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

      这ޓ句话,一般用作自我调侃,说明最近霉运连连。

      可୷现在——

      这只鬼面蜘蛛,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

      要多巧有多巧,鬼面蜘蛛这一撞,正好把头胸部㽧磕在铜钉上,直㳊接凹陷了一大块。

      㘇嘶~~

      鞎 ༲ 痛嘶再度䤌响起。

      只不过,明显比上次衰弱了许多。

      而且,鬼面蜘蛛的身躯突然翻转过来Ϩ,一对前肢不停扒拉着头胸部,有点像人类撞头后聄的揉脑袋。

      王昊居高临下,隔窗把这一场景瞅见了大퍱半。 㹡

      有这么逗比嘛!

      难道这就是传说鍼中的胸大无脑?

      呃,也不对,应该是腹大无脑,蜘蛛哪来的胸!

      龰 王昊想捧腹大笑,但他知道不是时候。

      其取来铁火铳,伸出窗外,对准显眼的目标扣下扳机。

      嘭!

      ᩢ不用多,就一靓枪!

      躺在地面挣扎的鬼面蜘蛛,腹部和头胸连接的部位断成了两截,八条腿剧烈抖动了数下,就没了动静。

      【系统:已杀死鬼面蜘蛛,分解尸体可获取战利品。ꑑ】

      就这……

      瞧着眼兝前的系统消息,王昊觉得难以置信劻。

      原来,他还准备了残好几套方案对侅付这只蜘蛛,比如抛掷火油和篝火,比如标枪戳刺,还比如搭弓射箭。 퀛 ൟ

      总之,就是依托城堡消耗对方的血条。

      现在,全用不᱀上了。

      ℷ要䠁不是有系统消息在,他都怀疑蜘蛛在演苦肉计。

      天作孽,犹可活š;自作孽,不可活。

      王昊感慨地走下二楼,竖起门杠,打开了城堡铁门。

      地面上,流淌着ྼ腥臭的绿血,令人反胃。

      铁门也是!

      ኜ 鬼面蜘蛛的尸体堵在门口,几乎挡住了出去的路。一对鳌牙呈现八字撇릔开,两大읛四小六只眼睛‘瞪’着前方。

      两边的花ꩋ田安然无恙,最多就是沾了一点污血。

      这么恶心巴拉的东西,他可不想接触,说不定还有毒。

      王昊取来标枪,远远触碰鬼面蜘蛛的尸体。

      “分解!”

      面前的大块头,直接在视线里消失,也包括地面、铁门沾染的绿血。

      【系统:辐射的蜘蛛肉+10】

      【系统:辐射的蜘蛛血+10】

      骂【系统:鬼탬面蜘蛛血液᪅精华+1】

      【系刧统:木属性精魄(精良)+1】

      鶼【系统:骨粉+3】

      【系统:蜘蛛毒腺+1】

      擾 没有传统的兽肉和兽血,而是多了两种ᬓ带前缀的战利品。

      取出战利品,逐个儿观察춡。

      ᢀ 【辐射的蜘蛛肉:受到辐射污染的兽肉,不能食用,蕴含腐蚀生机的力量。】

      【辐射的蜘蛛血:受到辐射污染的兽血,不能食用,蕴曀含腐蚀生机的力量。】

      不能食用,还腐膱蚀生机?

      那要☔它们有啥用?

      还好,血液精华和蜘蛛毒腺正常。

      【鬼面蜘蛛血液精华:一次性消耗品,幸存者服用后,能够增强敏捷属性,自身敏捷永久加1。】

      【蜘蛛毒腺:蜘蛛存储毒液的部位,ꃈ蕴含麻痹中枢神经的毒素,可用于炼药和萃取毒液。】

      先把毒腺收起来,暂时用不到。

      血液精华……吃了就是,只有实力得到提升,才能最大程度保障安全。

      王昊把圆珠扔◼进嘴里,直接咽了下去。

      服用血液精华,他已经习惯了。

      巔 熟悉的热流,在体内快速游窜。

      两分钟后,暖烘烘的感觉平复,血液精华中的神奇力量被完全消化。

      现在,自己的敏捷属性再加一点,变成了7(+4)。

      11点敏捷,怎么感觉要走盗贼流派呢?

      在网游中,自己可是最菜的亡灵小贼,一身的垃圾紫装。 ۤ

      ᧝不管这些,战利品还有忠。

      王昊跨出了城堡,刚要走向远处的蜘蛛网,却发现身旁的铁门有腐蚀的痕迹。

      腐蚀痕迹非常明显,好像被人泼了强﴾酸,凹ࡱ坑星星点点,其熑中有三处的深度接近一公分﷋。

      好厉害的腐蚀性!

      多亏及时分解了尸体,不然,铁门非得变成破烂儿。

      跆 【系统:检测到城堡正门损坏,修复需耗费铁锭2单位,是否进行修复?】

      嗯?奇怪!

      记得第뾞一次修复城堡,遉还要走到最里侧操翿作,现在能随地进行?

      好贴心!

      当㮳然,修复!

      룟 指令᭱一出,两扇铁门的表面,立刻蒙上一层蕟青色光辉。

      流转的青辉,快速汇窑集至被腐蚀的部位,那些凹坑以可见的速ﱞ度被填充、磨平。

      最多二十秒,两扇铁门恢・复如新꫻。

      棼效率谌相当赞!

      【系统:修复成功。】

      【系统:铁锭-2】

      这里处理完毕,去瞧瞧蜘蛛网。

      收起城堡。

      叭 提着标枪前行。

      羻这张宛若年轮的蜘蛛网,结在两面土墙相交的角落,一根根幅线黏连在土墙上,占据了近四分之一的长度。

      在白丝网中央,白蛹还在微微蠕动。

      王昊走到近前,先抬起标枪,接触最外侧的蜘蛛网。

      【系统:发现特殊材料蜘蛛丝,可拾取。】

      特殊材料챐,还是第一次见。

      收啦收啦!

      【系统:蜘蛛丝+5】

      ﯬ 【蜘蛛丝:一种特殊材料,由ꧯ某些变异蜘蛛生产,具有独一无二的弹性和机械强度,可用于锻造。】

      㗞随着蜘幹蛛网消失,‘白蛹’的外皮也随之剥开,露出了其中的猎物。

      멫这是……一﵂个ꈇ幸存者?

      王昊不由一愣。

      没有蜘蛛网的束缚,眼前的幸存者从半空跌落,直接扑倒在地上。

      长发乱糟糟퐆披䊷散在面部,一套病号服裹住身躯,上下全是⤌褶皱。

      显然,这是一榰个女幸存者。

      嘤~~~

      扑地的幸存者,发出갋一声轻微的嘤咛。

      这是붠要醒来吗?

      王昊退后两步,攥紧了手中的标枪,戒备地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不管怎么说,必要的防范总要眕有。

      쇰女幸存者的䟓脑袋轻晃됱了两下,右臂שּׁ缓慢弯曲,肘部在地面ಷ一撑,侧着身体坐起来,停顿了片刻,又抬手拨开披散的长发。볳

       她的面容很精튥致,略微有点婴儿肥,细眉杏眼饞。虽被泥土和黏液挡住小半,旍但难掩其清秀妍丽。

      她晃了晃脑袋,扶额发呆。

      对面。

      王昊瞧她不횓说话,主动开口问꿬了一句。

      “你没事吧?”

      这一句话有了效果,女幸存者下意识抱紧双膝,抬头看向王昊。 嗲

      “是你……救了我吗?谢谢!”

      “不用谢,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蜘蛛被你杀死了?”女幸存者往左薆右瞅瞅,“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不……介意吧?”

      说这话时,她小心瞄了一眼䷕王昊,抱着膝盖的右手不着痕迹地攥紧。

      很明显,她在防备。

      “没错,是我杀的。你随意,我正要离开这里。”

      ᇜ王昊无所谓地摆摆手,侧身往右侧的土喙墙走。

      当然,他一直留意对方濮的动静。

      陌生人之间,哪有信任可讲。

      先远离一些,再决定去向。

      当他迈出第三步,女幸存者咬咬嘴唇,再次开口说话。

      “大……大哥,别走那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