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婷婷是哪里人

      第96章和多尔衮做买卖

      站在远方的多尔衮,一直凝视着整个战场,当那支拐子马骑兵出现后,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多铎跟兄长阿济格很相似,同样的性情急躁,当看到敏特所部露出颓势后,他便想出兵给敏特致命一击,彻底打垮敏特。

      可是多尔衮却有不同的想法,他压住多铎的战意,继续耐心等着。

      多尔衮比多铎想的更长远,在那支拐子马身上,他看到了那个人的野心,也看到了那个人的威胁。

      铁墨么?短短一年时间里,走大漠、通贸易、缴贼寇、占张北。如今又偷偷建起一支如此强大的拐子马,建拐子马,不仅要有人,还必须要有钱,更何况,他麾下火器为主,战法比辽东边军还要犀利。

      此人成长速度太快了,若有机会,必须除之。

      除掉铁墨,不为别人,不为金国,只为他多尔衮。

      察哈尔部是一个庞大的财富,谁掌察哈尔部,谁就掌控着整个蒙古,就能凭空多出几万兵马。

      皇太极跟林丹汗生死仇敌,还不是因为察哈尔部么?多尔衮同样也想吞下察哈尔部一部分势力,尤其是奈曼部和苏尼特部。

      想要实行计划,最大的阻力不是林丹汗,而是盘踞在张北城的铁墨。

      林丹汗虽然势大,可他暂时还触及不到张家口一带,但是铁墨就不一样了。

      心中抱定想法,多尔衮耐心等着,只等铁墨所部在胜利之时,全军压上。只要铁墨的人扑上去,一旦跟敏特的人纠缠在一起,自己就可以挥兵从后边杀过去。

      到那时,管他是铁墨的人,还是敏特的人,全部扫灭。

      可惜,眼看着拐子马都把敏特的本部兵马切割的不成样子了,铁墨的步兵方阵依旧没有松动的迹象。

      渐渐地,多尔衮皱起了眉头。

      “报,汉人的步兵重新组阵,盾墙对准了我们!”

      “嗯?”

      多铎两眼发直,愣神道:“汉人搞什么鬼?不把所有人压上去扩大战果,怎么还把盾墙对准了我们?”

      多铎气的直挠头,多尔衮却是嘴角一咧,无声的苦笑起来。

      这个铁墨还真够光棍的,这是摆明了在给他多尔衮传话呢。

      你多尔衮要是再按兵不动,动歪心思,那我铁某人也不客气了。

      铁墨真豁的出去啊,有点亡命徒的架势。可多尔衮还真就怕这种亡命徒,继续激怒铁墨,这王八蛋估计敢列阵掩杀过来,把这场战事变成大混战。

      到时候铁墨肯定是最倒霉最先被消灭的一方,但他多尔衮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一定会伤亡惨重。

      铁墨这是要拼着自损一千,让别人损八百啊。

      多尔衮搞不懂,汉人里边怎么会冒出一个这样的狠人?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多尔衮是真怕了。

      很快,多尔衮便下令鳌拜领两个牛录,直插敏特部西北方向,随后亲率大军,直扑敏特本部大阵。

      当女真人的兵马扑上来之后,敏特所有的希望全部破灭了。这个时候,就算巴彦汗领着人驰援,也没有用了,无奈之下,敏特只能下令各部散开突围。

      此时此刻,敏特恨透了巴彦汗,这个老狐狸摆明了是想坐山观虎斗,也好博取更多的好处。

      巴彦汗也确实是藏着坏心思,可他真不是有意看着敏特部惨败的。领兵驰援,走到半路上,听说多尔衮的两白旗往西边推进了十里地,巴彦汗怕被抄了后路,只能放慢速度。

      不管怎样,局势已经不可逆转,随着两白旗的加入,敏特和巴彦汗的联军再无胜算。

      查克马草原这场战斗,前后厮杀三个时辰,敏特部在丢下六千多具尸体后,仓皇后撤,直到退到苏尼特部的地盘才稳住阵脚。巴彦汗同样不好受,受溃军冲击,再加上鳌拜领兵从西北方向杀出,后撤的路上也扔下了几百名部落勇士。

      一场惨败,巴彦汗虽然不至于元气大伤,但吞并奈曼部的计划却再无可能。

      敏特这次奉命西进,损兵折将,人去七八,也算伤了元气了。短时间内,林丹汗也只能暂时将所有注意力放到东边,以挡住来自辽东女真人的压力。

      仅仅过了两天时间,敏特便领着残部不到三千人离开了苏尼特部。

      走之前,敏特跟巴彦汗起了一场冲突,双方差点大打出手。

      短短半天时间里,损失那么多兵马,想想都觉得心碎。敏特几乎把所有的怨气全撒在了巴彦汗身上,巴彦汗也不是好相与的,以前你兵多将广,一切依着你,现在手底下就剩下两千多人,吓唬谁啊?

      所以,敏特不是想走,而是不得不走,他怕继续留在苏尼特部,不知哪天遭了黑手。

      .......

      风,吹着蓝天白云,草原上的血腥淡了许多。杀戮过后,牛羊依旧。

      同样是那片草原,同样是那个查克马高坡。

      多尔衮长身而立,腰悬宝剑,左右站着多铎与鳌拜。

      在他对面,站着的则是一身黑袍,面相憨厚的铁墨。不远处,周定山和刘国能眼神戒备。

      “你便是铁墨?”

      “你就是多尔衮?”

      “放肆,兄长名讳,岂是你能叫的”多铎大怒,迎接他的却是刘国能的钢刀。

      “叫什么叫,名字而已,不就是用来叫的?”刘国能持刀而立,冷冷的瞪着多铎。

      倒是铁墨和多尔衮很平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凝视着铁墨,多尔衮小心里纳闷,那个让自己心生惧意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憨厚傻乎乎的家伙?

      这个人的长相,实在是太具迷惑性了。

      “铁守备,不知我们可否成为朋友?”

      “当然,是朋友还是敌人,一切看你的选择,不是吗?”

      多尔衮托着下巴想了想,不得不点头笑道:“好像也对,听闻铁守备买卖做的很大,涉猎很广,不知可否帮忙筹措一些兵甲?”

      “嗯?”铁墨好整以暇的挑了挑眉毛,“据我所知,张家口亢家一直跟你们有往来吧,多台吉想要军械,找亢家岂不是更方便?”

      多尔衮眉头一锁,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铁守备,你又何必拿这些话打趣本台吉呢?我为什么找你筹措军械,想必你心中一清二楚。”

      多尔衮的苦衷,铁墨当然知道。

      皇太极一直防着多尔衮,想着法子削弱两白旗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把有限的军械分给多尔衮?

      给多尔衮一些军械,挑动女真人的内斗,也是一个不错的好办法,但自己也不能亏了。

      “给台吉筹措军械,倒没什么问题,可台吉要清楚,铁墨要是答应下来,那可是接了个杀头的买卖。”

      多尔衮拧紧眉头,心中冷笑,“你想要什么?”

      “我要战马!”

      “你.....”

      多尔衮咬紧牙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虽然手里的战马有限,但是可以去抢,只是这样做,一定会引起皇太极的竟觉得。

      不过,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皇太极就不警觉了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