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肉的古言南安太妃传

      “谢婔陛下!”陈坚告谢就座。

      “老臣谢陛下赐座!”周✸延儒也谢过灣朱由检坐下,当然,周延儒不敢向陈坚一样正儿八经地坐着,而瀄是只㮲坐了半个屁股在椅子前沿上。

      ⓺ 至于王承恩,早已习惯了随侍在朱由检身侧,朱由检也习惯了这样的状态,是以并没有给王承륪恩赐座。

      ﴹ“不知陈司令此番前来所为何事?”朱由检对陈坚已经非常熟悉了,知道其不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因此,朱由检也就开门见킆山地相问了。

      “回陛下,陈某矢此次뜋前来,主要是为了与陛下商议加强双方经鲳贸合作的相关事굏宜。”陈坚也很直截了当地回道。

      焢“哦?莫非陈司令又有什么新想法?”朱由检很感兴҆趣地道,自从与陈坚合作之后,不论朝廷⇜还是皇宫,日┋子都过得宽松了许多,这些都得益于那个商贸部带来的利润,当然,陈坚帮忙解决了大明的内忧外患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总之,似乎只要陈坚一出现,都能给大明带来不少好处퇙,那么这次呢?

      “是的,如今大明与集宁方面的贸易虽然看似非常红火ꊫ,但帼陈某以为已经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想再进一步大幅度提升贸易量,露已经变得非常的困难。而导致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ᚎ,就在于贸易货币的落后。陛下也知道,现今双方之间的贸易结算都用的是银子,而银子可是重金属,小额จ的₋交易倒也罢了,若是大额的交易,动不动就是上万两银子的量级,一万两可就是好几붱百斤,不仅重,而且因为银子过于贵重,在ꭑ长途运输中必然有着巨大的风险,这样就导致很多大商人不敢下血本,从而使得贸易量很难得到质的提升,商贸部的利润自然也就无法出现大幅度蓌的增长。所以,陈某以为,㎶对贸易结算体系进行볺改革势在必行。”陈坚将自己发现的问题粢阐述了一番。

      “做买卖不用银子用什么?难道用宝徾钞么?那玩意倒是省事,可没人푕认账啊!”ꝧ朱由检不爵由问道。

      “哈哈,当然不可能用宝钞,用的仍然是银子,只不过用法不一样罢了。”陈坚道ͪ。

      “怎么个不一样法?”朱由检继续问道。

      콟“回陛下,ꌟ是这样的,现在大明的商人从集宁进货侍都需要将银子千里迢迢地运到集宁,这ở样劳民伤쬻财不说,风险也大。所以,陈某就想了ꒁ一个办法ꝿ,那就是在大明商人比较集中的地方开设银行,若是有商人需要从集宁进货,则只需要将银子存入当地的银行,由银行向其出具相应数额的代金券,商人携带代ఆ金券前往集宁进货即可,代金券便于携带,一万两银子的代金券顶多不过数斤,一个人就可以轻松带着上路,而且代金券只能用于购买集宁的货物,一般人拿来也没有什么用,自然不容易引人觊觎,因此可以将风险减到最低,这样一来,必定能够让商人们提高做买卖的欲望,让他们少了顾忌,自然就可以刺激他们多下本钱,从而大幅참提鯈升大明与集宁之间的贸易量,商贸部的侪利润自然㭙也就水涨船高了。陈某已经征询过部分商人的意见,他们对陈某提첼出的这种代金券模式也表示了支入持,此次来京师,陈某也将代金券的样票带了过来岰,呶,就是这个,请陛下等过目!聴”陈坚说着튰从身上掏出几张长城券,递给朱由检三人过目。

      烄 朱由检拿在手中翻来覆去观察了一番,还用手摩挲了几下,随后道:“这就是那个什么券?朕看这上面印有拾两的字样,意思是就这朰么一张就当十两银子用?”

      “是的陛下죩,这就是陈某所说的代金券,因为上面正面的主体图案是长城,所以陈某将之命名为长城券。一张长城券就䄫当十两银子用,不过前提是要先在银行存入相应的银子,且现阶段只能用于从集宁购买货物。当然,这个长城铺券也是可以转让的,若是存银不便䁯的话,也可以用银子从宎他人手中购买以用于急用。䑅”陈坚解释道。⍰

      “嗯,不错,陈司令的办法倒是新鲜,这么一张长㝳城券携带起来自然是比携带十两现银方便得多,一个人携带上万两的长城券显然也髨会相当轻松。对了,窫刚刚陈司䇊令还提到银行,这银行又릖是怎么回事?”对賫于陈坚的新想法,朱由检总是很有兴趣。

      㓒 “回陛下,这银行嘛,顾名思义,就是存放银子的地方,最初的功能嘛쮜,主要就是收纳商户的存银,同时向商户儍出具相应数额的长城券。既然是收纳银子这种贵重的物品,怎么重视都不过分,因此,陈某希ၵ望与大明朝廷合作来开设这个银行并进䈝行比较规范的管理。虽然这个银行暂时只有这么一个比较单一的功能,但陈某很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将其变成一门一本万利的⮉大买卖,嘿嘿!”银行有多么赚钱陈坚当然是清楚的,这样的生意陈坚怎么可能放过,但毕竟大明目⮹前还ⓒ是朱由检的地盘,所以,想自己吃独食是不可能的,拉着朱由检和ㆉ大㲖明朝廷一起做才是比较合适的做法,不然肯定是长久不了的。

      “哦?陈司令可否给朕说道说道?”陈坚的赚钱法子都比较靠谱,这是早已经过验证的,听说又有赚钱的买卖,朱由检立马就来斨了兴趣,虽然朱由检现梑在已经不太差钱了,但谁会嫌钱多呢?

      “陛下想必应该쿒知道钱庄吧?”陈坚首先问道,㓡只要知道钱庄就比⊯较容易理解银行了,即便朱由检不知道,周挜延䝟儒和王承恩也应该知道,让他们来解释就行䱤了。

      “钱庄?这个朕倒是有所了解,这与银쏪行又有什么关系呢?陈司令的意思莫非是要将좆银行퐬的银子拿来开钱庄撈?”쳄朱由检好歹也做了十多年￱皇帝,当然知道钱庄是什ᆭ么存在,不就是帮咍人存放银子,㢩收取管理费,同时还੅对外放高利贷么?那玩意确实是一本碀万利,可幸那个吃相实在太难看了,要是츴朝廷也这么做的话,那就太那啥了,到头来只怕会失了民心的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