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没有水印的视频app

      【12月24日早上·南城西北面·电子大学·十七步残桥】

      南城西北的郊区曾是著名的工业园区,经济曾繁荣一时,就难南面都无Ʀ法与之媲美,不过这曾经的繁华早已远去,随着东拓运动和南面建设的推进,西北面失去了往日的光辉。

      由于靠近红叶山脉的缘故,西北面的冬日往往更加寒冷干燥,可即便如此,枯黄的银杏直到十二月末才从树梢缓缓落下。

      冬至后的第三天是平安夜,来自清林江上游的北风拂过草地,随风而来的积雪也随缘地落满十七步残桥,整个世界仿佛陷入了沉睡,如同蜷缩身子躲在毛茸茸玩具里的小孩,怎么叫也叫不醒。

      在四季如春的南国,能睹见白雪皑皑的北⧟国风光,对于大部分南城人而言是很罕见쑙的。牧云吹雪也不例外,他从小就很б少见过雪。

      在他短短二十出头个春夏秋冬的记忆郵中,上次下雪似乎是十年前的事了,或许是从一开始,从在母亲胎盘中沉睡并聆听这个世界的声音开始,他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这从天而降的东西。

      父亲告诉他那是xue,当时,牙牙学语的他模仿着宛若神明的父亲,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说道:“xue”却不曾想在此后的十年,自己再也很难看到这没有硺温度的冰晶了。

      薷 牧云吹雪默默地穿过绿荫长廊,在紧靠东湖的长椅上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即便太阳还未升起,四詉周寂寥无人,但牧云吹雪依旧希望将自己藏起来,哪ș怕是一点儿光一点儿声音,似乎都会打扰到眼前这近乎于完美的银色世界。

      他轻松地躺在长椅靠背上,将一切烦恼抛之脑后,在时间停滞的瞬间,他甚至能很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

      他凝视着둑银杏落叶缓缓飘落,眼前出现的,是幻想中白茫茫的世界,在无尽的田野和远方的山脉┡中,五颜六色的缤纷花朵如同火焰般绽放,身穿长裙头戴䧾珠宝镁的美丽公主依靠在悬崖峭壁的城堡上,身后是吐息邪ㆳ恶火焰的巨龙,她焦急地等待䜫着勇者前去解救她,为此献上深情的吻和自己的身体也在所不惜。

      牧云吹雪愿意成为엀这样的英雄,用绝世宝剑和澽顶尖魔法打败恶龙,然后赢得美丽公主的芳心。可是,当一阵强风呼啸而过,吹走的不只是寒冷的冰霜,更是这可笑而幼稚的幻想。

      天已经蒙蒙亮了,在远处树林和天空相接的地襧方,阳光划破漆黑的夜空。

      当牧云吹雪停止幻想,抬起头,向那泛着微光的天空望去时,耳边突然响起了苍老而悲怆的声音。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南宋末年大宰相文天祥的叹零丁洋?牧云吹雪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不反感川戏,但也谈不上喜欢。

      瓴 猛然回头,只见一位身穿白色羽绒服的老年人竟然悄无声息地站在背后。牧云吹雪还未来得及搞清老人是怎么靠近自己而没被发现,白须老人便面带愁色,嘴里继续念叨:“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南唐后主的《浪淘沙·窗꟡外雨潺潺》?”牧云吹雪淡淡一笑,决定成为小说家的他,在过去两年里背过不少诗词,《浪淘沙·窗纠外雨潺潺》便是其中之一。

      ﵺ老人矄没有理会牧云吹雪,好似在小茶馆讲评书的先生,继续唱道:“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天南无雁飞。九叶鸿基一旦休,猖狂不听直臣谋。甘心万里为降虏,故国悲凉玉殿秋.....”买

      ꩌ牧云吹雪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掉在头顶的积雪,像个没回答上问题的学␔生,有些遗憾地说:“老先生,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上去很悲凉,应该是南宋的诗词吧!”

      老人摇了摇头,将双手背在背后,仰望着㣔逐渐消失的星辰。他眯着眼磕睛面朝广阔的湖面,任由初升的阳光打在那沟壑遍布的脸上,叹息道:“千年前的往事罢了,旧事重提,朝花夕拾,没有任何意义膉。人就是这样,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年轻人,你今年多大了?”

      看着老人如湖水般柔和的目光,牧云吹雪回答道:“刚满二十。”

      “哦?才二十岁?那——你愿不愿意␌加끕入一场游戏?”说到游戏这个词时,老人平静目光的深处似乎燃烧起了微覾弱的火焰。

      牧云吹雪感到莫名其妙,十二月寒冬的早晨,在校园的湖边居然有老人出现,这本就是罕见的现象,而老人还向自己推荐游戏?难道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

      于是他问道:“一场游戏?什么样的游戏?”

      “ꢣ一囦场只有七位玩家的游戏,一场可以满足你任何心䤶愿的游戏,过去和未来,山川河流,万里河山,只要赢得这场游戏,你就能拥有改变世界的机会。”老人说。

      “七位玩家的游戏?那......游戏眣规则是什么呢Ⲽ?总不可能让我糊里糊涂地和六个我不认识的人一起玩吧?”牧云귐吹雪苦笑道,身为重点大学的他,怎么可能相信这种鬼话,就⛉连三年级小学生都不会被骗,难道说,这老人家真的生病了?

      然而,出乎牧云吹雪意料的是,老人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宛若三岁小孩,用天真而幼稚的语气问:“ꓽ所以,你答应了?”

      牧云吹雪摊手解释道:“老先生,我可没这么说啊!我的兴趣只有写小说,对游戏什么的从来没感觉,所以你给我介绍的七人游戏,我可不想参加。而且根本不存在改变世界的力䤊量,老人家,这么冷的天,您还是早点回家把——”

      “哈哈哈哈哈哈!”老人爽朗地笑道:“写小说就是你不想玩游戏的理由?”

      損“不然呢?游戏能帮助我写小说?”牧云吹雪T反问。

      “当然不能,但......这个游戏的奖励能帮助킘你实现所有心愿,难道你连想要实现的愿望都没有吗?”

      老人眼中闪烁着光芒,神色充满了期盼。

      牧云吹雪摇摇头,态度坚决地说:“梦想是靠努力实现的,而不是通过您说的游戏实现的......而且,您介绍的游戏根本不存在吧......”

      听完,老人苦笑道:“真是奇怪的人呢,越来越搞不懂年轻人的想法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个事实,为您提个醒,无论你是否愿意参加这个游戏,你已絶经被选择成为第七位御主,这是你躲避不了的命运......所以做好准备吧.......”

      “啊?”

      䊒牧云吹雪有些懵逼,自己明明볎没有答应老人的请求,为何会被选择成为第七人?他觉得这个老人不可理喻,从一开始的诗邈朗诵,到后来的游戏广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但寒气未减丝毫,丁达尔效应形成的光束穿过藤蔓뉸,照到老人身上,那一袭蓝色天鹅绒防寒服顿时被染上了橙色。

      牧云吹雪仔细一看,老人已年过七旬,白须白发如瀑布般挂在沟壑遍布的脸上,眼神柔和,如静静的湖水,踂看起来像是在大学内任职的教授,但那身随意的打扮却又像是早起跑操的老人家。

      牧云吹雪本想问问老人的身份,以及为什么找上自己?可当他正准熂备开口时,老人早已走远。那飘忽不定的背影化为残影,一个接一个消失在了十七步残桥上,所过之处没有留昐下任何足迹。

      牧云吹雪耳边回响起老人空旷的声音:“七位被命运选中的人已经出现,游戏开始了,做好准备,接下来的战斗会超出你的想象仺......”

      【12月24日早上·南城西北面·电子大学·品学楼楼顶】

      电子大学建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툍从诞生之初便是南城最重要的学府,不仅引领着西南地区的技术发展,同时还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杰出的人才,为电子领域技术革⊨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这远离城市的静谧校园内,从东湖延伸的沙河将围绕着图书馆鳌流淌,然后途径十三血枫林,穿过银杏大샠道,最㭳后抵达品学楼。

      在沙河与品学楼B座相接的石桥边,少女哈着热气走过桥头。她穿着红色毛邳衣,黑色裤袜梮,黑色短裙。㨰白皙如玉的肌肤✞,长朝长的睫毛,水灵灵的大眼睛,苗ᆢ条纤细而不失力度的身材,看脁上去绝对是一流的女神级人物。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是她那副毫无表情、甚至显得冷漠和残酷的嘴脸,总是如同冰雪般看윅待周围的人或事,即便是学校的老师,有时都忍受不住她那冰冷目光的直视。

      她登上品学楼B座五楼天台,这里原本是不对外开放的,但不知她通过什么方式拿到了管理人员的钥匙。

      她靠在天従台的围墙边,手持望眼镜向图书馆旁的车站望去,一个身穿深蓝色防寒服的年轻男子走入了他的视线。

      她面无表情,宛若冰雪般感叹道:“哎呀呀呀——这就是被选定的第七位御主吧!”

      “第七位御主,牧云吹雪,氝大三学生,微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级六班,寝室是7组团23栋,爱好是写小说,成绩中上....풝..”另外一名女子说道。

      不知这名女子何时出现,却像极㎃了给长官回报战况的通信兵。

      섚她有着修长的身材,一头及腰的马尾长发,身穿高腰羽绒背心,双眼深不可测如同汪洋大海。脸上带着单调的白色面具,谁也看不到她的脸,从而也无法判断她的喜怒哀乐。

      “做得不错,Lancer䦫,看样子这家伙还没召唤出自己的从者呢!”冰雪美人跳上品学楼围墙边缘说,“这样的涏话,游戏还不能开始呢!那群家伙恐怕早已蠢蠢欲动了。”

      Lancer望着御主在冉风中摇曳的裙摆,低声道:“御主,我会做好准备,迎接任何挑战,请御主放心!”

      “Lancer,以后别用‘御主’这个称呼了,叫我的名字稻就行了。”㧣美丽的少女冰冷地说。

      “可是.....”Lan屒cer有些迟疑。

      少女平静地转过身,伸出左手说道:“Lancer,我们是朋友对吗?我不是你的长官,而你也不是我的下级——”

      Lancer缓缓地站起身,有寮些拿不定主意,犹豫了半天,最终才缓缓脱口而出:“雨落.....”

      “嗯,Lᤤancer,叫我小寒也行哦。”少女十分满意地说道,随后问道:“牧云吹雪从者的阶职查出来了么?”

      Lancer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从者的阶职恐怕ꏫ要等到콱被召唤出来才知道。”

      “但狼群已经等不及了,牧云吹雪很可能会成为被开刀的对象。”察少女说,“ﯾ根据前几次的战争经验来看,最后出现的从者有很大概率会是七位从者中最强者,也就是saber。”

      “其余五人恐怕也知道这消息。”Lancer说,“你看到了今天早上的那个老头了吗?”

      “transporter,圣杯战争开启前的传塾话筒。”寒雨落顿了顿,然后说,“transporter对战争走向没有太大묦影响。第七位从者将要诞生,他也就该禅消失了。”

      ௉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L⬦ancer问。

      “牧云吹雪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对象,明天之内就能见分晓。如果他能活下来,就有合作的价值;如果他死了,也能成为很好的诱饵。”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Lancer走到寒雨落身墷旁,看着坐在车站内刷屏的牧云吹雪,惋惜丗地喃喃道:“这家伙真可怜,还没搞清楚游戏的规则,就成了所有人的目标......”

      寒雨落摇了摇头,朝身旁英뎬气勃发的Lancer说:“Lancer,不要小瞧每一个御主堑,即㣑便他们䑉看起来一无是处,但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战争将在明天打响,我们要做好准备,这次的序幕很重要...祭...你先去做准龘备吧,今天我还要准备明天的期末考试,虽然圣杯战争是最关键的,但也不能挂科了。”

      “是!”

      说完,Lancer的身影便如同秋风,消失在品学楼背后的竹林中。

      此时,寒风呼啸,金色银杏落叶随之纷纷落下,湖面泛起微波粼粼。。

      楼顶只留下了寒雨落一人。

      原本冷漠的少女突然如同火山爆发般满脸通红,然后趴在阳台的扶手上,扭曲着曼妙的身姿,如同看见绵羊的饿狼,疯狂地重复着:“啊~~~没想到学长居然也是御主呢~~~哈哈哈~~~是命运将龶我们联系到了一起呢~~~学长学长学长学长学长~崰~~~~牧云吹雪牧云吹雪牧云吹雪牧云吹雪牧云吹雪牧퉢云吹雪ꒀ~~~~~我要和你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霝起~~~~~小雪雪小雪雪小雪雪小雪雪~~~~”

      攃 她抚摸着自己全身,嘴里少不了销魂的呻吟。

      “牧云吹雪牧云吹雪牧云吹雪......牧云吹雪......我一定会傿保护你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你可是我的东西啊,谁要是敢伤到你丝毫,我定将其碎尸万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