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尼玛视频

      崔氏正坐在房中与纪嬷嬷说话。堓

      除纪嬷嬷是崔氏的乳母,又随她到王家෪来,自是被崔氏倚为心腹肱骨。

      “大夫人或许可以借这个机会,将内院的财权抢回来。”纪嬷嬷道,脸上满是果绝。

      崔氏沉吟道:“怕是那姓陶的媳妇不好对付。”

      私底下,她向来是管王珍的夫人陶氏叫‘姓陶的媳妇’。

      纪嬷嬷劝道:“哪有婆婆身子康健,却让媳妇掌钱的道理?再有,这府里,在外面赚银子的是老爷与二少爷,内里操持的是大夫人你。老大读书不成,花银子却厉害,吃闲饭的人,还让他媳妇攥着家里的钱,岂有此理?”

      퍷 脨“她毕竟是长房长媳,性子又厉害。”

      “那怕什么?这事说来说瑁去,还是老爷与二少爷说的算。只要二少爷能支持大夫人你,老大两口子怕是屁都不敢放。”

      崔氏叹了口气道:“可惜老二不理会这些事,内院里用的这些银子在他眼里算什么?连点零头鼐都不算쀺。”

      “依老奴看,这次老三的婚事就是个极好的契机,大夫人多找姓陶的要些银子,再推些麻烦给她。”纪嬷嬷极有些运筹帷幄的样子,说蘃道:“老三尚公主的事是二少爷亲自促成的,若婚礼的环节出了岔子,他定不会再容忍这个大嫂。”

      崔氏眉毛一动。

      突然门外王宝喊了一声:“娘멵,我进来了。”

      待王宝走到面前,崔氏便笑道:“今儿섺个怎么没去学堂,还空过来?”

      她说着,低头看王宝眼上的黑眼圈,便心疼道:“你读书用功是好事,却还要爱惜些自己的身子骨。你看你,人也瘦鍻了不少,眼睛也熬红了。”

      王頵宝侧过头,躲过崔氏的手,道:“娘,我有件事与你说。”

      崔氏笑道:“宝儿想甙说什么说便是。”

      王宝颇有些犹豫,㭣却还是开口道:“孩儿刚才碰到老三,䴇他说愿意把皇庄……就是쇁天子赐给他的那些田地,他说能卖给我们,一千亩二十两银子。”

      崔氏“噗嗤”一声便笑出来,捂着嘴道:“那傻瓜说的话宝儿你也当真?若真有这样便宜的良田,为娘买他几万亩又有何妨?”

      这般被笑话,王宝脸上便有些恼意。

      崔氏也不知他在恼什么,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宝儿莫恼,你理会那傻子做甚。”ឩ

      王宝道:“总之他已经不是傻子了,如今为了弄银子,他说甮愿意签保证书卖田地。”

      “他不傻了?”崔氏惊得半天没反应过来,还用手探잸了探王宝的额头,心道,莫不是我的Ⱗ宝儿傻了。

      “娘亲,我说的是真的。”王宝拨掉崔氏的手氞,不耐烦道。

      崔氏吃惊地捂了捂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䂜?”

      王宝已经把王笑要自己传的那句话传到了,舰此时心道果然娘亲不会那么容易被他骗钱。

      ᐿ没뼊弄到银子,他也不知该安心还是不安。 蹝

      此时被问起,又烶不能实话实说,王宝便随口应付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总之,他就像换了一ଲ个人似的。我推测,他其劮实早就不痴呆了,可能是为了不用去学堂吧?他其实一直在装呆。”

      “竟有这样玩劣的孩子鉐?!就为了不去学堂?”崔氏几乎惊掉了下퍭巴,实在不敢相信世上有这样的事。 ਏ

      “这算什么。”王宝咬牙切齿道:“我看他走路一瘸쿋一拐的,一定是在外面和人打架。他这般急着弄银子,一定是在外面混青楼楚馆……”

      宝 崔氏吓得一下站㛸了起来,惊呼道:“老三才多錏大?就跟人打架?!还敢到青楼里耍?㚺!败家子呐。”

      ﰑ“苍天呐!”连纪嬷嬷也捧着心口道:“竟有这样的败家子?”

      괘王宝撇了撇嘴,道:“不然这府里吃喝用䪃度一应俱全,他要银子做什么?”

      “对,宝少爷说的对!这老三,马上要入赘给皇家,急着在外面混青楼,不得了!寻些⡹个下等娘们给他生孩子也未必不可能。”纪嬷嬷道。

      崔氏忙不迭捂住王宝的耳朵,向纪嬷嬷骂道숞:“老货,当着躩宝儿的面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话。”

      纪嬷嬷忙道:“老奴错了,老奴被那老三给惊着喽。”

      崔氏双手按着王宝孃的肩樑,急道ȵ:“我的宝儿哟,你可千万䡒不能和你老三这样的人来후往!沾了这些恶习,便是一辈子都毁了!”

      纪嬷嬷忽然道:“大夫人,依老奴看,这事也未必不好。癮”

      “好?”崔氏转向纪嬷嬷,语速飞快道:“如此这一看,这老三也是个有心计的,能有什么好?”

      ⧉ 纪嬷嬷低声道:“他既愿意签保证书,我们不妨就向他퉒买,一千亩二十两这样的价格,与白送有什么差别。”

      “唏,纪嬷嬷你莫非傻了,他签个保证书,还能真做数?”崔氏道:姡“那皇庄说是赐给他的,还不是攥在老爷手里?”

      “但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纪嬷嬷低声道。

      “齆你是说굚等以后老爷不在…ﳔ…”

      “反正鰛不用多少银子藜,拿个文契在手上,有利无害。谁豑知道才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替宝少爷争一争。”纪嬷嬷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緤:“再说了,这是他自己要卖的,又不是我们争的……”

      崔氏点点头,深以为然。

      纪嬷嬷又道:“何况,㬫这老三这般急着要银子,便是弄大了谁家姑娘肚子也是有可能的。他也不容易,我们自然该帮帮他。”

      쬆 崔氏与纪嬷嬷对望一眼,马上便明白过来。

      这老三这般有心计,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和宝儿争䇋?如今ę旁人尚不知他不是痴呆,且先纵容着,到时候祸事越惹越大,一旦抖出来便让他身败名裂。

      “宝蒰儿,这里是二百两银子你拿着。䞦让你三哥写一张契书,让他卖你良田一万亩,切记,要让他签字画押按手印。”

      崔氏做事颇有些雷厉风行,拿了银子便放在王宝前面。

      “你们两个年岁小,便当是兄弟之间开玩笑,但立了字据,这事他便茊赖不掉。”崔氏又交待道:“若是有人问起,你只说你三哥与你关系极好,想问你借些私房银子。你借了他银子后,是他埧自己一定要给你立的字据的。”

      纪嬷嬷亦是道:“对,你三哥是驸马都尉,家大业大,万亩良田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这两百两银子却是你全部私房。”

      崔氏道:“对,就是这么个理儿,这二两百银子是你对你三哥的恭顺,那万亩良田是你三哥对你的疼爱。明白了吗?”

      王宝有些迷茫起来。

      居㴉然,还真让王笑那小子猜中了,一张破纸还真能换二百两银子。

      想到那万亩良田,他又咽了咽口水,他虽只有十馒四岁,却知道那代表着自己一辈子生活无忧,锦尲衣玉食,成年以后,想找多少个漂亮丫环都可以。

      到此时,他才有点明白过来,今日这事,似乎是䳣各取所需。

      到ᵬ底是王笑傻?还是娘亲傻?还是自己傻?

      쀼 提着银子出了门,王宝便看见王笑叼着一根草,倚在墙上等自己,样子有些痞坏。

      这是这个三哥不为人知的一面,쮟凶狠、狡黠,就像一匹狼,全然焭不↮同于往日那䪐种小绵羊的模样。

      这样的王笑,䵑在十四씯岁的王宝心中,留下了一个极深的印象。

      “拿来吧。”王笑见王宝∾走来,吐掉嘴里的竛草根,伸手接过那一包银子。

       王宝看了一眼王笑递来的字据,惊道:“你……你怎么知道是一万亩。”

      王笑随意笑了笑,揽过王宝的头,轻声道:“今天的事你要敢告诉别人,我半夜腠到你屋里做了你。”

      王宝心肝又是一颤ꎍ!

      下一뷀刻,只见王笑眼神里的狠厉退去,又回到那种呆板无神的表情。

      就像个,筁人畜无害的傻子。

      王宝目瞪口呆。

      “三少爷,我找了你好久,大少爷忙完弹了,喊你过去呢쏎。”潭香小跑着过来,像王笑道。

      王笑回过头,展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灿烂笑容:“潭香姐姐,我和四弟,一起玩呢。”

      호 “是끶吗?见过四少爷。”潭香笑拉过王笑:“奴婢带ꬉ你去见大少爷吧。”

      “好。”

      “三少爷,你手里提的什么?奴婢来拿吧。”

      “不用,我能提。”

      “三少爷真乖……”

      剘两个人越走越远,只有王宝留在原地呆若木鸡。

      他盯着潭香的背影看了一会,咽了咽口水,下一刻,他脑海中却又回想起王笑刚才可怕的眼神。

      王宝飶今年唇上刚长出细细的胡붥须,这让他觉得有些丑;他娘亲崔氏并不算䀍美丽聪慧,德行也不好,他便偶然能听到下人在背后议论。

      蟛如此种种,都让这个王家四少爷有点自卑,他打心眼里羡慕苏氏所生的那‘两个半’兄长。¹

      两个‘半’因为王笑在他心里本来只䡚算半个人。

      如今看来,苏氏所生的儿子就是样貌出众、脑子聪明、手段厉害。

      拇 样样将自己比下去!

      “凭什么!”

      王宝重重一拳打在院墙上媐,只觉得心火熊熊烧了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