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言情小说

      温铭趴在栏杆上,看着两人快要远去的背影,笑了笑喊道:“喂!”

      两人已经到了院子门口,听到温铭的声音,转过头望来。

      温铭笑道:“看你们姐妹情深的,算了,先上来帮我处理一些事吧。”

      两人一愣,随后欣喜。

      两人立刻跑了上去,来到温铭的身前,笑道:“你愿意做我们老大了?”

      “这还不好说,要看你们之后的表现。”温铭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两人跟上,沙智笑道:“温老大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上刀山下火海,我们都无所畏惧。”

      “哦~这么信誓旦旦,那先自断一只手看看。”温铭靠在椅子上,懒散地说道。

      两人有些为难,哪有随便自断一只手的。

      “和你们开个玩笑,先坐吧。”温铭笑了笑,给两人倒了一杯水。

      两人惴惴不安,有些惶恐,但还是坐下了。

      大概是没遇见这么和气的老大吧。

      “对了,你俩都是什么境界来着?”温铭握着一只茶杯,背靠椅背上,悠闲地问道。

      “我俩都是二境中期,不过胖子比我要厉害一些。”沙智老实说道。

      “哦~这么说来境界比我还高一些。”温铭笑了笑,他现在虽然是二境初期,但实力却接近三境,甚至达到了三境。

      所以他说这话,并没有多酸。

      两人听到温铭的话有些意外,之前他们与温铭交手,看温铭身手那么敏捷,还以为在二境之上,至少比他们要高,没想到温铭不比他们高。这倒是让他们意外,不过他们也不敢造次。

      吃过了上次的亏,他们知道温铭虽然境界低,但实力却比他们要高。

      单挑的话,没有一个是对方的对手。

      “对了,之前你沙智对吧,你之前说你了解很多山门的消息,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封欣瑜的事?”温铭对封欣瑜还是不放心,尤其是她的旧疾。

      之前看到封欣瑜发作,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看起来十分严重。

      他可不想还没娶到对方,对方就死了。

      “老大对封欣瑜感兴趣?”沙智一听聊女人,顿时来了兴趣。

      “不该问的别问,告诉我你所知道的消息就好。”温铭抬起眼眸,警告沙智不要管太多。

      沙智缩了缩脖子,然后说道:“封欣瑜是宗门内的医道天才,她六岁时,被谢长老领上山,并收为关门弟子。谢长老对她十分宠爱,医道之术,倾囊相授。而且,在生活中,也对她宠爱有加,感觉像是对待亲生女儿一般。”

      温铭点点头,没想到那位谢长老对封欣瑜这么好,看来封欣瑜童年至少是开心的。

      “封欣瑜也不负谢长老信任,在医道上天赋极高,很多医术一学就会,隐隐有超过谢长老的趋势。很多人说,再过十年,封欣瑜就会成为落阳山医道第一人。”

      “但好景不长,在封欣瑜八岁时误食了一枚药丸,差点死掉。虽然谢长老极力医治,几乎倾尽所有。但还是让封欣瑜落下了病根。”

      “听说她每日都要吃一种丹药用来维持性命,一旦丹药没服,她就会脸色煞白,浑身无力,气血攻心,随时都有死的可能。”

      温铭点头,先前封欣瑜让他去拿药,想必就是那病发了。

      “那你知道她当年吃的是什么药丸吗?为什么连谢长老都没能治好。”

      谢长老是落阳山医道第一人,医术之高,冠绝大徐王朝。

      这天底下,很少有她不能解决的病症。

      “听说叫石烙心,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毒药。”沙智回忆,“好像那种毒,只在古籍中存在过,现实中根本没人制作成功过。”

      “没人制作成功?那谢长老那毒药是从哪里来的?她不是从不制作毒药吗?”温铭想从那枚毒药入手,看能不能找到医治封欣瑜的办法。

      “谢长老有个师兄,早年叛出了落阳山,听说那人好像喜欢研制毒药。”沙智喝了一口水说道。

      “那人叫什么?现在在哪里?还有,那本有记载毒药制作的古籍在哪?”温铭急忙询问,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叫什么我不知道,只听说姓黄,至于在哪,我就更不知道了,也没人知道,要是知道,早就把他抓回来了。”沙智看温铭那么紧张,有些尴尬道。

      “那古籍呢?”

      “古籍听说被谢长老早早地就一把火烧了,她说那是害人的东西。”沙智道。

      信息一下又断了,温铭颓然靠在椅背上,难道封欣瑜的病暂时就治不好了吗?

      “不,应该还有方法,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其他办法。”温铭不会就这么放弃,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封欣瑜治好。

      毕竟两人都已经有肌肤相亲了,虽然没进行到最深沉的那一步,但表明功法,就已经很让他难忘了。

      只是封欣瑜这个病,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而且目前来说,还不算危急,可以再等等。

      更何况,目前的封欣瑜对自己恨意极深,自己又没为她做过什么,她此刻多半也不会倾心自己。

      既然如此,暂时先搁着,等后面有时间,有点感情了,再来最后一击。

      看到温铭在那发呆,沙智忽然说道:“温老大,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放。”

      有屁快放。

      沙智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听说封欣瑜好像有点喜欢秦双城。”

      “什么?!”温铭猛地站起,难怪先前秦双城会去看望封欣瑜,原来这两人“有一腿”啊。

      温铭越想越气,不行,自己的女人,怎能让秦无双霸占呢?

      “他俩是已经在一起了,还是只有情愫?”温铭赶紧问。

      虽然这件事让他气愤,但要是封欣瑜和秦双城已经结好了。那他也只能忍痛割爱,当今天的事不再发生,并不再打扰封欣瑜。

      “这倒没有,只是互有好感,并无什么越距的关系。”沙智看温铭反应这么大,连忙说道。

      “这样啊,那我还有机会。”温铭笑着坐了下去,只要两人没确定关系,自己就不算插足,还能再追。

      沙智看到温铭心情不错,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又道:“老大,我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再放。”

      “其实我觉得老大你希望不大,虽然你实力不错,但终究与秦双城有些差距。他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而且修为达到了感知,在内门弟子中,这已算是佼佼者。而且他才二十岁,未来只要再给他十年,估计他会跨入金丹,成为落阳山的栋梁人才。”

      沙智看着温铭逐渐变化的脸色,咽了咽口水,“甚至还有可能成为长老级人物。”

      温铭脸色完全沉了下去。

      这时章壁又补充道:“而且,秦双城长得又帅,人品也好,待人接物都十分和气……你拉我做什么,我说的是实话啊,本来就是,外面那些女的都说喜欢秦无双,很多还说哪怕是给秦无双当小妾都愿意。他们还说,封欣瑜和秦无双本就是天生一对,绝配佳人。我要是封欣瑜也会选他,而不会选……”

      砰!

      温铭一拳砸在桌子上,茶杯乱颤,桌脚断裂。

      沙智吓了一跳,连忙捂住兄弟的嘴巴。

      胖子,你傻啊,我说的那些话他都受不了了,你怎么还敢再说,你没看到他那张脸变黑了吗?

      温铭冷哼一声,“既然你们都认为他好,都认为封欣瑜与他是绝配,那我偏偏不信这个邪,偏偏不作美,偏偏要搞臭了他们。”

      “哼,天生一对,老子还地生一双呢?”

      温铭气呼呼地,感到受到了极大的冒犯。

      他转过头说道:“从现在起,我要追封欣瑜,我要你们全力配合我。”

      “怎么配合?”沙智有些心虚地问。

      “现在你们每天都去看望封欣瑜,就说我有事不在,专门托你们照顾她。”温铭眼神专注地盯着两人,让两人心里有些发毛,“记住,在照顾她时,话不能多,但事要多干,只要她需要的,你们就替她完成。当然,如果她自己执意要做,你们也不能用强。归结一点,就是在顺从她心意的前提下,你们替我为她做最多的事。懂吗?”

      “不是很懂,但也明白一些。”沙智挠挠头说。

      “很好,另外,你们还要帮我监督周围的人,看那些人对她有所企图,必要的时候,一点要伺机捣乱,切不可让他人得逞。封欣瑜可是你们的老大夫人,决不能让其他人趁虚而入,懂吗?”温铭又说。

      “这个懂。”沙智点头。

      “很好。先就这样吧。”温铭坐回椅子,重新靠在椅背上。

      沙智又问道:“那老大还有其他的事吗?”

      温铭想了想,暂时没什么事,“没了,你们先回去吧。”

      沙智和章壁对视一眼,随后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等他们走后,温铭才重新站起身来。封欣瑜的事让他感到心烦,尤其是得知还有秦双城也喜欢她时,温铭莫名感到一股怒气。

      不过他也不想怎样,倒不是不允许别人喜欢封欣瑜,只是有一种危机感罢了。

      秦双城这人给他的印象不错,而且口碑又好

      这样的人,势必会得到大多数人的喜爱和尊重。

      只不过男人和男人,大多数时候都会惺惺相惜,除了有一个女人加入时,那种惺惺相惜,可能就会变成相爱相杀。

      不过温铭也知道,现在的自己还不是秦双城的对手,正如那些人所言,自己还比不上秦双城。

      但,这只是暂时的。

      温铭是一个绝不肯轻言放弃的人,只要胜负未定,他便不会认输。

      更何况,在女人这件事上,身为男人,没理由认输。

      不就是实力不够嘛,加紧修炼就是。

      老疯子说了,有了大阳无极功,朝三暮四都是有可能,说不定几个月后,自己就追上了秦双城呢,那也未必啊。

      温铭笑了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甚至认定封欣瑜肯定会爱上自己。

      “我多好的一个人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