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妈妈

      杨青道:“全真教规矩,但凡上山之人,必须解剑,老四你要是想上去,也得解下武器。”

      丫一口一个老四,叫的特顺口

      他看了看黄药햁师腰间的玉笛,意思很明显,你是解这支玉笛呢,还是卸手。

      ᳶ 黄药师眼神瞬间冷了下来,也就只有杨青敢叫他老四,换做其他人,他早就一记劈空掌轰过去了。

      至于杨青嘛!

      打不过!

      刚才已经试过了。

      隴 黄药师解下㥴了腰间的玉笛,交给杨青,而后朝着山上走去。

      ࣭就在这时,柯镇恶杵着一根树杈,摸楄索着从山上走下来。

      朜 黄药师看了柯镇恶一眼,又看了看杨褴青。

       连瞎子用来探路的武器都解,你够狠!

      ꨣ不过他现在心中正不爽,再加上也看不惯柯镇恶的臭脾气,所以并没有鸟他,躘直接从他身旁走过。

      柯镇恶走到凉亭处,췓开口道:“我要下山了,兵器还䩈给我。ᕿ”

      杨青头也不抬的说,“兵器没了,没收了!”

      “叮!你获得桀骜值100”

      任务进度:1쥤4250/20000

      얃 “叮,你触发了隐藏技能,雁过拔毛!”

      杨青沘顿时惊讶了,^隐藏技能?

      ﲍ不过当他熟悉了这个技能的功能之后,却是一脸古怪。

      这个隐藏技能雁过拔毛竟然能增长积分,而需要做的就是——拔毛。윪

      毛?

      头发咃?

      杨青把目光瞄上了柯镇恶的头发。

      要不要试试?

      就在뙥杨青犹豫不决的时候妛,东方铁锹那帮洅人正准备解下武器,闻言顿时ʬ停下了动作。

      没收武器?憀

      这还玩儿个屁呀!

      就连黄药师都忍不住转过头来,他眼皮在颤动퉽,感觉自己那根玉笛八成是有去无回了。

      这叫解剑么?

      䮞 这特么叫抢劫,还抢道到我黄药师头上来了。

      从来只有他抢别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抢到自己头上来了。

      他心中对全真教那肇丝仅有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这就是一个土匪门派皷,活该被墨铭智打上门来。

      不过,在这⍺个江湖上,还真没有人敢抢他,那只玉笛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哪怕拼了命也要抢回来。

      而柯镇恶⾍在听到自己的武器被没收之后,顿时暴怒。

      “你凭什么没收᭜我的武器쥂?”

       杨青随口道:“你踩死了一颗草酲,那柄短枪算ゐ是赔偿了。”

      “你,䀖好好好!好一个全真教,好一个赵志敬,我柯镇恶记下了。”

      柯镇恶冷哼一声,便杵着树杈朝着山⥵下走去。

      形势比ڻ人强,打不过,没办法!

      墪杨青一直盯着柯镇恶那随风飘舞的头发,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嗷呜一声朝着柯镇恶扑去。

      柯镇恶耳朵一둃动就知道杨青朝他扑来了。

      他想要闪避,却来不퀈及,势力흇悬殊太大了,身体跟不上意识反应。

      杨青一把把柯镇恶按在地上,揪住他的一缕䣅头疋发就拽了下来。

      他速度奇怪,而且力道㽰刁钻,那缕被ᗡ他揪住的头发整个从毛孔里拔出,完全没伤头皮,只是略微有些疼痛而已。

      杨青看了一下积分板面,60920(3%)

      卧槽,有效!

      杨青瞬뻔间惊喜,这一缕头发就获得了一个积分的百分펶之三,如果把这一颗头上的头发全部拔光,岂不是就可以获得一个积分。雞

      于是,他按住柯镇恶的脑袋,开始疯狂拔毛。

      很快ᚇ,柯镇恶的头发就被拔光,一颗锃光䉂瓦亮섍的光头쑌就出现在众人眼前。뭑

      굨 “你获得积分+1”

      “你获得桀骜值+3”

      卧槽,双杀!

      杨青惊讶了,连忙看查看系统积分

      积分:60921

      桀骜值:1閪425쫙3/20000

      不但积分쓏增加了一个,连㺓桀骜值也增加了三点。

      整个山门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杨青。

      尼玛,这货疯了吧!不但抢人家兵器,还拔人家头发,就算薅羊毛也不能可着一个人薅吧!给人薅的一根毛都不剩下,你这是薅么,这是雁过拔毛啊!

      拜托你做个人吧!

      柯镇恶早就被气塦得浑身发抖,破口大绒骂!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飞天蝙蝠发誓,此生与全真教誓不两立。”

      敝 就连准备找墢杨青拼命的黄药师都生生都止住了念头。

      㴗这货抽什么风?

      他不怕拼命,但也被怕被螖拔成光头,想想他名满天下的东邪要是成了光头那还了得,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杨青正准备把柯猸镇恶放了,却忽然又止住了ໝ,他把目光瞄向了他的裤裆。

      既然是雁过萷拔毛,他自然不能放过一丝一毫薅좫羊毛的机会。

      雁=鸟

      雁毛=鸟毛

      不‸过,他最终还是放了柯镇恶,拔人鸟毛他确实有点儿下不去手,感觉有点儿恶心,而且这老梆子好像很久没洗澡了,隔着裤子都闻錓到了一股骚气쩊。

      于是他直接松开ࣝ了浿柯镇恶。

      柯镇恶在被放开的第一时间就朝杨青攻击而来,他手中捏着两枚银针,直刺杨青眼睛。

      是씥真的拼命了,不但被人抢了兵器,还被人按在地上扒光头发,这是奇耻大辱,这让他俙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人家是晚节不ᅡ保,他是老毛不保。

      年轻的时候眼睛没궰有保住,老了老了连毛㽨没保住。

      䀁“我弄死你!” 䞖

      柯镇恶手中的银针如闪电般的刺֗向杨青。

      这是他的飞针绝技,曾经,他就是以飞针绝技打瞎了쯤梅超风的双眼。 ﻍ ꌾ 杨青眼睛一闭,两枚银针刺在他眼皮✜上,直接弯曲了。

      他一뱦把揪住柯镇恶的䖐衣领,抡了两圈儿,直接丢了出去。

      柯镇恶的身体划破长空,朝着远处的丛林中跌落而去。

      “全真教的畜生王八蛋왃,劳资发ቚ誓,此生和你们誓不两立,我诅咒你们所有人断子绝孙。”

      柯镇⹭恶那怒气勃发的声音传遍了方圆几里,惊起了无数飞鸟。

      ⡹ ﮙ山门周围嗢那些ྚ围观的人全都倒吸ꉅ一口凉气,好大的力气!

      㿫杨青朝着柯镇恶挥了挥弭手,而后把目光落在了那群围观的江湖人士的头上,那一头头乌黑发踬亮的头发对減他来说就是大量的积分和桀骜值!

      他嗷呜一嗓子直接扑入那群人之中,如穿花蝴蝶一般,接连出手。

      仅仅是几息之间,所有人就全部被他干翻在地。

      欧钸了!

      现在,开始拔毛!

      他練揪住一个人的头发就开始拔了起ζ来,痛的那人嗷嗷直叫。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