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那个的软件你懂的

      灵界:媂老魔这边,这三个高层的老头都有点动摇了,这魔族的做法很不对,桐他们不敢赌,但是也不敢冒险,这些人确实是可以守住这天穹宫的,不碏过擄那北域和西域没㚀有人去守了,高端战力都鸂在这里了,虽然守住了也只是这几万里的土地了,还有这么多的人ꔪ需要修炼,这些都是问题。

      这三个老怪在等时间,可能是要等道魔族打到⻨这里来吧,这样要是有阴谋那也破了,一年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这几千年的和平把这些老怪都磨平了。

      꼺 凡界陈南生这边,他已经눷可以在炼制这药了,不过这就好像,前世解数学题一样,一模一样的拿出賲来已经会了,但是就㬄是换큞了一个同类型的,好家伙就不会了,这个就有点磨人啊。

      陈南生没有办法,䏏只有继续炼呗,今天练的是止血丹,这个丹药的作用还行,练气期都可以使用的,陈南生那饱腹丹已经可以֑熟练炼制了。

      这炼好了那饱腹丹后,在炼这止血丹要感觉要熟悉的多了,炼制虽然还是比较难,훸但是这就要好得多,就算是有了点基础높。

      陈南生根据和老怪的共享记忆看出뜦了不对的地方,这魔族的统治如此的成功,那无玉清要夺回啥,这不是挺好嘛,还有助于灵界一统,这新魔君都不坏了,这个要问问。

      陈鴳南生想着立马传讯킹符联系了无玉清,道:“你这对现在的修仙䏗界有了解吗?听说那魔君做得很不错的,南域的一切都基本没有改变,也对㲧南域的人比较自由,这如何的不算好?”

      无玉清还没有回,陈南生继续炼辗丹,这都无法分神修炼了,这炼丹太需要集中精力了,分神都分不开。 㫝

      陈南生既要炼丹又要修炼的,在这里都变成了前世的肝皇了,不是肝帝,开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몒,合理的进行利用,这波他又在了,天花板,肝花板吧。

      炼了濛几日后这个衮止血丹已经可以手到擒来了,又换了其他的,不过无玉清也发来了传讯ૄ符,道:“这个我知道的,不过諫就是想夺回那个我昔日慈祥的父君᾵罢了”

      陈南生表示理解,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平平安安的,接着道:庥“可有什么办法把㶉那个人给踢出你父亲的体外?”

      无玉清:“暂时还没有,先变强了,打过他了自然就有办法了,”

      陈南生:“这个啊,怕是要个一千多年了吧,这可能灵䰇界要统一了,时间问题而已,不好搞”。

      无玉清:“反正你说过要帮我的”。

      陈南生:ቧ“……,这个我是说过,不过这个发展形式不得要个千吧年嘛謪”。

      无玉清:“你不会想赖账吧”。

      陈南生:“如何会,我自会帮ヽ你的,你放心”陈南生本来想回到时候要是打不过人家咋办的,但是还ꉠ是不太好,这不是打压无道友的信心嘛。

      携 无玉清:“那就好,不打扰你了”。

      陈南生收好创新符继续修炼,섯炼丹啥的。

      这日子渐渐的来到了一个月后了。

      陈南生基本可以炼丹了,这不这次这五山派有个啥密炼之地打开的活动,通知好多新人参加,陈南生也龗是༞被通知了的,明日就是这密炼之地的开启日了,这也不算啥太特别的,每年都有的,不过难度不一样罢了。

      新入门的弟子是不一样的,这老弟子也۝不一样,筑﫵基期的也有,里面有妖兽,有药草等,反正里面是一个比较齐全的렦历炼之处吧。

      次日,众弟子集结䠼在这一个硕大的场地,这是在乾峰(明峰,玄峰,乾峰(主峰),珑峰(女修ᇽ峰\)立峰)的山前的一个演武场吧,这里集结了五峰首要人物和这些峰的历炼弟子。

      陈南生自然也在其中,他之前是加入了玄峰名下的,不过一直在管理药园子,都没上过这玄峰去过,这不到筑基一般都无法上自己加入的峰下去看看。喆

      今日来这乾峰还是在这一年一度的历炼之地开启的机会才来的。

      接着就有长老讲话,这各峰峰主,还有各峰首大座弟子都在场,这首座弟子也会参加,这长老就道:

      “这是我五山门一年一度的试炼之地ﯭ开启之日,新入퉰门的子弟和老如门的弟子都会参加,这试炼之莎地就是为缵了锻炼弟子们而准备숩的,可能会有些残酷,不过这就是现实。

      我五山门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所有즊弟子都要参加뽜的,这练气期弟子不厌能死斗,这筑基期的随便,筑基不能攻击练气期弟子,这练气期的弟子进入主要就是看看提高见识的,当然我们会有专门的保护人员。

      只要拉响这烟火,我门自会有长老来相助,这只是针对练气期,这其中的危险主要就是那妖兽,还有一些禁忌,这禁忌就是可能就是前辈留下的宝物,可能还有修为传承,这个可能你进入是练气期,出来就是金丹期的道ʘ友了,或者婴变期的前辈了,这都是个人运气,话不多,门Ζ主可能有说的”。

      门主站起身来道:”开启试炼之地”。

      接着就是另外四个峰主一起站起来,然后他们走上前几步,接着一起施法,这空中的一道空洞的槻样子的圆形的门洞缓缓的开了,最后到了这䞐二十人这么宽的样子,看起来这就是셯试炼之地了。 

      这ၟ门主道:“依次进入”。

      然后这各峰的首座弟子纷纷出列,在各峰的人的前面,这是带头的,接着就鿵是乾峰先进入的,然后是立峰,明峰,接着就匘是这珑峰,最后是玄峰。

      这珑峰是女修,其他峰是南修,都知道照顾的,不过这首座弟子道是不错的,这陈南生在下就听到了有本们ᣚ的人在谈论,不过这个就䰮是修炼的,实ᅷ在不感㊇兴趣,可以看看。

      五峰的弟子进入会被打散的,不过他(她)们应有相应的手段可以知쭴道本们弟子的位置બ,就鲨比如这陈南生所在的玄峰쑃就是进入后到一个叫先山핫灵的땣地方集合,这只是对练气期的人来说,筑基期的人不用。︯

      陈南生不太想去,他想到中心位置去看看如何,反正自己ꎒ没事,炼气期的恐怕是솿无法到中心位置的꠼,这主要是有筑基期的人和妖兽在,要是直接去那怕是到不了。

      这进入还可以采摘草药啥的,这瀁个一半给山门一半自己要,这个也是练气期弟子收入的来源之一吧,不过这个是可以抢夺的,不能ᴐ伤练气期弟子,不过想来筑基期师兄姐看上的药草啥的,这练气期的也不敢去抢的,不过好在这命是在的,可以明塢年在来嘛。

      当然有的师兄弟就比较能쥮藏,他把这药草找到后藏起来,这个师兄姐们不知道他藏在那里,又不能杀他,这大概就叫合理利用规则吧。

      当然也有的师兄们不遵守规则,不过这里是被外面的峰主们看到的,要是有杀害炼气期弟子那这个人可能就完了,当然如果你有背景可能要好一点吧,就比如去年明峰的一寿个人就打伤了一个玄峰的弟子,不过好在这两峰的峰主交好,还有那人是峰主的外侄,这给了一些灵石就摆平了。

      됝主要也是人家被打的人不追究了,还有这还풰只是练气期之间的较量。

      这历年比较厉害的就是那乾峰的首᝭座弟子,还有就是珑峰,然后就是玄峰,明峰,立峰,这几个差不多,这主要的冠军争夺在乾峰和珑峰上。

      这在这些弟子都进入后,댍外面的各个峰主也都回身坐下,这天空中就有一块大的像投影仪一样的光幕,这是在看各个峰的最出色的⌐弟子。

      这有猎杀妖兽的,有采药的,这些都会被自己统计,然后出来后交出啃来确定。

      看来这试炼之地有点㊙东西啊,这都可以统计,看来不错。

      这外面的门主笑道:⭇“各位看看今年是谁夺冠啊?”

      ꖭ 珑峰:“小妹觉得是我蟟珑峰会夺ˈ冠,这师兄的乾峰都夺冠五年了,今年我珑峰一定会夺冠”。

      乾峰(门主):“师妹倒是每年都是这么说的,哈哈哈哈”。

      玄峰:“我觉得就是师兄的乾峰和师妹的珑峰会夺冠,我这玄峰与这夺冠无缘分啊”。

      立峰:“我觉得黄师兄说的有道理,我立峰也是无諀缘咯”。

      ΄ 明峰:“我觉得也是在师妹的珑峰摻和这师兄的乾峰中产生”。

      乾峰峰主笑道:“师츩弟们谦虚了,不过这历年的下注不知各位师弟酊师睊妹下谁的”。

      这下Ꝧ注最高就是五㏦十灵石,不会下大,这也是各位峰主间的一个玩乐。当然这﵈弟子之间可能也会有下注的。

      珑峰:“小妹自然是下自己的弟子了”。

      立,明:“下师兄的乾峰”。

      玄:“我自然是下师妹的珑峰了”。 뗺

      乾峰主:“我也下师妹,我是嗼比较看好师妹的弟子的,我这首座大弟子也不错,不知师妹的首座大弟子可对我峰山跃有意啊,我可以″撮合他们的”

      珑峰:“这个是梦雪自己的事,我虽然是做师父的也不好插手的,不过我可以介绍介绍,成不成就是他两人的事了”。

      乾峰主一笑,道:“这个自然是,我两峰自然也不会去强求弟子们的,好好看看这次是何人代表本峰夺冠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