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直播APP下载

      思北号在思明号走之前就出海了,渡海到达海参崴ᲀ后,在海湾里靠近率兵河入海口的位置圈了一块地,用随船带来的建筑材料建设一个前进基樛地。

      李军平让船员们帮着干了几日,这个营地挺简单的,䌠就是用栅栏窳把营地圈出来,然后在营疇地中间建了几栋小木屋,用于住人,还有仓库,用于存放收到的毛皮和其他物质,还㜂有探险队所需要的补给品,海岸边还搭了一个简易栈桥。

      营地周围还有一大片平原,将来可以开恳出农田来,提供营地所需要的粮食。

      等到营地快成型的时候,李军平留下几个安保组成员,又留下两门灭火炮和一些补给物质,然后乘船溯江而上。

      朱尔根部落也淘换不出好东西了,而最近苏哈和哈图部走得近,对朱尔根隐隐形成了威胁,所以朱尔根也收敛了许多,没有再去欺负其他的部落,所以也没有可以输出的劳力,所以,探索塻队只是购买了一些补给品就离开了。

       等到了哈图部貵落,队员们受到的待遇就不一样了,李军平等人埙被热情的迎入寨子中,哈图亲自接见。

      哈图当然问楚丽儿近况,雅丹把楚丽儿参加工作的事情说了,并且还说了社团的一些情况,哈⎱图连连点头뮠,当听到自己的女婿刚回去没呆几天就出海走了,不禁埋怨社团领导槊有些不近人情。

      而李军平则把࠵社团关于扶持盟友部落的政策㵟讲了一下,意思ꨁ是双方订立条约,维护各自相关的利益獥,社团뺐不干涉部落的内部事务,部落则只能和社团内部企业或社团指定的企业进行贸易,不能联络外部势力反对社团,而社团在贸易的时候给予一定的优惠,同时会出售一些受控的武器装备给部落。另外,社团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招募部落的战士去参加不损害部落利益的军事行动,并付给酬劳,部落可以派出未成年人前往社团总部留学接受教育,如果部落首领的直系子孙去了可以得到更多的优惠。英

      等哈图听完,很痛快的应了协议,并让自己的孙子朱克图去社团留学,而李军平则交易了部分铁箭头,并承诺以后销售相关的武䰍器,然后在萨满的主持下签署了协议。

      苏哈部ㆲ落同样如此派出了最小的儿子墨尔根去社团쐈留学。

      㷯李军平团队继续往上游走去,上次交易过的两个部落可能交情没到那个鐮程度,所以李军平也没有张罗结盟的事,只是路过攀个交情。

      沿河而上,一路上树木葱茏,森林茂密,人烟稀少,行进在这原始的大自然环境中,众人的心情是既恐惧又怡然。

      ǀ 行船十日后已经到了大山深处,探索队找到了一处村寨,巴尔虎和雅丹还象以前一样上村寨喊话,想做交易,但是这次出现了意外,一群女真人出现了。

      “你们是㞧哪个部落的,黿为什么到我们女真人的地盘上!”来人向巴尔虎询问。

      “尊敬的头人,我们是团结商社的,过来收点乞列迷人乚的土产而已。”巴尔虎点出这榥里是乞列迷人的地盘,跟女真人无关。

      奨“这里的部落已经归我们女真人保护,这ᴕ里就是我们的地盘,你Є们过来收土产,就必须给我们缴纳税赋。你们的货物呢?”对面一个看着像头目的女真人说道。

      “我们只是向导,来联系部落攡的,첇贵人您稍等,我们的商队在后面,我욍去跟掌柜请示一下。”巴尔虎说道

      “走,ꉺ我们一起去,不能让你们跑了。”然后七八个人押着巴尔虎和雅丹往河岸边走来。傡

      李军平正和几个队员站在岸边等待,忽然,远处传来巴尔虎大喊“掌柜,来了女真贵人”,听声音音调有示警的意味,众人马上警觉吝起来,纷纷把手铳掏出来,把荆刺信管插好,然后放入胁下的桦皮枪盒里插好。 ᶥ

      因为社团的手铳用得是木托蝌蚪弹,而木托因渃为比手铳的口径略大,装弹时硬塞进去,所以弹头不会掉出,有战斗任务时可以把弹药装好,临战前用荆刺信管插进去刺破药包,就可以被击发,如果没흳有信管刺破药包就非常安全,所以进入临战状态很方便菚。

      把手铳准备好,众人拿出木矛,挺立站着,等着巴尔虎出现。 渎

      不一会儿,七八个人押着巴尔虎和雅丹出现了,難看见李军平等人手里只有木矛,为醶首的让两个战士把弓箭拿出来,巴尔虎和雅丹趁机跑回队伍。

      巴尔虎和雅丹跑到队伍后面,其中,雅丹还准备从行李薥里面拿뜫出弓箭,“刷”的一声,一只弓箭궻钉在前面的地上,箭羽微微颤动。

      낇 ီ“不要耍花样!”对方警告,然后一群人站在离队≛员十几米远的地方,“你们闯入我们的地盘,要把所有的货物都没收,你们的首领在吗,对了,你们的驮队呢?”然后他们看见了河上的思北号,“啊,你们是坐船来的?你们是高丽人么?”

      巴尔虎站在李军平身边给他翻译,李军平记住了这些信息了,便让巴尔虎告诉他们岸边水浅,船过不来,就把已经上岸的货뺧物上缴怎样䐷,巴尔虎说了后,对方勃然大怒,非要把所有货物全部没收才行。

      蘒李军平转身,装着向河面上打招呼的样子,给队员们发了手势,然后再转身,掏出手铳,瞄准刚才射箭的弓箭手,猛地发铳。

      볘 龙头击打在铁毡上,击出长长的火星,引燃了荆刺引信,然后手铳口喷出一道长长的秊烟尘,对面的弓箭手身子往拱后一仰,象被巨锤砸中一般倒下。同夁时䎈,另外五只手铳也打响了四发,打死了另一个弓箭手和一个堲人,烟雾一片弥漫,雅丹拿出了弓箭,大喊一声ನ,就往上冲,其他人见状㿝,赶紧拿起木矛,平端着就똞冲了上去。

      平时的军事训练起作用了,冲锋的时候队员排着一条横线,木矛也没乱动,就덾那么平端着ꉯ,象一把梳子一样鎔梳了过去,或者说象犁铧一样犁了过去。

      对面女真人没反应过来,就被犁倒了三人,剩下二人扭头就跑,跑的过程中还有一人被雅丹持弓箭射中,这可是铁制的三棱箭,当时那人就滚到一边不动了。ᖙ

      剩下一人跑得挺快,除了雅丹紧追不放,其他人都被拉下了,但众人不着急,排着整齐的纵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ⵕ追赶。顺便把打空的手铳髯又装填上。

      那个女真人跑进村寨,大喊一声,剩下的女真人都拿着武器跑出来,那人䪍上前跟队伍说了一㼽句听不懂的话,然后率先跑了,剩下的人也跟着都跑了。

      等李军平领着队员到达村寨时,女真人早看不见了,不过估计没有跑远,李军平让队员们也不去追赶,把村寨里他们留下的驮队给围起来。

      这个驮队一共6匹驮马,背上满满当当的都是货物,李军平也不管货物都是什么东西,一股脑的全让队员们牵走。

      李军平安排把货物和驮马用小艇一一驳运到思北号上,同时有的队员榶在打扫战场,⺀几⑃个被手铳打中和被矛头扎上的都没救了,有一个被箭射中的还剩一口气,嘴角呼呼的冒血,估计也救不活了ՠ,李军平安排队᳒员,凡是没死的都补上一铳。然后找着刚才来的那个村寨,给了他们几口铁锅,让他们把女真人尸体收殓一下,就乘船往回走了。

      等ῡ上了船,所有的队员ᑺ都像㐡抽了筋一样萎顿在༴甲板上,包括李军平在内,第一次残酷战斗带来的后遗症随着肾上腺素的逐渐消退而显现出来。櫴队员们眼神呆滞,ꤣ面色苍둤白,雅丹终于象一个小女生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船上留守的队员在船上目睹了战斗的经过,因为战斗发生太快,都没н怎么악看清,故没有岸上队喤友的创伤应急反应,现在矩都在一旁安慰着参加战斗的队友,韩瑞欣更是抱着雅丹,不停的抚摸她的后背,嘴里不停的喃喃说着什么。 

      顺流就是快,一路都很安静,几天就回到了社琢团在海参崴的新营地。

      营地已经建好,壕沟,木栅栏,原木的房子,看上去井井有条的一个营地。

      嘤 这一战,收获了一个驮队的货物,驮腷队的马匹是一个很好的战利品,还有大量的毛皮等,甚至还有一个桦皮盒子装着的金沙。

      看这些战利品,李军平嘴角浮出笑意,但微微蹙着的眉头里깲又含着一丝担心:这片地方,从来都没太平过啊。

      休养了两天,思北号载着物质和六匹驮马回到了总部。

      执委会听说和女真人发生冲突的前因后果,也是深感忧虑。

      “女真人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会有报᷺复的行为,只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镬许维文有些忧虑的说。

      “按照一般的分析,女真걱人应该也不清楚我们的实力,现在女真人也不是铁板一块,这次冲突的对象应该是海西女真部落的,和现在跟明䪽军作战的建州女真还有一些差别。建州女真能直接跟明军作战,就是造反,虽然在女真人心里建立起威望,但其它部落还在观望,不想早早的站队,生怕他们失败被明军找后账,接下来这几年,应该是建州女真整合他们的几年,但现阶段建州部应该不会介入海西部和驉我们之间的冲突中来。”李文山分析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