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8日本vid

      伊金关千百年来一直矗立在荒原以北。虽然关口的门楼饱经沧桑,却仍能从其如今的格局中一睹其曾经雄踞一方、器宇轩昂的赫赫风貌。

      萧晋骑马经过门楼时,侧身对一旁的叶小雪说:“伊金霍洛在蒙语中乃是‘圣主陵园’。据说曾经在北方大地上称霸一方的青和穆汗就葬在这个地方。”叶小雪道:“我小时候听族长爷爷们说起过青和穆汗的故事。据说青和穆汗年轻时就胆识过人。十七岁那年就凭借一己之力杀死了一只成年的棕熊。他之后娶了一位孔雀变成的美丽少女为妻,两人十分恩爱。这少女就是受万人爱戴的昭慈皇后。可惜昭慈皇后不久就得了重病死去了。据说昭慈皇后死的时候,天空上有上百只孔雀悲鸣徘徊,直至声嘶力竭,泣血而亡。青和穆汗用死去孔雀的羽毛为妻子修建了一座孔雀陵。”

      萧晋沉吟道:“这的确是个凄美的故事。”

      小雪撅起了嘴说:“我觉得这故事是骗小孩子的。孔雀怎么能变成人呢?这样荒芜的冰原上,又怎么会飞来孔雀?况且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孔雀陵。再者说了,这个青和穆汗如果当真喜欢他的妻子,为何不与她葬在同一个地方呢?”

      听了这话,萧晋只是低头不语。

      小雪则用手摸着城门楼的砖石道:“这青和穆汗也算是万人敬仰的大英雄。可惜生在这片冷冰冰的地方,四处征战,奔波一生,死了之后也孤零零地葬在这苦寒之地,真的是怪可怜的。”萧晋望着眼前这个骑马的女孩。她换了劲装兜帽之后变作男孩子打扮,更显得英姿勃发。她有时候如同一幅安静的画,有时却如同行云一般不定——似乎随时都会跑开,又随时都会回来。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蓬蓬的生机,以及对周围世界的好奇。而萧晋自己也对这个女孩子也充满好奇——她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她的医术是跟谁学的?她又为何要帮助自己?但不知为什么,他并不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上次和他这样在雪地里并肩骑马前行的女人是他的亡妻。他们一起去西郊猎场打猎。那时他们在雪地上纵马驰骋,意气风发。晴雪暖阳,风激云荡,她在午后金色的阳光下笑盈盈地依偎在他的怀中,说她永远也不要老去。而就在那一刻,他也以为自己似乎能够和所爱之人一起活上个一万年。

      “我永远也不要变老。”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这样说。恍惚间,他已经分辨不出眼前的人是谁。定睛看时,发现是小雪在说话。他不禁心念一动。小雪却并未察觉,兀自抬头望着城门道:“人要是变得和这城门一样老,那有多可怕。”

      萧晋苦笑道:“我和这城门一样老了。”

      小雪歪头看着他,盈盈地笑道:“我看啊,你比这城门还要老。”说着,她快打了马几鞭,朝前跑去。王岳此时跟过上说:“王爷,前面我们就要和车队分开了。小雪姑娘会和我们一起走。”萧晋点了点头,望着前方白雪覆盖的山头道:“此次如若我们能顺利到达天水,芙儿就会走了。我托人在蜀南给她和江老先生买下了一处宅邸,他们后半生应该衣食无忧。你到时候护送他们去那里,你也顺便去那边看看。若是觉得喜欢,就留在那里,不必再回天水来了。”

      王岳道:“王爷,属下追随王爷十余载。王爷如同属下兄长一般。此番王爷蒙受冤屈,饱受如此耻辱,岂有临阵脱逃之理?属下必定会追随王爷到底,誓死保护王爷。”

      萧晋叹道:“正所谓人生际遇,如流云聚散,时有常,时无常。我从未想要卷入到这场纷争之中,但我没有选择。这些年来我们共同经历了太多事情,你为我牺牲这么多,却落得如此的下场。你待我如兄长,我何尝不视你为手足?如今我已心灰意冷,但却不能再看你这样下去。我被发配至此,是我的命数,却不是你的。现在你有这么一个选择,你仔细想想,先别急着拒绝。”

      王岳还要说什么,只听得前方一阵痛苦的哭嚎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