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됾᪹再好的米酒喝多了,也⭎会厌烦。竟

      聂尘算算时깶间,在二条城里住的日子已经好几天了,虽然里面什龦么都不缺,吃텢香喝辣的待遇和大将军德川秀忠一样,黑牙ყ齿的倭女如穿花蝴蝶般的左右飞舞,但他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甚至感到折ს磨。

      他想回到平户,至少离开二条城,去外面紧锣密鼓的꓏筹建大烟馆,这才是来京都的首要目的。

      但德川秀忠没有让他走的意思,聂尘或多或少的暗示Ẓ过,征夷大将军就当听不쪂懂,哈哈笑着一语带过。

      德川忠长倒是每天都来套近乎,跟他谈论明国风貌,说些大明与倭国的历史,很多事情聂ᑘ尘第ᗊ一次听说,比如唐朝鉴真东渡先后过海六次,第六次鱠才成功,在日本呆了六年,仿效묭唐代寺庙邛风格修建了唐招提寺,并在死后立像供奉其中,这座寺庙如今还屹立在京都郊外。

      又如倭人对茶Ꮹ和丝绸的喜爱,正是从唐朝时培养起来的,其他诸如建筑风格、政治制度,甚至语言文字,都处处透着盛唐的影子。

      谈到악这些,德川忠长脸上就流露出对大明国的向往。

      “聂桑,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去大明看一看了,我手下的家臣中有从大明过来的人,他们说大明朝的一些州县里如⾙今有了将大片织机放在一个地⟷方、规模꽹化大量靴生产倱布匹的工坊,是不是?”

      “对,一个工坊ᐓ可以容纳上千架织机,这样的工坊还不止一处。”

       德川忠长痴痴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上千架织机……那得生产多少布啊?如果我们有这么多织机,全日本的百姓都可以有衣服穿了。”

      瞹 神往的望了一会天,他又问:“但是提供这么多织机工作的原料---棉花,又从哪里来呢?”

      “种植啊,织机多的地方,广种棉花。”

      德川忠长眨着眼睛,难以理解的道:“广种棉花?地够吗?粮食种哪里?”

      “大明是很广阔的,种棉花不影响粮食,各种各的罢了。”聂尘解释道。

      Щ德川忠长露出羡嚠慕的眼神:“不愧是大明啊,那么大的畺地方,不像日本,如果쏾像大明那样种那么多棉花,就没地方种粮食了,百姓都得饿死。” 븫

      他开始长吁短叹:“怪不得日本缺衣少食,都怪地方太小了,能耕种的土壤实在是少,真羡慕大明呐,聂桑。你说我如果能去大明看一看,去鉴真大师的道场走一走,磕个头上柱香,再去南京城转一转,买支糖葫芦吃碗面,见识见识大明的富饶,那该多好啊。”

      ퟫ聂尘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肮,话里有话的答道:“日后有机会,当然可以去看看,不过大明禁海,大人要去,只能偷偷的巠去。”

      德川忠长当然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点着头道:艿“톅我明白,前些年我们和大明之间有些误会,唉,其实我也多次向父亲大人谈到这件事,希望他能向天皇请命,允许派出使者互通友好,真正的成为友邦,大明是大唐延续下来的国家,日本何必自不量力呢?”

      爐 “嗯?”聂尘颇为惊఺喜的看向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另类:“忠长大人,这是你自己想出䃹来的?”

      “不闐全是,一ॆ半是郴听田中先ᮑ生讲的,他的道理很多,我听了一些,自己想了一Δ半。”德川忠长不好意思的笑笑:“不过我也只能这么想想,两国邦交是大事,岂有那么容易的?大明ꂖ对日本心薸存戒心,天皇先后派了使者想通好,都没有成行。”

      㽤 聂ᑄ尘自动过滤了他的后半段话,而是微皱眉头问道:“田中先生是谁?”

      “啊,还没来得及向聂桑说起,田中先生是我的家臣,吞也是一位明国人,大概十来年前来到日本的,因为在瓃战争中立了大功,ᴽ父亲赐予了他武士身份,还令他改姓田中。”德川忠长拍拍脑ݭ袋,歉意的躬躬身子。

      “明国人?”聂尘吃了一ﷇ惊,他没想到居然有大ꆪ明的人获得德川家的武士身份,这是虑极为难得的,就算倭ऽ人也很少有的待遇,想必这个功劳很大。

      ꠙ “是啊,田中先ꄅ生很有见识,文武双全,ƛ对铁炮兵器也有很高的造诣,有机会我让他和聂桑见见面,你和他很䠼多地方都很相像。”德川忠长来了兴致。

      “那就多谢忠长大人稊成全了。”聂尘对这个田中先生也来了兴趣凒,他想看看,一个能在倭寇地㭬盘上混到上层武士阶层的大明人究竟长什么样。

      停了停,他笑着对德川忠长道:“还有一事,我䅐想先给大人禀报一声,明天午䚓后大撁将军召见我的时候,我想向他禀报,福寿膏其实是在忠长大人你的财力支持之下,才得以制造成功謣的,之所以䓓没有在之前说出괺来,完全是因为忠长大人一片孝心,不愿以此来邀功,故而一直没有让大将军知晓。”

      正㞆拿起茶壶准备亲手给聂尘斟茶的德川忠长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茶壶烫手一样把壶劈手一丢,任凭茶水在榻썠榻米上流得到处都是,人跳了起来。

      “呃……真的샇?!聂桑,你真的愿意这么说?!”

      䝻 聂尘坚定的点点头:“嗌是的,大将军正等着我这句话呢。”

      “实在太感谢了!”德川忠㲗长这些天的努力终于结出了硕果,激动得差点落泪,手舞足蹈一番后突然伏地,不住的点头致意:“我一定不会忘记承诺的,聂桑,你就是我德川忠长的朋友。”

      聂尘笑着点头回礼,心中却在腹㹺诽:从开始到䐁现在,你爹把我困在二条城不让賧我走,⦸态度已经很清楚了,他想扶你上位,借献药的机会给你身上套功,偏偏又要面子,不肯直说,我若再看不明白,再等几天怕是人头不保了。

      只不过这样一来礘,只怕会得罪德川家光那帮人,嫡傐子身边总会有庞大势力站队的,这势力连征夷大将军德川秀忠都不敢硬抗鍄,今后大概会惹火烧身。

      不管了。

      聂尘咬咬牙,看着面前欣喜若狂的德川忠长,呂心뼑道:꥗这个家伙至少比德川家光要好一些。

      等德彳川忠长冷静下来,聂尘朝四周看看,请他挥手蔽甆退庈服侍的下人后,凑近德川붪忠长嵃耳边悄悄的说道둖:“忠长大人,不过若是戏要演得像一点,让外面的人相信你为了大将军暗中试制福寿膏,你至少要吸一吸做做样棝子。”

      “聂桑说得对,我一直都没想到!”兴头上的德川忠长恍然大悟,以拳击地:“我若没有吸食过福5寿膏,怎么知道这药对头痛鲺有用ퟰ?朝堂上那些支持我兄长的人会抓住这一点攻击父亲,聂桑,你真是好人!”

      “忠长大人,我们是朋友嘛。”聂尘摸出一根铜烟杆,点燃一只小小铜炉,用手扇子扇了两下,很快一股浓郁的麝香味儿就徐徐窜起。

      他把烟杆递给德川忠长,热情的τ道桄:“来,大人试试,很舒服的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