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b.tV

      在场绝大多数人从没见过法庭审判,三个法官也从没审判过别人,整个秩序都显得混乱,仿佛只是变成凯文和荷布鲁长官的争吵。而论争吵,一般人哪里是吟游诗人的对手?何况凯文还是吟游诗人中的佼佼者。

      不过法官到底也是精英人物,此时已经反应过来,并要求回归正常秩序。

      凯文ꎶ干咳一声,也拉回话题:“法官大듒人,我请求传召一位证人,只要他出场,一切自然分晓。”

      “传证人!”三个法官姎相继同意。 쬮

      片刻,上士波鲁斯缓步走到证人席,长官脸色大为惊诧。一时间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小兵,竟然成为了对方的证人。

      姭 “法늑官大人!”长官直接抢着开口,“他们可耻的收买了我的士兵!他平时就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他的话都不足以采信。”

      这次凯文只是安静的站在一遍,静等法官判断。证人口都徤没开,直接抢着否定他,这恐怕太过分了一些。如果法官这都不开口,那这法庭都不用审了。

      果然精灵法勉官퍈当即锤桌子:“当事人注意,现在不是你发言的时间!”

      荷布鲁长官咬牙切齿,下意识的看了城主一眼,城主还是眼神告诫他先克制一下。闵这些人没怎么上过法庭,对法官也没什么尊重。

      “证人的姓名,职业。”莱恩国法官问。

      波鲁斯上士开口:“我是本城保卫处十三大队上士,波鲁斯。”

      衚“你想证明什么?”莱恩国法官问。

      “我想叙述一些事实,”波鲁斯开口,“自一年前开始,我就被派往楼保勒国内部。我的任务是…曥…”

      “抗议!”荷布鲁长官再次打断,“他说的内容和本次事件毫无关系!”

      “抗议!”凯文拍桌子,섛“对方屡次打断证人证言,我建议法官判他藐视法庭!”

      啪!锤子落下来,莱恩ᦪ国法官开口:餹“抗议有效。”

      法庭上当即一阵沉默,凯文看着荷布鲁,荷布鲁看着证人,찷各自都蕴含着敌意,证人左看看右看看,有些茫然,大家全都一言不发。三个法官还是默默的等。

      沉默还在继续,大家原本敌意的眼神,变綌得有些疑惑。甚至士兵们也都诧异的互相对视,外层民众不少人露出敬佩之色。这难道就是无声胜有声吗?

      瀐“在干嘛呢?”萨满法官终于忍不住打破平ꫲ静。

      依然还是无人回答。

      “证言啊?”萨满法官再发话。

      证人一愣:“刚刚法官不是说抗议有效吗?所以我不说了啊。”此言一出,大家算是理解了。刚傚刚两个人同时抗议,结果法官一句“抗议有效”,也不知道说哪个的。大家按照自己的理解,结果出现法庭长时间冷场。

      蘴 “那我继续证言,”证人尝试着朽问一下,见无人反对,当即接回刚刚的话题,“㪋我被派往楼保勒国内部,我ࠏ的任务是招募一些地䢑痞或者无业人士,给他们金币,冒充楼保勒国佣兵团,然后挑起纷争。”

      一瞬间,背后民众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数日前,我带一小队在猛毒森林内,遇到凯文带队的护卫队。我队因为先前有人死亡,于是认为可能与凯文等人有关。上前发生交涉,但交涉时出现矛盾,双方产生血拼。我们落败,仅仅逃出了我一个。”证人淡定继续证言。

      萨满法官摇头:“我们本次审毰理的是劳卢闯入保卫处的事情,和这个无关。”

      “法官大人,”凯文上前,“请听᣼完证人证言,我现在对保卫处长官本身的行为表示怀疑,我认为他涉嫌破죌坏两国安定。其行为已经不足以胜任保卫处长官一职。” 

      一时间后方又是一阵的议论,对于一般民众来说,无疑这次法庭的쇂信息量有些大。昨天凯文找到波鲁斯上士,当即就看出这人就是曾经猛毒森林内攻击自己的领头人。和讲他将清楚利害关系,讲他们长官的匹为人,讲如൚果鷁这事情抖出去,他还能活命么?

      威逼利诱加动态图,一个灭口别人的人,也的确害怕自己被别人灭口。装事已至此,波鲁斯上士也无路可走,终于在凯文和他谈了半夜之后,他终于答应出庭作证。

      劳卢侵入保卫处证据确凿,而且也的确是真的,这方面实在没办法辩驳떂。再怎么诡辩,也无法证明半夜偷入保卫处是正确的事情。凯文只能使用同归于尽的策略,你抖出我的事情,㏫那我也抖出你的事情,大家一起玩完。

      波鲁斯继㶮续开口:“这件事情,在楼㩮保勒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对面好几个大型佣兵团被逐一调查。而事实上,我已经回到了国内。我是军人,一切ᗔ奉命行事。一切的命令,都来自我的上司,荷布鲁长官!”ѣ

      “我的证言完了。”波㘢鲁斯说完,微微鞠躬。

      莱恩帝国法官转头:“荷布鲁上校,对于证人的指控,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也请求传召裞证人!”荷布鲁此时也冷静下来,随手往后一招,用眼神朝一个军官眨了一眼,“来!你上!证明一下!”

      军官当即会意:“法官大人,我可以证明,波鲁斯上士所说的,䯕纯属一派胡言。”

      凯文冷笑,“那么真相是怎么样的?”

      “真相是,我们的长官从未下过类似命令!”军官义正言辞。

      “呵呵,”凯文冷笑,“请问你的职位是?”

      “我是一名上尉,下属第六分队长官。”军官回答。

      “我想请问,一个上校所要下达的所有命令,是否都要给你这个上尉过目才行?”凯文反问。

      军官瞬间结舌。

      “既然不是,你有什么能力证明你的长官从未下达类似命令?”凯文再问。 阙

      精灵法官当即落槌:“证言无效,退下!”

      “等等哌,我还有其他证人!”荷布鲁长官急忙挥手,再招呼上来一个。

      “咳,我是十三大队的长官,”新上붦来一个人说,“也就是波鲁斯的上司,我证明!波鲁肃上士从未接受过类似命令。”

      ퟣ 鵒 凯文反问:“那么他最近在干什么?”

      “待在队内,正常训练。”新证人话不多说,也担心弄出破绽。

      “请问你们在哪里训练?”

      “这是军事机密,不能透露。ブ”新证人口风很紧。

      “既然如此,我请求传召一些佣兵,仔细询问十三分队到底在何处训练!”凯文转头又面向法官。这边佣兵和正规军常年不顺眼,互相之间也基本知根知㸉底,所谓的军事机密,一问就知。

      “传个佣兵。”兽族法官开口。

      当即两个佣兵被带上来,这两᪼人本身就在后面听着,此时就直接回答出来:“哈哈,他们不就在他们的操场嘿嘿哈哈么?哈哈哈!”

      啪!莱恩国法官皱眉:“法庭上不得嬉笑!”

      佣兵没什么见识,也没䚪什么文化,啥都不知道,法官和他严㳒肃,他还以为闹着玩。当即被夒请下去。

      “我们军方机密,这些佣兵知道什么?”城主开口了,“他们甚至没有资格证明。”

      凯文沉默片刻,看来对方打定主意不想多说,说到什么就덽是军事机密,保证不出破绽。咬死就是证明波鲁斯上士撒谎。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随手就能叫来一大堆的证人。

      “好,我现在对证人的身份产生怀疑,”⼗凯文上前几步,鋥来到空地上,“我认为你的实力,恐怕难以胜任十三大队长官这个职位。”

      “촸那你想怎컃么样?”新证人拿出自己的证件,“这就是我的证明!”

      “这伪造很容易,”凯文不屑,“我的判断标准是,我做一系列动作,如果你能完美重复我的动作,那我就相信你是真正的长官。你敢么?”

      新证人左右看看,“好啊!”凯文不过是一个吟游诗人,而对方毕竟是长官,基本功都比较扎实,并不惧怕。何况即使自己失败,也可以说对方的动作毫无意义,不具备判断价值。

      “我的动作很难,但只要你真的有长官的水准,你绝对可以重复出来!如果不能,那就是说你只是冒牌的!”凯文继续。

      “哼。”对方只是冷哼一声,不屑回答。

      凯文当即先弯腰,开始抓耳挠腮。对方左右一看,有些尴尬,但犹豫片刻,还是跟着凯文一起学,也弯腰,然后抓耳挠腮。

      凯文当即左跳跳,右跳跳,对方也左跳跳,右跳跳。凯文就地打滚,对方也就地打滚。凯文挺起肚皮,用肚皮作为支点,然后手脚摊开转圈。对方不甘示弱,也挺着肚子转圈。

      全法庭一片安静,都傻愣愣的看着中间两个人满地打滚。

      突然,凯文一跃而起,然后넂连续后跳。对方反应敏捷,也是跃起,连续后跳。凯文麻利的反手一挥,对方有样学样,反手一挥……

      啪!荷布鲁长官鶿挨了一巴掌。

      全法庭:“……”

      原来不知不觉间,新证人已经后跳到了荷布鲁长官面前,凯文这反手一巴掌,他当即送给了他的直属上司。荷布鲁长官也是始料不及,他的主要注意力还击中在凯文身上,在想这货在搞什么鬼,结果自己被挨了一巴掌。

      “法官大人,”凯文回到他的被告席前,“我对新证人的智力产生舅怀疑,我认为他不足以出庭作证。”

      三个法官:“……”

      新证人此时如傻了一般呆立当场,脑中只有一个概念:我打了长官,我打了长官,我打了长官……঩

      “你给我下去!”荷布鲁长官一把把新证人揪下来。

      凯文冷笑:“荷布鲁上校,你手下这么多士兵,是不是要一个个上台做一个证明?”

      荷布鲁脸色铁青,一时不说话。

      “荷布鲁上校,”凯文语气缓和了一下,“你直接破坏两国和平,试图냣挑起읒****,这个罪名一旦落实,恐怕比之什么夜闯保卫处要大的多。我建议,大家坐下来好好协商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 凯文这句话的意思,很显然希望能庭外和解。否则双方都过不好,也没这个必要。

      ퟪ荷布鲁当然能听懂,但这方面他已经做不了主,不得不转头望向城主。城主只是冷ႜ冷一笑:“既然开了法庭,当然由法庭判决,否则岂不是笑话?”

      荷布鲁脸色‮发白,显然城主并不把他的命当一回事。城主更在乎的是脸面쉳,否则费心费力弄了一个法庭干什么?⋾这么多民众看着,ⵀ会有什么感想〱?至于一个保卫处长官,不过在他眼中不过是区区小兵,不值一提。

      凯文当即上前:“请问城主,你在法庭上,代表的是什么身份?”

      城主뭵一愣:“我是城主。”

      “法庭之上,要么法官、原告、被告、律师、旁听、陪审,城主是什么职位?闻所未闻。”凯文语气强硬,竟似乎不把城主放在眼里。

      “小子,你要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城主边上的近卫已经踏前一步,即便是混乱如莱博齐耳国这种講地方,哪怕是諞对正规军不对眼的佣兵,对城主无疑还是尊敬和惧怕的。这是个人实力的顶峰体现,没有人愿意去招惹。此时眼咴见凯文居然直面挑战,法庭内是一片瞠目结舌。

      “法庭之上,法官最大!城主你既然开办这个法庭,这个法씕庭既然称之为法庭,那么就请你保持最基本的尊重!”凯文毫不退让,“你既没有戴上假发,也䙀没有穿着黑袍坐在法官椅子上。你在这里只是一个区区旁听,没有法官传召,你怎么可以随便㡉发言?”

      城主:“……”

      这次连驻地大使也刮目相ખ看,直面城主,就算他也不敢如⯛此言语激烈㭪。还真是少年轻狂。

      덨“法官大人,”凯文转身,“虽然这次法庭是本城初次开设,但法庭的庄严性不容置疑。如果有놢人屡次藐视法庭,随意发言。ﹱ自以为位高权重,就无所㵒畏惧。请问法官大人,这该如何处置?”

      啪!萨满法官当即捶桌:“那就弄死他!攀”

      众人:“……”

      城主脸色铁青,但萨满法官也完全不惧。兽族人说话通常直爽,而且性格粗狂,对什么人族城主,也不怎么放在眼里赖。

      法庭上一片安静,城主依然站在原地,有些尴尬。脸上是火辣ご辣的㊁烧着,但也不便发作。

      凯文不多理会,转而面向荷布鲁上校:“相信以你的能力,也不是自发派人潜入楼保勒国。你必然也是得到了某人的指令,而派出的人多半也远不只有波鲁斯上士一个。说,是谁下的命令?”

      荷布鲁上校下意识的撇了城主一眼,依然一句话没说。

      “你看城主干什么?”凯文当即问了出来。

      全场安静,所有人目光击中在荷布鲁ᑤ上校的脸上,城主的目光尤为犀利,仿佛即可就要杀人。荷布鲁上校只能呆立片刻,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是我棥一个人的主意。”

      녡 凯文一怔,ͭ原以顫为他飖必然会扯皮很久,但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承认了?而且凯文本也쳠不希望真的定他的罪。一旦他定罪,劳卢实在难以反驳,只能也跟着定罪。

      厅外和解的主要矛盾还在城主身턠上,凯文试图把火往城主身上烧,但没想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