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end播放

      “什么人?”

      女娲神庙在中原大地鲜少有人供奉,各方面因素都有,女娲大神的事迹也少有人知,只有苗疆还有一支独苗,是为了守护向来一脉单传的女娲后人。

      因为女娲血脉的特殊性,在生育后代的十年以后女儿会逐渐吸收母亲的灵力和生命力。

      而且这种吸收是不可逆转,不可抗拒的,紫萱封印林青儿除了像她说的爱着徐长卿,很难说没有自己也想活下去的想法。

      同样也因为这个特性,女娲一族的专属神官圣姑就诞生了,圣姑负责教导养育女娲后人成长。

      到了紫萱这一代,上一代养大她的圣姑已经退休,称为傀儡婆婆,本来该抚养林青儿的圣姑成了狱卒,守着一个被傀儡汤封印,不哭不笑也不会成长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女娲神庙就只有傀儡婆婆和圣姑两个人,此时突然来了六个外人,那真是多少年都鲜有的光景,她们还不至于天真到认为这六个人是来上香的香客,苗族自己都对女娲抱着模棱两可的态度,更别说这些一看就知道中原来客的外人。

      对于这两人陆仁甲观感也很差,不为别的,紫萱封印青儿就是得傀儡婆婆帮助,她自己不会做傀儡汤。

      那位圣姑也不像个圣姑样子,揪着一些老掉牙的传统和思想不放,仙三外传时期玩家想给少女林青儿一点吃的都得她点头。

      求人的时候拉不下脸直接开口,让别人送信去,后来林青儿解除封印后需要成长,麒麟老人好心帮她收集药材,她呢?借口紫萱难产把人家的麒麟角骗走了!

      有鉴于此,实在没什么好废话的,这神庙还没御剑堂招呼客人的客房大,陆仁甲才懒得寒暄什么,径直就往后院去。

      傀儡婆婆拄着拐棍,是一个满头白发没有皱纹的女子。这代圣姑是她的弟子,不过豆蔻年华,看着都挺漂亮,怎么就都不干人事?

      一个外人什么都不说就往自家后院钻,傀儡婆婆当即怒火中烧,拐杖在地上重重一点,院子四处传来了各种古怪的鸣叫,各种五彩斑斓的蛇虫鼠蚁一声不发,密密麻麻地爬出了自己的洞穴,如同朝圣般聚集在傀儡婆婆身边。

      陆仁甲没被这些虫子吓到,他不膈应这些,带来的两个女生却叫的一个比一个凄惨,一个比一个尖利。

      龙葵一头扎进了景天怀里,看样子大有一辈子不愿意抬头再看这边的趋势;唐雪见慢了一步,抱着景天的一条胳膊,只管闭着眼睛尖叫。

      其实傀儡婆婆也没想把两个女孩子吓成这样,她主要想震慑陆仁甲,没想到陆仁甲根本不在乎,已经进了后院。

      想到万一林青儿有了什么闪失,傀儡婆婆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其他,用口技发出一声清脆的口哨响,虫子们耸动一下,转而扑向后院。

      没想到陆仁甲已经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竹子编的摇篮,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婴就躺在里边。不见呼吸起伏,瘦瘦的,小小的,蜷缩成一小团,一动也不动。

      亲眼看见这一幕,陆仁甲突然不生气了。

      他把摇篮轻轻放下,又轻柔地将孩子抱起,似乎怕吵醒了熟睡中的孩子。傀儡婆婆投鼠忌器,生怕刺激到这个古怪的年轻人。

      摸了摸林青儿的脸,入手一片冰冷,也对,生机断绝,凝聚体内,才能保证不生不死。林青儿要是死了,紫萱就会重新获得怀孕的能力,她还怎么跟徐长卿日夜厮守,怎么增进感情?

      “重楼……”

      陆仁甲紧紧抱着孩子,跪在地上,把头埋在林青儿的襁褓后边,看不见表情,声音嘶哑。

      “重楼,你答应全力为我做的一件事,还算数吗?”

      重楼重重地点了点头:“算!”

      “算啊,太好了……”

      陆仁甲低声笑了,明明在笑,又让人闻听悲从中来,心中酸楚难忍。

      “那就帮我统一六界吧。”

      陆仁甲的声音很冷静,说出的话却截然相反,景天等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样的痴人才能吐出的呓语?

      更不可置信的是,重楼看了他一眼,毫不犹疑,仍是一个字:“好!”

      “你们……你们都是一群疯子……”

      傀儡婆婆退后几步,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荒诞的一幕,却又不敢大声否认,一时连林青儿也顾不上。圣姑躲在一旁,不知在盘算什么。

      那些都不重要了,陆仁甲淡漠地看了这一大一小两位美女一眼,第一时间其实是想把她们两个做成人彘。

      人彘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刑罚,差不多就是把你身上能割的都割了,只留下最低限度的肢体,存活下去,具体就不形容了,应该也比林青儿这些年的情况强不到哪去。

      “这样吧,”陆仁甲放弃了这个想法,“你们两个只需要告诉我,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们去尝试过,让紫萱不要封印这个孩子?劝说?阻止?什么都好,只要存在过……”

      圣姑粗鲁地打断了他,一脸愤怒:“你这中原人!女娲一族怎样做关你什么事!还不快把青儿放下速速退去,女娲圣地不容外人亵渎!”

      “答案错误……”

      问出这个问题已经耗尽了陆仁甲有限的全部耐心。他挣扎着起身,靠在重楼身上,长长吐出一口气:“和紫萱一起送到锁妖塔吧,我事后会处理她们。你去通告六界,我去整合我的邪剑客,人间界归我,魔界归你,攻打神界的时候我们合并,我们来一统六界……”

      “景兄弟。”

      景天打了个激灵。

      不再开一些莫名其妙的玩笑,不再有任何表情的陆仁甲只是叫了他一声,他就狠狠打了个寒颤。

      陆仁甲看在眼里,没有说破,只是轻轻跟他说:“景兄弟,可能要耽误你的历练了。五灵珠我势在必得,不能再让你慢悠悠地走下去。如果你能接受现在的我,能认可我的道路,就请你成为我的助力,如果不能,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只是请你不要挡我的路,我希望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言外之意已经很明确,如果你要挡我的路,那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统一六界……”景天苦笑一声,还有些茫然,“为什么?陆大哥?就因为青儿?我承认青儿很可怜,但是就因为这样,你就想要一统六界?不觉得太儿戏吗?”

      “不儿戏的,而且我本来也想这样做。”

      陆仁甲有了些力气,抚摸着青儿的脸颊,微微一笑:“魔界本就是重楼为主,只是会有一些不服他管束的人,魔界统一最简单,强权就是。”

      “人界难一点,邪道我有三成把握,那些修仙门派要多磨蹭许久,说不定还要去找真正由蜀山长老催生的那个邪剑仙,两界统一我可能都看不见,我没那么多时间……”

      “但是我受够了遵循别人的规则。”

      陆仁甲吸了一口气,似笑非笑地看着景天:“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在这些年养大你的重楼吧?他难道不是你最如兄如父的人?”

      “如果由他来执掌六界,而不是那个把你前世贬下凡间的天帝,不是那个曾屠杀九成人族只因为他们不肯乖乖去死的天帝,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神惨剧?”

      “人间界如果换一位君王,朝廷军队能够令行禁止,管束江湖,杀人偿命,是非分明,百姓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

      “建立一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世界,是不是人间就能少一个被封印的青儿?少一个被魔剑束缚的剑灵?少一个只是和朋友比武,就被迫轮回转世,抛下前尘的神将?”

      一次又一次的诘问,让景天无言以对,他虽然反驳不出什么,却一直坚持着:“不,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

      陆仁甲没有再逼迫下去,轻轻抚摸着青儿头顶的碎发:“景兄弟,高端战力越多,我们越能早日成功,成功的机会也更大。神界不过几百个神将,十万天兵,就可以成为六界之首。越快成功,动荡就越小,伤亡就越小,如果天帝能够被迫让位,我们甚至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对不对?”

      情况也许没那么简单,但是也没复杂到哪去,陆仁甲说的句句属实,还言明了自己不会见到胜利成果,六界主宰的位置只会是重楼!

      一个统一的六界,或许真的更美好?

      然后,要建立那样的世界,又要死多少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