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下载软件

      尚理自己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甚至有那么荑点庆幸的意思:“三哥,我这手,能扛刀,能握ﳬ抢,能拿棒槌,就是不会握笔写字。”

      看到两个⧙丑的快认不出的字,封聿表情一言难尽。

      这婺次开纨了眼界,从小智商超群的他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丑的字,偮更难以相信这种丑字还能是㻉个人写出来的。

      真是人外有人,他以前以为封昊的字就够丑了,៚现在看来,至少他的字还能入眼,不像现在这个,像一堆毛毛虫。

      封昊要是知道从小就说他字像狗屎的哥居然夸他,估计要哭晕在厕所໨。

      㾍 封聿大致估算了下尚理的水平,觉得目前让她写笔画超过五的字有点为难她,打算换几个茻笔画简单的字让她写。

      “拿笔来,先教你写点简单的字。”

      張 尚理小心机的只带了一只笔过来,现在被她抓在手里。

      她没给,表뤬情似喜似悲:“三哥,你也看到ꢴ了,我连握笔都不会,无论写什么字都丑不拉几的。”

      她瘪了瘪嘴,探目光在她和封聿之间的凳子上扫了一眼✤,然后挪过去,坐下,右手抓着笔放在封聿䜼左手边,中间只隔፼着一支笔的距离。

      她理直쯁气壮:“三哥,你让我写的字我肯定不认识,你不抓着我的僎手䔻,我怎么会写。”

      封聿按了按额角:“得寸进尺?”

      尚理装傻充愣샾:“啊?”艤

      封聿彻底没脾气了:“带你写一次。”

      他语气平淡,压着些妥协的意味。

      估计是尚理什么德行已经摸得七七八八了,他不带着她的手写灸一次,是绝不会轻易罢休的。

      封聿直接站起身,在尚理雀跃的目光下走到她身后去。

      从她的角度刚好能씁看到封聿线条分明而干净的下颚뱬线,迷人性感的喉结,和……十分禁欲地扣的擡一丝不苟的领口。

      再往벚下……

      头顶甘冽清爽的声音传来:“认真点。”

      尚理潫收回视线,端端正正坐好,盯着自己拿笔的手,等封聿的手覆上来。

      一秒、两秒䟅、三秒……

      “小姐!”

      突然,有人满头㄀大汗地跑过来,站在木亭外,打断了封聿正要抬手的动作。

      于是又把手回收,重新回到位子上坐下。

      尚理:“……!!!”

      ο谁!他!妈!过!来!找!砍!

      ⷂ卷飞着锋利刀子的眼神朝木亭外軹的人杀쒀过去,嘴里没一句好话:“眼睛掜糊屎是不是!”

      没看见她在忙?

      那人已经被骂习惯了:ꙁ“我眼睛没糊屎,那个姓秦的眼睛装屎了?”

      尚理心里窝了把火,又是那个姓秦的。

      姓秦的是对面山头的,姓秦名花,名字虽女气了点,却是出了名的大恶霸,对外名字叫秦霸。

      不要问为什么,问了就是他觉得霸字更符合他䭽身为男人的气势。

      秦花脾쪠气暴烈᪩,蘃行为极端狠辣,偏偏自从三年前见了尚理一面后,就在“᠄地主家的傻儿子”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三天两头要来尚都寨门前找事,还赠上一段他在网上摘抄的深情告白。

      鬼哭鉙狼嚎似的,吵的山上的耗子都不得安生。

      总之到现在,尚都寨没一个不知道他大名的팤。

      㝾 “我不是说过,那事逼来了不用通知我,直接轰出去?”

      벅 “轰不出去,他把和尚抓起来了。”

      昨天下雨ἐ,尚寨主让莶和尚去山上找尚理,后面一直㙶没回来,就刚才,姓秦的ᤵ让人来尚都寨给尚理报信,说和尚在他手里,怕尚理不信,还拍了些照片。

      统共十几张照片,是和尚被麻绳五花大绑地绑在椅子上各种角度的“摆拍”。

      尚理翻到쫒最后,是一张秦花捏勺子喂和尚吃饭的照片,脸面对着镜头噘嘴索吻。

      쥛尚理手一抖,照片跟纸片似的洒在地上。

      ㈔ 辣眼睛,她被丑到了。

      尚理现在特想抽人,从牙缝挤出一籬句话:“桩儿,去把我的鞭子拿过来,跟我去抽人!”

      ‮ 桩儿:“好ા嘞。”

      封聿弯身,从地上捡起那张秦花喂饭的照片看了看。

      照片里綊,秦花表情虽然夸张了点,但模样十分英俊,麦곘色的脸上有道长疤桽,若是他没噘着嘴一副索吻的模样,不但不影响颜值,反而平添了几分不好惹的痞气。

      픇“三哥,你在这呆着,㝿我去去就回。”尚理依依不舍地看看封聿,又看看自己的手背。

      差点就握楘上了。

      ቗心里又把秦花那个事逼骂了上万句杀千刀的,还不解气。

      “要괼不要我过去?”封聿忽然把视线从照片上移开道。

      尚理眼眸顿时一亮,“三哥是担心೏我䐰?”

      封聿:“不是。޲”

      䙍 ꏓ 他忖了忖,“为了我爷爷的事,没少让你费心,我……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槴 尚理内心:呵呵。

      凑“三哥,我救你爷爷这份人情你是欠定了,除非你娶我,不厩然任何形式的报答我都不认,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想用别的方式抵消。

      钚 两个字送给你:没门!

      封聿一噎,被尚理的话堵的哑口无言。 鐘

      尚理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突然爪子伸过去,握住封聿的手,很是霸道:“这是你欠我的!”刚才就该握똑的,现在补也不迟。

      Ԭ 封聿的手有些凉,而尚理一只小手却是温热的。

      一冷一热,癧手心贴手뛧背,奇异的触感顿时从两只手相贴的地方扩散开来,沿着各自的手臂蔓延而去。

      封聿没想到㰺尚理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温热的触感贴来,让他深色的瞳仁再度沉了沉。 嶨 釩 尚理狠狠地在他手背上搓了一把,张嘴咬了一口,本来是想咬个血印子的,但是……她没舍得,松了点 力道,就⬌只咬了个不深不浅쭺的印子ᦺ。

      좟松开嘴,摊开手掌擦干净封聿手腕上一点水渍백,又盯着牙印撂下话:“记住了,这个章Lj,叫尚理。”

      ꧴然后带着风离⣍开了。

      ⺐ 这就是她,尚理。

      奈䷈何桥。

      “霸哥,等了这么久,那个女土匪还没出来,该不会是不想要人了吧?”

      秦花的手下边给他捶着腿边道。

      “滚!”秦花大爷似的坐在那张高定椅上,对那人的肩一脚踹过࿵去:“什么띝女土匪!理理是仙女!堭”א

      那人识相地很燼,从地上爬起来,继续给秦花捏盂脚:“对对,瞩理理是仙女。”

      秦﵊花嘶的一声,又是一jio,“鈄理理是你能叫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