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时空>

      白萧然看到他手里的棍子时,已经晚了。

      张漾抬起手,那木棍逆着太阳,直直向白萧獞然挥去嶺。

      偈⟓ 刺眼的阳光下,白萧然自觉捂着崨眼睛,且不断后退。

      她意识到,自己孤身一人面期对张漾,真不是绂一件划算的事。

      低下头,白萧然又瞄见脚上的白鞋,祁言,看来我不䆹一定能好好回去见你了。

      白萧然闭上眼,然而棍子并没有落下。

      ᙽ “砰쏌!”

      骲一双大手餞,将白萧然搂紧,一眨眼,她已经离开了危险的处境。

      眼前单手Ꮍ握住棍子的,长发少年,不正是她心心念念的祁言吗?!

      白萧然又惊又喜:“祁言!”

      祁言单手岴握住木棍,向后一扯ᣮ,张漾便被惯性,扯到了跟䢐前。

      祁言顺势,锁住他的脖子,冷冷开口:稦“看来你很想死。”

      꿲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眼낿前的男人脸色苍白。

      张漾挣扎着,去拉㝝扯他的衣袖。

      白萧然上前,对着张漾呲喥牙:鹑“还敢偷袭我?卑鄙!”

      祁言欣赏的眼光,停留在她身上。

      白萧然慌忙卷起祁Ῐ言的袖子,十分嫌弃张漾:“去去去,别扯祁言的衣服!”

      廵祁言一下子松开手,笑了。

      张漾方才命悬一线,死死拉着祁言的袖口,这会子突然被松开,手里还拽着一截布料。鈥

      㟸“啊!”白萧然皱眉:“张漾你这个王八蛋!你扯祁言衣服!”

      祁言看向怆白萧然,淡淡问:“你没受伤吧?”

      白萧然点头:“还好你来了。”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全然没把张漾当回事。蕀

      “够了!”张漾从地上爬起,一脸灰:“你们两个,是故意杀人!”

      白萧然瞪眼:“你还故意伤人呢!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我们这叫正当防卫。”

      张漾气急败坏,指着两人道:“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白萧然不屑的哼鼻子:“又욶渣又废,还狗急跳墙,真和于优优般配!”

      赶走쐩了张漾,白萧然看见祁言璯断了一截布料的袖子,十分心疼:“祁言,你怎么会赶来救我?”

      祁言伸手,轻轻整理她额上的碎发:“我也要去学校,顺路。”

      祁言说的话,白萧然都信。

      她丝毫不怀疑什么。

      “你衣服都坏了,陪我去逛街吧。”

      白萧然不给他推辞的机会,拉着他,便来到了街上。

      这一带是著名的商业街,万华街。

      特色小吃、珍惜古玩、街头表演,个个不少。而最引人注轐目的,还是这里的服饰包包,可以说集中了B市的潮流时尚。

      “欢迎光临!”

      品牌商店,正在搞活动,一进门,就受到店员九十度鞠躬。

      白萧然点头,淡淡道:“给넌这位男士搭几套衣服。”

      ꐕ 店员立刻拿来一套套衣服。

      綇 “女士,这套是秋季主祧打款,卖得很火,您可以看看”ⱪ

      “这位男士身材高大,可以尝试这款衣服。”

      店员们的解说,并没有动摇白萧然,她扭头,ശ看向祁言:“喜欢哪个?”

      荈祁言赶来救她,自然不是巧合。自从被人跟踪后,他就格外警惕。

      嶤 祁言他刚从白马会所出来,就得ᗙ知张漾蹲在公交台。

      于是毢才.有哰了方才的一垩幕。

      祁言诉没有过多的时间陪她,可她一副ퟑ,我是富婆的架势,着实好玩。

      大䕠眼扫过,这些䵦衣服略微高过一般价位,可实在没有什么新鲜处。

      祁言正是穿烦了高定服装,才궜故意穿得随性。

      ӯ 好像离开那些正规的⠨衣服,他就能自由呼吸一秒。

      白萧然见他没有反应,心䃠头一紧:“全包了。”

      竟然没有一件喜欢的?白萧然的胜负欲,一下子燃起来了。

      她扫过旁边的女店员,眯眼:“你一天工资多少?”

      女店员唯唯観诺诺:“一天,几百吧。”

      珎“我给你一千。”肼白萧然抬脚:鼃“你负责介绍整条街的高奢男品牌,顺便,拿着我买的东西。”

      那店员惊得合不拢嘴。

      白萧然挽着祁言的胳膊,留下一句:“狼或许以后,我会经常光顾你们。”

      趸 那语气,就跟皇上翻牌子一样。

      㴛 女店员立马拎着ᨬ袋子,屁颠屁颠跟上:“您跟我ꗃ来。莞”

      폂 祁言就这样,被白萧然拉着,逛了整条街。

      眼看着时光白费,祁言有些烦躁。

      吹 不如就遂了她的心意?

      最后一家店,白萧然鼓着腮帮:“万华街近两年不行了♞?让我白跑一趟?”๢

      祁言淡然:“天色不早了,回家休息吧。”

      听到祁言的话,白萧然越发恼怒,这不是生生打脸吗?

      “做我的人,”白萧然抬起下巴,看他:“就得快活﯅。”

      说罢,便打开店门。

      “哟⯣,欢迎美女帅哥ߩ!”

      店흄主听说,万华街来了一位土豪。早就伸长脖攔子,翘首期盼。

      白묐萧然优雅落座:꤆“店长,你੥可别让我失望。” ꉧ

      “您放心!”

      店长拍手,承上一个小推车。

      “我们店的商品,都是纯手工真皮,包您满意!”

        眼前的,是一双真皮靴子。毛色鲜亮饭,皮质理光滑,英伦风外型,看起来非常舒适。

      祁言看到这双鞋,忽然联想到大草原。飞驰的骏马,落日的余晖。

      祁言他的目Ϻ光,鼥已经停留在这双嫒鞋上,о超过一分钟了。

      젊 白萧然终于长舒一口气:“店长,这鞋子,我要了。”

      셍店长震惊在地:“这,这可是十万元一双的鞋子,您确定吗?”

      白萧然面无表情:“祁言,你看看合不合脚。”

      玪祁言送给她一双鞋,按道理㴈,她自蛵然是要回他一双的。 㤋

      祁言回彳过神,才发ԙ现,店家已经丈量了自己的尺寸酟,飞快去结账了ꂂ。

      白萧然如释重负,终榕于展露笑脸:“你喜欢的东西,多难得啊!”

      Ⳋ祁言的心,一刹那有了触动。

      她走了这一下午,竟然只是在找,自己喜欢的东西?

      祁言从小,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ᆲ 因为他什么都不缺。

      高楼大厦,锦衣玉食,世人夸奖的쵺话,早就让他㮼腻烦了。

      他渐渐的,没有什么欲望,更别说喜欢什么了。

      他只需要按照乪那个人的˼安排,一步步走下去,成为合格的傀儡。

      可在白萧然面前,他只是个普通人。

      他也有喜怒哀乐。

      白萧然十分满意,拍拍手ሰ道:“我们回家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