重甲的李唐身影显露,眼看决战触发,关键时刻却,喃喃自语一番后,不清楚皇甫嵩到底想打的什么主意,遂转身吩咐道:“二狗,将汉军怯战认怂的消息,通告全军!”镉

      鷷“老子要让兄弟们知道,汉军没什么好怕的!”

      諸 “诺!”二狗带人离开后,不久黄巾中便爆发了惊天欢呼声:“汉军怂了。”

      “汉军逃了!”

      “我们胜了!”

      “胜,万胜,万胜!”

      面对避战的官兵,黄巾军士气振奋,呜啦啦吼叫声大喝声不绝于耳,乱糟糟一片。

      官兵的避战被李唐等统䞿领有意宣传为不战而逃,更是用怂、逃等字眼,营造出己方大胜模样,贼军在士气上大受鼓舞,自我感觉压到了汉军。

      这ɡ一刻黄巾է士气大震,就连之前感觉太过匆忙的李和,此刻也不得不佩服大哥的英明,如果说之前还不理解大哥为何要龎在刚刚战过一场就急不可耐的出兵,那么此刻揟他们便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黄巾主力尽出,为的就是与汉军决战,这一点不但各部统领清楚,普通士兵多少也能明白点。

      在开战之前,黄俨巾军各部的士气,皆是疲弱低落,那怕刚刚小胜一场,也只是缓和了心中的一些惶恐罢了。

      然而此刻汉军忽然避战,再加上各部头目有心宣传下,这让很多黄巾鞥士兵意识到,原来汉军也是人,也知道趋利避害,大家都是一个脑袋两只眼睛,汉军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对方也会怂,也会胆怯,若不然为什么会不战而退。

      黄巾有兵二十多万,其中大多都是底层愚民和反民,有识者不过寥寥一些头目,所以汉军的战略后撤,ꪤ被这些人一番宣传忽悠成怂了怕了,很多人也就相信了,可能有人不信,但这又能如何呢。

      䜸 原野大地,一名黄巾贼兵打着和旗,策马来到汉军阵前,高声叫阵:“我家大统领言,뜮今日不战则不必再战。”

      “既尔等避战,那便如尔所愿,大统领率麾下三十万大军回师葛县,坐等皇甫嵩大帅攻城.....”

      与此同时黄巾阵中,鼓舞一番时期之后的李唐,再次下达了新的命令:“赵宏所部殿后!釶”

      “쒝主力各部西向葛城。”

      “主力向西转移....”

      随着各种命令下达,一名名黄巾统簷领约束手下,拖着有些混乱的队伍随军队主力缓慢西行。

      贼军将领很有自知之明,黄巾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却做不到汉中央军调度有序。

      撡 旳在没有骑兵的情况下很难摸到对方,若自己急于求战,而汉军一心避战那么下场便是战线拉长,贼军逐渐陷入被动。

      ᅯ 一旦皇甫嵩掌握战局主动权,就像是遛狗似的fl,牵着黄巾鼻子走,将大军拖得疲惫乏力,然춏后就呵呵了。

      能战꯰则战,官兵避皼战,他李唐也不强求,所以果断后撤,让汉军知道,뚞自己不是任你溜达的导盲犬。

      如果皇甫嵩真愿意磨时间,那就让他磨去吧,磨磨蹭蹭十天半个月可能黄巾自己就覆灭了,到时候李唐大不了带着众老兄弟找一山林当个山大王逍遥。

      在开战之初,李某人便杋意识到了两人的差距,皇甫嵩ᢂ作为战场宿将,军事调度战略布局等等都甩了첍他一大截。跃

      剣军事周旋,一百个自己也未必⺇是其对手,所以无论皇甫嵩如何变化,贼军就秉持着一个理念,老子不与你周旋,想要胜,那就在正面战场上见真章。

      ྣ 䠦 当然如果皇甫嵩知道李唐军中缺粮之事,肯定会想方ᾞ设法的拖延时间,坐等贼军崩溃。

      |然此为绝密只有李唐与韩浩知晓,就算是同样辅管后勤的心腹兄弟李和也不甚了了,缺粮之事不传六耳。

      而且,自己得了葛县,不但收拢了俘虏,还得了其中粮草辎重,若论缺粮,汉军可能比自己更缺。

      哪怕是后续有朝摁廷输血,但有些事不是那么容易就解决的,所以李唐才会断定,皇甫老贼也在寻求决战契机。

      只是对方老谋深算,想要发挥精锐优势讛,튪寻求更合适的战机罢了。

      李➣唐能力不及,却心思深沉,看待事情往往能直透本质,找到关键点。

      自己积极求战,同样皇甫老贼比自己还要急,这就像猎人熬鹰,看谁能熬得过谁,谁最先按奈不住,便会落入下风和狡被动。

      “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

      这是出自兵书里面的话,李唐这些时日也不是一点长进没有,看了那么多卷书简,那么多灵韵与感悟,谁还能原地踏步走呢,或许有吧。

      李某人心中无疑是渴望决战的,毕竟汉军不讲道义杀自己兄弟,甚至活埋至死,其中仇恨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

      既然汉军撤了䏏,那自己也撤,就是不跟对方节突奏走。

      只不过在撤退的同时,又留下了赵宏所部,留樚下这名黄巾中实力最强悍的统领,为殿后部队,观汉军反应。

      李唐不信对方能忍住,只要对方露出破绽,被大军黏住,那就有的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