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授权同人>

      涍 쳝 傍晚,寨子里越来越热闹,到处都是人与人交流的声音。

      周凡卿的伤也暂时稳住,此时正跟路羽琼一起给游灵化妆。

      “你们确定不是在耍我?”游灵看着镜子里红黄白相间的面部妆容,要不是因为路羽琼跟周凡卿也化着类似的妆容,她都想骂人了。

      “我们飱西寨供奉的是锦鲤神。”路׍羽琼一边化妆一边解释道。

      “锦鲤神?”游灵搜索了一下自己的知识储备ϟ,“是古䫥代那个象征着好运的神吧?”

      “嗯。”

      “寨子很少有信奉锦鲤神的啊。”游灵疑惑᪍了一句,“早期탡寨民大多都是供奉象征着勤劳,消灾之类的神灵。”

      “锦鲤神并不仅仅只代表着好运。”周凡卿表达着自己的看法,“按照考古学家的说磜法,锦鲤是鲤햾鱼的一种,那么鲤鱼跃龙门,也是一种寓意。”

      铐“考古学家还说了,锦廹鲤是一种古代精心培育的品种,估计很难跃过龙ᵣ门。”游灵笑着说道,“䌣不过古代关于锦鲤神的记载确实非常复杂,传说也很多,还有大量根本看不懂的信息。

      这锦鲤神在古代到底是什么地位,到底有多少寓意,还真的难以判断。”

      ⨦헋“咚咚咚。”三人正聊着锦鲤神,宋温暖过来敲蹺了敲门,“抓紧时间,马上就开始了。” 갬

      “好嘞。”

      十分钟后,三人一起来到寨子玬的瑓广场,广场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Ⴝ已经清扫干净,中间多了一个木搭祭台,在祭台上,是一个木雕的锦鲤。

      木雕锦鲤上有明显的岁月痕迹,但反而显得更加栩栩如生。

      ᱘越来越多化好妆的寨民来到广场,大家正对木雕锦鲤站了好几鮤排,所有人的表情虔诚而又兴奋。

      随着夜幕彻底降临,寨子里的几个年轻人点燃了周围的火堆。

      紧接着,只见䚙穿着一身锦鲤长袍的宋温暖手⑼里捧着一个本子,开始一步步走上鋻祭台,他每迈出一步,都要念一句词。

      当走完䔁所有的台阶后,宋温暖双手捧着筒那本子,虔诚的跪倒在锦鲤木雕像前,口中念念有词。

      大概念了有三分䞳钟,宋温暖伸直双手托着本子,向锦鲤木雕像行了一个示跪拜之礼。

      与此蟅同时,寨子ᣢ里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并跟着宋温暖的节奏,在他二拜的时候,所有人一起跪拜,完成众拜。

      结束众拜后,宋温暖把那本子放在锦鲤木雕像쎺前ꀀ,然后点燃了眼前的一个凹槽。

      之后,宋温暖后退三步,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显然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等,大概等了有一分钟,宋温暖再次上前,只见他直接把手放置于火中,从中取出一支笔。

      “锦鲤是水里的动物,怎么这仪늢式看䚌着是火元素为核心的?”游ؕ灵小声的问了一句,这是她第一次现场参与锦鲤神ꋧ的祭牻神活动。

      路羽琼压着声音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说䖎是记载里锦鲤经常跟火同时出现。”

      话音刚落,祭台上的宋温暖发出了奇怪㨳的声音,然后用那支从火中取出的笔在本子上写了什么,写完后,宋温暖转过ف身面向所有人,双手举垱着本子,字正腔圆的说道,“周凡卿,纳福!”

      众人同时看向了周凡卿,ࣨ而此时的周凡卿却愣在了韂原地,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宋温暖,텉但是所有人现在䚾都在等着他,他不得不在众人的关注下缓缓走上祭台。

      “纳福是什么?”游灵又开始好奇起来。

      路羽琼解释道,“每一次祭锦鲤神,寨子里都会选出一个人纳福,这个人将收到来自锦鲤神赠与的好运。”

      “原来如此,这次是周凡卿救了寨子,由他纳福倒也合理,那他刚才看起来怎么好像特别意外。”

      路羽琼继续解释,“之前我们不是跟你说过,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日子禓里我们才会祭神,劫后余生毕竟是极少碰到的事情,大部分情况下,祭神都会发生在准备选举下一任寨长的时候。

      所以每次接受纳福的基本都是下一任寨长的候选人。

      但我㦟哥要去废㍖墟学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他以后回来当寨长的可能性非常低。ଆ

      按理来说,纳福是轮不到我哥的。”

      “你爸牺牲之后寨子也算是劫后余生,应该也祭神了吧。”

      “嗯,当时接受纳福的就是宋叔。

      而且纳福的人,是要给出承诺的。” 뮟

      飼“承诺?”

      “要在锦鲤神面前做出一个承诺,如果以后做不到,就会受到锦鲤神的神媏谴。”

      两人聊到这,周凡卿已经走上祭台,他从宋温暖的手中接过本子,然后双手抬着本節子,独自一人进行跪拜。

      跪拜结束后,周凡卿起身面对众人,现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随后,只见周凡卿在台阶上连续拍击着自己的大腿쬴,并发出一个类似打鸣的声音。

      正在欢呼的寨民们接푢着周凡卿的ᖔ声音,随即,周凡卿跟所有的寨民一起舞动了起来。 뿒

      “这是祭神舞。”路羽琼拉着游灵的手,“我带你跳。”

      游灵参与进了这一场齐舞,她一直在关注寨民们的┼表情,大家此时是快乐的,是尽兴的,是享受的。

      仿佛㸝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游灵不禁心道,“劫㔶后余生,是该这个样子的么?”

      很快,她헩在心里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悲伤是治%不了悲伤的。”

      跳完舞后칥,祭台上的周凡卿敲击着一旁的大鼓,宋温蔑暖则大声騩宣布,“晚宴,开始!”

      又是一阵欢呼,所有人开始围坐在锦鲤木雕ዝ像四周一个圆形长桌前,现场的气氛比刚才更加火热。

       “我们很难吃到肉的。”路羽琼拉着游灵说道,“但是祭神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主动把家里的肉拿出来分享,大家一起吃。”

      游灵下意识道,“那过完今天怎么办?”⥔

      “过完今天,再说呗!”路羽琼顺手抢了一壶酒,“喝点?”

       游灵点了点头,并看向了刚从祭台上走下来的周凡卿,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围着他了。

      䄶“哥是今晚的主角,我们不用管他。”路羽琼给自己也倒了满满的一碗酒,突然有些认真的看着游灵,“虽然你不是金城学院덭的学姐,但,我一定会考上金城学院的。”

      游灵把碗ﲷ举了起来,“等你考上金城学院,我送你一份礼物。”

      “一言为定!”

      쾠 ...

      周凡卿这边,寨民们陆陆续续过来跟他说几句,然后塞一些东西给他。

      周凡卿的身边有衣ă服,有肉,鬋有慈馒头,有针线包,有钱袋子,慢慢都快堆积成勆一座小山了。

      当然,⇵周凡卿每收一份礼,都得喝一碗酒。

      “小凡。”迷迷糊糊间,周凡卿被一个声音惊醒,抬起头,就看䁛到邱明智站在自己的面前。

      邱明智从怀里取出一把匕首,“听说你之前舎的匕首丢了。”

       周凡忛卿深吸一口,“我爸以前总说,你做的匕首是最好的,还说等我长大了,一㤊定让你给我好好打一把匕首。”

      “手艺早就不如当年了。釺”邱明智둒突然有些感慨,“但防身用,总是够了。”

      喜说完,邱明智转身离去。

      “等一下。”周凡卿还ㆹ是喊住了他,“当时,是不﹔是我爸让你走的。”

      邱明智陷入回忆,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是你爸赶我走的。”

      这一次,鑣邱明智不再回头,彻底消失在了人群中。

      ¼

      ...

      晚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等晚宴䃬结束,周凡卿早已烂닺醉,路羽琼不得不出面把他扛回家。

      “哥,你向锦鲤神做了什郲么承诺?”回家路上,路羽琼好₿奇的겶问道,承诺并不是秘密,是可以公开的,甚至过往大家都会习惯性的去公开,让寨民们都知道自己的下一任寨长做了什么样的承诺。

      但是周凡卿大亨概率不会成为下一任寨长,所以大ᡈ家不一定会来问。

      只是路羽琼个人的好奇。굊

      周凡卿摇晃着身子,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我答应锦鲤神,我这一辈子,永远坦荡。”

      说完,周凡卿把脑袋挂在路羽琼的肩膀上。

      可就在这时,脑子里传来一个声音,“튉恭喜完成任务:势不可当(绝对不可以当黑恶势力,扫黑除恶,净化社会,构建和谐,创建平安!)”

      周凡卿,“???”믱

      “怎么这么长?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