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失乐园完整版下蒌

      星期五,斯莱쀡特林要和格兰ﺩ芬多一起上斯内普教授的魔药䟦课㽡。

      谢林和德拉科早早来到位于地牢的魔药课课室,这里阴森寒冷,沿墙摆放着一些玻璃罐,里面浸泡着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动物标本。

      魔药课需要两名学生一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各自学院内部两两配对,泾渭分明的坐在了教室的两边——谢林和Ḽ德拉科一组、高尔和克拉布一组、哈利和罗恩一组,达芙妮₳在谢林的牵线之下和潘西一组……

      谢林突然发现斯莱特林的最后一排,孤零零的坐着梅瑞狄斯,她似乎有些⾢尴尬,因为没人愿意和她分到一组。谢林这时也回想起来,这段时间好像除了上课之外没怎么看到梅瑞狄斯的踪影,她好像ⓥ一直独来独往,似乎还没交到一个朋友。

      “梅瑞狄斯太冷傲了,总是冷着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得罪她似的,所以现在大家都不喜欢她。”达芙妮低声说道。

      谢林忍不住问起隔壁桌的达芙妮,“你和她不是朋友吗?”

      弝“小时候确实在一起玩过。”达芙妮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不过长大了一些后袳,她好像性格就变了,直到现在养成了这样的坏脾气。”

      最终在斯内普的强制分配下,潘西被勒令去和梅瑞狄斯一组,谢林则补上潘西的空缺和达芙妮一组랾,最出乎意料的是푄,德拉科居然被勒令和赫敏一组!

      팅 这样的分配惢最开心的要属达ᾉ芙妮了,毕竟整个斯莱特林都知道谢林的实力,几乎是公譀认的1年级最强。潘西则是满脸的不情愿,双眼凶狠的一直瞪着梅瑞狄칤斯,而梅瑞狄斯也把脸抬到了天上去,看也不看潘西一眼。

      德拉科想到要和一个麻瓜巫师一组,满身的不自在,还是谢林一番哄骗,说这抙是一个向其他人证明纯血世家子弟的实力的一个大好鶪机会,才把德拉科骗得踌躇满志,乖乖地和赫敏一组。

      点完名后,斯内普⩼开始授课。“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ᎏ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㠚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

      “由于这里很少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坩埚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㽊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瑢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注:调制魔药是需要挥动魔杖的,《魔药之书》里甚至为每个魔药配上魔杖的指定动作,英文原文里斯内普说的是很少需䑷要挥动魔杖,所谓的“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其实是褧人民社错译)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什么草根粉末放到什么燄溶液里?哈利貖看了罗恩一骄眼,罗恩跟他一样也怔住了;赫敏的手臂高高地举到空嗇中。

      “我♆不焘知道,先生。”哈利说。

      ꚣ斯内普轻㓴蔑地撇了撇嘴,“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熬。”

      斯内普有蕁意不去理会赫敏高举的手臂,继续问道:“让我顎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粪石,你会到哪里去找?”

      赫敏尽量在不离开⦐座位的情况下,把手举得老高,哈利却根本不知道粪石是什么。他尽量不去看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他们三人笑得浑身发颤。

      “我不知道,先生。”

      “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斯内普仍旧没有理会赫敏颤抖的手臂,䖲继续问道:“那好,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읳有什么区别?”

      “我不몢知道,”哈利小声说,“不过,我想,赫敏知道答案,您为什么不问问她呢?”有几个学生笑出声来。

      “坐下,”他对赫敏怒喝道度,“谢林,你来说出答案。”

      谢林有些无奈,这是强迫他跟哈利过不去吗?但在斯内普那可以杀人的目光下,谢林只好站起来说到:“ⷮ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넽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됫,就是活地狱汤跹剂。粪石是从纍山羊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뺂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醸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

      “斯莱特피林加十分。”斯内普大声说,“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说:“波特,由于你顶撞老师,格兰芬多会为此被扣掉一分。”

      接着斯内普用了半节课的时间,指导两个班的学生,两人一组、学习配置一种最简ぉ单的、治疗疥疮的魔法药水。说是最简单的魔法药水,不过无论材料还妐是步骤,看起来都相当繁琐。 슴

      按照斯内普的命令,谢林从魔药课柜子里拿出了干荨麻、腹蛇的毒牙以及豪猪刺等多种材쑝料;达芙妮则将火升了起来,并把她的坩埚放了上去。

      在他们配置的过程中,斯内普拖着一件很长的黑色斗篷㈻,在教室里转来转去、如同一只大蝙蝠般,四处观察他们的配置步骤……期间樰大多数格兰芬多的学生,都受到了他的严厉批评;甚至不少斯莱特林的学生都无法避免。

      回到座位后,쵐谢林的动作很麻利,事实上研磨、溶解、煮沸这些简单的动作,谢林在开学前就已经在家里练得熟能生巧了。

      “你为什么要研磨豪猪刺?”达芙妮不解的问道:“书上说要把豪猪刺切碎,和蛇的毒ﳢ牙一起加进去才对!”

      “傻子都该知道,研磨成粉末,怎么都会比碎块更脮容易溶解吧!”谢林耸了耸肩,继续开始研磨。达芙妮皱ᙓ了鯛皱眉头,继续用铁锤砸着那一小块蛇毒牙。

      “帮我把荨麻放在锅里烤一会,这样能把水烤干……谢谢!”谢林一边将豪猪刺粉和粉碎后的蛇毒牙小心的混在一起,一边吩咐道。

      컕达芙妮张了张嘴,不过没有出声,而是按照谢林的吩咐照做了。期间斯内普好几次经过෻他们所在的位置,停步观察了他们的动作好几分钟,甚至看㏢到了那一小碟被碾成粉末状的豪猪刺……不过ర他没有做出丝毫的䳸干扰,只是斜眼看了几眼԰谢林而已。

      当荨麻、豪猪刺和蛇毒牙都廔加进锅里之后,“需要一直煮沸五分钟。”达芙妮看了一眼手中的《魔法药剂和药水》,提醒道,谢林点点头一边看着手表,一边一点点加大火焰。等到混合的液体开始变成黄色之蠀后,他迅냻速调小了火焰、不让液体过度沸腾。

      达芙妮的表情带点忐忑不安,谢林倒是没돼什么担心的…늪…霍格沃兹的魔药学教科书其实并没有什么权威性以及正确性,甚至连豆子挤压还是剪切容易出汁,这种简绹单的东西,都会出블错。

      谢林突然闻到一股不对劲的읃气味,棤转头一看,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咝咝声。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坩埚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锅里的药水泼到了石板地上,不过谢林及时出手,地上的药剂随之消失不见。

      “斯莱特林加五分。”斯内普看了谢林一眼,又转头对纳威咆哮道:“你是白痴吗?我想你大概是没ꡯ有把锅从火瀗上端开就孏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纳ᵄ威抽抽搭搭地戶哭起来,连鼻子上都突然冒出了许多疥疮,斯内普把他训斥了一顿后,就让西莫·斐尼干把他送到校医院去。

      半小时后,斯内普在桌子之间慢慢走动着,轮流ᙥ检查每一只坩埚、他们鏪的成果。

      ︈当他看到哈利和乗罗恩配置的那锅难看的蓝色混合物时,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你们觉得你们可以喝下这锅药剂么,波特和韦斯礼?我敢说,喝下你这锅药水,没把疥疮治好,就先把自己毒死了。”斯内普挥动魔杖将坩埚里的药水一扫而空。

      几乎每一名学生的⧏成果都被斯内普挑出了毛病,然后冷嘲热讽了一遍,格兰芬多的学生被骂得最惨,但斯莱特林的部分学生也难逃一劫,尤其是潘西和梅瑞狄斯那组,简直成了斯莱特林的笑柄。

      德拉科和赫敏텎的组合倒是做得不错,在赫敏的细心配撔置和德拉科的用心配合之下,做出来的作品倒是中规中矩,但是偏心㿸的斯内普只给斯莱特林加了5分ﬠ,完全无视了赫敏的功劳,这剳让许獦多格兰芬多们都敢怒不敢言,把满心愤恨都转移到德拉科身上。

      谢林和达芙妮所配置的作品被斯内普称䑥赞为完美的作品,并给斯莱特林又加上了10分。谢窫林倒没觉得什么,但是一旁的达芙妮䤩看着谢林的目光变得更加炙热,其他学生੖们也许不知道,但达芙妮可是清楚谢林做了什么——他擅自改进⽔了许多配置魔药的步骤,最后居然做出完美的成品。

      见多识广的她很清楚这是一种难得罕见的魔药天赋,说是万中无一也毫不夸张,整个欧洲巫师界少说也有⊛十多万的韪人口,可是能够成ꆭ为魔药大师,被邀请成为非凡药剂师协会成员的还不到20人。即使以她出身的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底蕴,也聘请不起一位魔药大师为家族服务。

      赫敏则是满脸不服气地看着谢林,明明她已经完풦完整整、一步不漏地遵照书上的步骤炼制魔药,凭什么谢林却可以做得比自己更出色?此ᙚ刻她心里不肯认输的争胜之火被熊熊燃起,᫚她决定要花更多时间恶补自己的魔药水平,她一定要成为所有톢科目的年级第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