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女也疯狂so糊涂

      父亲的话让欧阳覆后背一阵发凉,尽管他心쉦里一直有个声音在不断对他说着,我是父亲唯一的儿子,ꁂ他肯定是吓吓我而已,怎么可能真的会杀我?

      曮但……

      :“父亲,孩儿知错了,孩儿一定会借此机会好好历练,争取早日能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欧阳覆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ح作赌注,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大伯,那浩儿也Õ先去点兵了,”欧阳浩抱拳对欧阳公说道:“请大伯放心,浩儿一定全力追捕紫月,争取早日将帝皇玉ɭ玺寻回。”

      :“去吧。”欧阳公挥了挥手,转过身去静静的看着䶹那座金龙椅,不再言语。

      欧阳覆比欧阳浩要年长一岁多,但兄弟二人的差距是,欧阳覆永远都会把话直接说㵫死了,而欧阳浩,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给自己留¾有余地。 㢇 酖 两人并肩走出金銮殿后,欧阳浩对欧阳覆说道:“堂兄,西夏和齐商,我建议你选择西边。”

      :“堂弟有何见解?”欧阳覆问道。

      :“左京是位狠角,且他已接到死令,齐商所属一⳷个不留,东边必定会因此而变得腥风血雨,”欧阳浩对欧阳覆解释道:“相反,夏侯朴为人豪迈,此次出征多行降伏之策,㎃再说,西边风景优美,堂兄就当是去游玩一番,体验些异样风碟味也好。”

      :“嗯……不错,”欧阳覆连连点头赞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堂兄,弟弟就先走一步,”欧阳뺑浩对欧阳覆抱拳说道岎:“若弟弟有空去到西夏,再找堂兄把酒言欢᡾。”

      :“好,兄弟保重。”欧阳覆也抱拳对欧阳浩说道。

      其实,欧阳覆心里对自己的这位堂弟还真是有多少喜欢的,不但尊敬自己,还常常帮自己解围,不仅如此,脏活累活还都挂到他头上。

      艱 若真嵯让欧阳覆自己带人去满天下的追捕紫月,那才真是要命的活。

      两名等在广场上的欧阳家将领见到欧阳浩走来,连忙小跑迎了上去,他们㡚快速的向欧阳浩汇报着昨夜欧阳家军队的战损后,在欧阳浩的带领ᑜ下,再次前往欧阳家大军驻扎的营地。

      用聲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正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的欧阳覆,欧阳浩嘴里吐出两个字:“白痴。”

      对欧阳浩来说,欧阳家百万大军的掌控迸权,这是一个让他可以真正施展拳脚的起点,而他欧阳覆,这位欧阳家的长子竟然不闻不问,不是白痴?那囚是什么?இ

      经历一夜混乱的皇城,直到现在,街道上还随处可见到有大队士兵在来来往往,不管짉你是朝綔中大员,还是城中名贵,无人可避免被这个漩涡波及。

      每隔一段时间,这样的情况总会在皇城重复一次,距离上次发生这样的事,那还是二十年前水帝宣布登基的那日吧。

       考虑到前段时间五位诸侯的鉻高调进京,这次的事怕是与他们有关了,生活在皇城内的人对这앪样的事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不知道,这次的结果和⏺上几次的相比,又有什么差别。

      管他呢,有军队来搜查,好好配合就好了,这个天下不管是谁当家,皇城依旧是皇城,帝国的名字依然授是紫荆帝国,而帝皇,终究还是姓紫。

      可是,真縢的是这样吗?

      一份䓕皇榜的张贴,让整个皇城的人顿时粌炸开了锅。

      将固뗫定的词句省略掉后,皇榜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公主紫月,联合五位慚诸侯鈁于昨夜在皇宫内发动叛乱,以求从炎帝手中夺得皇位。

      乱战餴中,炎帝被逆贼所伤,性命堪忧,所幸,以欧د阳国公为首的鼸群臣拼死相护,不但让谗五位诸侯饮恨在金銮殿内,欧阳家的大军更是将诸侯联军尽数剿灭。뛔

      但,罪魁祸首的紫月公主已经逃离皇宫,为避免य़叛军留有残党,炎帝已在一干忠臣的护送下前往一处掋秘密地点进行救治,범在此期间,国政将全权交由欧阳国公代为掌管。

      为惩逆贼猖狂,欧阳国公已连夜调集大军,兵发三路,以求将逆贼残部尽数覆灭,收复帝国疆土,现全国搜捕叛首紫꤆月,若有线索提供者,一经证实,封爵,赏黄金五十万两。

      爵位什么的䏵,那只是个始没有任何权力的空头衔而已,但黄金五十万两,那就瘯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了,虽然皇城中能拿出五十万两黄金的人绝不在少数,튈但谁会嫌钱多呢?

      巡逻的军队不断大声的宣读着皇榜上的内容,一些多事的人甚至都已经打开门窗,把头探出去东张西望,不时还低声议뿓论着什么。

      只有䪶个别真正的人物,一直勒令自家的子弟严闭门户,两耳不闻窗外事。

      绞 홐 紫荆帝国ࡠ传承千年,皇族同室操戈的事屡屡发生,킮可从没听到有哪位紫氏皇族的女性会出来争过帝位,再说了,朝堂上的事,难道就真能密不透风吗?

      这场所谓的叛Ꟍ乱,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浑,一些人听风是哊雨,可终究也会有些人,心明如镜,可不管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结果已成定局,眼前畱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

      玥云和紫月再次从井里爬出,这已经是他们第七次跳入井水中躲藏了,整整一夜,搜捕他们的꡴军队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在快要接近天明的时候,搜捕的频率才渐渐减少。

      玥云身体强健,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柔弱的紫月已经开始瑟瑟发抖,如果还要再往井里躲两次的话,紫月恐怕就难以支撑了。

      :“⢽你们准备一下,马上╻就会有人来带你们出城了。”妇人给玥云和紫月递过两碗姜茶,这一夜,妇人也一直留在院中陪着玥云和紫月。

      :“这位婶婶泳,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哥哥到底怎么样了?”紫月接过姜茶后也不怕烫,猛的大喝一口,感觉身上的凉气去了不少后,这才缓了口气。

      昨夜因为玥云连闻噩耗,心情一直很低落,加上军队的搜捕就没停过,紫月也没来得及向妇人询问紫无仞的下㋶落,现在听到马上就有人来送他们离开了,紫月才赶紧对妇人问问。

      쀁 :“炎帝被绿羽营护送出城了,”妇人看着紫月,眼中似有着别样的神彩,她答道:“至于去往何处,我暂时还无法得知,但炎帝的安全是不用担忧的,你放心就是。”

      蛲 :“哦,我知道了,谢谢婶婶。”紫月慌乱的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紫月感觉妇人似乎已经知道了她心中的那个秘密。

      盁 就在这时,“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玥风和紫月下意识的又准备褬往井里跳去,但㊘妇人很快就把他髯们拦了下来。

      :“应该是我安排的人来了。”妇人对玥云和紫總月说道,转身向院门走去。

      됅:“是谁?”妇人向门外问道。

      :믘“是我,”门外传来一阵沉稳的男声,对妇人说道:“开门吧。”

      妇人打开门后,一队人数约在二十人左右ቚ的军队走了进来,他们身上穿着ᎋ的盔甲与负责搜捕的士兵身上穿的盔甲是一摸一样的,玥云赶紧겪将紫月拉到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领头的那位鲧壮汉。

      :“不用担心,”妇人对玥云和紫月安慰道:“他们是来送ቍ你出城的。”

      :“来人,把东西拿来。”领头的壮佗汉对身后的士兵吩咐道。

      马上就有两名士兵走了出来,给玥云唃和紫月递来一套和他们身上所穿的一样的盔甲。

      쏊:“去里屋把盔甲换上,我们这就走。”壮汉对玥云和紫月说道。

      ↶ 玥云和紫月对视一眼,也没有多问,一人拿着一套盔甲便进了里屋,他们对妇人的真实身份非常好奇,到底是一位怎样的人物?竟能有如此的能耐?

      䇸 不但能收到最新最准确的消息,更能在军队中插下自己的眼线,但妇人自己不说,玥云和紫月也知道不该主动去问,毕竟这位妇人现在可是顶着天大的危险在帮助他们。

      片刻后,将盔甲穿戴整齐的玥云和紫月重新走到后院中。

      ᯉ:“我知道你的武器留在皇宫里了,”妇人给玥云递来一ዲ样用粗布包裹着的物品,说道:“这杆长枪名为“红莲烈焰枪”,就送给你吧。”

      :“这是一杆枪?”玥云接过妇人口中的红莲烈焰枪,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如果手中的真是一杆枪,那这杆枪也太短了吧,连三尺都不到。

      但是,当玥云打开红莲烈焰枪外裹着的粗布后,脸上已经充满了震撼的表情。

      原来,手中的这杆红莲烈焰枪是可以把枪杆⦛和枪头拆分开瞰来的,通晳黑的㯓枪杆上红莲朵朵,枪头呈蛇首状⏵,突出的枪尖就如同毒蛇吐出的蛇信般。

      玥云曾为玥宸锻造过破虚寂灭枪,他虽然暂时还读称不上是一位锻造宗师,可他的手艺比起一般锻匠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手上这杆红莲烈焰枪,绝对是一柄神兵。

      :“这……”玥云想对妇人道声谢谢,但줄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饥,这位妇人到底是谁?竟以神兵相赠?

      :“你不用谢我,”妇人看出玥云的意思,淡淡的说道:“这杆红莲烈焰枪我只是代为转增,至于是谁送的,以后你就知道詠了。”

      :“我们还是先走吧,恐迟则生变㤺。”壮汉见此间事了,也赶紧出言催促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