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直播平台推荐一下

      远山、绿谷、幽径、飞瀑,这便是玉门山的四景。这里不愧是整个大荒南域最顶尖的修行门派的所在。远山层峦叠嶂,既有高耸入云的剑峰,又有四处绝壁陡峭的峰台。玉门山各个堂口,按照各峰次序依次坐落着,一起拱卫着最高的主峰天圣峰。这里也是玉门山掌教真人的所在,核心中的核心。

      就在一个多月前,几位自称来自火神教的大修,闯进天圣峰与掌门虚天真人切磋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那场切磋普通弟子不知结果,只知道在切磋之后不久,便有人传出了掌教的首席大弟子,季禹国的太子要成婚了,这个劲爆的流言,很快便在大荒中引起巨大反响。

      在大荒诸国之中,季禹国绝对算得上是其中的翘楚,而玉门山又是整个大荒中最顶尖的修行宗派。季禹国的太子、北周山的大弟子要成婚,如何能不办的热闹而又盛大。

      不仅大荒的各个小国,各个修炼的门派有人来贺,甚至连中州大陆也有些门派和王国派人来贺。

      “恭喜帝平兄弟,听说未来的嫂夫人,不仅美若天仙,而且功法非凡,已步入化骨巅峰,即将进入超凡入圣的境界。你二人成就连理,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着实是羡煞旁人啊!”,出声恭维的是一位紧邻季禹国的小宗派子弟,在众人面前洋洋洒洒,像是被人授意一般。

      这人的话音一落,立时便有此起彼伏的附和声响起,个个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仿佛比自家娶媳妇还要高兴。

      “帝平兄真是厉害,没影的事也能造出这么大动静,就是不知道火神教圣女会不会不高兴!”,幽幽出声的正是帝平的老相识,来自不死国的阿龙,当年他兄弟二人与帝平一起闯荡大荒,被算计后侥幸逃得一条命,归来之后便在大荒另一个门派巨蟒山修行,如今也是化骨境大成。此刻此次来到玉门山,可绝不仅是为了“恭贺”帝平,更是要与他在不久后的大荒狩猎大会中一争高下。当然这是后话,如今来到玉门山,自然要先假意恭维下志得意满的正主,所谓先礼后兵嘛!

      “多谢阿龙兄弟,还请入座休息。至于我与火神教神女的事,就不劳兄弟费心费力。不知阿龙兄弟被业火烧坏的身体,现下好些没?若是还有影响,为兄这里倒是有不少珍贵药材,可以送个阿龙兄弟!”,帝平满脸笑容,然而在笑容的背后却隐隐有一丝不悦。

      阿龙倒未作任何反应,大咧咧的坐下饮酒作乐,但眼角透入出的揶揄与讽刺,不言而喻。

      “哈哈,帝平兄不厚啊,居然偷摸将美娇娘藏起来,不让我等有机会一睹风采。不过金屋藏娇可是要藏好,不要让美娇娘被别人抢走了!”,说话的却是另一位来自大荒的天骄山魁,他与阿龙都是来自大荒北域,自是向着阿龙说话。

      “山魁兄弟放心,小弟定会将敢偷人的宵小一网打尽!”帝平隐去不悦之色,狠狠的咬牙说道。

      “那我就等就有这场好戏看了!不过我可听说这次来的人骨头可硬了,就要看帝平兄有没有生一副好牙口!”

      “哈哈哈,山兄多虑了,牙口不好算什么,够卑鄙无耻,一样能抱得美人归的!我看帝平兄脸皮有三寸,不愁没有机会!”,在一旁喝酒的阿龙,不失时机的附和着山魁的话。

      帝平虽然心中大恨,但亦知,此刻不是发火之时,正待抱拳转身告退,却见天圣峰口传来一阵骚动。帝平抬眼一看,面露喜色。原是自己的父亲,季禹国国主驾到。正待欢颜笑语的迎上去之时,又一阵天籁之音,人群更加骚动起来。

      只见一台五色黄金轿子,伴随着漫天的神彩,和瑞鸟的鸣啼,从空而降,随行的还有一群金装铠甲锐士护卫。

      从轿中走出来一个神采奕奕的青年,虎步龙目,形态峥嵘。不待帝平接上自己的父亲,便见行者堂掌座虚空真人快步上前,迎了上去。

      “恭迎圣公子!”,原来来者是中州大陆的世家大族,李家的下一代接班人,人称圣公子的李乾坤。

      “虚空真人客气了,劳您大驾相迎,实是晚辈的罪过!”,李乾坤赶忙迎上去,握住虚空真人伸出的手。

      而站在一旁的季禹国国主帝天,此时脸色略微显得难看,不过毕竟是一国之主,立时将不快之意隐去。上前道:“中州圣公子,年纪轻轻已是超凡入圣,着实让我大荒的年轻一辈汗颜,犬子的这次婚礼,能有您参加,必然蓬荜生辉!”

      李乾坤脸色一滞,但别人笑脸相迎,也不好发作,只是微微一笑,神情自然的道:“国主客气了,我不过一个闲人罢了,如今受邀来看一场好戏,国主无需如此!”

      就在众人有说有笑的走入天圣峰之后,在围观的人群也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再傻的人也能感觉出其中的异样,于是一些不知情况的好奇者便开始打听,今日来的怕都不是单单来贺喜的,反而都像是来看一场大戏的。

      “仁兄,你知道其中内情吗?”,路人甲问道。

      路人乙四处张望,后见无人注意,便露出一副自信的笑容,神秘的道:“大兄弟,你真是问对人了,我倒真略之一二!”。

      “那请仁兄说给我听听呗!”

      一听有八卦,立时便围了几个人上来。

      “嗯哼,待我从头细细说来,不过就这样干站着也不是事啊,要说事也得润润喉啊!”,路人乙清了清嗓子,面色犹豫的道。

      众人如何不知,赶忙道:“来来来,我请客,咱们去酒楼,边吃边说!”

      一行人来到酒楼,点好酒菜,便耐不住性子,不停催促。

      “好了,众位兄弟不要着急,且听我慢慢说来!”,路人乙见酒菜上桌,便不在拖延,继续道:“你们可知三个月前,西南方向出现了孽龙渡劫!”

      “知道啊,这事据说还闹得蛮大的,死了好些人!”

      “这事便要从这孽龙渡劫说起,话说玉门山行者堂掌座虚空真人,前往孽龙渡劫之地查看。回来时却带回一个红衣绝色女子,你们是没看到啊!他们回山之时,我有幸在天圣峰口匆匆瞥了一眼,那女子真是如天仙一般。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子”。

      “这跟现在的事又有什么关系?”,路人丙不耐烦的插言道。

      “你这人怎如此着急,且听我继续说来,虚空真人带回来的女子可不一般,人家可是背景通天。就在虚空真人将人带回来之后的一个月,那女子家中的长辈赶来,直接闯上天圣峰,与掌教虚天真人大战了几天几夜,最后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是我知道,那几日天圣峰电闪雷鸣,对外都说是虚天真人在修炼秘法!不过据说那些人与虚天真人切磋完就走了,难道还有隐情?”

      “你们是不知道,我也是因为有个侄子在天圣峰伺候,才能略知一二。那场大战是真的惨烈,差点就把天圣峰打断了。最后虽然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来人却不能就此罢休。

      你们可知道那女子和她背后是谁?”

      众人摇头,同时又给了一个白眼,心想要是知道,还用得着请你这老货吃喝。

      路人乙喝了口酒,享受完众人茫然的目光,继续说道:“想必诸位也听说过火神教吧?”

      “那是自然,当年火神与水神大战,谁不知道?这火神教就是当年火神的后裔。”

      “对,这女子便是火神的后人,火神教的圣女。大家都知道南国最近发生的事吧?”

      “听说南国几乎全国都被暴民控制,南国国主也被打得不知去向!不过,这火神教有什么关系?”

      “想来你们都知道领头攻占南国的暴民叫蚩龙,据说是个吃人肉喝人血的恶汉,但实际上控制南国的却是隐藏在暴民身后的火神教。你想南国一直供奉咱们玉门山,如今被火神教灭了,玉门山岂能袖手旁观。

      但这火神教叫乃是火神之后,教主火神圣君手段也是通天,加之手下军队数量又多,实在是不好对付。

      那日虚天真人与火神教主切搓之后,双方也都考虑到若是火并下去,必然会造成生灵涂炭。于是切磋之后便相互妥协,但你要说与传的沸沸扬扬的季禹国太子的婚事有什么瓜葛,还是从另一件事说起。

      在虚天真人与火神圣君切磋之前,作为掌教大弟子的帝平,便派出去季禹国的国兵协助火神教控制南国全境,而且还是第一个承认火神教对南国的控制。”

      “南国与季禹国不是一直关系很好吗?听说他们本来还要联姻的,季禹国怎么会在背后插一刀呢?”

      “兄台,你还是太稚嫩了,国与国之间哪里有什么信义可言,南国被火神教占去,对季禹国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是季禹国派兵协助火神教控制南国,会有更大的好处。

      你们是不知道啊,季禹国趁着协助火神教的契机,提出了要与火神教联姻,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季禹国太子大婚的流言流出。可你们想季禹国本就是我大荒中的强国,如今协助火神教随意吞并南国,而且还要与火神教联姻。若是让他们联姻成功,南国的覆灭便是大荒其余诸国的前车之鉴,所以其余势力怎能不急!

      不用说,大家自然不愿此事能成。若是成了整个大荒怕都要慢慢落入季禹国的手中。”

      “是啊,这季禹国好大的心机和野心,不过其余诸国也不是傻子,定然会阻止此事。”

      “着啊,这次大婚,季禹国对外宣传的是他们太子的大婚,实际上可不是如此,火神教的圣女可不是那么容易取的。

      一则,玉门山在此事中,被季禹国摆了一道,如何能让季禹国顺利得逞!他们作为整个大荒唯一能和火神教抗衡的存在,岂会没有动作。这次的大婚说是季禹国的太子与火神教圣女的婚礼,但实际上玉门山早于火神教协商好,只有在过些日子的大荒狩猎大会中夺魁的人,才有资格迎娶火神教圣女;

      二则,火神教乃是大荒火神之后,势力也是超绝,怎会仅凭季禹国出兵,便将自己的圣女嫁与季禹国,他们会不知道季禹国的野心!所以对玉门山的提议,并不反对,能在大荒狩猎大会上夺魁之人,一定是未来整个大荒的希望。”

      “这么说来,还真是有一出好戏,到时大荒所有优秀的青年,必然会进行一番龙争虎斗。这帝平虽然早早放出风声,想抢占先机,但谁能抱得美人归,坐拥一国之地,鹿死谁手还真为可知。”

      “我说怎么今日,众人看帝平的眼光,都有些不怀好意,任谁能够放过这个机会,这可是平步青云,一下子跃上大荒巅峰的好时机。难怪,中州的圣公子会说他是来看一场好戏的,原来如此!”

      “多谢仁兄为我等解惑,看来我等也要有一场大戏可看了。来,我们共举一杯,为这场盛世大戏干一杯!”

      就在这群闲人各自八卦时,帝平此刻也被父亲叫入房中。

      “平儿,这次大荒狩猎大会,你可有把握?”

      “若只是我们大荒众人,我有八成的把握的,现如今大荒中的年轻一辈高手,孩儿俱都熟悉,自信能够拔得头筹。可若是象中洲圣公这般人物,也来参加的话,还得做万全之策!”

      “您也不可小觑了大荒中的英雄,域外的青年高手想来是不会参与大比的,大荒有大荒的规矩,想来是不允许被破坏的。但大荒何其广阔,定会有些奇异天才,不被人熟知,你千万不可大意。你知此次大会对我季禹国的重要性,协助火神教已让我们得罪了大荒的其余诸国,若不能拿下魁首,与火神教联姻成功,让我季禹国突破桎梏,在不远的将来一统大荒,那么我们所要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所以此事不容有失,拿下魁首,与火神教联姻成功,我们到时候在修养数载,便有进军中州、西海,一统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父亲,那妖女有甚好的,为何非逼着哥哥娶她?”,娥英在一旁愤恨的说道。

      “你懂什么,作为季禹国的太子,取得不是这个人,而是其背后的势力,若是能够一统大荒,你哥再养多少个女眷,也没人管得到!”,帝天不满的呵斥着自己的女儿。

      “孩儿明白,但请父亲放心,孩儿定然能够夺得魁首!”

      “对你还是我还是放心的,你过来,这是我们季禹国的传国之宝‘天火珠’,我已抹去了其中的印记,你将它炼化,定能够助你突破化骨境,进入华盛成仙的境界!“

      “多谢,父亲!”,帝平慎重的接过天火珠,内心无比的激动。

      同样的一幕在天子峰客居别院中一样上演,其他各国的骄子都各自领命,积蓄力量,跃跃欲试。而此时天圣峰主殿,玉门山众堂主也围在虚天真人身旁,激烈的讨论着。

      “掌教师兄,我们为何要搞这么个事?在师妹看来,完全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若让帝平夺得魁首,那时候必然会与火神教融合,威胁我们玉门山的地位,就算其他国的小子夺得魁首也是如此,我们为何要为他人做嫁衣?”

      “对啊,掌教师兄!”

      “青师妹还是不够沉稳,虚空师弟,你来说说看?”

      “掌教师兄,师弟以为这次借着大会和火神教联姻,还是有好处的。首先由着这个噱头,大荒各大势力聚集于此,我玉门山必然声势大阵;其次,不管是谁夺得魁首,那其他未夺得魁的势力,必然会更加向我们玉门山靠拢,寻求我们的庇护。再者,我们还可以利用这次大会,除去一批不服我们的好苗子。往年的大会,各国势力都不甚重视,如今若是让季禹国夺冠军,必然是他们的末日,所以这次大会恐怕个个都要拼命了!”,虚空真人抚着胡须向自己的师弟师妹解释着。

      “虚空师弟说得好,但还未说全!”。

      “请斩将师兄赐教!”

      “若是想要消灭敌人,最好的方法不是杀死敌人,而是让他变成自己人。与火神教联姻,便能进一步同化影响他们,让他们慢慢向我靠拢。而最重要的是,这次大会是整个大荒的盛事,凡是大荒中的年轻一辈,俱都有资格参加。我玉门山也有优秀弟子,为何夺魁的,一定是大荒各国的娇子呢。若玉门山的弟子夺魁,那整个大荒上上下下,谁不以我玉门山为尊。”

      “掌教师兄说的是暗门弟子?”,虚空真人射出炙热的眼光问道,但却不见掌教师兄回答,只是微微的点头。

      “掌教师兄英明,众人抱拳!”,众人心领神会的拜服道。

      “姐姐,你为什么老发呆,不高兴啊?今天火青长老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好吃的甜食,你来尝尝!”,蹦蹦跳跳说话的,正是刚从外面玩耍完回来的赤火儿。

      赤灵儿轻抚着妹妹的头,淡淡的回道:“你吃吧,姐姐不喜欢甜食!”

      赤火儿有点纳闷,以前姐姐跟她一样最喜欢吃甜食,如今怎么变得不喜欢了呢?她那里知道对于心理苦的人,嘴上再甜,入腹都是苦的。赤火儿挠了挠头,突然想起什么事,又高兴地围着姐姐叽叽喳喳的诉说着。

      “姐姐,你猜今天我碰到了谁?就是那个没脸没皮的放屁狐狸。她居然笑眯眯的对我说姐姐就要成为她的嫂子了。

      呸,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我姐夫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就那个将我打晕的坏蛋也配!要是怪人在这,就好了,他一定帮我们将所有坏蛋都打跑!”,赤火儿似乎忘记了,当年在寒冰古阵,帝平可是她的姐夫的唯一人选。

      赤火儿说到了怪人时,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只见赤灵儿神色一滞,又望着天空发呆。

      天边的云翻滚着像一匹骏马,朝着赤灵儿奔来,微风轻拂,未到深秋的枝头,其中一片泛黄的叶子,如离群的孩子,悠悠荡荡地飘向了远方。而远处那神似骏马的云彩也被风吹散,消失在天边。一行清泪从赤灵儿的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没入地表。

      “姐姐,你怎么又哭了?”

      “没事,沙子进眼睛了。你自己你去玩,不要胡闹,跑远了!”

      赤火儿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可以她的年纪又如何能够明白自己姐姐的苦楚!她想的是姐姐要嫁的人,会是整个大荒最优秀的青年!又如何会知道为什么姐姐会答应嫁人?为什么又时常发呆、落泪。她小脑瓜里,一般想不明白的事就不会再想,拿着甜食又蹦蹦跳跳的跑向外面,去会她新交的朋友。

      赤灵儿望着妹妹快乐离去的身影,内心既苦楚又羡慕,她又何尝不想像妹妹一样,想干嘛就干嘛,不高兴、不喜欢,那就绝不妥协。但是她却做不到,从小到大,她都在不断的妥协中成长,强迫自己去适应部族与火神教的需要。这个包袱背了好久,背久了就习惯了,卸不下来了。就像在寒冰古阵中独自留下水生!如今要与不喜欢的人成婚!

      人们常言,不喜欢你就说,可是她的心中时刻有一根线牵着,一头系着自己,一头系着神教的责任,放开一头,便会将另一头丢到悬崖下摔死。所以她大多数时候,觉得自己活得像一头驴,围着磨盘不停地转圈,消耗着生命,想着拉完了磨,便能离去自由了,却不想这像磨一样压在心头的包袱,背起了便停不下来了。停下来的时候,便是驴的末日。或许只有自己死后,才能有新的人生,这一想法不时的在赤灵儿心中飘过。

      时光流逝,离大荒四年一度的狩猎大会越来越近了,各族的天骄和俊杰不断地从各处汇聚到玉门山,甚至一些早些年成名的高手也都出动了。谁让这次大会关乎整个大荒各地势力的生死存亡。

      九月九日,盛大的大会终于在各方心怀鬼胎之下才开始了。各地的势力竖着各自的旗帜,整齐的排列在天圣峰下,等待着虚天真人的命令。在嘈杂的议论声中,虚天真人终于登上台子,望着来自大荒各地的骄子诉说着本次大会的规则:

      各位天骄俊杰,经本真人与诸位国主的协商,决定本次狩猎大会变更一下规则。

      本次大会要求各族青年俊杰,须得猎到一头化血巅峰的妖兽作为门槛。能获得化血巅峰妖兽的骄子,才有资格进入下一轮得大比。

      先决出前四名,再决出胜者。前四得选手,可获得进入我玉门山武库修行的机会;而胜者,不仅能够得到大荒狩猎大会应有的奖赏,更会与火神教圣女结为伉俪。

      好,废话不多说,现在我宣布本次大会正式开始!

      “呼!”,在在虚天真人宣读完之后,底下的各方势力立时鱼贯而出,前往各地荒野、大泽,猎杀化血巅峰的妖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