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嘟嘟网

      “俗话说的好,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下盘不稳,一推就倒。”

      “故而武林这众多门派,桩功都是重中之重。”

      “而我形意一门,奉岳飞为祖师,脱枪为拳,打法有钻、Ꮆ劈、横、炮、崩、横。”

      “可无论哪种打法,其根基都在我形意一门的三体桩之上,在我们ꔓ这一门有着万变不离三体式的说法。”

      只见梁鹏两手相抱,头往上顶,左腿开步。两手徐徐分开,左手忋往前推,右手往后拉,两手如同撕棉之势。

      “这一门桩功有八大要诀,即三顶、三扣、三圆、三毒、三抱、三垂鸨、三曲、三挺。”

      “这些要领待会我再与你言说,你且跟着我学着做出这三体式的架子出来。”

      㤦 听到梁鹏要他摆出这三体式的架子,王轩先是认真观摩了一番梁鹏的站法。

      随即就是试着模仿,一边试一边不听地比对Ꮧ着自己与梁鹏三体式之间的差别,并作出톔相应的调整。

      看着正在学着摆出架子的王轩,梁鹏起先也不觉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総

      可是慢慢地,他便发现不对劲了,因为王轩起先摆出䣭的架子确实不됶怎么对,可是后面却逐渐地将自己的一些错误进行改正。

      到最后光看样子竟与梁鹏摆出的架子,有着那么一分地神似。

      对,就是神似,而不是形似。

      ᕏ形似易成,神似难得。说的㟏便是这桩功功夫的精髓。 緃

      ほ ᆌ 这站桩在外人看来,可能◓便是摆出一个架子保持住就ﻖ可以了。

      所以汝一般人来学这架子的时候也都是极力地模仿架子的样子,这就是所谓的形似。

      可真正的练家雥子都知道这站桩是늙一门大学问,它不谾止是要保持一个特定的动Ꭴ作那么简单。

      ꭮ 在这个动作保持的时候,你全倶身都쫦需得配合着这架子鼓动气血,再配上固定的呼ᾑ吸法门驱动气血,这样才可以达到增强气血的作用。

      也只有真正的练家子才能将这全身的肌肉、动作、呼吸配合好,做到站桩如有神的境界。

      䝴这可不是一朝之功,毕竟一般人就是想做到形似都得有师父来给你矫正姿䊚势,更不用说这更为难得的神似了。

      要知道那些细节的把漽控,就是那些成名的已久的老师傅去教也是无法一教一个会的。

      只能传下那些个口口相传的关要,来让徒弟在自己站桩自行参悟。

      这站桩若是可以悟到其中精髓,再练桩功增强气环血那自然是事半功倍,反之沫则是事倍功办。

      梁鹏的天资不差,但也是几经寒暑地苦练才做到这站桩如有神的境耒界的。

      可如今这王轩竟只是看着自己站的桩竟有几分神似紕,这天资可当真是了不得啊。

      不仅是梁鹏,他身边㽜的几个揲师弟心中也是波涛汹涌,都被王轩的表现给镇㮀住了。

      不过这几位师兄们心中虽是久久不可平复,ឱ但是这面色却都没什么变化。

      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好似王轩做到这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一般。

      而正在站桩的王轩却朩没得这个心思去知晓自己各位师兄们的心思逺,他此时仍然在观察着大师兄梁鹏的桩姿。

      尽着最大的可能去模仿着大师兄站걻桩,他总感觉自己的ᩱ桩与大綛师兄的桩功相比缺少了什么东西。

      因为他的身体在站튪桩时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劲,每一次他感觉身体中某一股暖流要起来顺着䛋身体流动。

      可却总是被某个原因给打散了,他不断地顺着身体暖流起来的感觉修改姿势,可这⒡暖流还是出现一会儿再迅速被打畜散。

      ᄳ 在这뀂样来来回回地修改数次姿势仍㥯是无果后,王轩的汗水已是渗透了他的衣服,原来已是过去半个时⑕辰的功夫了。 뼅

      王轩虽还没有感觉到力竭,但是一旁的梁鹏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క“师弟你这已站了这般久了,且些打住吧,莫要强撑,若是伤到自己的身子,可就本末倒置了。”

      一旁的梁鹏一直在观察着王轩的状态,可却是越看越心惊,一时竟也是忘了时间。

      本来这第一次站桩的目的અ,一是为了考教一番学徒的悟性,看看能否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做到几分形似。

      二是为了看看这学徒是否能吃的住苦,会不会在站桩的时候钙偷奸耍滑。

      按着规矩,这第一次站桩只需一炷香功夫即可。

      毕竟学徒都是孩童,在第一次站桩中又怎么会忍受的住这其中的苦楚,能在前面站的时❼候不躲懒便是难得了,又怎会设下太长的时间呢。

      可是这次梁鹏却是没有按着规矩来,只因王轩在一次一次的改变站⟱桩的姿势,而且到벥了最后与自己竟有三分神似了。

      这使得梁鹏不由得想看看这王轩能做到什么程度,若不是最后看到王轩已是大汗淋漓,可能梁鹏都忘记ꗿ了还是时间簨这回事了。

      虽说梁鹏到最后看着王轩也没有觉得其有力竭的意ፄ思,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叫停詐了。

      毕竟不怕一万就是万一,要是由于自己的疏忽,使得这小师弟落下Ꝥ什么毛病,师父指不定会怎么骂他呢!

      不过想到师父一开始的交代,梁鹏心中还是不由得泛起了一阵苦笑。

      本独来在师父的交代里,这一次站桩除了那两个目的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敲打一番这个小师➔弟。

      䑰毕竟这学武可不是只靠资质的事,若是不愿下功夫的뮗,텎终究也是成就有限的。

      梁鹏本想着晾一晾这小师弟,待得王轩什么时候坚持不住了,再杀一杀他的锐气与浮躁,让他明白这练武不是个简单事儿。

      可谁能想到这小师弟天资过人也就罢了,怎的这心性奧也是一等一的啊!

      䉾没有偷奸耍滑不说,还不断去调节身体姿势,一副沉浸其中的样쮭子,最后要不是梁鹏出声,还不ꎫ知道他会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 而听到梁鹏的话后,王轩感觉自己虽有些疲倦但还是没有到极限的。

      不过王轩还礭是收起了架子,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师兄멤绝对比自己懂得该坚持到什么时候停止ᙑ,再者就算挑战到了自己的极限又如何呢。

      王轩从来都不是那种处处要做到极致的人,要真是因为⮁一时逞能留下什么问题,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王轩缓缓的佯收起架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倒也没有瘫倒在地,只是脚部有些轻浮无力,有些站不太稳。

      ꄵ 看着还没有倒下的王轩,梁鹏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等王轩缓了一会儿再开口说道。

      ᣣ “做到这般程度已是不错了,不过师弟可感觉这站桩的时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听到梁鹏的话,已是缓过一口气的王轩连忙问道。

      “大탌师兄,师弟在站桩之时感觉这体内总是不时产生一股热流,似要往这全身流淌,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可每当我想要趋使着它流动的时候它就突然散去了,敢问师兄这是何缘故?”

      听到王轩的问猊题,梁被鹏的心也是平静了。

      对于今天这个小师弟的天资,梁鹏已是有了几分了解了,所以听黊到这个问题뤄倒也鿆没有太惊奇,只是平静地说道。좮

      “你第一次站桩诸多诀窍都绥未知晓,特别是你连这一门桩功鋼最为重要的呼吸之法촼都不知晓,故而无法鼓动气౟血运行周身也是正常。”

      ❨ “待得我将这㧲诸般诀窍告知与你,你就可以开始鼓动气血流动周身了。”

      “待得什么时候你可以在站桩的时候让气血随意地流淌全身时,这一门桩喍功你也算絽是大成了。”

      臯 ꬛“到那时你也可以开始学习本门那易骨法门,达到那卡住诸多武者的明劲之境了。”

      “明劲?”

      ࣹ 뢸听到这个前世耳熟能详的싱境界名称,王轩뀛却是忍不住将这两字练出了ޭ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