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不宜GIF

      ⡥ 以前뇳他不怕这些人背刺,现在就更不怕了。

      随着祁连山寨的整合渐入尾声。

      现在整个祁连山寨的山匪们,谁硸还在乎自己原先是哪个山寨的。

      忠心?义气?঒

      狗屁骼不是!

      他们只知道祁连山寨是祁连山脉最强的势力。

      他们能在这获鴥得修炼法,能活得很滋润。

      山寨?

      对不起ꦗ,爷现在只认祁ৎ连山寨,只认龙首。

      当然,这一切都是保持他一直强势,一直无敌的情况下。

      关于这点,顾川看得很清楚。

      忠义,젔那东西连屁都算不上。

      在这个世界上,利益才是永恒的束缚。

      在热火朝天的工地看了一圈后,顾川突然朝着身后妒的郝头,问道:“丁恢呢?”

      “禀公子,丁恢大总管,此时正在山下和各商会协商重开商道的事情。”

      顾川挥了挥手示奙意离去,쏝便径直肼走ffl向了藏经阁的方向。

      他此番出来,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人不长眼。

      结果,很明显。

      ᔐ这些山匪팷一个个的都是大轤聪明。

      祁连山寨现在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展着,没什么用得着磎他的地方。

      趁着这个时间,他还不如去藏经阁内好好修行一番。

      那种能随时感觉自己在变强的感觉,很是让人蓅沉迷。

      쥔 鞸 .똻..ⷀ................

      祁连山脉,燕云镇。

      北地燕ᚭ云,万里黄沙,一望无垠。

      虽是极北苦寒之乡,却因是进入祁连荐山脉,十万大ꚛ山的最后一座有序城镇,这里自古䉙就是商业繁盛之地。荦

      但自从大乾崛起后,整个漠北都失去了秩序,变成了一片ဩ血ꥍ腥混乱的蛮荒之地。}

      这里没有秩序,没有法律,有的只有那原始的生存之道——弱肉强食,强者为王。

      于是,燕云쾈镇,这෋座充满了繁华的小镇,逐渐失去了꒛往日的辉煌。

      硱燕云镇原先的名字,早已被人忘却了。

      现在这里,只叫燕云镇。

      而今天,这座商业重镇又迎来了那久违的繁华。

      ォ 濒 沙石堆砌的城墙上,漠北特有的彼岸藤蔓爬满了城墙,遮盖了城墙上那一道道斑驳的裂缝。

      城门老卒露出仅剩的㤮三两残牙,看着城门外那排得老长的千里兽重车,如同枯叶的嘴唇就一直没合拢过。

      无声无息,竟起风沙了,随后更是狂风骤降,黄沙漫天。

      ﴆ 老卒不慌不乱的指挥着城墙下的商队,抵御着风沙的侵袭,显暸然对于这样的情况,老卒已经司空见惯了。

      毻忽然,漫天的黄沙中渐渐ᷜ听到了急雨般的马蹄声,一队骑兵纵骑而来。

      为首的骑䢷兵手中靠着毽一杆大纛,上书祁连二字。

      身后一群身穿白色玄衣的汉子紧跟其后穿过风沙,缓缓朝着燕云镇驶来。ᮐ

      城煥门的老铷卒看到祁连二字,旋即朝着身前拥挤的商队,大喊道:

      “让开,让开,都让开。”

      城门口拥挤的跑商汉子看见祁连大纛,也是连忙牵引千里兽靠边,给这支骑兵让路。

      能造成这样的景象,倒不是这些骑兵有多凶神恶煞。

      而是这支骑兵代表了祁连商道重开的希望。

      ⋞山匪肆虐,马匪纵横的祁连山脉,在秱前几天突然给各大商会传递消狓息。

      祁连山脉有主了,希望能够和各大商会协商重开祁连商道的事宜。

      这才有了燕云镇重返繁华,商队连绵不绝的原因。

      ...........תּ.....

      一处人烟稀少的客栈阁楼上。

      ᠅恒一名俊俏的劲装青年看着呼啸而过的骑兵,端起一碗酒,抿了一口后,看着身旁的白衣男子。

      “金叹兄,祁连商道重开,你怎么看?ᰋ”ꜽ

      闻声,桌对面的一名一身白色长袍墁,눊头挽道髻的男子,低首浅笑道:

      “在下,坐着看。”

      劲装青年也不在乎,看着阁楼下那热闹的街市,自言自语道:

      “自从乾皇把漠州分为漠北,漠南后,我漠北大地可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那是你们怕䂎死。”金圣叹语调微扬。

      郭绥大笑了一熿声:“哈哈,也对,我这贪生怕死之人,竟然能结交名扬礶中州的道ݦ宫首席,也不知你是否瞎了眼。”

      金圣叹一脸柏正经道:“我也怕死,不过结交到你,应该是瞎了眼톰。”

      说完,挽起一壶酒,郑重齦的看向身前的男子。

      “希望以后还能和你喝酒。”

      郭绥回过神来,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你以为是我韩家?”

      “你不知道我家是出了名的怕死吗?”

      “我祖父怕死,怕到神威城都不敢出一步。”

      “我爷爷怕死,我爹更怕死,怕死怕得连我的姓都给改了。”

      青年好似毫不避讳地谈及自己家簞的丑事,尤其是在言辞中还带有一点淡淡的骄傲。

      “你祖父本姓郭。”金圣叹淡淡道。

      ᷈听了这番话,ᬶ郭绥脸色有些不善,严肃地说:“姓韩!”

      “我如果是你祖宗,一定打死你这个不孝子孙。”

      郭绥起身,豪饮了碗中酒后,便离蒁开客栈。

      一边走,一边大笑道:“那你得先姓韩。”

      好友走后,金圣叹看着祁连山脉的方碽向,久久不语,而后端起酒,一饮而尽,㍬便也起身离开。

      ..................

      夜里ﮂ,繁星点点。

      䃔特别是ᤓ漠北的塞外,夜空的苍穹,纯洁无瑕,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到星河的尽头。낞

      丁恢站在幽静的庭院中,静静地听着下属的汇报。

      “大癌总管,十二家商会已经到齐了,您看?”

      “龙首有什么指示没有?”詨

      鐊“龙首出关巡视后,又回去闭关了,没有任何指示,倒是大统领说,一切按照您的橶意思来办。”

      “知道了,你下去吧。”咔 ⨷

      待到下属离开后,丁恢拿起ᑥ腰间的祁连令,轻轻地擦忨拭着,好似令牌是什么዇绝世宝物一般쫨。

      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也是他身份的象征。

      青铜所铸的䣀令牌,上圆下方,不同于其他庇护令牌。

      믚他手中的令휹牌正面刻有ﯬ云纹,云纹中有三字——大总管,背龡面修罗戮世图,并刻有祁连二字。

      简明,清楚,易怟于理解。

      他丁恢,祁连山寨的大总管,虽无实权,但᩸可达天听。

      他从不ꄕ否认,他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

      他虽然怕死㨯,꽪但对每任新主都极为忠心。

      这也是他为什ᓐ么能够历经多主,却依旧活得潇洒的原因。

      贪生怕死和忠诚,在他这并不矛盾。

      在他看来,这世间没ﮡ有什么能有比生命还重要的东縑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