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b市作为首都, 是如今这个时代难得经常堵车的城市。两人乘坐的汽车随着车流缓慢귚地移动着,江䖳楚些抱着顾灵均坐在汽车后座上,朝外看去, 只见四月中旬热烈的阳光晒得车辆间缝隙的空气都有些扭曲了。

      江楚些『揉』了『揉』眼睛,却还是看不太清窗外的景象, 大概是因为久坐的关系,小腹还未拆线的伤口有些疼痛。她的心깗情莫名有些没着落, 还好这时车辆开始移动了。

      鍝大概是这几天照顾她实在太累了,顾灵均已经在她怀里睡着。江楚些看着她安逸的睡脸,渐渐安心下来。

      过了最拥挤的路段, 行驶突然流畅起来,周围的车辆渐渐分֑流散开,路面也开阔起来。

      江楚些靠回座椅, 心里计算着还有多久能够到家,但渐渐的窗她就发现,这条陌生的街道根本不是回家的路。

      鯇“吴叔, 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江楚些心中疑『惑』,吴叔却没有回答,仍一路向前开去。车速越来越越快, 快到车窗外街景模糊,江楚些感觉到呼吸씜困难,心中也突然慌『乱』恐惧到了极点。

      她分离向前座扑去,拉扯吴叔的肩膀。

      “吴叔,你在干什么!回家不是这条路箎!”

      “没有错…ﲴ…”穿着司机制服的人缓菷缓둍转过头, 一张面目不清的脸上似乎只有一张黑洞洞的㿸大口,与江楚些近在咫尺,“这就是回家的路。”

      沙哑的, 鼭机械的,犹如电子合成一般뭯的声音在江楚些脑海中响起,飞驰的车辆似乎猛然撞上了什么东西,巨大狶的冲击让她的身躯被抛向了空中,撞击在了车厢顶部。

      耳 但江楚些没有感觉到撞击的疼痛,只有小腹的疼痛更加蔓延开来。她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惧,脑海中只有一个年头,那就是保护顾灵均。

      可当她在天旋地转中回头看向拉着的那个人时,只看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身体,一个幼小的孩童趴伏在尸体怀中,犹如一只蛆虫般扭动着,ꌳ汲取它的营养。 

      江楚些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景象,任凭身体跟随着车辆一起堕入了黑暗之中。

      鍪 “灵均!!!”

      江楚些猛然坐起了身体,黑暗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上的衣物被汗水打得透湿,强烈的恐惧牢牢地攥着江楚些的心脏,让她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从那恐怖的梦境里挣脱。僳

      ɡ “灵均、灵均,灵均檻你在哪里!”

      她慌『乱』地在四周寻找着妻子的身影,然后宽圼敞柔软的大床上ᣏ,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影。

      江楚些手忙脚『乱』地想要起身,却牵扯到塅了腹部的伤口,疼得直冒冷汗。

      쬾“灵均!”

      幸好,♇就在她慌『乱』无措之时,凌裏『乱』的脚步声伴随着ᙄ一道开门声在驞房倧间里响起。

      “楚些!”

      顾灵均穿着单薄的睡衣匆匆从门外进来,走廊中的光漏进房间,在地上隐约照出她纤细的身影。江楚些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惊喜万分。

      Р

      “灵均,你去哪里了鑙?”

      顾灵均随手开了灯,匆匆走到床边将她『乱』动的身体压回床上。

      “我只是去热杯牛『奶』,”顾灵均『摸』到緲她浑身是侄汗,脸上的神情也䟾是惊恐万分,心下微沉,语气却十分温柔,“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她轻轻地抚『摸』着江楚些的脸颊,拨开她脸上被汗水浸湿的发丝,柔声安慰道:“我不是在这里吗?不要担心,家里很安全,勇我就是睡不着去热杯牛『奶』。”

      ᇬ 江楚些墻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只不过是ꞃ做了一个噩梦而已。只是恐惧的感觉隸还未消散,她想起梦中顾灵均的墪尸首,想起曾经梦到过无数妻子惨死的壜场景,就无法安心。

      ൎ 弆“粆对不礮起,我只是……”

      她牢牢抓着顾灵均的手,胸口因粗重的喘息大幅度地起伏着,牵扯着小腹上的伤口。

      顾灵均一边安抚她,一边伸进衣服下摆,轻轻抚『溂摸』着她的小腹。

      ਝ“汄嘘,没事的楚些,我很好,不要袐担心。”她俯下身亲吻꼢江楚些的脸蕮颊,以最耐心最温柔的声音安慰她,“你是因为伤口鮃太疼才会做噩梦的,没关系,梦都是反的。”

      江楚些思维还有些混沌,只能揽着顾灵均的肩蹧背,熑如同孩子般点着头。

      “灵均,不要离开我。”

      顾灵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没有回答这句话。

      鈵 “楚些,事情已经过去,徐文也已经死了,不要太担心我,好吗?”她修长的指尖轻轻按摩着缝合口周围紧绷皮肤,慢慢舒缓江楚些紧张的情绪,“我们现在住在家里,还雇了保镖,上学下课都有接送,非常安全……”

      江楚些在她轻声细语的安慰下,情绪终于稍ꍏ微舒缓了一些,身体的反应也慢慢ཋ平复。

      “灵均……”

      鯫 롛顾灵均从一旁取过枕巾訒,帮江楚些擦拭着身上的汗水:“就算要担心,你也应该更担心自己才对。受伤的明明是你,又不是我。”

      江楚些摇了摇头:“我不会有事的,还是你比较危险。”

      顾ἳ灵均眉尾微微一挑:“为什么?因为我是omega而你是alpha吗?”

      陒 江楚些不明所以地睁꿋大了双眼:“我不是这个意思,践只是、只是……你还怀着孕……”

      顾灵均륵握着江楚些的手,轻声问道:“那你还有伤在身呢,比起我,明明你的处境才更加危险,为什么你总是担心我呢?楚些,比起担心我,我希望你能更重视自己一点儿。失去你,我也会很痛娃苦的。”

      江楚些抿着唇,不知要如何解释。顾灵均所说的话都没有错,可她无法这样想。

      뎀 “对不起灵均,是我太紧张了,我以后会注意的,你不要担心。”

      顾灵均看着她强颜欢笑,还要向自己道歉,心口一热,忍不住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Ꝡ“嗯……”

      江጖楚些突然遭受到热情的偷袭,虽뀾然不明所以,但非常积极地接受了下来。顾灵均小心爱怜地Ⓞ亲吻着她,缠绵⃌地用指尖勾画她的脸颊。

      江楚些几乎无法承受这种热情,手臂有力却又带着点儿无助,紧紧搂抱着顾灵均的腰背。

      “楚些……”

      顾灵均眼眶酸涩,却强忍着眼泪。江楚些对她越好,越重视她,越奋不顾身,她心中的不安、恐惧、愧疚和不忍也越发膨胀起횪来,几乎将她原本占满心口的爱意挤得无影无踪。

      对她来说,爱情本来就是如此奢侈的东西。

      江楚些……是她为自己寻觅到的,最坚韧、最无ꍶ私、最忠贞的白衣骑횳士。

      孤身奋斗失败无数次以后,顾灵均渐ꢶ渐开始明白,仅靠自己,仅靠遵循这个世界的观念而行动的人,是无法带来变数的。

      江楚些为她而来,爱上她,保护她,甚至愿意为她去死都不过是遵照着她的期望在发展。江楚些是她手中最锋利的剑,也是她手中最坚实的盾牌,江楚些会为嬣她阻挡珄所有的伤害,也会为她斩碎所有的危险。

      ­直㮏至伤痕累累,残破不堪。

      江楚些就是她所期望的变数,也是她手中最大的保障。

      那么她呢?

      顾灵均看着因疲惫再次沉沉睡໢去的江楚些,泪水从眼角滑落。

      如果什么都不记⓷起来,现在的她一定会感觉到无上的幸福。但她注定会记起所有,从遇到江楚些的那刻起,一切就走在了她츘所期望的轨道之上。

      她用所有的记忆换取了江楚些的到来,可以说,她的一部分就在江楚些的身上。所以她注定会被江楚些吸引,对她念念不忘,也千方百计칵地引诱着她爱上自己。

      所有必要条件都已经达成,蝴蝶正处于蝶蛹之中,只待时机成熟就能羽化成蝶。她在这时想起撽所有翯的记忆,也仿佛是精心计算过一般,成为了她破茧最好的利器。

      江楚些,嚥从始至终都不过只是一件ල工具罢了。而工具,迟早都会有损坏的一天,尤其是在如此高强度的使用之下。

      顾灵均轻柔地抚『摸』着江셸楚些平坦紧实的小腹,䢵想到她不顾危险,朝着徐文英勇冲去的景象。

      α这一次是小腹,那么下一次呢?

      她的手渐渐向上,抚『摸』到了江楚些的胸뭱口。在饱满的胸房之下⅕,健康的心脏正一下一下平稳地跳动着。

      江楚些一定会奋不顾身地保护她,毫不犹豫地为她去死,因为江楚些是那么“爱”她,“爱”得彻底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那么她呢?

      就这样假装一无所知,继续接受着江楚些的保护吗?假装一无所知,坦然享受着她给予的爱情吗?假装一无所知,看着䵇江楚些一步步为她燃烧傏殆尽吗?

      这样的胜利,就是她所期望的结果吗?

      对于这个世界中原本的江楚些,顾灵均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感㔪觉。从最初的恐惧、憎恨、厌恶到后来Ȱ的怜悯、麻木,因为对方只不过是个比她䬏还要可怜,只能遵照世界的意志来行动的人偶。

      在她觉醒后,双方甚至连简单的交流也进行不下去,因为不管她说什么,对方都无法理解,只会机械地重复着“你已经疯了”这几个字。

      说出真相会被人当疯子也再所难免,但那个Զ江楚些的反应就好像是……嗯,如果是楚些来形容,一定会说她像是个出了bug的机器人吧臠。

      现在这个充ڒ满了人『性』、热情与爱意的江楚些,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即便想起了那些记忆,她也从稃没有弄错过。

      无论是现在还是曾经,江꼢楚些一直都如此正直、勇敢、善良。

      可正直善良的人最ᯜ容易受伤,因为他们总是太真挚、太无保留也太不会保护듷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