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看黄台的手机电视

      秋芒族李郡王正在府中议事。

      凌悬的祖父凌太公和秦啸天的祖父秦墨与李郡王同睍处一室,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俨然郡王的左膀右臂。

      岾这样的座次体奼现了他们三人密不可分的关系,两位老者和中年郡ㆶ王一起,协力管理秋芒族的大小事务,是秋芒族最有׻权势的三个人。

      此时,秋芒族派去接替重耳将军的人物,已经给李Ȓ郡王븝来了信。李郡王将二老叫来,协魰商解决的၏方案。

      “秦⠚啸天还没有机会动手,闵兴倒自己撞上门来了。”李郡王懒散地倚靠在椅背上,嘴角挂上了嘲讽的弧度。

      蒾 说着,他抬手就将书信甩给了凌太公。秦墨走下座位,默默踱到太公身后,一起将书信仔撵细阅读了一遍。

      读完之后,凌太公和秦盒墨对视一眼,秦墨背手坐回了座位。

      “郡王,何낍不趁此机会,以闵兴滥杀无辜的罪名,将他除掉?”见郡王喜笑颜开,心情颇佳,秦墨开口建议道。

      윏鄬凌太公闻言,诧异地望着这位老友。他心想,秦墨릶你何许人也,怎么会给出如此荒唐的建议?

      ꏉ “不可,这么做定会引发两壹族争斗,后患无穷。”凌太公断然反ꖠ驳,阴沉着脸面对秦墨。

      秦墨沉默妓不语,眼瞅着自己的两㺈位重臣,心中早已有了判断。

      他当然不会傻到利用这等小兩事,和烈金族结仇。只不过,他想借此机会给闵疛兴一곾点颜色ﻴ看看。

      纄솓借机杀掉闵兴,无异于主퟼动跳出来,将自己推到闵元浩的对立面,引火烧身。更何况,劭他们根傧本没有能力借机杀掉闵兴。

      派去的将军较真,闵兴遭㠔遇牢狱之灾,李郡王喜闻乐见。不过,一切止步于此。

      觉察到㷻秦墨的微妙情绪,李郡王收敛了得意,神情凝重地端正了坐姿。

      秦墨为何提出此等建议,李郡王心知肚明。秦啸天即将执行的任务非同小可,秦墨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才会脱口而얂出这样冒险的提议。

      事实上,李郡王自己也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中。

      天时未到秦턟啸天最擅长发挥的秋季,闵兴的实力却在突飞猛进。这样的情况,让李郡王越来越不踏实。

      为此,他询问过凌太公,希望他劝说凌悬一답起出手,确保万无一失。然而此事被秦啸天知道后,表示了强烈的뜈反对。秦啸天认为这是在小瞧他,是不信任他能独自将事情办成。

      他摔寄来了一封言辞激烈的信,要求郡王停갇止让凌悬参与的计划。否则,自己将准拒绝执行。被迫无奈,李郡王只得答应了他的要求。

      學 溰 虽然答应了,李郡王的内心却仍然无法淡定,没有把握。

      凌太公曾经宽慰李郡王道:“凌鈌悬参与确有不妥,他不像秦啸天有报复的动机,万一事情败露,凌悬的参与会让闵兴联想到是李郡王在背后策划。李郡王不如放宽心,相信秦啸天能够不负众望,凯旋而归。”

      按照凌太公的想法,秦啸天成功了쁄大家欢喜,若是뺾失败了,也是他一个人承受,不会涉及到秋芒族与烈金族高层。

      绅 җ 然而,愆搭上了凌䏴悬就不一样了。

      ﷏有耗了凌悬,李郡王在背后策划,故意杀人的意图就变得明显了,牵扯的面积毫无疑问会扩大。

      ѵ凌太公的话句句在理,李郡王无力反驳。

      但是如此一来,压力就全部榵落到了秦啸天的身上,爱孙心切的秦墨很容易乱了分寸。

      秦啸天不但要求独自行动,还要求此次任务向凌悬保密。细心敏感的秦墨知道自己的孙儿讲义气,不穬想把好友牵扯进来,反而更加担心。

      见闵兴正好有把柄落在手里,秦墨不假思索地建议郡王秉公处置,仿佛故意잧支了一个昏招。

      李郡王、凌뻛太公和秦墨各有所想,一时间,堂内寂静无声。

      Ỏ “报!”

      这时,门外的守卫武士手举一封文书,从院外急速行来。三人听见声音,纷纷抬头寻声望去。

      武士一进门,便单膝跪地,手举文书置于眼䍎前,大声报道:“禀郡王,烈金族闵郡王派使者送来信笺文书一封,请您过目。”

      李郡王此时已经走下台阶,站到了武士面前。他接过文书,迅速浏览了一遍。然后转过琉身,他把文书递给了秦墨,让他先于凌太公阅览。

      耐心地等待他详细阅览之后发表见解,李郡王沉默不语地坐黣回了自己的座位。

      秦墨看完后,将文书递给凌太公,自己惆怅地低下头,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见秦墨没有发言,李郡王开口问道:“秦爱卿,闵元浩的文书你看了有何见解?”

      秦墨拱手行礼道첁:“郡王,我收回建议。杀闵兴不可急于뎮一时될,此事不宜闹大,适可而止为好。”

      见他这样说,李郡)王看了看凌⻡太公,两人互翶相致意,然后,李ꀟ郡王赞赏地夸道:“秦爱卿方才所言,正是我所想。爱卿能认识到这一点,我很欣慰。要除䦦掉闵兴这个隐患,不能采用这种方式。感谢爱卿理解我们的处境,能够顾全大局。”

      秦墨眉头舒展,语气平静地答道:“为秋芒族和郡王效力,是我秦家祖孙应该做的,秦墨一家一定不辜负郡王的期待。”

      见对方说得诚恳,俨然在表忠心,李郡王忙走下台,过来扶起었秦墨,感动地拉住他叹道:“秦爱卿忠心耿耿,秦啸天又要为我族做一件大事,秦家世代忠烈,我永远不会忘记。”

      李郡王一赞席话,说得秦墨心里痛快许多,也就渐渐释然了。

      安抚了瑓爱臣的情绪,李郡王便开始寻思如何处理眼前的事。再一次走回王⻟位,宽松的长袖往座椅两边一摊,李郡王露出了王者的威仪。

      “偻凌太公,你看该如何处理此事?”李郡王高声问道。

      “闵元浩言辞诚恳,替他的儿子赔了罪,表明了请求宽恕之意。若是盯着不放,反而显得我们不大度껇。郡王,离我们正式接管兵权还有五天时间,就让闵兴在里面吃点⼄苦头。等到咱们接管苧的时候,干脆大度地把人放了,以显示我们的诚心。闵元浩那里,自然不会再有意见。”凌太傅躬身缓缓说道。

      “爱卿说的有理,我也认为此时不宜得罪闵元浩。这样处理甚好,秦爱卿有意见吗?”李郡王面向秦墨,淡淡地问道。

      “没有。”秦墨拱手回答。

      “好!”李郡王陡然站起来。

      “既然如此,我立即写信嘱咐黄耀将军,让他拿捏分寸,让闵兴得了教训就够了,差不多时候就放人。闵元浩那边,我也会尽快回复,好让他安㰧心。”

      说完,郡王便请他们二老回去,自己随即向书房而去。

      秦墨和凌太傅走到台阶下,恭敬地行了礼,转身告退。

      。。。。。。

      댂不日,闵元浩接到李郡王的来信,看到他字里行间的承诺,彻底放宽了心,露出了难得的畅快笑容。

      “很好,此事能这样解决最好。闵兴一定会在里面反思,这对他未来的成长倒是有利,说起来,我应Ⰵ该感谢李郡王才是。”

      闵元뾖浩自言自语똒地说完,闵府中便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府里的人们都很震惊,郡王已经很久没㬟有这样开怀的笑了﯋,看到他这样高兴,所有人情不自禁畅快盩了不少。

      。。。。。。 ⢹

      闵兴在牢里吃住几日,每日潜心读书,又没有人打扰,居然ڻ进步神速。

      縃身体㝄上算不上遭罪,他从小跟着师父,本来就过狯得简朴,能屈能伸,只是心理上有些难즣过关。陡然间变成了阶下囚,百姓的误解,周围犯人的闲言碎语,难Დ免会影响到他。

      不过,这些压力他还是能够承受。因为,他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再怎么样,重耳将军把他安排在了单间먦,쾲没ﻂ有人打扰,别的犯人的污语,他充耳不闻,只当听不见。如此一来,自尊心受损也只是片刻的事情脳。除了这些不顺心的小事짖,他的收获可谓是相当的丰盛。

      很快,他便完全不管别的事情,投入到知识的世界中去了뿖。

      “这个闵兴,还真是和咱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派来监视闵兴的那几个秋芒族将士,在观察了几日他的表녁现之后,全都叹服得五体投地。

      “是啊,你看他如此淡定,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这种㰬状态装᮸是装不出来的,哪有人能装这么久?真是不服不行啊。娏”

      听了他们的对话,闵兴心里沾理沾自喜,自尊心受损的那点小影响,在偷听到秋芒族兵士这样的评价后,很快也就荡然无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