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几片app日本

      视线转向前方,只见㤹一个少年提着苦无从树上跳下来。

      ⪅ 另一棵树后面冒出一艛个穿着白色衣๎服ㄣ,留着一头长发的男人。

      ‘这是年轻的大蛇丸?被称为绳树的小鬼还㏄活着,那么我现在居然穿越到了忍界二战时期?!’

      一时间,楚萧冒出不少的念头。

      ‘这个时间点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早了,先去其他世界看看好了。’

      噀如此想到的楚萧脑海内开始召唤系灶统,之前被红雷批到,也不知道是伤了他哪里。

      脑中的呼唤没有丝毫的回应,一时间楚萧譫的面色阴沉下去,回想到之前被红色厬雷霆批出来的那个珠子。

      㓛‘莫非辭那个珠子就是系统?看来得在这个世界待上不少时日了。’

      就在楚萧思考的时候,绳树周围的土地突然不正常地拱起,接着火光穿过土壤向外喷射。

      当机立断的楚萧决定先把这冒失的小鬼救回来,再尝试接触木叶的忍者。

      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前提,就是拥有不低的空间知识。

      细数这个忍界里最了解空间知识的有两个势力,一个是以封印为名的漩涡一族,另一个便是木叶了。

      念动力悍然暴廪起,形成一个罩子将那冒失的绳树雐罩住。

      故意延缓了救援时间的楚萧,看着火光透过念动力还没笼罩到的底部澍,将绳树的双腿淹没。

      “啊!!!我的槀腿!”

      倒在地上的绳树捂着自己的双腿哭嚎。透过迷雾,看着绳树已经白骨外露的双腿满意地点点头。

      他的目的是伪装成拥有血继限界并拥有一定战斗力的医疗人员,潜入木叶村学习里面空间忍术。

      “谁在那里!?” 쬣

      大蛇丸从树后面跳出来,一边让队友查看绳树的伤势,一边做好战斗准备警戒在一旁。

      从树㌾上跳下来的楚萧,慢慢靠近,同时说道: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Ƨ。”

      看着走来的年轻人,大蛇丸只手握紧刀柄,同时另一只手藏在身后给自己的队友打着手势。

      两个队友快速对绳树做好应急止血后,掏出忍具站在绳树ܝ前戒备。

      “都说了我没有恶意,要不是我帮着阻拦一下,你身后的小鬼怕是已经被炸飞了。”

      说着,楚萧将双手摊开,放在他们看得见的地方,接着道:

      “我多多少少会一点医术,可以帮那个小鬼看看。”

      听见楚萧说自己会一定的医术,大蛇丸等人表面上放下了১戒备,让开身来。

      但在楚萧看不见的角度下,一厌条翠绿໭的黳小蛇顺着大蛇丸ᓿ的裤角爬了出来,钻进草中和䒝环境混为一体。

      表面上一脸好奇想要观看楚萧的救治方式,大蛇丸包着双手站在楚萧身后。

      几条蛇吐着냔信子⮥从他的发间钻出,互相交叉之下形成几个符号。

      受大蛇丸的指뮳示,周围的几个队友ⶽ不动声色地变换队形,成三角形将楚萧围在中间。

      其中一个῾队友一脸急切職地说:

      “还请麻烦看看我们的⦡队友,他现在的情况如何?”

      计划第一部分完成的楚萧,脸上挂起微笑,信步走上前查看绳树的情况。

      敗 ૪ “啧啧啧,这伤可真ꅶ够深的啊,你看,骨头都出来了。”

       嘴上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멟来虚按在绳树的腿上。

      “好☌痒!”

      穊 疼昏了的绳树被深入骨髓的瘙痒给弄醒,伸手就向伤口抓去。

      伸手将绳树的爪子拍开,扶正了眼镜的楚萧顿时恶趣味凑了上来。

      挂着微笑,对还在惊疑为什么身边会有陌生人的翩绳树轻声说道:

      ŝ“你要是喜欢抓就尽管抓吧,要是待会哪ฺ根筋被ภ你抓着搭错了,我就请你的队友把你的腿再次划开,再给你׸搭一次。” 憀

      原本听到第一句话绳树脸上挂起惊喜,但楚萧后面说霚的那些,顿时让他变成苦瓜脸。

       “还请不要戏弄我们的队友。”

      周围的队友都是久经沙场考验的老油条,一听楚萧说的话顿时憋起笑来看绳树的反应。

      只有作为半个老师的大蛇丸看不过去,劝了楚萧一句。

      耔 摇头轻笑的楚萧不再言语,将注意力转回到治疗上。

      쫭 努力控制着治疗的速度猦,让他显得不是那么惊人,但念动力的表现,依然将已是上忍的大軧蛇丸以及他ᱩ的队友震惊个不清。

      弬“这是?!!”

      其中一个队友惊叫道,뮖绳树也好奇地看向自己的双腿。

      只见伴随着难忍的麻痒中,缺失的肉块逐渐长回来,被炸裂的骨头也逐渐愈合。 ❂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十来分钟后ᖣ,楚萧装出一脸虚脱的样子,坐倒在地上。伦

      滛长叹一口气道:

      “呼!总算把你这小鬼的腿弄好了,没事起来走两步。”

      颤颤巍巍的绳树从地上爬起来,背靠在树上,先微微迈出一步轻轻地掂了下脚,再接着迈出第二ꦷ步。

      ⤉ 越走越快,最后뺹开始跑了起来。

      픛 看着开始撒欢的绳树,楚萧转过头来问大蛇丸:

      議“你们就不怕他再踩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吗?”

      顿时惊醒了正震惊于楚萧念动力的修复笌能力的大ꦞ蛇丸以及队友,连忙跑上前将绳树扯回来。

      大蛇丸看着楚萧的年轻的脸问道:

      “阁下ꐫ是谁,Ṉ忍界中未慮曾听说过有这样的忍术。”

      摆摆手,楚萧回答道:

      “我是一个旅人,兴趣是四处闲逛,见识不一样的风景。”

      䵂“之前施展的是父母传给我的能力,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血继限界。”

      闻言,大蛇丸眼睛一亮,后方的领导层不看重医疗忍者的能力。

      但对于常年作战于一线的大蛇丸来说,有个医疗忍者要比什么都强,连忙开口问楚萧。

      “你的家人呢?”

      一脸落寂的楚萧低着头说:㪃

      “他们在我很小的时鑘候就死了,一场瘟疫席卷了我的家乡컿,这些能力都是翻看父亲的崞笔记才了解到的。”

      “是吗?真是抱歉了。”

      说完,大蛇丸顿时一个瞬身术跳到楚萧的身后。

      忍住紁了防御的本能,脸上挂着疑惑与惊慌的楚萧回过头来看着大蛇丸问:

      邮“后面有敌人吗?在哪?”

      初步试探确ꎦ定楚萧不是间谍的大蛇丸微微摇头道:

      େ “没,我只是太紧张了,只是只松鼠跑过去。”

      “哦哦,话说现在你们在跟谁打仗啊?”

      顺着话题,楚萧开始了解这个时代ڔ的情报。

      在他原有的记忆里,绳树还活着,那么说明这是在二战时期,但二战时期跨越长度太长。

      整整从木叶30年跨越到37年,៰如果来的时间好,他甚至可以谋划一波旋涡一族的封印术!

      “现在正在与岩隐村开展。”

      谈论起战争,大蛇丸脸色也不埸太好看,估计是目睹太多的队友阵亡了䮸吧,楚龱萧在心中想到。

      就这话题,楚萧了解到ꗖ不少的信息,内心开始分析。

      ‘蝎的父母还੯没有被旗木朔茂所杀,可以确定为这是35年之前。’

      ꋎ Ķ ‘而三代老憨憨还没生儿子,时间可以确定到这是33年到35左右。大概就能秎确定那么多了,再问下去可能露出破绽。’

      与大蛇丸谈论时,楚萧适度地表现出对于木叶村的向往。

      说以㇔后可能会当一个作家,去木叶村采风。

      而早对楚萧的血继限界垂涎三尺的大蛇丸当即邀请他战后去木叶鋌村。

      一脸不好意思的楚萧表示没带点礼物,总是不太好意思。

      就此申请去战地医院里当个助手。

      二人顿翣时一拍即合,双方都没觉得自己亏了。

      楚萧풋觉得在医院里收集情报的效率,远比跟着这群杀胚来的快。

      而大蛇丸则认为첁能收罗一个具有特殊血竂继限界的人才,是极为떘不错的。

      就这样秛,楚萧就宅在了战地医院,一边了解这个世界的忍术,一边探听情报。

      而从战地医院里康复出来的忍者,都对楚萧的技术赞叹有加。

      䜋短短几小时内,就能把一个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稍微补充一些营养就能回归战场。

       而楚萧也拜托那些忍者帮他一些小忙,比如说买一些报纸,或者借用一下电脑之类的。

      这是楚萧最想吐槽的地方,ꣂ明明是个中世纪世界,偏偏有电脑等电子产品。

      好在终于能确定楚萧所在的时獨间了,放下手堀中的报纸长叹一声:

      췭  “看来,想要离开这个世界,还有得等了。”

      就在这时,楚萧所住的帐篷帘子被掀开,走进两个带着动物面具的人对他说道:

      “旅人楚萧,跟我们走一趟吧。”

      窑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