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暖暖视频

      只有一句,临别赠言。

      司南笙身体如同被ӑ抽空了一般,跪坐在地上,ꦱ拿着时空镜一遍遍的疯狂喊着,“玲珑……玲珑……薛玲珑你说话啊……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你不要疯,我答应你……一定让他来见你,你等着……ᄆ”

      他也不管时空镜另一边的人还能不能听见,他现在只想把谢伶抓来,抓到她的面前,杀了他也好,被他杀㢖也罢。

      司南笙只想留住她,不让她发疯。

      他猛地站起身来,冲到谢虞面前,“拿딾来,把他给你的时空镜拿出来——”

      谢华玉兰拦住他,呵斥醴道:“司南笙,你疯了吗?谢伶的女人你也敢ಖ动?等谢伶回来他……”

      “那你让他回来啊——” 핮

      外谢虞不知道谢华玉兰能不能拦住司南笙,她只能拿出谢伶留给她的时空镜,在司南笙准备来抢时,一把摔在了地上,时空镜应声碎裂。

      “我不会让你联系他的,就算你联系上了,他也不会为了一个不重要的人回来的。”

      ﹮ 司南笙没有办法,只能拿出之前一直没有回应的时空镜,像是发泄一般的吼道:“谢伶——你tm给我回话,薛玲珑要死了——”

      原本以为无人应声的时空镜,突然传出一声急音,“你说什么?”

      윁 这一声回諬应不知道是为薛玲珑哭的还是为的自己,总归是声音嘶哑的哭了出来。

      “她毁了九张机,她毁了跟自己命脉相连的九张机,她连九张机都不要了,也没等到你来……”

      谢伶断开了时空镜,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来,为了求证薛玲珑是不是真的死了,酒会的人全都赶去了聂家大院。

      只有司南笙,去了玲珑阁。

      鯬看着眼前火光漫天的玲珑阁,他疯了似的就要往里闯,却被聂四九拦了下来。

      玲珑阁外,聂四九蚦跟他说了一夜的话,他们一起看着九层楼阁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空界所有时空,聂家铺子尽皆白布闭门,不再开启。

      聂家大院也已了无踪迹,赶到那儿的人,只看到一片旷野,和一片枯木林

      主人已逝,这里再无樱花雨。

      下了一夜的雨,烧毁倒塌的玲珑阁,终是等来了主人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可惜,物是人非。

      雨中,那个白衣少年郎回来了,为他而建的玲珑阁已ﮃ成废墟,眼中似有幻觉,嚣张跋扈的女人倚栏斜睨,“我学妙笔丹青,此生只画谢伶,我建뮜玲珑金屋,此生只藏谢伶。”

      她说:“谢伶,你说你生性凉薄,我偏要赌你一次情动,赌我自己终会成为你的软肋。”

      雨中伫立许久,一身中式俖月白长衫的男人,右手手腕上戴着的燕子形状的手环戒微微一动。

      蓝光飞出,在玲珑阁的废墟䟅中,围出一圈光罩,留下了一只燕子烙印。

      춳“薛玲珑,你ﯛ赢了……”

      留了谢家燕,便是谢伶私人禁区,踏入者死。

      聂家大丧,封门百年。

      封门后的聂家大院,无人能寻其踪迹。

      这里只剩一处枯树林,枯木枝丫上停着几只乌鸦。

      睡在树下的司南笙,手里的红酒喝了大半,忽闻甄枯叶被人踩踏的声响,寻望过去,白衣人影依旧孤傲。

      司南笙别过头不再看来人,喝了一口酒,“原来她一早就知道…塵…这断破烂姻缘,唯有死了才算真正两清。”

      一道蓝光剑气横在司南笙的颈边,来人冷声问道:“你说谁死了?”

      辶司南笙毫无惧意,一连三问:“聂家大丧,封门百年,你说是谁死了?玲珑阁灭,九张机毁,你说㣷是谁死了?不凋不谢的樱花林一夜枯木,你说是谁䂪死了?”廲

      鬐剑气散去,白衣人影的手环戒又是一动,无尽的炁涌出,一瞬,枯木如逢甘霖,重新长出樱 花来。

      樱花雨又飘了起来,司南笙道:“樱花漫天,斯人已逝,谢伶,你用这场樱花雨,为她奔丧吗?”

      “我ʆ不点头,地府幽冥衞焉敢送她入轮回。”

      “是啊,谢家主君一怒封界,军方和官方既怕了你又要巴结你,可你再厉害,去了地府幽冥找到了她又如何?聂四九告诉我,她死前吃了叶三娘的记쇁忆炸弹,或许记得你,却不会记篓得她对你所有的情动,更何况幽冥鬼众千千万,你真的友能找到她?”

      谢伶转身,眼中闪过从未有过的慌乱,“她……竟舍得都忘了……”

      司南笙看不到他的神情,见他要走,突然开口问道:“那个傻姑娘喜欢了你一千多年,又是求婚又是建房,恨不得让全空界的人都知道她喜欢你,䶯却从不㍭敢开口亲自问你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她,我现在替她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她?”

      谢伶走了,没有给他任何答案。尽

      蔬只是后来,谢华玉兰被罢黜了掌舵大权,谢虞被抽干了体内的炁,沧桑如老妪,没有接手谢家任何生浼意,而是去了谢家墓地,守坟去了。

      聂家大丧后,无人再见过谢伶。렒

      三个月后,西时空区,空界政府探测出的修仙时空。

      这是一片空界人不曾踏足的净土,空界六姓也无一家生意落地此处。

      这里又叫临仙大陆,共有四界之地。

      第四界三十三城中的第一城,望京城。

      城中名门青梧山㯐庄今日嫁女,庄主的大女儿苏昭即将一跃龙门,即将嫁入临仙大陆三山五派中的玄丘山,成为玄丘山山主凤兮神君的君妃。

      女子闺房中,素有望京第一仙的苏昭,红衣嫁裳美眸顾盼,为她梳妆的ᚋ婢女都看痴了,少庄主美名远扬,难怪能让凤兮神君都动了凡心。

      虽被誉为第一仙,却无灵根,也騐无仙骨,是个连㊰剑都提不起的凡人花瓶。

      Ԩ

      本该是欢喜幸福的时刻,父亲恕苏远山却告诉她,“今日与你榒一同嫁入玄丘山的还有괶你妹妹燕婉,父亲很为你们高兴。”

      什么?苏昭不敢置信的看А着自己的父亲,“为何燕婉要与我同嫁?”

      “你一介凡人又无仙骨不能习剑修武,有燕婉和你一起嫁过去,在玄丘山也好帮衬着你,不至于让别人欺负了去。”

      最擅欺负她的明明就是苏燕婉,更何况凤兮神君怎会同娶她䮨姐妹二人。

      “父亲,凤兮神君知道燕婉和我一起嫁去玄丘山吗?”

      卼 刚跨进门槛,前来拜别的୨苏燕࢙婉听到她的话,温言细语道:“姐姐,凤兮ם神君自然是知晓的,你放心匼,有我在,不会让玄丘山頲的仙娥欺负了你去。”

      苏远山看着自己这᝼个小女儿,深感欣慰和自豪,“昭儿,燕婉为了你可是牺牲了太多,去了玄丘山要好好听她的话,不要再任性了。”

      苏昭心里已经凉了大半,苏燕婉会为她牺牲?自小在갽父亲럓面前她总是⦾乖巧懂事,仙骨极佳却又装作慈悲心肠㫀,外人眼里对自己这个凡人姐姐更是敬癉爱有加。

      但是……苏昭永远都不会摁忘记,小时候她诓骗自己吃下一枚赤血红果后,苏昭就再也无法生出灵根。

      苏燕婉本是被人丢弃在山庄门口的弃女,被父亲捡回山庄后,相处不过月余,苏燕婉就成了青梧山庄乖巧懂事的仙骨奇女,苏昭就成了任性不懂事的凡人花瓶,她说的话愬在苏远山耳中全是污蔑。

      赤血红果的事也不了了之,而后这些年讙苏燕婉都是人前谦让人后必争,如今连她的夫婿,苏燕婉也要抢。

      两人拜别了苏远山,临上花轿前,苏ល燕婉扶了她一ꌌ把,“姐姐,燕婉先送你上轿。”

      前来送亲的宾客不禁夸赞,耐“苏家小女天生仙骨,又有一副菩萨心肠,对这位不能修行的姐姐当真是好啊。”

      “这才是仙门嫡女的风姿,不像她那个花瓶姐姐,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成不了仙,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再过几年人老珠黄,化作一堆白骨的时候,苏燕婉可能正是风姿卓绝之时。”

      “能有一个这般惊才绝艳的妹妹,苏昭죌这女人就算是百年后归天,也不枉投胎到苏家了。”

      “那也是苏家祖坟冒青烟了,能白捡这么一个女儿回来,听闻苏燕婉的仙骨,注定是要位列仙班,封册元君的。”

      外人对苏燕婉的赞赏和对她的耻笑,苏昭早已习惯了,她天性软弱,有时候甚至会想ઝ,即便小时候没有吃下赤血红果,她可能也没有⁣苏燕婉这般修行的天赋。

      虽然要和苏燕婉一起嫁入玄丘山,可是一想到凤兮神君谪仙般的身姿和风采,苏昭不禁心口狂䔷跳起来。

      就在她显现出女儿家的情动时,苏燕婉在她耳边轻声道:“姐姐,凤兮神君早已钟情于我,更是赠我凤尾簪禿定情眛求亲,我本是没有这么快答应他的,直到姐姐也喜欢上凤兮神君,为了嚐成全姐姐,我才让泑凤兮神君娶我时顺带着把姐姐也一道娶了,姐姐千万不要怨我,因为燕牳婉只有这样做,才能让姐姐也能如愿以偿的嫁入玄丘山。”

      “可他明明和我说过,愿与我共白头的。”

      “姐姐,这些话自然是我教他说给你听的。”

      ƙ“为什么?你ᄾ为什么要这么做?”

      㛌“姐姐,你虽然只是一介凡人,ၶ可总有一些可取之处的……姐姐快些上轿吧,莫要误了吉时。”

      苏昭紧咬着唇,默默上了轿,址除了质问,她什么也做不了,一介凡人,怎能与仙斗呢?

      出嫁솛时落泪,本是不舍娘家人,可苏昭哭了一路,却是在叹自己命薄如纸,相求的东西永远都啿求不到。

      哭着鉇哭着竟睡了过去,直到묻一阵ㅙ颠簸,刀枪剑戟之声从外面传来,娇子落地,她刚掀起娇帘,不远处,站着三名욂蓝衣银带的男子낪,一看装丽束就是仙门弟子。

      为首的一人拉弓上弦,利箭正抈对苏昭心口。

      “交出쫶青梧剑诀,否则,死。”㛗

      苏昭一边摇头否认着,“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一边不自觉的捂住左手的红玉戒指。

      为首的那人一笑,鄙夷道:宰“果然是个蠢女人。”

      音落,利箭飞出,洞穿苏밴昭心口,她难以置信的灸神色痛苦的看向慢慢走向她的男人。

      就在男人准备伸手来抢她手上的戒指时,一辆黑车破空而来,飞驰而下,碾过了男㨗人的身体。

      哀嚎声起,惊得开车的女人又把刹车当油门,一个龙廋摆尾,另外两名准备出手救人的仙门弟子也被卷到了车轱辘里。

      撞死了三人䊵后,女人总算踩准了刹车,车牌上古式的聂字沾满了血渍。

      女人还是那身亘古誖不变的白色西装,长发简单的绾了个发髻,用一根白玉烟杆束着,手里拿着一把破烂的檀香扇。

      她看了看车下压着的死人,又看了看车头和车尾,一઴脸惋惜道:“啧啧啧,刚做ꕕ的保养,又废了,真是洗车必下雨,保养必撞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