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你看老师喷水水

      “……”

      李家。

      퉠李永运蝯坐在书房,也是满脸绝望。

      书房内,茶鼞杯茶壶碎裂一地。

      如今李家所有现银全部借给乌¢家,而那康贤驸马早已回京,对岁布一事丝毫不提,世人皆知岁襹布一事都沦为笑谈!

      李家积蓄数十年的资金,彻底打了水漂,就连如今李家的那些商铺,也是؉难以支撑䞣。

      “我李某站错了队伍,信错了人啊……”

      李永运老泪纵横,长叹起来。

      如今李家的各大布坊也都难撑下去,搨李家和乌家的店铺悉数都停业转让。

      캄乌家已垮。뇤

      李家亦难存江宁城中。

      三大ꕞ巨头倒了两个,得利者,只有苏家!

      “……”

      “……”

      씾 林轩接取的那个ᕿ“呕整垮乌ﮩ家”任务,餕卡了数天如今总算是完成。 슢

      【叮!宿主已完成签到任务,获得签到机会一次!是否签到?】

      “签到!”

      【叮!宿主已成功获得签到奖励:一年丹】

      林轩愣了愣。

      又是这类丹药?

      想了想,林轩自己把丹药服下了。

      ꞔ 吃下后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㪊 感觉就像是吃了粒咸咸的菜丸子。

      不对啊。

      龆境界突破乫的感觉呢?

      绥天地异象呢?

      天地之间的灵气疯狂涌入自己身体的感觉呢?

      诲 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若非说有什么不ⱑ同,只是林轩感觉自己如今的体力,更加充沛了而已。

      ≪ 平时若是全力运起魅影迷踪步,坚持两个时辰就会觉得累,林轩如今感觉可能会坚持三个时辰才会累,然后就再无其它感觉。

      林轩无奈的嘟囔起来,得,对系统的奖励,抱有期待高了点啊。

      庣算了算了,提升点实力也好,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很危险的,自保能力强一点也没错。

      【叮!请웢宿主前往乌鱷家宅院,触发今日份签到任务!】

      ꊙ 突然又来一道提示,林轩有些懵,毕竟他넘刚刚才完成了签到任务、获得奖励。

      难摌道说刚刚完成的是数天前的任务,卡到如今并不算今天的?

      没多想,林轩顿时打消了回去苏家的念头,转身去往乌家宅院。

      很快就到了乌家附近,还未走近,林轩就见到絻了乌家宅院无比的热闹。

      院子里无数人站在一起,纷纷大喊着“还钱”、“不还钱就鳒烧了院子,砍死乌家爷俩”之类的言语。

      ꔎ 林轩心里爽极了,但并没有出面,始终隐秘在人群中看戏。

      乌山允缓郻缓地走出来,满脸绝望,盯着那些前来讨债的人。 㪜

      “还钱!”

      “老不死的,不还钱打死你们Ν!”

      “你可崑知道连籰本带낁利,你们乌家欠了多少?”

      乌山允低下头:“乌家落得槈大难,墙倒众人推,难不成就真的不能宽限宽限几日?我乌家贩卖商铺、贩卖地契、也需时⦢间……”

      “笑话,你乌家所有地契全部抵押于钱庄票行,何来地契贩卖一说?”

      “就是,我们这些宵人都是粗몭人,只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若不还钱,只要不打死你,做什么许知县都无权捉拿我们,还钱!” 侗

      乌山允闭⑔上眼睛,喃喃道:“三天时间……请给我乌家三天时间……”

      “三天个屁!三天又三天,我们再㋒也鿒不信你这老狐狸了……”

      簏“就是,怕是三天后,乌家只剩一个空院子,你们乌家爷俩Ჳ怕是早远走高飞壐了……”

      “悳给我打!先打断一双腿再说!医药费从欠款里贴……”

      “……”

      䎗 随着有人喊了一声“给我打”,那些人疯狂的涌向겞乌山允。

      乌山允紧闭的眼睛滑下老泪맪,突然瞪大먊眼睛䎉:“那你们今日就打死老夫!老夫认了!”

      就在那些人冷笑,纷纷喊着“老不死的,你以为我们都是吓大的㥾不成?”之时,횡只见乌家院子内,乌启邏豪瞬间冲了出来!

      他昔日满面的傲气如今消失不见,只余紧张和惶恐。

      “你出来干什么!”乌山允大骂一声。

      乌启豪滑手持一根长长的木棍,ⅷ双手攥在底端,颤抖着道:“都让开……都给我让开……”

      띮“哈哈哈,䧓乌家少爷쨰好能耐啊,这是要反抗了?”

      “欺负一个黄土埋到脖子的老头儿,或쎧多或少还有些不忍,但乌家少块爷你可是此事的正主儿,那些欠条上的字据ꎒ,可都㫥是你乌家少爷亲手签下并按了手印,你出来了也好!”

      “给我打,打断乌启豪的狗腿!”

      人群≂涌了上去,乌启豪挥舞了几下手中木棍,就被人群挟持住,然后被按在地上猛踹。

      一脚又一脚,乌启侁豪嗷嗷大叫,但嘴上却喊了句“别打我爹爹,冲我ꓘ来”!

      乌山允也被人按在地上,老泪更是忍不住飚了出来。

      進“你出来做什么!做什么!谁让你出来的,不成器的东西,你什么时候才肯听老子一句ຢ话,什՛么时候才能让老子宽心……”

      乌启豪不知有没有听到乌山允的话苦,此时始终嗷嗷大叫,努力蜷缩起身体护住自꒱己的脑袋。

      乌山允双手紧紧攥住,将地上无数泥土都抓䖗在了手中。

      四十岁、✚到老来才得一子嗣的他,从小뿏就溺爱潎乌启豪!

      如今乌启豪뎸长大犋成人,乌山允也已经六十高龄,但他把乌启豪的命看的比他自己的命还重!

      此时真的就是打在子身,痛在爹心。

      “别……别打我爹……冲՚我……来……”

      乌启豪小腹受了一脚,顿时呕出一口鲜血。

      “输…ᎄ…”

      人群后的林轩,不知为何,神色变得恍惚。

      不知道是因为乌山뇿允那一声声严厉但饱含父爱的责骂……

      还是因为乌启ѕ豪敢挺身而出护住他的老子……

      总之,林轩想起了一些他不愿去想的往事。

      未穿越前,林轩的老爸只是个好赌的赌徒,终日都在见不得光的麻将馆小赌场里混迹。

      家里的老宅,存款,全部赌没了。

      ᐀ 妈妈与爸爸离婚,改嫁外地,再无音信。

      林轩主动要求跟爸爸生活,只为照顾他。

      而当林轩ஔ考入一本,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本想和爸爸说起此事让他开心,可谁知蜔道,一回到家后ꃒ,放贷给爸爸去赌博的人就来了。

      爸爸讪笑着跟他溏们说拖䈿几天,可那些人又是泼红䴅油漆又是打人,年轻气盛的林轩过去踹了带头的人一脚,而当那些人要教训林轩时,是林轩爸爸把林轩压在了身下,为林轩挡了无数拳打脚㰊踢……

      林轩爸爸自此落下病根,卧床不起。

      而林轩读到大三的那年,某天却再也打不通爸爸电话,疯也似的坐了24个小时的绿蜦皮火车,赶回家才从邻居嘴里得知,爸爸已经病死。

      是没钱去医院、活生生拖死在了家中……

      “启豪!启豪啊…ච…”乌山允顿时大喊,不知道他这年纪铷哪儿来的力气,居然挣脱了两个壮汉的束缚,转身推开几个还在对乌启豪拳打脚踢的人,整个身体都趴在乌启豪的身上……

      ᔁ 乌启豪ᰞ没了动静,不知是死是活,只是那双캪眼睛,还在微微颤抖着……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