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sexgrdtis

      泛着黑色。챡

      唐权震惊道:“你身体里的蛊毒这么严重的吗?!”

      寻常的蛊毒应该不会这般厉害。

      陆君辞只是拿手抹了一把唇上的鲜血,然后一把把唐权推开。

      “我没꘥事迤。”

      唐权担忧的目光始终落到陆君辞身上。

      ͨ餴 﨡 陆君辞收了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然后坐到林中的石凳上,唐权也跟着坐过去。

      陆君辞没有给唐权倒水,自顾自的뚚喝了起来,故作无事道:“话说藸你怎么来了?每日里这么闲的吗?”

      唐权轻笑一声,假൫装听不见陆君辞话里的⥲讽刺,쳰很认真的说道:“过⃆几ё天就忙了。到时候要招收新弟子。你看看你䀵有没有收徒弟的意向,倒是也可以收一个小弟子。”

      陆君辞摇了摇头。

      他自己都顾不过来还收弟㜪子?涮

      唐权点了头:“还有就是,虎超龙骧大概三年后举办吧,圣君的意思是让你迎战金丹境界的修士。所以䫂这三年里你尽量把修为荻压着些,别突破到元婴了。是圣君的意思。”

      正在喝水的陆麙君ק辞连连咳嗽几声,他被呛住了。擦了擦琥唇角的水渍,陆君辞把杯子放在石桌上。 Ꜳ

      那个女人还真的看得起他檴,他自己都不相信他只用三年就能突破。

      唐权看着陆君辞轻笑:串“圣君对你有很高的痴期待。”

      陆君辞:“……”

      “唐权,你߇知道我和莫凉之间有过什么事吗?”

      鿹陆君辞没由得心中一阵恼怒。

      他凭什么帮着那个女人说话?

      他对他和莫凉之间的事情又要多少了墹解?

      唐权紻脸上笑容不变:“我听说过一些,但ퟗ是旁人眼中的风言风语,一向是信不得的。所以,如果你뤂愿意与我细说,唐权洗耳恭听。떈”

      ꨴ陆君辞张了张口,突然又闭嘴不言。

      说什么?

      说他玈的悲惨人生?

      然后将他一直用冷漠包裹起来的坚硬外壳再毫不留情的击碎。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脆弱的人。

      唐权轻叹了口罈气:“你和圣君僵持,对你本就没有好处。”

      ৒ 陆君辞脸色沉了沉:“我知道,我不会公然忤逆她的。”

       唐权扶了扶额头:“我一直认为是你和圣君之间有些误会。”

      陆君辞暴怒,忽的䐊唤Ꮦ出君子剑横在唐权的脖子上:“你有쑗什么资格说这是误会?”

      唐权不知晓事情鎒经过,当然是无权发言。

      ෾ “我不知道,那你可以跟我说吗?”

      陆君辞又不说话了,但还是收了剑。坓

      “既然㲢你᝭不说,那我就来用外面的那些话来跟你求证。如果对的话,你可以说点头或者是不说话默认。如果哪里错了,你可以反驳。”

      났 “这位圣㔛君大人曾经因为手段狠辣行事狠厉而被你父亲逐出宗门。”

      陆君辞垂眸:“嗯。”

      “后来圣君回来报仇,屠尽了这里的百十条辿性命。”

      “嗯。”

      “她还逼你亲手杀了你父亲?”

      “是娱人动的手。”陆君辞补充一句。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厌큪恶娱人的原因?”唐权挑眉。

      “嗯。”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圣君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她偏偏留下你?”唐权淡淡说道,静等㓳着陆君辞回复。

      “因为,”陆君辞刚一开口就顿住了,因为什么他也答不上来。

      只余沉默。

      唐权继续说道:

      “圣君不是一个会发善心的人,但是她为什么偏偏留下了你和娱人?”

      “䯇斩草除根这个道理她不会不明白,可是她却留下了你漢这个前掌门的公子。可是她还是在教你修行。我听说你用的心法和圣君所修行的心法是一样的。”

      黖“四百年的金丹,有多少是你的天赋有多少是圣君的成全这一点你心里应该清楚。”

      “如果圣君真的只是不忍心ޘ对ྐྵ你下手,大可以废了你的修为直接赶出去,她也不会有你这个威胁。”

      陆君辞:“错……”

      陆君辞沉默了一会,然깽后缓缓说道:“所以你今天是来替她做说客?”

      唐权:“我侮的意思是,当年的事솋情虽然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但是还是有些真相扑朔迷离。”

      “既然你不知道为什么你可以活下来,那嫙么另一个活下来的人就一定知道。”

      “你可以去找娱人问清楚。”

      ꕣ“我只是觉得,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当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㸕 柸或许正是因为旁观者清,唐权才觉得这件禨事其中肯定是有些误会。

      陆君辞陷于心中的仇恨才看不清其中3的疑惑点。

      唐权提醒陆君辞诫,他永远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蒄陆君辞听了唐权的话,沉默着点点头,“我知道,我会找娱人问清楚的。”

      陆君辞心中沉思,到㘾底是有什么理由⦸,才会让Ӿ莫凉独独留下他……

      唐权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色暗淡,ࠞ暮色即将来临。

      “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你身体里有蛊虫,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稳固境唇界压制住这条蛊虫。而不是一昧的盲目突破修炼。”

      “根基不稳,修为再高都是徒劳。” 뱰

      陆君辞沉默了一会,于暮色之间眉眼清冷。

      这位金丹修士缓缓开口说道㰢:“唐权,你好쨢像很关心我。”

      这中感禉觉绝对不是来自于陆君辞的自恋,而是他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来自唐权释放的善懾意与好感。

      唐权搯微微一笑:“我不可以关心你吗?”

      陆君辞冷淡的开口:“谢鎃谢,不过我不需끢要你的关心。”

      他不需要朋友,朋㯺友櫆会成为他的软肋。

      㺆  唐权只是轻笑,不鱙予争辩。ࢉ

      莫凉现在在陪着祝쬝修吃饭。

      莫凉已经辟谷,理论来说是不用进食的。但是作为一个地道的地球人,擈吃东西从来不是因为饿,而犧是因为想吃。莫凉不知道祝修想吃揂什么,所뇑以便吩咐折疏个样式的都准备了一些。

      祝修盯着一픴桌子菜沉默,然后再有些茫然的看看莫凉。

      这么一大桌子,真的可以吃完吗?

      这一桌子菜是莫凉费了心思的,上次她看见被祝修挑出来的菜,都没有登횃上这次的桌子。

      “吃吧,我也不知瓠道你喜欢什么。픴”

      莫凉时不时给祝修夹菜,也都被祝修放进噌了嘴里。

      终于,祝修抬起头问道:“圣君䬣,你现在对我的态度,是在养小情人吗?”

      莫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