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G666列车上。

      赵舞天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听着播音员甜美的声音。

      玉 稍顿一会后,赵舞天从背包里拿出善柳宿遗书翻阅。

      这本书囊括学宇内,包罗万象。使赵坥舞天逐渐了解一无所知的修仙界。

      浩瀚如海的书籍,赵舞天连十分之一都没齿看完。貶

      轷但是他越往下看下去,越惊耳骇目。他震惊于샾柳宿的实力,还有那诡谲怪诞的事情。

      很早以前,赵舞天以为柳宿最少元婴境界。现在赵舞天已经不这么想了。

      ﻷ 在建隆元年时,柳宿已经在琢磨阴阳境的生死阶段蔞了ࢣ。建隆是宋太祖赵匡胤第一个年号,在一千多年前。

      一千多年后的柳宿实瓾力有多强,赵舞天不敢想象。

      赵舞天想不通,师尊那么强大,为什뒕么会被岁月打败。

      在柳宿遗书上,屌赵舞天还看到一件事情,令他目不转睛。

      修仙界每隔三蠫十年,便会举颴行一次“昆仑论仙”大会。

      昆仑这个字眼,使赵舞天浮想翩翩。

      昆仑论仙,在昆仑山中的灵墟举行。赵舞天心中推算一番,如果昆仑论仙中间无断,下紣一次的举办时间,在三年后。

      昆仑,灵墟,是修仙者的线索。赵舞天暗暗决定,三年后一㽇定要去睜灵墟,去ꧦ见识一下虚无缥缈的修仙者。

      赵舞天从柳宿遗书看到,柳宿年轻时血气方刚,自命不凡,在那个时代,柳宿动不动愋就找垛人挑战,一言不合就会给人一个下马威。

      在赵⸨舞天印象中,柳宿一直待人温和,不苟言笑。很难想象,柳宿年轻䑚时如此放荡不羁。

      켷 这也让赵舞天明白一个道理,独自修炼,譬如戊闭门造车,唯有接触强者,才能变得更强。

      ᢼ 正在看书的赵舞天忽然发现有一个脑袋凑了过来,他猛阠然合上柳宿遗书,警惕地看着那个人。

      看起来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带着黑框眼镜,穿着衬衫。

      那人看到赵舞天目光,他立刻别过头,一眰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从神态举止上,能看出他有些不好意思。

      跒“小伙子,这是什么书,衏能否借我看一眼?”

      过了一会,那人铯干笑一声꤬,向赵舞天说道。

      圑“抱歉,这是祖传的书؝籍,概不外借。”

      듧赵舞天果断拒绝道巋。

      柳宿留下的东西,即便是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赵‴舞天都会敝帚自珍,更何况是这本遗书。

      Ⴑ “可惜了。”

      那人遗憾地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又道:“我叫徐江山,来自燕京。我常年研究古历史,所以对古文字非常感兴趣。刚才的文字类于古代的象形字,然其表达,却复杂于象形字즵。请问小友,这是什么时代的文字?”飃

      “上古!”

      蔗赵舞揿天惜字如金地回道。

      这是上古时期ﯬ,修仙者专用的文字,类于象形,却别于象形,有大道的韵味。普通人根本无法接ம触到。

      “甲骨文我也认识焎,可这些字我却没见过啊!”

      徐江山疑问道。

      “上古至远古,何止千㼤年万年。纵博古通今者,谁人能尽识汉字?”

      赵舞天︯眼皮子一抬,向徐江山反问道。

      祆 욀 “我话语冒失,请别见怪。”

      徐江山意识到自己孟浪,连忙回道。

      他言语礼貌,博雅,可见廉颇负荆之风。

      赵舞ꦄ天不会计较,他从背包中拿出ㄟ一䅻个木匣,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柳宿遗书收ⵃ到木匣之中。装好之后,又蠁将木匣放锓在包䋇里。

      这一连串动作,澠让徐江山无语,他感觉赵舞天像防贼一样防他。

      想他徐江山也是天下闻名桸的学者,竟被如此轻视。

      “小友,你认识ۼ那些字?”

      徐江山带着不确信的语气,向赵舞天问道。

      “略懂!”

      赵舞天谦虚地回道䆚。

      “你的书是祖宗所留,无价之宝,我无缘目睹。我请求小友能将这样的古文字教授给我,这对我很重要。”

      徐江山向鯾赵舞天请求道,他很虚心,身段放得很低。

      端 “我们非뜴同道中人,我无能为力。”

      即便如此,赵舞天还是㊥摇头拒绝。

       “别啊!”

      徐江山ྂ急了,他打量赵舞天,然后道锶:“看小友样子,应该是学生吧!不知去哪里上学。”

      뜸 “去燕京上学。”

      赵舞天全当聊天,回答徐江山。

      “在燕京哪所学校就读?”

      徐江山再问。

      “嗯!燕京大学,历史学系。”

      ䷥赵舞天说话时没有高傲,分寸把握的很恰当。

      此话一出,徐江山用怪异的眼쁳神看着赵舞天。

      쒾 “你ਊ叫什么名字?”

      徐江山端坐在位置上,表情严肃地问道。

      “赵舞天!”

      濇 Ӕ 赵舞天本能地回答瑀。

      “⪼你就是赵舞天!”

      徐江山加重语气,惊讶地道。

      “阁下认识我?”

      痶赵舞天纳闷,这个时代,还有人在意高考状元吗?

      “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徐江山是紭燕京大学博士生导师,我큗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燕京大学历史学系系主任㢂。”

      徐江山自表身份,得意扬扬。

      燕闟京大学历史限学系,왬看似冷门鍗。实则许多高考分数达到燕京大学录取分数线者,都无法被历史学系录取。

      每一坾年招生在五十人튶左右,不算很多,徐江山对넊每一名新生都略有了解。

      对于ⷘ赵舞天,许多学系主任,学院长都抢着⍼要。史无前例的高考状元,却意愿报名历史学系,颇为徐江山涨面子。伄

      饰 ㋽“你是燕京大学历史学系系主任?” ᴍ

      赵왔舞天半信半疑。

      哪有这么巧的事,刚要去学校报到,系갾主任就坐在自己身旁。

      历史学系系主任,分管燕京大学历史学系,他任教三十多年,培养了上千名优秀人才,在燕京大学德高望重。 䓝

      “如假包换。”

      徐江山微笑道。

      有了这层关系,他就可以让赵舞天教他习那᭖些字。

      “我初入燕学,您䱼是老师,我是学生。素未平生,却能不期而至,三生有幸。”

      赵舞天见徐江山言辞凿凿,信了徐阈江山的话。

      “既是师生关系,我愿倾囊相授,希望你能将那种文字,教授于我。”第

      徐江山着了魔一般,对刚才所见的文字,不能忘怀。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重视远的,而轻视近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教授怎能知我身份后而轻视我呢?听说现在的老师都༐比较顄重视功名利禄,《诗》何意?《书》何礼?教䊐授橓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渊博ꍩ的学识,可懂《易》,何《玄》?”

      赵舞天绝不会将柳宿遗书的一字一句透露出去。即便徐江山是他的系主任,他也敢出言反驳。

      话语就如炮弹一样,向徐江山轰去,特别是那句“重视远的,轻视近的”。言语的刀锋直插心脏。

      徐江山羞愧难当,他넱不敢相信,一个新生能言辞如此犀利。

      뵟 这高考状元,不是省油的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