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侵犯在线日本

      在尼比市又逗留了几天,期间小铠与白与市民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变流,有人赞叹他们小小年纪就莸得了道馆徽章,为表鼓励,赠送给他们几个精灵球;也有几位资深训练家热情地分享了对战技巧;更多的人则选择与小铠与白对战。

      实战,对宝可梦与训练师来说才是最有效的锻炼。一名训练师即使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但不懂得如何在对战中灵活使用也是白搭。

      在这些对战中,常有出乎小铠意料的局面出现。说意料之外,是因为这些在游戏中不可能出现。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小铠慢慢理解对战的变与不变,点点积累经验与吸取教训。

      这几天的磨合也令小铠与小火龙,妙蛙,尼多朗,绿毛虫的默契直线提升。有些时候,哪怕一个眼神,它们也可以猜到小铠的想法。

      却说这又是收获颇满的一天,小铠给对战完的小火龙服下伤药,用毛巾轻轻擦去其身上的汗水。

      小火龙眯着眼享受着主人细致的抚摸,小爪子轻轻挥舞,露出大大的笑容。

      小铠笑着摸摸它圆滚滚的头,将毛巾放回背包,拿出小火龙的精灵球。

      “进球啦。”

      “吼~”小火龙红着脸用力摇头,紧紧捉住小铠的胳膊。

      “真拿你没办法。”

      小铠张开怀抱。

      小火龙熟练地跳了进去。

      “唉呀呀,小铠你比我还宠宝可梦呢~”突然出现在小铠后面的白露出小虎牙,拍拍小铠的肩膀。

      小铠白了她一眼,说:“不要奇奇怪怪的出现在我后面啊!”

      白用右手手肘碰碰小铠,调皮地笑道:“有什么关系吗?我们可是同伴啊。”

      说着,白左手从小铠怀中一把提起小火龙。

      小火龙咿呀咿呀地叫着,想摆脱白的“魔爪”。

      “吼呀~”小火龙求助地看向小铠,它的脸颊正被白不客气地揉捏。

      小铠无奈地叹气道:“白,别闹了。”

      “好……″白做个鬼脸,放下小火龙。

      “哦,小铠,你先回精灵中心吧,今天不用等我了。”

      “怎么?”

      白摇动食指:“你猜?”

      “我怎么知道!”

      “你别管啦,反正我有事情要做。”

      “……好吧。早点回来,外面怪危险的。”

      “嗯。”

      目送白蹦跳着离开,小铠内心五味杂陈,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是好事……吧?

      不知不觉,黑夜攀上天空,繁星点点,圆月皎皎。归巢的波波三三两两,采了一天蜜的巴大蝶、大针蜂也惬意的飞回树林。

      尼比市明灯初亮,老人在宝可梦的扶持下在街上散步,小孩带着宝可梦闯进夜市,不知道又会被骗多少钱……

      精灵中心。

      小铠半吊着眼注视着时针移到晚上八点,她还没回来啊。

      唉,看来出问题了。

      小铠背上背包,疾步跑出精灵中心。

      他用力推开大门,却正好看见漫步过来的白。

      你……

      小铠黑着脸向白走去。

      “怎么了?”白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你说呢?”小铠反问道。

      白假装傻笑一会,见小铠平静后:“是因为它哦!”

      小铠这才注意到白身后藏着一只粉色的宝可梦——皮皮。

      “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

      二人边聊天边回到精灵中心。

      皮皮,身体成星状,外貌可爱,手上有三趾,其中两趾有指甲一类的东西,嘴里有一个小齿,豆豆眼,眼角有皱纹。它全身几乎全粉,只耳端是褐色的,头上有一簇小小的卷发,尾巴也是卷的。此外,它背后有一双不能飞的小翅膀。

      小铠狐疑地注视着一脸认真的白和害羞到紧紧贴着白的萌物——皮皮,复述道:“你说,这皮皮是你在去服装店的路上捡到的,晕迷不醒?然后被你抱起来后就活蹦乱跳?最后你们二人(宝可梦)就玩了一下午,吃了不少东西?而且女老板还因为喜欢皮皮直接给你半价?哈?有这么好的事?”

      “嗯。”

      小铠感到很不是滋味地趴在桌子上,这运气好到令我怀疑人生了……要知道,皮皮虽然因外表广受欢迎,可生性胆小害羞的它们极少在人类面前出现。

      在夜晚的月见山上,人们运气好可以遇上皮皮,可大白天几乎不可能。

      “那,恭喜你了。”

      “嘿嘿……”白咧嘴笑了。

      “哎呦,你拍我头干嘛!”

      “就算你说得再有理,也不该这么晚回来。”

      “……好吧。”白委屈地点点头。

      心中闷气散去后,小铠习惯性思考起新同伴的能力——

      皮皮,常见辅助手,常用特性友情防守,己方场上除自己以外的宝可梦受到的招式直接造成的伤害减少1\/4。

      常带道具进化奇石,携带该道具的宝可梦若是能进化的宝可梦,则其防御和特防提升50%。

      常备技能看我嘛,帮助,唱歌,拍落等。

      总之,它是一个纯粹的辅助,减少队友所受的伤害(特性),吸引伤害(看我嘛),增加队友输出(帮助),干扰对面(唱歌,拍落)。而且携带进化奇石后,皮皮几乎可以轻松接下任何一发高威力技能(Z技能除外)。

      看来,皮皮的加入,对以后的双打对战帮助很大。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精灵中心突然炸开了锅——

      “啊呀,快看,是皮皮!”

      “真的!”

      “什么?!”

      ……

      小铠慌忙逃开,他可不想面对这一群扑上来的花痴女孩、女人。

      “白,晚安。”

      白嘟嘴喊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回来那么晚了吧!”

      回到自己房间,小铠照常给妈妈打去电话。

      手机屏幕很快从等待中的省略号切换至实频。

      “妈妈,晚上好。”小铠向另一边屏幕妈妈招了招手。

      “今天过得怎么样啊?”木子问道。

      “我训练了一天,还好吧。”小铠过说着扯过凳子坐了下来,这倒不是他不懂礼数,而是这通电话将持续一个多小时,站着的话会很累……

      “小白呢?”

      “她……去睡觉了。”

      “嗯,早睡早起好!你也不要大晚上老不干正事。”

      “哈哈,”小铠干笑着,“我怎么会呢?”

      木子用手指戳着屏幕:“别撒谎,我看得出!”

      这都被发现了?不愧是亲妈啊!

      “下次不会了。”

      “嗯……你在外面注意看管好自己的东西,不要被人拿了。”

      “好。”

      “不要吃太多泡面这类的垃圾食品!”

      “……好。”

      “还有,晚上多穿点衣服。”

      “……”小铠悄悄看了眼精灵中心显示的温度:27c,他尴尬的回应道,“好,我知道了。”

      ……

      “明天还要来电话哦。”在看到小铠连连点头后,木子十分不舍地按下了挂断键。

      “终于打完电话了?”小铠爸爸铠风神色古怪地说道,“你这样会打扰小铠休息的。”

      “可我真的有很多话要跟小铠说。”

      “可你说的都跟昨天差不多啊!”铠风忍不住吐槽。

      木子一下红了脸,立刻嘲讽:“总比你这个嚷嚷着‘要在父子对战时才说话′的父亲好!其实你心里早就忍不住了,不然为什么呆在角落听完了全过程!″

      铠风也老脸一红,扯着嗓子辩解:“我因为无聊才听的!”

      小铠并不知道此时父母亲正在日常“亲密”对话中,他正处于终于打完电话的疲惫状态。

      这,真的是,比对战还难。

      他如一瘫烂泥般陷在凳子上,一手托着手机,另一手点开了比赛解说……

      于是,这个十岁的孩子又熬到了十二点,准时睡觉,天知道这样搞他会不会折寿。

      深夜,接近圆满的月亮高挂夜空,倾散出皎洁如水的月光。

      在房间窗子上,小铠的绿毛虫正小口小口嚼着树叶,憧憬地注视着窗外月光下成群的巴大蝶,它们翩翩起舞,撒下星星点点的鳞粉。

      白光突然从绿毛虫身上出现……

      另一边,白的房间。

      白紧拥着杰尼龟沉沉入睡,嘴角流出一丝口水。

      “皮皮~”皮皮睁开豆豆眼,轻手轻脚从床上下来,此刻已完全失去白天的那幅害羞样子。

      它紧张又欣喜地悄步来到白背包旁边。

      小手伸出,拉开拉链,翻找,就是这个……

      “尼多~”一道冷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此外,皮皮浑身一颤,它惊恐地回头。

      却见尼多兰冷笑着,将尖角对准皮皮。

      “皮皮……?”皮皮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问道,将手藏在后面。

      “尼多~”

      尼多兰上前一步,并没被它骗到,剧毒涌上尖角,蓄势待发。

      “皮皮!皮皮!”皮皮低声尖叫着,扔掉了东西,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回了白床上。

      尼多兰再次以目光警告皮皮,叼起落在地上闪亮的月之石,放回背包,拉好拉链。

      它明白了皮皮的目的,竟敢来骗,我的月之石?它气得直磨牙,可现在这么晚了又不忍心叫醒白。

      杰尼龟在床上翻了个身,杰尼杰尼地说着梦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