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井蓝七天上司迅雷

      回到战斗区,莫然看了看榜单,仇恨值已经餩降到99.9%,后面的99位玩家瓜分了那0.1%,真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啊。

      输出榜,莫然的身影已经看不见,目前的第一莫然认识,神法!

      顶级玩家的实力和得天独厚的职ڦ业,神法的伤害条已经将其他玩家的伤害㞩条压缩了快一倍!

      这倒不是说神法有多厉害了,而是另外一个原因。

      更多的顶尖玩家都没有出手,因为似乎都发现了一个问题,不管总伤害如何,魔王兔的血量,一丝都没掉!

      很有可能魔王兔自身带着护盾或者无敌,要么,根本就是血量厚的夸张,非人力不可为。

      而神法也是老油条了,自然是知道,他出手只是单纯的练练手。

      很快,又一批玩家被送上去游戏去了,魔王兔不紧不慢的清理余下的玩家,此时的玩家剩余数量,已经只有2亿䊬出头了。

      时间已经췍过去了一个小ਸ਼时,魔王兔的血量已经来到了70%,算上莫然那一波,一共进行了五波游戏,其中失败了一波,一共削减了波斯30%血量。

      不时有着光芒闪烁,玩家被送上石台游戏,也不时有着玩家被魔王兔折磨至酡死。

      当魔王兔的血量降到50%时,魔王兔ꌃ停止了攻击,

      “叮,魔王兔发动命运洗礼,祝您好运!”

      玩家头顶突然出现一片蓝色的云,随㞺着云ἃ卷云舒,那云层翻滚着变成乌黑之色,不时有着白光在里面亮起。

      “轰隆隆!”的雷声在玩家头顶炸响,云层不停的摩擦着,一道퓼道银光也越来越明显!

      츓“轰!”犹如惊Ὗ天一爆,数不清的银龙伴随着轰鸣声从云层倾泻而下,直接砸进战斗区。

      ࢛䘒 霷 玩家眼前都是闪过刺眼的白光,有些睁不开眼。

      莫然清楚的看到数步之远的一名玩家被那银龙贯穿,等到再睁眼时,那玩家已然不在了。

      第ತ一波膗很快结束,面㙺板上的剩余数字,告诉在场玩家,刚刚那一波,他们又被带走了七百万兄弟。

      浀 雷云并没有消散,仅仅给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再次爆发出耀眼的银芒恱,直接覆盖进战斗区。

      简直是空军发动无差别攻击一般!只有那些幸运儿,才免受一劫!

      再次丢失七百万同胞,玩家心头都是៩涌现不详的感觉。

      떁 难道是波斯血量掉一半,玩家数量也要掉一半?

      三波雷电过后,雷云终于是停䏥止了翻滚,玩家心头也松了一口气,再来几波,人都挂的差不多了。

      “轰隆隆,”雷云发出低沉ᆙ的闷声,蓣犹如低吼的狮子,吓的玩家再次抬头。 ⻈

      雷云化为无数块云,缓缓飘动,然后朝着玩家直接坠落下来!

      莫然周围一直处于黑灰色的变换,不时有着一道道电芒从中窜射出来,其中还能看见那蓝色电光画出一道人形,然后迅速消失不见。

      雷云不断摩擦着玩家们,兴起时还给玩家来个ꯎ雷电按摩,看见玩家那兴奋的模敃样,雷云更加卖力。

      两亿玩家数量急速锐减,看着那疯狂消失的玩家,莫然都是有些呼吸急促起来,这还好只是游戏。

      ẑ当剩余玩家还剩下四位数的时候,雷云停止了摩擦,极其满意的消散开来。

      一大片战鳧斗区看过去,只剩下两三名玩家,镖几人都是互相张望,有殥些力竭的瘫坐在地,有的还深受丢죲失同伴的打击中。

      数百个战斗区,都是同一种状况。

      “叮,魔王兔进入虚弱期,期间遭受三倍伤害。”

      줨“冲啊!”

      随着战斗频道一声冲锋号,大部分玩家第一时间发起⇢了攻击。

      玩家并不是因为系统的提示而激动,更不歓是因为所谓的信念而战斗,而是魔王兔的血条后的数字消失了,此刻它只剩下一排血条而已!

      数百道白光闪过,那些第一时间冲锋的战士停뿪住了탟脚步岨,他们都看到那些攻击虽然打出了不俗的伤害,却也都被反弹回来,第一时间出手的远程玩家纷纷化作一道白光,回去报道了。

      莫然也是清醒第一时间并没有行动,不然自己恐怕也是回去凉快去了。 圆

      剩余玩家-1ㅆ34,魔王兔再次清理了3汥4名近战玩家,人数刚好一百人。

      魔王兔头也不回的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缓慢离开,留下一个极度潇洒的背影,隐隐有赌神的风采。

      大地开始震颤,蛛网般的裂缝蔓延整个大厅,不断有着石块碎裂,在原地留下一道道大小不一的口子。

      根本无法躲避,在莫然绝望的眼神中,脚下最后的一픒块安全区也没了,整个人直接栽了下去。

      “砰,砰,砰。”

      不停有着落地的声音,莫然放眼望去,这里的空间并不大,剩余的玩家都是极其狼狈。

      댑这里更像一间教室的꾫模样,前方有着三步的台阶,台阶上有着不算大的平台,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岩石墙壁,这里是完全封闭的空间,唯一特殊的,就是眼前黠有一道灰色的光幕挡住去路。

      ⦍“各位,最终的战斗要开始了,大家五人一组进行组队,奶妈加满全队血量,咱们先看看多出哪些职业再安排。”

      任何时候,总是会有人担任指挥,但不᱐是任何时候,都有人听。

      憟余下来的玩家,已经算不得上是运气了,这些人当中,大部分还是强于普通玩家不少,虽然没有达到顶旴尖玩家层次,但是相比所谓的高端玩家也要强上不少。

      一位美女法师却是楲缓缓站立起身,一席蓝袍包裹着她那完美的身躯,引得一众玩家惊呼。

      刘๡涵涵,也是一位顶级的模拟游戏大神,一直以甜美的形象示人,但是游戏中却以雷厉狠辣著称,听说家境不错,小道消息,想在룝平行世界组建一只专门的娘子军,并希望培养自己的职ኇ业战队。

      刘涵涵红唇微张,双眼扫视众多玩家,眼里也是流露出无限柔情,那出水的眸子很难不让男性玩家不坚挺,⴫

      “各位,耗着对大家没有任何意义汅,不如联手杀了波斯,战利品各看本事如何?”

      ꒸ 大家虽然没有出声,但也是点点头,表示赞同。

      突然,一䭥位战士玩家,风流无情指着莫然,大坒声说道,

      ⑒“他,不能算吧!”

      声音很大,全场玩家都是听到,风流无情指的自然是莫然,毕竟莫ꝳ然的输出大家也都看到了,有他在,这输出第一的奖励旁人也别想了。

      “对!不能算他。”

      “就是Ἐ,他完全跟个BUG一样,打破平衡的存在。”

      퓩“我同意!”

      “我也同意!”

      众玩家同时达成共识,除了莫然自己,居然没有嘈一个人反对,莫然也是苦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畏之캺如虎吗?

      刘涵涵极其抱歉的朝着莫然欠了欠身,表示自己也是迫不得已,只是嘴角却是扬起一摸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一切没有㪖逃过莫然的眼里,搜寻了一下,神法那家伙似乎运气不好,也没自己的熟人,莫然大大咧咧的摆摆手,

      Ὅ “少数服从多数,你ᙩ们爱怎么就怎么吧,我不参与你们的队伍就是。”

      心里却道:就你们这输出能力,塞牙缝都不够。

      风流无情举手示意大家安静,

      “留两个人看着他,这里不能恶意PK,但是可以把他卡在死角,如果有所动作,我们立即停手。”

      真够狠的,还能这么防着自己,

      刘涵涵也是微微皱眉,有些犹豫,

      “这样不太好吧,” 꽸

      “有什么不绤好的,就算不组他,他的᠕输出能力那么猛,我们有可能照样干不过他。”茨

      “对的说的没错,不能让他出手,他出手我们就停手ꓡ!”

      听到这些声䖹音,刘涵涵嘴角的笑意更浓厚了。

      䊀自己的人有五个在场,能够获得奖励的机会很大,她并没有排我心随风的意思,她䣯也不能堂而皇之的拒绝,好在有这么多寃人给我心随风压力,他也不好意思说要一起了。

      “我心随风,对不起了,这真不能怪我,”

      刘涵涵一脸的幽怨加ퟺ无奈,看的莫然心里发毛,这女人的心思真够深的,故意不针对自己,反而让所有玩家敌视他,这都是这女人暗地的手笔!

      莫然没有说话,他倒是不怕众怒,只是一个人实在单挑不过,玩家们肯定珬以自己利益为先,这很正常。䄡

      只是刘涵涵话里话外的已经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让他有些不悦,这女人生的一副腔好身材,只是说话₊软绵绵的针对自己,让莫然恶补了一下S型身材在床上䑗该是个什么样子!

      刘涵涵自然不知道莫然在脑海里OOꛅXX,她也不想知道了,现在她的胜算最大,说服了玩ᄙ家,遏止了最大的威胁我心随风,她基本已经胜券在握!

      众望所归之下,刘涵涵没有推脱就担任了指挥角色。

      䈺 湒很快,队伍集结完毕,抛开莫然,剩余的玩家每十人一个小队,一共九个。

      不同正䡚常的组队方式,刘涵涵将所剩的坦克和咶奶妈,以二加三的形式组在一起。

      其他输出职业,同职业一组,并不配备奶妈,剩余的奶妈分散成两个部分,一个照顾远程物理职业,一个照顾法系쎢职业,其纷他近战随机组队,遇到危险直接撤退到奶妈附近。

      站好阵型后才发现,奶妈被团团围在了中间,这是保护奶妈的最好方式了。

      想法不错,阵容就目前来说,极为合理,这飝也是莫然唯一赞赏刘涵梌涵的点了。

      因为职业不均匀的关系,最大程度保护坦克和奶妈,其余职业各自组队,排队去治疗,算是挺合理的运用了战术和站位。

       在刘涵涵的点头示意下,一位领头的防护战士也是走퇟上前,在这里,他算是最强的防护战士了,拥有3400+的血量,算的上是这百人里的第一坦克了,毫无疑问的主坦克,暂时也是一个核心。

      “叮,刘涵涵的团队开启了世界boss魔王兔的终极之战!祝你好运!”

      呓金色的横幅再次登场,随着光幕的落下,这不足百人和一兽的最后战斗打响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