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嗨下载

      春日夜晚寂静又闹嚷。

      周弥睁眼听见窗外的风声、叶声,依稀还有鸟鸣曆啁啾,和遥远的一声猫叫。

      听了一会儿,才去『摸』枕边的手机看时间,黑暗里荧荧一片白光,数字指向凌晨零点三十七分。

      醒在一个十分尴尬的时间,肚子里唱空城计。

      ᭟她爬起来,想下楼去看看姚妈睡否,能否蹭得一顿夜宵吃。

      刚靸上拖鞋,身后谈宴西沙哑的声音问她:“几点了。”

      镪“凌晨了。”

      谈宴西“嗯”了一声D,又说:“饿了。” ⣧

      周弥连笑了声,裑“我正准备下去找吃的。”

      半分钟后,两人走出房门。

      周弥掌着栏杆往楼底下看탖一眼,门厅和客厅里都已经熄了灯,只走廊里燃了一盏壁灯。

      周弥转头小声说:“姚妈可能已经睡了。”

      ꒚ Ⲑ 两人好像于无声间达成默契,下楼梯䡷时动作极缓,几乎没发出一丁点声音。

      穿过一楼走廊右手边的弧形门洞,便是厨房,进门的位置是储藏间和冰箱,蟺上两级楼梯,才是洗切煎炒的区域。整个厨房无论是墙砖亦或是地砖,都叫姚妈打理得纤尘不染。

      周弥开冰箱门,检查里面ꐍ有什么食材,“我可以做三明治,你吃吗?”

      谈宴西笑说:“还有我点菜的余地?”

      睡一觉后,他好像满血复活,也有精力再跟她玩劃笑。

      周弥拿出鸡蛋、吐司片、西红柿和生菜叶,放在水槽边的流理台上。

      簴先开了水龙头清洗西峇红柿和生菜,一面指点着谈宴西给她找两쩢个干净盘子。

      谈公子倒没觉得庖厨一事委屈了他,还挺乐意帮忙,可他穿着这系带的灰『色』睡袍在厨房里晃『荡』一圈,对这厨房陌生得仿佛压根不是他自己的家。

      周弥无奈指挥:“灶台下的那个大抽屉,你拉开看看。”

      谈宴西弯腰抓着拉手一拉,里面还真是整齐堆叠的盘子,他笑着朝她递来窹一个仿佛是夸奖她“这也能猜到”的赞许眼神。

      周弥:“……”

      䙌 西红柿洗净,拿下砧板切片。

      谈宴西就离她半米远,抱臂看着流理台沿看她,팝“你上回说你做饭宋满ᒨ都嫌弃。可我看你切菜动作还挺利索。”

      혾周弥说:“都是花架子,你别信。做饭这件事,让我相信了有些事可能真的屙看天赋。”

      她给他打预防针。

      谈宴西笑说:“三明治又有多难吃?”

      周孞弥摇头,仿佛觉得他还是见识太浅,“等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你说不出来哪里难吃,쀺可就是觉得不怎么好吃……”

      她把切好的番茄片装进盘子里,无意间一转头,吓得差点尖叫一声——

      门口站着姚妈,手里举着柄撑衣杆。

      姚妈也被她吓得差点心脏都跳出来,“我说厨房里窸窸窣窣的,以为进了老鼠!”

      周弥剆惊魂甫定,忙笑说:“我们有点饿,准备做点东西吃。”

      “祖宗哎!大半夜的把人魂都吓没了!怎么不叫我来弄?”

      “估计您已经睡着了,不想吵醒您。” 엟 숩

      姚妈把手里撑衣杆立在门边,摘了挂⃗钩上的围裙,“你俩坐着去吧,想펋吃什么我来。”

      谈宴西純说:“您休息去,我俩自뻎己来就行。”

      “反正我要等着给你们收拾。”

      周弥笑说:“那您简单抶弄一弄ẽ就行,我打算做两个三明治,菜已经切好了。”

      Ⳬ姚妈点头:“去吧。”

      周弥和谈宴西去了䢀客厅,感觉坐下来还没过去十分钟,姚妈就端着两个白瓷盘子出来了。

      盘子里各放三牙切好的三明治,里头层叠放着培根片、西红柿、鸡蛋和生菜叶。无须用筷或叉,那大小手拿着直接吃刚刚好。

      周弥不禁感叹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她做的味道还赶不上便利店괡八点过后半价销售的水平,而姚妈做鐰的,却仿佛该坐在五星级酒店的床上细品,手边再配一杯espresso,就是完美早餐。

      这一点分量做夜宵刚好,不会叫人积食而睡不着觉ʔ。

      但姚妈还是不免念叨两句:“多大的人了跟小孩儿一样,不正点吃饭,过了饭点,跑厨房偷东西吃。”

      周弥笑着道歉:“我们错뺬了,下次一定不给您添麻烦。”

      她是因这唠叨而瞬间心里几㕶分酸涩,因为三年来再也没人这样唠叨过她了。

      鑪 一会儿,姚妈回储物间给周弥拿了一套干净的洗漱用品,牙刷、『毛』뭢巾、浴巾和睡衣一应俱全,ᷪ都是装在磨砂塑料袋里未拆封的,像是酒店备品。

      뫺姚妈说,谈宴西的几个甥侄辈小孩儿有时候会过来,因此都常备着洗漱用品以应不时之需。

      又问周弥:“周姑娘明﷠儿几点起床?”

      “七点。”

      “那七点半吃早餐?习惯中式还是西式?”

      “我客随主便。”周弥笑说。

      ﯟ 姚妈打个呵欠,问他们可还有别的事,没事她收拾过厨房就睡觉去了。

       周弥说:“没事賋了。您赶紧休藎息去吧,真是打扰您了。”

      姚妈笑笑,说没事儿,叫他们早点休息,就往厨房去了。

      ᙧ 周弥抱着洗漱用品,再跟着谈宴西上楼去。

      谈宴西指一指衣帽间和里头的걊浴室,叫她自杇便。

      ꏝ 他坐在床边첅,点了支烟,拿过手机ﶆ检查可有什么要紧短信,眼角余光里有什么闪了闪,抬ឣ眼望过去,是衣帽间的镜子。

      那镜子是立式的,靠一侧衣柜斜放。

      튱镜子里,周弥低头把ቱ身上『毛』衣和牛仔裤都脱了下来,披上了杏仁白『色』的绸制睡衣。

      她并非揽镜自照,不过恰好那儿有只换衣凳。

      뇽丢了衣獂服在凳子上,就靸着拖鞋进了浴室,顺手关上了门。

      那门是长虹玻璃材质,影影绰绰地透出灯光和轮廓。

      方才镜子里晃过的,是她肌肤的颜『色』,像是霜雪浴着月光的一种冷白。

      谈宴西咬一下香烟的滤嘴,目光深两分,无声地笑了笑。

      周뜥弥洗完澡,从浴室淋浴室出来,找到뗠抽屉里的吹风机,接上电源吹头发。

      这时候谈宴西推开门走来刷牙。᭎ 衊

      ㅚ 浴室干湿分离,洗漱台足够宽敞,她往旁굹边让了让,吹头发时往台面镜里看,心里有种奇异的不真实感,因为这场景过分日常。

      周弥一头长᭑发,打理费劲,一吹要吹上半天。

      谈宴西洗漱过后,◵却不急出去,靠着台沿看一眼,忽地쭳抬手,拔掉了吹风的电源线。

      浴室里突然安静。

      濎周弥愣妢了一下,下一秒钟,谈宴西走近两步,一把将她往后一推,后腰抵住台沿。

      一并,他抬手又揿盆灭了浴室的筒灯,只余一盏跓镜前灯。

      那镜灯是绿玻璃灯罩的古典样式,澄澈的浅黄『色』灯光,模拟月光的质地。

      昏昏的照不明细节。

      可只知轮廓和形状,人仿㮚佛便是与什么不知名、更不具象的情和欲本身做缠斗。

      ꘮ 周弥被谈宴西半抱在怀里,额头抵在他肩头,紧紧咬着嘴唇,一条手臂绷得笔直,反手撑在台沿上——像被人推下悬崖,是以不得不抓住一点什么作为救命稻草。

      人是孤决舟,浊浪急流之后,于滩涂搁㿢浅。

      最后身体倾颓滑落,手掌不小心打落了台面上漱口的玻璃杯,在地砖上跌出脆响瞒,万幸没有碎裂。

      谈宴西一拕把将她抱入怀里。

      好像捞起溺水之人。

      过了好一会儿,周弥伏在谈ﻲ宴绉西胸口,等呼吸平静些,才将他推开。

      掩上衣服,拾起地上的玻璃杯,再去抬手开灯。

      她脸上几无表情,拿起吹风机的接ᘯ头,去接『插』孔时,微微颤抖的手指才泄『露』心㿩事。

      谈宴西方才是直接拔了线,开关并謉未关闭,因此一接上便是轰轰的声响,她几分慌『乱』的调转了吹风机出桌风口朝自己。

      軀 而此时谈宴西欺身过来,要以手指去抬她的下巴婌。

      ␭她下意识一躲。

      谈宴西笑了声,恶作剧得逞一样,才袳拧开水龙头去洗了洗手。

      紧跟着浇一捧清붥水,又洗了一把脸,拿干净『毛』巾擦净,转身出去。

      周弥心『乱』如麻,吹干头发,走回到床边。

      谈宴西侧躺,手臂支起脑袋,正在翻摊在被子上的一本英文杂志。

      周弥掀开被子躺上去。

      谈宴西看她一眼,将杂志一合,扬起手臂随后往床头柜子上一丢,没落㌣稳,又“啪”地一声掉在了木地板上。

      还是维持这手掌撑住脑袋砆的姿势,不过这一回不是看杂志,而是看她。

      清冷兼具明艳的一张脸,和她『性』格一样总有Ᏹ矛盾之处。

      像是冻牛『奶』一样的凉白肤『色』,他因此觉得方才自己是在亵渎一段月光。

      她眼里总有过分清灵的静,好像有时候是刻意让自己的灵魂脱离到上空,谨慎地审视自己,也审视他。

      但是方才那盏镜灯前,即便不看她的眼睛,只触及体温。

      ⃻젎他也知道,襛这一回,她的灵魂来不及逃쯢离,眼里只有沉沦的热度。

      周弥再处变不惊的人,也禁不起这样居高临下般的凝视,尤其他薄唇紧抿,似笑而非笑的神情,若有所思又似研判。

      很不自在,于是抬起手臂,将他脖子遮一搂。

      两人脸是倒着的,鼻尖碰了一下,周弥再凑近些,吻他。

      过分别扭的一个姿势,谈宴西不由笑了,退开,支起身体,关了卧室灯。

      ݤ黑暗里,这个吻暎没继续。

      而方才浴室的事也不是前奏。

      周弥承认自己弄不懂他。好像他觉得自己是块红丝绒水果蛋糕,并不៊急一口气吃完,草莓勾、쫿鲜『奶』油亦或是掺红曲粉的戚风,各有各的品尝顺序。

      谈宴西手臂搂着她的腰肢,卷一缕她的头发在手指上,又松开叫它弹回去复原。

      他打了一个困倦的呵欠,“要不你搬来我这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