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时空>

      李远:“햴大家都乡里乡亲的,谁家有活都会蟺帮衬一下,不要工钱的。”

      直播间:

      “哇,这么有人情味。”

      “㒲这才是远亲不如近邻呢。”

      李远本来想着帮忙,打算关了直播,可是看见直播间大家竟然对趒打井这件事情这么好奇,忽然便改变了注意。 븨 㹅

      “뉍大家都没看过打井吗?”

      直播间:

      “没炀有。”

      ⺟“没看过。”

      “打井到底怎么打?我一直以为农村的水都是挑的呢。”

      李远一边放下手中的镰刀,一边笑着对直播间的人좠解释:“以前喝水的大部分都是挑的,因为那个时㶓候井少,就算是几家或者㘡是几个村镇用一口井,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蜯

      눜邊“不过现在条件好了,几釄乎农村閺家家都ꊰ有漃一口水井。”

      “喝水,做饭,浇觯地,都是用水井里面的水,不过,打井也是件技术活,一会我带你们去看看。”

      说话间,李远已经走出了家门,将大门给顺手关上。

      而见到李远离开的小松鼠,已然十分,䒕敏捷的跟了上来瀩,正好李远今天的穿的是一件胸前带口袋的卫ᆳ衣,小松鼠仗着体积不大,倒是直㛖接钻进了李远的口袋里面。

      ⚅ 李远ힹ就这样,带着直播设备,顺着村子的大道,朝着王大爷家走去。

      “主播这么久没回家,能找到大爷家在쬾哪吗?”

      “是啊,主播,不然你问问路吧。”

      李远笑着说道:“不用,大体位置我还是记得的,而且……就算是忘了也没有大不了的,现在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就一定是王大爷家了。”

      直播间众人听见李远的话,一个个显然都十分疑惑。

      “为啥?”

      “最热闹,不就是打口井헯吗,有什么热闹的?”⋄

      李远笑而不答,只是有些故作神秘的买个关子说道:“你们⭜一会就知道了。”

      “啊啊啊……主ﷇ播你吊我们ᆨ胃口。”

      㙖“主播太坏了。”

      “我已̌经在主播直播间Ⴂ一天了,别人问我看的是什么,我说我看的是生活……”

      “+1!主播割了一下鳫午的草,我竟然就看了一下午,真是见ི鬼了。”

      一些直播间的观众们不由得吐槽起来。

      可是即磸便如此,他们却曜还是满脸期待的呆在李远的直播间里面,丝毫没有要离开的迹象,肋等待㩛着李远的直播。

      果然,李远刚走出没多远的地方,就已经听到了一阵轰鸣的声鿵音。

      魤而顺着那轰鸣声望过去,只见在不远处荭的一家院子里,老老少少酮聚集了聚集了十几个村里的村民过来帮忙。

      一旁,更是有不少过来看热闹的男女老少。

      倒是确实像李远说的那样极其热闹。

      李远神色一喜:“到了。”

      “我的天啊ᬔ,这么多人?”

      “就打个井而已,这么多人都过来帮忙了?” 파

      “这真阵势,未免也太大了吧?”

      瞷李远:凜“其实在村子里,谁家有些事情过妇来帮忙都是正常的。”

      “像是秋天打个苞米,冬天杀头猪,或者是谁家盖个房子打个井,再有就是丧똨嫁的事,村里只要知道都会过来帮忙的。”

      相对于城市里的繁华和快节去奏,乡村除了那份自在和轻松之外꛼,人情,也是李远最想念的其中之一。

      李远曾经多次感叹,即便是是住在一个公寓房的同楼层两户人家,其实也是很少说话。更不用提同栋楼的人,或者是同个小区的人。课

      更多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在各自忙碌,几乎没ዷ有任何的交流。

      甚至即便是住了一辈子,一个쎥单元的邻居走⇀在街上都认不出来。

      可是在乡村里,孩子一般都是放养的状态,几乎每个村子里的孩子,都是各恻家各户看㸊着长大的。

      有的父母没时间照看,吃百家饭的更是不计少数。

      这样一来,自然是想不熟都困难먊。

      所以,所谓的农村人情味浓,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甚至有的时候要比所谓的亲人还要亲近一些。

      “村里的人都是这么热情的吗?”

      “天啊ᙤ,缥我住了五年的隔壁到现在都没记住他的样子,更别提帮忙了。”

      “可不是,前两天隔ꩳ壁楼还因为小孩太闹的事情上下两个楼层吵起来了,这都已经是今年的第ꎡ五次了。”

      “忽然好向往农村的时候,好有人情味啊。”

      ረ “听你们的说的,我也好想去农村体瘍验一下生活。”

      说话的功夫,李远已经来到了꠷王大爷翽家。

      李远站在人群外围,远远的看푀了一眼,顺便将直播设备对准了此时正在轰鸣的钻井机器。 ە

      䠺“大家不是想看看什么是打井吗?你们现在看见的这个机器,就是农村经常打井用到的。” ċ

      一个看着↬并不大的䇫释放机器,出现在李远的直播间镜头里。

      只见那机器看着닿不过只有三个觇平米的样子,一方곜置于打井的⑦位置嗆上,上面还有一个管子,用于打井出水用的。

      鄧 “这就是打井的机器,这么小?能打出水来?”

      쑈 “这机器看着有些单薄啊。”

      퀉 ᓩ 椕“就这……能打出水来?”

      ۴

      李远:

      “当然。”

      “你们别看这机器不大,可是最多也足足能够打到地下五十米深,农村打井用的都是这样机械。”

      蜰 直播间:

      “真是长见识。”

      “可是……主播,这得什么时候能打出水啊?”

      “我有些好奇,这上面的人也看不见下面,那他们怎么知道在哪里打井的?有没有打完井上不来水的情况出现?”

      李远点了点头。

      “当然不是所有的位置都能打出水的,这主要还퉎是要看地下河的走向。뽑”

      “至于在哪里打,这就要求一定的专业知识了。像我知道ﷁ的方法就有好几种,像是半኉夜的时候蹲在坑里看土上观察雾气,基本上有雾气的地方出现횤,下方就肯定有水的。”

      “一般农村打井都是件大事,打井之前,都会㧸找专门的人看,打井的时辰,位置,也都是找专门懂的人定下来执行。”

      “而基本上大井都是有讲究的,不能正对大门,窑不̠能对着炕釮洞,不能在厕所附近,还有很多其他的说道。”

      直播難间众人都是一脸的诧异。

      “好麻烦啊……”

      㧳 “我觉得打井都能出一本专门的书了,实在是ﴌ太难了。”

      “我第一次听说,原来打井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说道。”

      “是啊,好像在我的鼕印象中,只有除了红白事以外,就只有닂搬家有这么麻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