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双流女子当众被掏肠晋瓜?铎

      第三十九章

      湛秋勉强笑了썩笑,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她这么一张好看的脸蛋上出现歐这种表情,也让人不自觉的有几分怜惜。꭫

      “湛小姐你放心吧,拿人钱财피与人消灾,这事儿我们会处理好。”我下意识的开口安慰。

      湛秋的神色瀀总算是缓和了两分。

      我深吸了一口气,正想询问张九两今晚咋整的时候,张九两掸了掸烟灰,也开口说ᔜ道:“雷雨天啥都做不了,我守尸,初一醒魂香再给我一根,等雨停了天亮了再说,这事儿我还得琢磨琢磨怎么整。”

      “湛小姐,你安排一下初一去休息⪏,你也好好睡一觉吧。”

      “另外明儿你把你大伯和伯母叫来,葛云打胎是他们逼去的?冤有头债有主,葛云太凶,想和她谈,得带诚意去,而且我也有别的事情和他们聊。”

      张九两一口气说了好几句话。

      我摸着敛妆的木箱,不自然的说道:“九两叔娈,我陪你一起守夜。哪儿能我一个人睡。”

      张九两侧眼瞪了我一下,狠狠一口吸下去。

      火星骤亮,烟燃烧到薐了烟屁股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焦糊味道。

      “你是化妆的敛婆,我是收尸的捡尸人。你睡觉是养精蓄锐,等着办事,我守着棺材不让尸体诈尸也是本分。别逞强,到时候化不好妆,你뷫麻烦也大着呢。”

      “……”顿时我也接不上话了ဌ,只能作罢,同穇时将醒魂香取出来一根,张九两接了过去。

      湛秋露出几分为难之色,她先是欲言又止,不过还是咬牙点点头道:“我晓得了,明天大伯和伯母会怊来的。”

      接핟着湛秋则是回头看我,蓪轻声说让我跟她去,她给我安排房间。

      此刻院门旁边也有一个下人走上前,给我和湛秋撑伞。

      我也没继续婆婆妈妈쑀,跟着湛秋走了。

      张九两说的格外直接,我要是没精神,画不好閕敛妆,麻烦才是真的大。

      懱而对于张九两来说,ꓜ夜겱行办事儿已然是家常便饭。

      湛家老宅很大,后院屋子不少,前院也有很多客房。

      湛秋将我领到前院堂壀屋旁边的一间客房,送我进屋之后开了灯。

      房间里头装潢很漂亮,典雅뼐又不失奢华,床都是雕花的实木床。

      她也和我简单说了一下房间里什么都有,让我淋了雨先去洗ⷙ个澡换上睡衣再休息,她会安排人准备好干净㫍衣服,明天送过来。

      我身上的确湿漉漉的,这会儿平息下来,也感觉到冷飕飕的,就没有再推辞了。

      此刻的湛秋也略显狼狈,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鬓角,不过依旧难掩她的柔美。

      我表示谢意之后,也劝湛秋赶紧去休息,她退出了房间,下人䃋也带上了门。

       쀌稍微熟悉了一下걉屋内,我将化敛妆的木箱放在了床头,就进了洗手间,脱下湿漉漉的衣服,冲了一个热水澡。

      꼜洗手间的墙上就ᚕ挂着有浴솀巾和睡衣,擦干身体换霶上睡衣之后,我才算暖了点儿,也活了过来。

      躺上床之前,我打开了木箱,又仔细看了看。

      确保箱子里头的东西都没有被打湿,也包括葬茔那本书。

      躺上床之后,我脑袋有点儿隐隐作痛。

      一旦安静下来,眼前仿佛就看见葛云那张死人脸ﴶ,她说的那几句话也瀉在耳边一直回荡。

      用力晃了晃头,才勉强驱散ꀟ……

      不知道为킢啥,我隐隐有个直觉,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

      尾椎骨那里还在疼,我只能够侧身睡ꠜ。

      闭上眼,脑袋里头又是嗡嗡的,很艰难才睡下去。

      睡着了之后就好多了,开始睡眠浅,总觉得屁股疼,时间长了就意识混沌模糊,陷入了深度睡眠。 낇

      绐这一夜,我连梦都没做,一觉睡到了通天亮。⺻

      睁眼的时候,屋里头已然是阳光明媚。

      睡得饱,精气神就足。

      我匆匆翻身起床,又去洗了把脸,屋门刚好被敲响,传进来一个声音:“罗敛婆您醒了?三⯃小姐让我给您짆送衣服。”

      低头檣瞅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我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正是管家谢顶,他明显也是一夜没睡,眼袋都耷拉出来不少,手里头捧着一套衣服递给我。

      我感激的说了谢谢,他又示意我说小姐在堂屋等着我去吃早饭。Ⳳ

      他伸手带上门,我也到床边换上了这身干净衣服。

      巧싎合的是这大小还刚刚合身,衣服明錃显是新的,吊牌悕都没拆,我瞄到一眼价格,顿时有些咋舌。

      活먣动了一下手脚,我将木箱背在身嘞上츐,才走出房间。

      果然푈,旁边的堂屋里头,我一ꁌ眼就看到了湛秋。

      她坐在一张四四方方的大木桌旁,面前还放着一碗清粥。

      ⅆ 张九两坐在旁边,呼啦呼啦的大口喝粥,桌上摆了七八碟小菜,也有肉食。

      看张九两的神态,昨晚上应该没事儿。

      湛秋起身,喊我快来吃东西,她也去给我打粥䓩,毫无一点儿有钱人家小姐的架子。

      我也是饥肠辘辘,风卷残云一般的吃东西。

      饱餐之后放下碗筷,张九两点了根烟,吧嗒的抽了一口,眉头却微微皱起道:“湛小姐ꕎ,你大伯和伯母,不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湛秋脸色为难,她轻叹了一口气,道:“不是不旖放在心上,他们对我大哥这一次也很失望,张先生要不你⡭也去房샏间休息休息?应该他们中午能到。”

      张九两摆摆手说不用了,他就在这里等。

      我心里头也不太自然,看了一眼湛秋。

      湛秋的神色却透着几分不安和紧张。

      本来둅我说￁要不去后院,我想看看湛少爷的尸体。

      张九两告诉我,得和这湛少爷爸妈聊过之后,后面的事儿才能办,现在去看尸体,用处不大。

      我也就没再多说别的了,和张九两一直在堂屋里等。

      湛秋哪儿都没去,谢顶安排人来收拾了碗筷,也给我们倒上了茶。

      时间一晃而过,终于到了中午䂋时分。

      大院外头传来了停车的声音,过了几分钟,퐧一对男女走了进来。

      男的西装板正,得有五十岁出头,单眼皮,短寸,圆脸。

      ⹄他长得虽然普通,但是好歹正常,隐约能ᓃ看到和湛少爷的几分相似。

      妇女也是턑相仿的年纪,不过却一身貂皮,显得雍容华贵,这两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湛秋从桌旁起身,匆匆去迎接两人,又小声说了几句话。

      他们到了堂屋,张九两也放下茶碗起身,我当㋋然也随之站起来鈳。

      “捡尸人?ꅢ张九两?敛婆,罗初一?”

      那男人声音有些闷,还有塙些不耐烦:“不是已经开过价,我这儿子闹归闹,送他走就行,这事儿弄得这么麻烦,非要我们来一趟?还和那懁穷女人扯上了关系?”빹

      취“湛家给的钱不少,退一万步讲,一个人五十万,这种价格,榕市肯定找得到办呚事干脆利落的꺲先生。不会麻烦到我们。”

      明显,张九两的面色有些发黑,他抬手要点烟,又放了下去。

      湛秋才是慌了神,小声又说:“大伯,不是张先生和罗敛婆故意说麻烦,昨天的事儿真的恐怖,我看的真真切切……你先让张先生䛦说?”

      那男人眼中还是透着几分厌烦和不耐,说了个行字。

      湛秋马上和我们介绍,她大伯叫做湛方城,伯母叫宋ㄯ思翠,同时她让张九两说一说事情,以及要怎么做。

      张九两放下手中的烟,和湛方城说了几句话。

      我听得清白。

      餜 大致就是讲,想要送走湛少爷,就必须化敛妆,让他去解决಩了不甘断气的遗愿,没了怨念之后安稳走。

      ꂕ可湛少爷的遗愿又是Ⱘ他女朋友和孩子,得办了阴亲婚元才能解决。

      本来找葛云,这事儿不是特别难,只要葛云点头,活人阴配,以后再给湛少爷上香,一辈子不嫁,就㜩解决了。

      现在难就难在葛云死了,她不但死了,还成了怨念不散的活尸,闹祟之后天天上门来惹事,记恨湛家。

      想要妥善解决事情,就必须给两个人办一场婚事,既解决了湛少爷下葬的事情,以后葛云也不会上门来闹。

      他估计这葛云的死ꍈ,可能和打胎,以及湛家说她和人乱搞有关。

      解铃换需系铃人,这就必须要逼႞迫她打胎的人去见她,和她道歉,死人虽然固执,但是也单纯,只要能好好说话,一切都好商量。

      张九两这番话逻辑清晰,头尾也说的完善。懁

      说完桼之后,他点了一根烟,吧嗒吧嗒抽了两口。

      结果湛秋的大伯,湛方城,脸却和锅底一样黑。

      ⣮湛秋的伯母宋思翠,脸色更是涨的和猪肝似的发红ͭ。

      我心里头咯噔一下,顿觉有꫎些不妙。

      下一刻,湛方城就声音难听的说:“那穷女人心机坏得很,想要攀上我멇们湛家的高枝,故意上我儿子的床。”䂙

      “要不是她骗我儿子,算计我儿子,至于发生这种事情?现在她死了,简直就是报应不爽!还想要我们去求她?甚至还要将她和我儿子安葬在一起?是不是你还要说,得送她进我们湛家的祖坟?”

      湛方城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他明显是气的不轻,手臂挥个不停,唾沫也是横飞。

      这番话,却让我心头沉了不少。

      湛方城这样说,都几乎是摆明了没得谈……

      宋思翠也骂骂咧咧的说,是孆不是张九两和我还想要讹湛家的钱,故意讲这些恶心人的事情?来为难他们?

      等会儿是不是就要说加钱办事儿?

      湛秋的脸都白了,她想要α插话,都被湛方城瞪了一眼,䆋让她闭嘴!

      张九两眉头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又点了一根烟,吸了半口才说道:“我理解你们两位的心情,这些话说就说了,我也不在意傢。껖”

      “好歹我张九两也是方圆几十里有名有姓的捡尸人,不会故意搞事情绷价,湛少爷这事情,这是唯一一个解决办法,䂏而且放眼整个榕市,能办的也就只有我和罗敛婆。”

      “不然的话,就是灭了먠湛ꋵ少爷的魂魄,让他魂飞魄散不得超生,想来你们两位也不愿意?”

      张九两还算平缓,总算让我松口气。淑

      可下一刻,那宋思翠却猛地伸出手,啪的一耳光抽在了张九两脸上,骂骂咧咧的说道:“你狗嘴里头放什么屁?什么不得超生?简直是胡说八道!”

      “还有,谁让䭣你抽烟?ᡷ这是湛家,你有什么资格点烟?!”

      这一巴掌抽的太响亮,也太突然。

      我没反应,张九两也没反应,他脸上五个手指印。

      烟被打飞了,还有几道伤口血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