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ᚬ其实这次也只能算是一个活动开幕式,星满上次和顾老师商量以后늋的结果是,正好学校也要开展“心理健康月”活动了,索性结合起来一ﰣ起开展。

      因为星满的工作室这边不可能全天候地盯着学校的活动,所以学校除了学生会负责活动组织的学生以外ꏂ,还莋选了不少学生做志愿者。

      活动当天,星满喊着瞿杨来接自己一起过去学校的时候䭩他还有些不乐意。

      “怎么着,之前不还说等得起吗?今儿不展情不愿的什么意思啊?”星满看着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忸忸怩怩地就觉得好笑。

      “눢我不要脸面的吗?”瞿杨开着车,不情不愿地嘟囔着,“就现在还没怎么样呢,她就那样子踩我脸面。关键我还上赶䒊着贴上去,给人家踩。”

      짠瞿杨觉得,自己现在这种行为,可以鏿简单地用一个词概括一下:不要脸。

      到学校操场的时候,学生们已经乌泱泱地站满了。学校领导也都媷上了主席台,正在配合着学生会处理现场的秩序问题。㕲

      随着家밼庭独生子女䙨占比的逐年明显上升,学生矛盾也在逐年递增着。理由很简单,大家在家里,都是小公主小王爷那样子伺候着,十有八九的学生多少都有些自我为中心的想法。

      这就导致彼此之间出现矛盾᫔问题的时候,互不让步,各执己见。最后ꎓ,矛盾逐渐激烈引发各种事故。

      前不久的学生投毒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究其根本以后,大家发现,其实两个人最初的原因,不过是因髿为室友之间起了几句口角。

      最后演发成这样的惨案,大家叹惋唏ᘆ嘘之余⬩,学生的心理问题疏导就被推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

      除此之外,每年的高校生考研쫸时,因为导师布置任务过重,或者家庭㵋以及等等各方面因素导致学生压力骤增,发生的不良事件也먅不在少数。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篍学校如此重视“心理健康月”䮵等一系列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动。

      星满今天其实没啥事,就是过来走个过场,并且表示一下自己工作室的大力支持。ɩ以及提醒学生们,星立工作室后续会配合学校进行多次心理调查等活动,希望大家多多配合。

      瞿杨就窒更简单了,他纯粹以资本家的面目出现,等着校长感谢他的大力资金赞助就行了。毕竟,他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例行的领导讲话之后,同学们致以热烈的掌声。随后就有负责老师上去大瘓概介绍了本次“心理健康月”的活动流程,可是星满听着越来越不对劲儿。

      现在这老师说的,和顾老师ꕣ之前说的可完全不一样了᧔。星满和瞿杨对视一眼,没有做声,现在不是提出问题的时候。

      按照学校现在交代是流程,星满工作室的作用更多变成了辅助——说的难听一㹚点,叫做打下手。

      最后校领导接过话筒,进行正式宣布,“心理健康月”活动就正式启动了。

      瞿杨看着学生们散场,嗤了一声꿌,“就这?那你们工作室任务是干嘛?当个摆设?”

      “不,我们负责专业部分。”星满无奈叹气,她也没想到最后校领导是这个意思,䇏“心理问卷以及在学生需要的时候提供心理指导醣,参与各项活动评分。”

      “那我呢?友情赞助?”瞿杨原本是看着星满的面子才同意活动赞助,这下学校是这个意思的话,那他也不乐意去当冤大头。

      “不用了,我和顾老师说就行。撒”੭星满也퉩眯眯眼睛,她可以薅瞿杨的羊毛,毕竟两人情分在这。可那并不意味着,别人可以把她和瞿杨当傻子杄骗。

      睎 散场以后,星满很容易的和瞿杨两个人找到了顾老师。说起来当ㆃ初也是因为这个顾老师和付文立关系不错,星满才会那么轻易地相信她。

      看着星满和瞿杨不⛓善的眼神,顾老师也是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ᚄ这件事情会这样……”

      当时顾老师来找星满聊这件事情的时候,学校领导确实是同意빹了由弸星立工作室主导此次活动。谁都没有料到,最终校方会采用往年的旧方案。

      ᵅ 最后这个活动也从顾老师负责,变成了今天在台上讲解流程的那位男老师主导。

      如此一来,星立工作室与瞿杨方面以及学校的合作就算是正式作废了。顾쬲老师拿出合同,签了作废协议,道了一声抱歉就走了。᤻

      瞿杨无所谓地耸耸肩,星满倒是觉得很怪异,临时变卦对彼此都没好处不是吗?

      何况此次活动,星立工作室完全是公益支持分文不取,更何况瞿杨还提供赞助。

      看着星满眉头紧锁的样子,瞿杨随意的抓了把椅子坐下,“怎么了?梵大医生作为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想不明白事儿吗?”

      星满无奈地摇摇头,她并不是想不明白。看到顾老师那个样子的状态和态度,事情的;缘由不难想清楚。职称评定,勾心斗角。

      “我并不是想不明白㵂,只是很意外学校会发生这种事情。”星满叹气,“多少总觉得有几分怪异吧。”

      嚓“这也是职场,老师也是最普通不过的人。”蓼瞿杨踢踢桌角提醒星柬满今天的正事儿,“喂,你说帮我解决小辣椒的事儿还算数吗?”

      “还能有什么办法뭒,我本意是增加你们之间的接触机会,让夏淳更了解你这个人的人品性情。建立更坚实的信任基础,这样也许她会早点接受你也说不定。”

      “不过……你看现在这个情况……”星满阪摊摊手,表示她也很无奈。

      看着逐渐丧气的瞿杨,星满拍拍他的肩膀,说得颇为意味ᇓ深长,“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滚!”

      瞿杨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这小霸王除了薅他羊毛以外其他事儿都不靠谱。

      两个人锁了门一起往外走去,付文立这会儿也该忙完了,星满觉得大家可以一起吃个셤晚饭。

      㵰倒是没想到ꎘ和付文立一起来的还有夏淳,星满虽然有点意外,但是薀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皻

      ꠲旁边的瞿杨瞬间炸毛了,星满看着他眼婢睛直勾勾的盯着付文立,那架势……啧!

      夏淳两步上前走到星满旁边湤,瞿杨这会儿倒是傲娇了,把头一撇和夏淳擦肩而过,去找付文立去了。于是吃晚ᅶ饭的队伍就这样,莫名的变成了四諾人行。

      “鱚赵圆圆那个小丫头呢?”星满想着以前那小丫头吃饭最끡积极,今天倒是没见人,就顺口问了一句。

      “她快交男朋友了,最近两人正腻歪呢。”夏淳撇撇嘴,心里默默鄙视见色忘友的某圆。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偩会和付教授一起过来?”夏淳等了半天,也不见꥟星满开口问这个,沉不住气主动问了⍪。

      “没什么好问的。”星满扫了她一眼,以前她还可能有点膈应。ᣪ不过现在,自从熟悉了以后,星满当真半点不担엶心。

      沠 要是夏淳这뙁性蓥子能生出点什么其他乱七咀八䰁糟的心思,瞿杨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憋屈了。

      看着前面和付文立走在一起,却幃明显心不在⣍焉,时不时假装转头,然后偷偷瞥她们一眼的瞿杨,星满突然有点同情他㙅了。

      ࢚ “你是来找瞿杨的?”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夏淳垂下眸子,神色有些奇怪,“吃完饭,我能和你单独谈一会儿吗?”夏淳犹豫了一下,还ꌻ是开口了。

      “行啊,不过我这人收费可不便宜。一小时咨询费可能抵你大半个月生活费了啊⒉……”

      星满故意逗夏淳,别说她现在对夏淳已经有了点儿类似于朋友的情感,已经不适合做她的咨询师。

      釅就单论前面这个恨듚不得把耳朵匄贴过来的某资本家㝾,要是知道星满收了他心上人的钱,那可不得把星满那个小工作室给折腾死。

      “行!”夏淳咬咬牙,答应了。她攒了很久的钱,如果放弃支教的机会应该够了。

      看着夏淳这态度星满确实意外的,看来真唼是遇见什么事儿了,星满皱皱眉思考着要不要给她推荐工作室里其他的咨询师。

      “晚点再说。”星满扫了一眼终于按捺不住,者越走越靠近她们的陸瞿杨,楪眼神示意夏淳看他。

      “瞿先生……”夏淳看着像个小孩儿ﮍ一样别扭뺞的藺瞿杨,还是没忍住打了个招呼。

      “小辣椒,你消气了?”瞿杨看着夏淳主动和自己说话,嘴角翘得飞起,却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端着架子和人家说话。

      星满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已经打开车门在쩬等她的付文立,快走两步就先走了。她还是主动点把空间鑊留给这俩吧,不然瞿杨可能就要上脚踹她了碩。

      “夏淳来找你的?我来的路上刚巧遇见她。”付文立看星满系好好安全带,主动坦白。

      “我知道,她说找我有事。”鉱星满笑眯眯地回答,对付文立这个主动坦白的态度很满ꬾ意。

      “她们家最近好像出事儿,学生里面传的还挺多躸的,连他们班导都知道了。”付文立把自己줵知道的事情简单转述给星满ꧩ。

      “这么严重?”星满有些意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