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杏梨付费

      阴月峰山脚下,李星阳缓步走下了最后一个石阶,来到了外门驻地最北端。

      瀦 此刻执罚队﵅的三十余弟子,在雷盛的带领下,围在李星阳的前路。

      “走吧,貪李星阳!跟我们去刑罚场吧!”雷盛心有余悸,强装镇定的朝李星阳道了句。

      李星阳微笑着朝众人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带路啊!”

      “怎么?难道要뭹我走前面?”慶

      雷盛本起脸,神情严肃的道了句:“当然!你走后面ꀲ,万一逃跑了,怎么办?”

      李星阳有些不屑的回了句:“既然你们不放心,那我㻦就破一次例,走在前面吧!”

      “你们都让开一点,都跟在我后面!”

      “这样…缬你们就不用担心,我会逃跑了吧?”

      李星阳在众执罚队弟子的注视下,淰一步步往刑罚堂刑罚场方向走去。

      来至刑罚场上,李星阳看到荀执事、刘堂主、莫堂主并排站在壘一起,正神ら情严肃的等着他前来对质。

      刑罚堂莫堂主蟹目微瞪,神情严肃懣的朝拯李星阳问罪道:“小子,有人指认你杀害我阴月宗外ᓕ门多名精英弟子与多名核心弟子,你可认罪?”

      李星阳神情对不悦:“无稽之谈!不知是谁,在背后如此虤诋毁我?”

      ៃ ᥘ莫堂主冷哼一声,“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带人证!”

      莫堂主大喊一声。

      進 随后两名淬体期猎妖弟子,缓缓出现在李星摆阳的面前。

      莫堂主神情严肃,看着两位猎妖弟子虤,道:“你们说你们的队长曾在丛林深处使飞刀杀害多名外门精英弟子与外门核心弟子,可有此事?”

      “回,堂主,确有此事!”一相貌普通的猎妖弟子回道。

      “回,堂主孒,弟子也确实看到멡队长他…用飞刀杀害了沈右杰师兄与另外两位同门师兄缰。

      还有,余姓师兄놙与另一位身材魁梧的同门师兄也被他残忍的杀害了!

      ꫏他还将他们的灵石,都据为己䛐有!”另一猎妖弟子,认真的回答。

      莫堂主有些意外,问:“他不是你们的队长吗?你㘿们为何딫要揭饫发他?”

      那位相貌普通的猎妖弟子,想也没想,就回了句ᛧ:“队长他自私自利ၴ,且嗜杀成性,跟着他,我㧫们迟早也会被他给害死的!”

      ៦ 另一位猎妖弟子,立刻附和道:“不错!我们已经䲮忍他很⤞久了!

      他这样的人万万留不得!还望堂主您,为死去的众位师兄们讨回亠一个公道!”

      莫堂主双目渐拉寒,看着李星阳,冷笑道:“如今有你们猎妖쿵队两位猎妖弟子亲镼自作证,揭发你的累累罪行,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湠

      ኳ 李星阳双目渐寒,看着莫堂主,问:“是你收买了他们二人,来诬陷我的吧?”渪

      굍莫堂主神情不悦,立刻反驳:“小子,你休要胡言!”

      李㛱星阳又问了句:“是你让雷盛他去血衣楼买凶杀人,欲置我于슴死地的吧?” 쵱

      빉闻言,刘堂主有些气愤䕚,立刻朝莫堂主指玺责道:“好啊,莫堂主!原来是你…欲置星阳于死地!❽还去血衣楼买凶杀他!”

      莫堂主立刻解释:“你休要听他胡言!我什么时候让雷盛去血衣楼买凶杀他了?”

      㡘 李星阳紧追不放,问:“那你解释A一下,耤为何…我随雷盛刚一下山,就遇到了血衣楼⁾的五位杀手?”

      莫堂主立刻抵赖,道:“这谁知道,也许是其他什么人看你不爽,才去血衣楼买凶杀人的吧!”

      李星阳转头,质问雷盛:“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随你一出去,就遇到了血衣楼的五位杀手?”

      雷盛神情不悦ꈋ,“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

      엂“说,你为何要杀害沈师弟与余师弟他们?”

      李星阳双目渐寒,道:“果然是你뿡在背后欲置我于死地!”

      䖆雷盛不悦,立刻反驳:“小子,᮵你少诬赖好人!我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

      肊 ﱝ 李星阳冷言道:“哼!除了你与我有恩怨,还有谁…与我有恩怨?”

      “我看,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承认了!”沖

      李星阳从储物袋中快速取出火龙镖,拿于弯右手。

      灷 㳁 “小子,你想干嘛?这里是刑罚堂,容不得你胡作非为!”莫堂主立刻呵斥道。

      李星阳转过身来,双目微寒的看着莫堂主,示意了一下龨火龙镖,“莫堂主,你可识得此物?”

      莫堂主神情不悦,心中一颤,回了句:“不认得!”

      李星阳双目渐寒,冷言道:“我这法器…也没啥特殊名堂,就有一点比较特殊!”

      嶪 “离手生白烟ϟ,光华似珍宝!”

      萍 “莫堂主,你可想看一看?”

      ՗ 엌李星阳拿着火僡龙镖,表现出想对莫堂主来一镖的架势ﱋ。

      莫堂主有些惊恐,忙后退了一步,有种想掉头就跑的冲动,“小子苢!这里是刑罚俐堂!容不得你撒野!”

      刘堂主有些好奇,“哦?你这法器还有这特点?还能生烟,还能发光?

      戎 给我们展示一下,看看?”결

      韕荀执事也绕有兴趣的道了句:“本执事,倒也想看看!”

      李星阳㷸双目泛寒,杀意隐现,冷言朝莫堂主道:“↠莫堂主,你不想看看我这法器的特殊能力吗?”

      莫堂主闻䁐言大惊失色,忙回了句:“本堂主才식没心ゑ情看你这法器!”

      李星阳猛然提高嗓音,愤怒无比的道:“⊖果然薯是你!”

      看到∕李星阳要动手,莫堂主立刻惊恐的失了分寸,“小子,你不要胡来!杀了我,你也休想活命!”

      “既然是你在背后一直想置我于死地,还去血衣楼买凶袭杀于我,那便留你不得了!”

      李星阳双目冰寒的看着莫堂主,枲手中的火꣄龙镖立刻脱手,朝他的喉咙上猛地标去!

      他本想试探一下莫堂ꤪ主,诈一诈他,看看他是不是那位,一直在背后想置ˌ他몰于死㔨地的人。

      ⢥没想到,还真是莫堂主一直在背后使坏!

      李星阳心中有些愤羮怒。

      只见火龙镖标发生힄烟,速度飞快,光华似异珍。

      迅猛的瀞朝莫堂主횂的喉咙上飞去㹟。

      惃 莫堂主惊恐万分,如见恶魔般的忙朝李星阳呵斥道:“小子諺……!”

      莫堂主话还未说完,火龙镖就已≖标좽进了他的喉咙!

      李星阳立刻引动腰间三把飞刀,朝雷盛凶猛的攻去。

      雷盛见状,吓得立刻转身往一侧方向拼命跑去!

      “啊…”的一齅声惨叫响起。

      三把飞刀瞬间刺进了雷盛的后背!

      郏刑罚堂,莫堂主,雷盛,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