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荷布鲁上校的突然承认,让整个审理过程大幅度加快。넅等于基本都已经明了了,那个口吐白沫的律师也恰巧此时醒来。这人似乎真的挺有水平,而且明显是城主请来的人,完全跟随城主的步调。

      对于荷布鲁长官本身的事情,并不怎么在意。而全力证明劳卢擅闯保卫处的事情,凯文无可奈何,因为这的确是真的。而且劳卢还被阵图攻击而受了伤,这点无可ꯒ反驳。

      但凯文还是尽力的胡搅难缠,尽力的忽悠,总算是把小勺子和小九的罪名给糊弄了过去。万幸当时他们行动都볭是蒙面的,当时没人见过他们的脸。之后小勺子背着劳卢逃回,毕竟也是黑夜之中,对方士兵也看不清楚。

       凯塊文以“劳卢逃出之后,≺小勺子和小九半路遇见,然后出于好心背了呭回来”这个理由强行解释。而小勺子和小九两个美女颜值不错,的确也有人畜无害的感觉。因为证据不足的缘故,两个法官都愿意相信他们是无辜的。

      而至于劳卢,他一身伤是可以验证的㸐,实在逃不掉。凯文也不敢忽悠的太厉害,否则一旦识破,那等于对뽦他的信誉产生怀疑,那么对他其他观点也会产生怀疑。

      凯文无奈,只能争取到这个结果。劳卢以偷入保卫处被定罪,而荷布鲁上校当然也逃不掉,蓄谋破坏两国和平,绝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必然是一个大的战略行动。但无藵疑让他来扛了,他也自愿去扛,凯文也没有办法。

      而至于判什么惩罚,三个法官却有不同的意见。三个人都不知道莱博齐耳国本国的法律是什么,莱博齐耳国的法律本身也就⑉不齐全,他们三个也都下意识按照自家法律来进行定义。

      这方面三个种族自然有很大区别,精灵族相对和善一些,法律惩罚力度也明显很轻。他只是建议让劳卢关上两个月就行,至于荷布鲁上校,终身监禁吧。兽族法律又明显简单粗鲁,萨满法师就建议,两个全砍了。莱恩国法官则倾向性太明显,劳卢至少关三年,而荷布鲁上校撤职查办就行。

      三个法官互相都不服,开始互相锤桌子Ꮵ辩论。三个人自身实力也都是高쿏手,一时间谁也不怕谁。这让法庭其他人都大开쨠眼界,原本选三个法官,就是为了防止意见不一,可以少数服从多数,颭但没想到三个人提出三个版本。

      这方面,谁也插不进嘴。因为也没有相关法律条文可供依据,砃法官自琻己也是凭感觉下结论。凯文也不可能和法官说:“你的感觉是错的,我的感觉才是对的。”

      而至于城主等人地位颇高,原本是打算出言讲两句的。但可惜被凯文先前呛过,此时倒也不便开텩口。

      ṱ 三个法官一直争论到中午钐,终于精灵䦓和兽族法官愿意各退一步,莱恩国法官倾向性严重,被另外两人统一无视。达成一个比较合理的判决结果。劳卢被监禁2年,而荷布鲁上校则进行终身监禁。

      判决鐥结果已下,但至于执行却还要莱博齐耳国的卫兵来进行,而卫兵其实都听城主的。三个法官说是法官,其实只是空头的。但即便如此,城主既然承认这个法庭的正规性,也就必须执行法庭出来的裁决,至少表面上执行,除非他把法庭再废了。

      “把人带下去!”城主开口。

      劳卢此时还躺在싒床上,他受伤还没法起床,돊大⍧家都是拖着他来法庭的。如今卫兵接过床沿,拖走。众人想嘱咐点什么,但一时都不知如何开口。另一边荷布鲁上校也被架了下去,也不知道架到哪里。

      说是终身监禁,但这毕竟在人家国内,谁能监⼭督这种执行?不可能叫他们三个临时法官盯着,所以ꓖ这执行的时候有多少水分,只能仁者见仁了。

      “退庭!”莱恩法官一敲锤子,代表本庭结束。

      城主也一挥手:“走。겼”当即所有卫兵开始往外撤离,凯文等人也跟随着大使,走在卫兵后面。就剩下一群民众觉得新鲜,不少人走到台上,拿着锤子一敲,像模像样的喊一句:“本庭宣判,退庭!”

      肯惹来一阵嘲笑,但很快又来一队卫兵,把这群民众赶走,然后把礼堂恢复成原样。很显然,这个国家依然不需要法庭。

      떏 凯文等人依然跟着大使,大使开口:“这件㓓事差不多就到这里了,凯文先生,你做的很好。”

      凯文只是摇摇头:“我是失败的。也不知道劳卢此时一身伤,在这里监禁2年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放心,他们不敢怎么样。”大使开口,“我国近期必然会对莱博齐耳国做一些动作,具体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小勺子在边上低着头:“那我们的任务算是失败了吗?”

      大使并不答话ō,算是默认。

      事实也的悩确如此,别看凯文在保卫处、在法庭上都能义正言辞,但实际上都已经是补救១措施。从劳卢被阵图击伤的一刻起,他们的任ꄒ务就已经失败了筞。

      原本他们想刺杀Π一个差不多人,以报复一下对方袭击我们王国.军。但如今事实却是刺杀者锒铛入狱,这边战斗力严重缺乏,他们也不可能自行完成任务。画像后的髛那个神秘老者,也没殦能挖出来。他们唯一的成就,就是把原本刺杀的目标“终生监禁”了。但由于难以监督,是否真的能得到终生监禁也不得而知。

      之后如何,也许国家会派出更强力的䢆刺客,进一步刺杀。也许会进行软实力上的制裁,或者只是外交部঵强烈抗议。但无论如何,和畎凯文等人已经没太大关系。

      “你们抓紧时间,回国吧。”大使一路把凯文等人送到城门口,“凯文你要小心,쳈你瞮在法庭上直接得罪城主,他会用什么手段,我也不知道。抓紧回国。”

      “是。”凯文点头。 

      “你是个人才,”大使点头,“送你一件东西吧。”

      “感谢大使。”凯文急忙低头拜谢。

      “这是我的巒魔法笔记,这里记录着大陆上比较通用的一些魔法,虽然我知道你是不接受元素的体质,这些魔法基本上都无法修习。但是每个魔法都有一些特点,相信知道这些之后,鋍以后你和魔法师对战,会有不少帮助。”大使手指一闪,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本厚ꍄ厚的有些发皱的本子,看上羻去也有些年头了。

      凯文慎重的双手接过,然后放在怀里。边上杰克显然非常羡慕,他可是正牌法师,但此뼼时却没有得到青睐。

      大使随即重点提醒一鈀下:“有些魔法攻击性很强,如无必要,最好不要给别人观看。这些都是我年轻时的一些记录和经验,可惜现在没多少时间,不然的话,我更愿意和你讲解一下。”

      凯文感激,甚至有些不知道该说廾什么好,自己不过是区区一新兵,地位悬殊,平时甚至不敢有这种妄想。

      大使只是笑了笑:“你口才不错,退役之后,可以考虑来外交部工作。”

      凯文连连点头:“我会考虑的钾。㢕”

      “如果你愿意来,我一定强力举荐你。”大使笑着拍拍凯文,“走吧,抓귽紧时待间。天◮黑前最好回到国内。”

      众人当即辞别了大还使,有大使在,城门口当䮻然不会濮拦截,众人雇了一辆马车,开始了回国的旅程。

      路上,车夫随口说㷣着:“楼保勒国最近禁严,你们确定能进去么?”

      “能。”杰克回答。

      “哦,”车夫随口问,“你们是去旅游么蔫?其实楼保勒国没什么意思?”

      “怎么说?뉍”凯文只是顺着他的话问。

      “他们这个国度很危险!”车夫回答,“人们连武器都不让随身带,一旦遇到危险,只能傻了。”

      ᑕ众人:”먮……“

      “䆁而且据说那边没什么숬自由,很穷ᠭ,”车夫一再摇头퇙,“而且人都长得丑。”

      众人:“……”

      沉默片刻,小勺子忍不住问:“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꼏?”

      “你们?”车夫笑了笑,“不是鱑我国的哪个贵族吗?我看见好像是一个大官接你们出来的。”

      “我们是楼保勒国平民。”小勺子回答。

      솘 车夫忍不住诧异的回头打量了一下所有人,脸上写满了復不可思议。而众人就静静的欣赏他的表情。

      瘂 从某种角度来讲,凯文和杰克已经਎不算平民,而是士兵。小勺子是伯爵女儿,小九的一般身份也是修女。如果认为一般农夫才是平民,那可惜在场都不是。但如果认为没有爵位,就是平民,那么大家都싮是平ࠨ民。前者是很多人下意识的认为方式,后者其实是严格的官方说明,中间其实⻱有很大的扯皮空间。

      칃但不管怎么说,凯文等人的衣着绝不昂贵,楼保勒国平民绝对穿得起,而莱博齐耳国的平民则大多穿不起。同时,此时说“我们都是楼保勒国平民”绝对合乎法理。而至于能否改变这个车夫ﶯ的看法,谁能知道?即使此㪐时清醒了,恐怕车夫回到莱博齐耳国酒馆,被吟游诗人一忽悠,立马又傻了。

      “哎呀改!啊!”车夫突然一声惨ꙓ叫,马车顿时失控,这匹马如同疯了似的往前跑。

      ㉴ 众人一惊,小勺子和小九已经瞬间飞出车床,杰克抬手一道风刃把马匹和车厢的连接处砍断,车厢顿时翻到,凯文和杰克都一个翻滚,从里面滚出来。

      人还没站稳,就感觉寒光逼近,凯文下意识一ㄩ个魔法콴护盾。被轻松击破,但凯文自己总算借机站了起来,看清楚来势。

      眼前,已经出现一队黑衣人。手持剑和盾,那边小勺子和小九已经背靠背,各挺兵器挥舞如风。

      但这次黑衣人的实力似乎非同小可,小勺子两돟次使出斗气攻击,均被对方挡住。对方实力也许不济,但对方的装备却是一流。用盾牌围而不攻,轻松消耗。小勺子的伸缩枪以诡䩼异见长,但却ퟔ并不适合用于一对多的战斗,而且也不适合用于高强度战斗。

      뚜这杆伸缩枪本身用于刺깫杀,最为合适。枪杆灵活,难以捉摸。但灵活的同时,枪杆强度也大受影响,连续硬碰硬作战,硳则极容易卡壳甚至损毁。而小九的武器则是一条鞭子,鞭Ö头倒勾,并有剧毒。如果对方在家,没穿几件衣服,抽餧到一下,基本上皮开肉绽,而且毒发身亡。但此时对方黑衣内还穿着内甲,几乎抽不动。

      “哎呀!你们看动态图呀!”小九单手拿出她的本子。

      众黑衣人全都低头,不敢直视。显然他们做足了功课,绝不읡是一般的打劫强盗。和凯文等人有仇的,貌似也就城主一个了。大使原本就让他们天펬黑前回国,但没想到如今天都没黑,他们已经出动了他们的刺客。

      霃 杰克甩出旋风术,这边地上全뺖是沙土,一卷之下,两人都处于祠一片灰沙之中,什么都看不见,两人自己也看不见。众黑衣人一时不敢귾上前,但他们已经围住,弄死两人不过是时间问题。

      凯文自己也是心急如焚,但此时被杰克一卷,什么都看不见,张嘴就一嘴的沙子,难受之极,也没什粃么其他办法。

      嶓 突然,就听到强劲的呼啸声接连而来,于此同时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倒地声,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凯文和杰克不明就里,但心智必然来了强援,急忙从旋风中冲出来,却见已经是一地的黑衣人尸体,而且他们的头都被炸碎了,满地血浆。

      边上,小勺子和小九也被血溅的成了一个血人,倒是凯文和杰克身处旋风之中,血溅过来被旋风吹走,两人身上是一身的灰沙。

      “怎么回事?”凯文急忙问。

      小勺子摸了一脸的血:“看那边,我爸来了。”

       凯文急忙回头,就见远处一个有一个黑衣人缓步走来,空着双手,但是走路显得很有气质,显然不是一般人。

      Ἲ ࿿ 小勺子和小九上前微微躬身:“会长。”

      会长?凯文心䓺中一惊,想起了自己写刺客会长吃.屎的桥段,就见对方也审视一般看过来,凯文下意识低头,不敢和他对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