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江㼟寒没想帲到自己就䝛是拜了个师,还鹾能遇到这样的好事,金陵朝天㴅宫古玩市场的副主任居然是自己金陵大学历史系的师兄。既然双方之间有了这层关系,以后自己在金陵朝天宫古玩市场那一块经营古玩摊位,也算衼是背后有人关照了。

      不过江寒想想也对ꖌ,自己的师傅黄文博黄教揎授在金陵大学历史系做了傁三十多年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自然숹是桃李满天下,更何况历史系的学生和考古系的学生还是古玩从业者的两大人才来源。

      ꊽ 江寒诶并没有拒绝自己师傅的好意,只是牢牢的记住了师傅的安排,他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傻子,有熟人好办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这是现实教会江寒的人生准则。 椖 흸

      更ﻊ何况所谓县官不如现管,那位张元师兄作为金陵朝天宫古玩市场的直接管理者,自然有了绔直接照拂江寒ꧤ的能力。

      虽然感动于师傅对自己的关怀和帮助,江寒却没有直接说出那些感谢的话语,有些事情不用挂在嘴上,只要牢牢记在心里就可以。和师傅又请教了一些古玩鉴定方面的问题,江㟀寒就和师傅告辞离开。

      回到自己别墅住处的时候,江寒看见猴子正在吃着泡面,他有些不好意思,江寒忘了和猴子说伬一声,自己在师傅家已经画吃过饭了。

      㣀考虑片刻,江寒觉得有必要在别墅的冰箱中存放一些蔬菜、肉类还有速冻食品才倯行,这样子平时在家里,他和猴子也能自己做饭吃。

      看到出去一天的寒哥已经回来,猴子赶紧放下鑛手中的泡面,对江寒问道:“吃过晚饭没有,儵寒哥㖵?如묇果没有吃的话及,要不要我去给你泡碗泡面先。”

      ⏪“嗯!我已经在㇐师傅家濗里吃햇过晚饭了,如果下次遇到我不在家돴这叇种情况,你直接出去吃饭就行,可以不用等我。”江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锩猴子点了点头,也不知㓬道他听进去了没有。其实猴子在吃这一方面并不是很在意,有好吃的更好,没有的话能吃泡面他也Ł不挑。

      似乎是想起什么,猴子Ꞗ兴奋地拿起桌上自己的手机,把手机屏幕对准江寒,语气激动地说道Ⳬ:“寒哥,你快看,这聧几个聊天群都是金臨陵本地的古玩藏友群,我想办法找到了古玩藏友群的管理员,给他킥充욄了五百块钱的话费,然后在᜸他的帮助下,我成功㱢混进了金陵本地的藏友퉯群。”说完还露껃出一副肉痛馾的样子,好像在心疼那花出去的五百块钱。 饰

      江寒没想到猴子居然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可不ݝ要小看这几个金陵本地的古玩藏友群,有了它们,江寒不仅可以更快的ą融入金陵本地的古玩圈子,也能多几条获得古玩圈内部消息的渠道。

      ߪ看到猴子还在心疼那花出去的五百块钱,江寒强忍着笑意劝解道:“干得漂亮,猴子,你这是花了小钱办大事,你也࿎不要心疼那五ख百块钱的话费,以后我们可以从里面赚到五万、五十万、五百万,甚至更多。”

      江寒的夸赞还是起到了效果,猴子的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他这也是突发奇想,以前在他还在海陵市的时候,就有一个籘狐朋狗友的内部交流群,江寒第一次下乡收货आ的前营村有人家在卖老物件的消息,就是猴子从狐朋狗友的内૸部交流群里打听到的。

      经过那次下乡收货的经历陋,猴ӗ子第一次尝ꐑ到了消息灵通的好处。于是才有了今天,他想法设法要加入金陵本⛊地的古玩藏友群的举动,本以为寒哥会责怪自己的冒失行为,没想到自己不仅没有被责怪,还被寒哥夸赞有战略性的眼光,夸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猴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的ᓲ手机就“滴!滴!滴!”的响个起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金陵本地古狮玩藏友群的䧼信息是一条一条的发个不停。

      江寒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些金陵本地的藏友都在群里聊些什么ꚃ东西聊得那么激烈?”

      猴子也是才加进金陵古玩藏友群不久,他对那些金陵本地的藏友所組聊的内容也不是很猅清楚,不过好在聊天덱群还有个群公告的功能,他只是翻了翻聊天纪录,结合群主发的群公告,他菱就明白了聊天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

      “寒哥,一些金陵本地ﺂ的藏友和不少的古玩摊位的摊主一起联合举办了一场小型的古玩交易会,时间就在明天,消息是才发布出的。现在整个金陵古玩藏友群里都炸开了锅似的,好像很多群友都会去参뎘加궠。”猴子语气兴奋地对퇉着江寒说道༃。

      江寒也来了兴趣,好奇的询问到:“噢,还有这样有意思的軖事情,他们有没有说在哪里举行古玩交易会?”

      猴㰮子看了看群公告的内容,对着江寒说道:“好像是在䂣一个名叫暮光之夜的旅馆里举行,想要参加的话好像还需要门票。”

      “什么,这么小的古玩交易会还需要门票?”江寒有些吃惊的问道。

      ୯ 猴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萋,想䏎要参加古玩交䮉易会必쳬须要有门票,他们的门票也很奇葩,居然是一张指定时间、地点还有内容的话剧票,这张话剧票就是你参加古玩交易会的门㉟票。”

      ้ 江寒没想到,区区的一场小型的ೃ古玩交易会居然搞得䑐这么神秘,这下子,怏他对这场小쬟型的古玩交易会更加感兴㢞趣了。反正江寒明天也有空,索性和猴子一起去这个神秘的古玩交易会看看,说不定还能有些意外收获。

      “猴子,明흿天你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去买两张话剧票,我们一起去这个神秘的古玩交易会看看。”江寒对着猴子吩咐道。

      蝱 “好的뎌,寒哥!”猴子点了点头。

      和猴子交代了一番,江寒拿着那⣤面战国楚式六山镜转身进了地下室的保险䲐库,这面战国楚式六山镜非常贵重,他必㨏须亲自放到保险库里存放起来쬝才行。

      一路上,ഐ江寒还在想着古玩藏友群的事情,如틌果不是猴子误打误撞的加了进去,他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关注到这个隐蔽的消息渠道。看样子,当初让猴子跟随自己一起从事古玩行业的决定是对的,掐江寒如此想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