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儿电视剧

      被小翅膀这么一问,东平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对【万象真形】是这么看重,他刚才有那么一刹那,儶竟然提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由于他之前在知道别人发现自己有神秘力量后,显得很无所谓,所以他一直囼以为自己是不看重这些的,而此刻他才终于明白,原来他并不是真的佛系,他只是不在意别人知道他有神秘能力而已䊣,他怕的是他们碰鴝触到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核心机密——黑雾。

      黑雾,也就是【万象真形】,是送他来这里的东西,他的一切过去都寄托在它身上了,由不得他不紧张。

      东平一直以来将榛回到地球的期望放在了杀死boss后的强化上,期望有一天能通过它不断强大,最终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回到地球,可惜这些日子他身体的强大㉔已经差不多停滞了,虽然他并没有意识到,但这其实隐隐地加重了他的焦虑。

      此刻,无名能力进化成了【万象真形】,不但变强的路再次通畅,还出现了传ꪷ送的能力——今⠩天它传送到新启星ॎ,焉知明天不会出뢷现传送回地球的选项——东平现在简直努感觉整个世界都对了。

      东平跟小翅膀轻松묿地闲聊着。

      “你回去了就那么短短一会儿,怎么就把束缚力场发生器给弄到这装置上了?”东平说着Ð摆弄了一下这玩意,⪷看了པ看上面许多整体铸造的零件和细小的鱼鳞般的焊接点,“哟,这么精细,这东西不可能是现做出来的吧!”

      “那当然啦,你是不知道方圆有多喜欢搞这些东西,他掌控了某种对郼我们这种级别仍需要保密的神秘之物,拥有超强的分析和制造能力,但凡出现了他感兴趣的造物,他都要拷웉贝一个出来才罢休,像这种真理会官网上分享的束缚力场发生器放大装置,他是早就造好一台放仓库吃灰了……

      我们组织目前最大的开销,除了在建的工程,就是供养他的爱好了,不过好在这些钱并没有浪费,不是吗?”

      “是的,多亏了它。”东平想起了自己在连环爆炸中㖭艰难图存的感受,浑⢛身肌肉都在本能发紧,“要不然我死定了。”

      “谢谢夸奖。”东平耳机里出现方圆的声音。

      “嘿,你们搞椴定了里面能不能出来帮帮我们?”这时,耳机里出现了无面的声音,周围的环⣻境音是此起彼伏왙的虫鸣以及激光枪射击的声音,“我们一出去就帮血影挡了灾,外面的虫子们已经疯了!我们身上的武器对虫子们杀伤力太低,我们需要支援!”

      随后耳机里又传来了藏坤的暗哑声音:“东平,虽然橼你刚经过激烈的战斗,应该休息,不过我还是麻烦你先去帮一帮他们,我们在外面的增员已经就绪,不需要你撑太久。”

      “没关系,我还能打。”东平从地上捡起之前扔掉嶚的盾牌,然后拿着影之牙挽了个剑花,向外杀去。

      支援无Ῑ面的战斗如藏坤所说,很快就结束了,不过十多分钟而已。

      在此期间,东平仗着影之牙储存的巨量能量,直接冲到了虫群中开起누了无双。

      影之牙的低温场让靠近东平的喷火虫的点火器官失温了,它喷出的白蹣磷无法达到燃点,其他的虫活ﯯ性也被降低,速度变慢,这对箭虫和跳虫这种靠速度吃饭的非常致命낟!

      它们失去了对东平造成致命伤害蔢的能力,而那些通过盾牌和护甲和【硬化】技能三层防御后,对东平造成的那点伤害,又不过是替影之牙消消食而已。

      当藏坤所说的支援在爆炸声中杀到时,₹东平所站之地周围已经被虫尸堆了一堵胸墙,各色虫血沾满肉眼可见的一切事物,他手上的盾牌已经破碎,身上的防护服已经千疮百孔,破洞处露出的皮肤得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复原。

      救援者被惊得呆了呆,然后才记起他们是来做什么的,连忙往后面的无面那里麳跑去。

      ゆ“头,怎么样了?嬛”

      救援的士兵看到无面,连忙凑过去问候。

      无面把枪丢掉后,双手抱肩膀缩在地上,吸了吸鼻찋涕道:“没事……”

      “老大你脸色真퓆差,真没受승伤?”

      无面瑟缩了会儿后,可能是觉得还是冷,又起身,快速高抬腿。

      “真没什么,就是……冷,可能有点感冒。☢”

      幸存的两个手꜂下有样学样,丢下枪跟着他一起运动起来,成为了这个战场中的独特的风景。

      之后众人顺着来的路杀了出去,或许经耪过几次战斗,让这条路附近的虫子被清理的差不多了龨,而其他地方的则还在聚集中,所以没有遭到太激烈的阻拦,很顺利的重见天日。

      当一切搞定垀,东平也开始犯困了。

      尽管身体一再被影之牙打鸡血,但他的生物钟依旧在凌晨两点时疯狂催促他上床睡觉。

      㳘 之前想找组织要嘆个藏品来玩的打算立刻被他抛在脑后,现在됤他只想尽快回家。

      作为今天这一战的头号功臣,东平的要求袰是必须得满足的,很快藏坤就给他安排了小型飞艇,并让小翅膀跟着一起。

      上翓飞艇之前,藏坤又给了东平一个储存卡。

      “第一次跟血影对战就杀死了古老者,你心里怕是觉得它们不过如此了吧?”藏坤咧ཚ着被烧迷得略微歪斜的嘴笑着,“想来我就算告诉你这些血影因为营养不良已经被削弱到佹了极点,依旧无法洗去你因第一印象产生的轻视心理的,所以在路裎上好好看看这里面的东西吧,里面的东쐧西能让你活㠙得更长。”

      ∻ 在飞艇上,东平昏昏欲睡地将储存卡插入自己的终端,打算睡前看看。

      这一看,他就再没睡着。

      漫天血影,遮天蔽日,将世界䚲映成了血色,到处都萦绕着诡异葚地哀叹랤声隲,恍若天地同悲。

      血影群如同厚厚的血色乌云싁,又像是颠倒在天上的血海,它们快速뚥向镜头所在翻涌着,᫴随后突然分化出许多条粗壮到超乎他想象的䠚触手,它们像一条条竣电钻般,以极快的速度掠过大地!

      若在飞船㷋里的血ꝩ影有这速度,东平他们早就完了!

      它们轻易地洞穿了地上的防线,没有⼚任何防짭御工事能够抵挡,电磁防护墙和一个又一个士兵身上的防护服就像气泡一般破灭,他们的肉펭体炸成了更锱多的血影,汇聚到触手上,如此循环,血影滚起了血球瀴,越战越强!

      췶␨突然,天空好似落下了流星雨……不,这是火箭弹!

      轰轰轰轰轰!!!

      它们在半空预定高度炸开,方圆几公里的空中全是火球,震耳欲聋的声音连成一串炸响,地面被爆炸冲击波狠狠的刮了一遍,拍摄的画面也开始翻滚,似拍摄者被推到,随后有人擦了擦镜头,用它摇晃着重新对天空焦。

      黕 此时天上的血影已经被清理了许多,剩下的血影的颜色都比较深,应该都是很强的……咦?!

      只见下面的儙土地上突然升起无数浅色血影,这些家伙竟然有相当一部分躲到了地底!!

      是了,它们是能穿透这些物质的!

      随着血影重新聚集,它们再次向地上的士兵ﺑ们发起攻击。

      士兵这次有了充分的组织,动用了激光枪、喷火器、爆燃弹反击,后方也有大型榴弹和大功率激光炮的火力支援。

      瑗但这些血影聚散随믠心,速度飞快,能㠑规避大多数的火力。

      当它们化整为零,如血雨一般从空中散落后,地上就像是在放血色觛烟花,每一颗炸开的都代表一个人的消逝。

      突然,许多巨大无比的身影压破云덞层,天空赫然为之一暗!

      看视频的东平不由得激彴动地说鲯出它㒵的名字:“空艇母舰!”

      푃 无数血影毫无征兆就开始消散,这是母舰上的激光防卫武器在发威,随后只听咻咻咻咻的声音,无数导弹拖着尾巴熓从飞艇上射出,在极短时间就突破餌音障,向血影密集处射去,这次无论血影怎么规鍀避,导弹都死死咬住数量最多的那群不动摇。

      天空再次绽开无数火球,这次来袭的导弹溾更突然,速度更快,而且能制导,它们大多都来不及躲入底下,就被消灭在半空。

      之后旋翼机群从空艇上起飞,更多的激光,更多的导弹,更多的血影被准确消灭,人类占据了绝对优势。

      突然,天空出现一线红光,随后它伴着一声格外勾人媴落的泪哀叹声싅,钻入空艇팱中,直至它消失,空艇上的激光防卫武器才启动,如刺猬般支攥出,但此时哪里还有敌人的影子?

      ⶒ随묹后血线在ꃉ十几秒后,又从这艘空艇中飞出,落入另一艘飞艇中,再之后,鎫前一艘飞艇如血色菊花一般绽开,无数血影从里面飞出……

      之后天空中竟就这么开起了血色的花朵来,一朵一朵又一朵,鑹美丽又残忍。

      “古老者!”拍摄视频的人发出了绝望的喊声。

      这声音让飞过半空的血影发现了他,随后镜头一红,掉落在騿地,滚了滚后,重新斜对天上停了下来,在视频的最后,几道血影刚刚飞上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