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玛利亚正在播放影音先锋

      쬔烈日当空,青山叠嶂,一群白鸟自茂林惊飞而出。

      绝无人迹的穷山密林,方圆几百来里,也就一个年轻公子在林里折腾鸟儿,他不用弹弓利箭,随手折根᭾树獔枝,嗖一下射出。

      唰啦一阵响,鸟没射中,力气倒费了不少。

      Ꮃ “飞你大爷,要不是累得慌,给你动一下算我输,山海关回来收拾你。”年轻人折腾不动了,空着肚子继续赶道。

      年轻人名叫戎烈,十七八岁,长身如玉,英俊的脸上淌满热汗,绣金白袍上东一块西一片的污泥,算是穷山恶水的馈赠。

      背个锦织包袱,包里䞱有钱没ṁ口粮,钱有啥用,方圆三百里渺无人烟,有钱也没地方花,揣在身上还⟳沉甸甸。

      但山海关是非去不可的,哪怕累死不能走回头路。走了一濤个时辰,从林口出来,突然眼前一亮,豁,有炊烟挂茶水的茅草屋摊子!还有个瘦不拉几裤的小二在灶前忙活。

       这深山老林口见到茶水ᒄ摊子,实在有些恍惚,闭了闭眼再睁开,还真不是幻觉,总算见着个活人!抬脚走到큳摊旁空凳子坐下,包袱往桌子上一搁:“小二!上酒!”Ǡ

      店小二端着笑脸迎上来:“哎哟,这位客官,实在对不住,山路难走,小店只有茶水没有酒,招待不周了。”说的是北乡方言。

      戎烈颓褄然倒在茶桌上,虽是乡下穷地方,酈连酒都没有就过分了,却也没精气神再折腾,丢出一块银子:“打赏你的,上碗그水,再来点儿好吃的。”

      “哎哟多谢客官。”店尢小二双眼发光接过银子,“山里人烟稀少,要到山海关才有城镇,离这儿还有㎾一天脚程,您吃饱了再上路。”

      戎烈趴在茶桌上苦涩一笑,不来一遭还真不知道路途如此艰辛,好歹快볉到山海팰关了,不然哭都没地方哭。

      自个儿怕是北昭王朝开天辟地头一个,因逃婚而落魄至此的皇ʖ子?

      作为王朝仅有的未婚皇子,六王妃之位可谓被朝野上下眈眈虎视,自个儿虽还没成勼婚打室算,有时寻思着王妃不裸是将门之女,也得是名门之后吧。

      结果皇后从众多名门闺秀里挑出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姐,大乐府嫡女,李长乐。

      大乐瞱府负责国გ家乐鞴政祭事,掌事官任从四品尚史大夫,李长乐作为从四品官员之女,嫁给皇子当侧妃都是抬举了,皇后竟赏赐啪她正妻之位,实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其实出身低微倒还其次,若是个貌美心善又才华出众的,也是能勉勉强强接受,可一打听,不得了,据称其貌不扬,才华庸碌,因此长年居家不出,在十岁时打断了裴国公次女的左臂,喔,是个武女。

      鬼知道李夫人是怎么编着花的夸闺女,总之皇后认为懂武功,身体好,往后好生养,不出门,正好相뀕夫教子,和李夫人一拍即合,再到皇帝耳边吹了个风,一门婚事就定下了。

      롯从头到尾,没人来征问狀过自个儿愿不愿意。

      这就不行了,虽然圣旨不可违抗,可怎么着也得发泄下对这门亲事的不满,溜啊,管他呢,大乐府小姐?搁王府里晾着呗,皇帝赐婚当王妃还能委屈了?

      总之选了个吉祥的日子,大婚前七天,风和日丽,收拾细软锨,随便找了个由头蒙混上街,不带随从不带丫鬟,就算是逃婚了。

      出了皇城大门,心血一热,就想去山海关见识汪洋北海的广袤浩瀚,领略过Ʈ海的大气磅礴,胸襟一藏开阔,情怀一陶冶,那时再回京,对于这门亲事,那也看得淡了。

      一个人策马就上路,虽没个说话解闷的伴儿噦,路上游目畅怀,倒还惬意自在,可一过靖平关,好家伙,啥叫䦳荒山野岭,总算是见识了。 肾

      膥别说酒肆客栈,连人影都没见过一个,山也够险峻,一狠心Ⱏ把马納卸鞍放生,徒手徒脚闯进深山摸滚打爬半个月,摸鱼逮兔就㈮是一顿饱餐,找棵树将就过一宿,夜里还要提防毒虫猛兽上门招呼。

      哪里还像个鲜衣怒马八面威风的皇子?唉!戎烈叹一口气,咽着咸菜就面条,算是ച填⬵饱肚子。

      正䥎午的骄阳异常灼热庅,晒得飞禽走兽都提不起劲,更无一丝凉风,四下里静得没半点响动,猛然间听得一个女子冷冰冰的声音:

      “小二,上酒。”

      戎烈㡎冷不丁的打个寒琫战,这声音钻进耳詢朵就像大热天里进冰窖,转头一望,只见是个白衣如雪的少女坐在对面一张桌子旁。

      ▓少女背对而坐,脸朝着树林,长发用银色丝带束起披在背心,身形瘦得跟野草似的,白衣在太阳照耀下亮得晃眼睛,整个人像笼罩在一层光ӳ雾里。

      戎烈“咦”一声,此时突然在荒山老林口见到个白得发光的少女,咋看咋不真实,쟭山精?女妖?

      小二端着茶壶迎过去:“姑娘,山路难䡭走,小店有茶没……”话没说完,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惊到魂魄储一般,“哎哟…獯…姑奶奶……您慢用……”茶壶丢桌上拔腿跑进树林没了影。

      哟呵,这是撞着鬼还是见冤家了?戎烈觉得ᖞ有点譁意思,쫂提起一股劲,走到少女正对面的桌子旁坐下。

      那少女正好转头看过来,一撞上她的目光,戎烈不禁打曤个冷战。 ᶼ

      从来没见过有人的眼睛如此可怕,乍一看还以为只有眼白没有眼珠,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有瞳仁,只是瞳仁没有色彩,像透明珠子,阳光一照,反射出冷电般的锐光。

      若不是眼珠太过诡异,这张脸可真是俊啊,剑眉凤眼,明犀利落,五分英气三分清华,剩下两分是淡漠,换个男装就是清高公子哥,囹穿着女装么,因为那双쁰眼睛,实在让人夸不出美貌的话。

      湒就这么略带奇异的与少女对璢视片刻,那少女一直面无神情,像烈日底잯下一块凝固不化的寒冰,最后在一片略显尴尬的寂静里,听见少女轻轻的发出一声:

      麉“嘁ﺍ。”

      嘁?语气还挺不屑。

      戎烈回뀤个尴尬但礼貌的微笑,打起招呼:“姑娘,太阳底下晒得慌,来阴凉处坐坐,姑娘尊姓芳名?”毕竟皇家架子放不下,没自报姓名。

      少女移开目쎑光,拿过包袱翻东西,戎烈仔细盯着,寻思她会不会掏出什么妖魔鬼怪的法宝,但见她拿出一块鲜红淋漓的……西瓜,剥开糖纸咬一口,说道:

      “姓李,以桃代李的李,名长乐,大乐长盛的长乐。”

      “咳咳咳!……”

      正喝水的戎烈猛地呛了个厉害,李什么长乐?没听错?皇后钦点的大乐府小姐?

      咋可能啊,为了躲这门婚事,那可是头也不回的走出一千多里路,翻越过三百多里险峻荒山,她咋能追得㫮上㖇?同名同姓的婮巧合吧,要问个明白:

      “李姑娘啊……幸会幸会,姑娘是哪里人士?”

      吃瓜少女道:“京都人。”

      京都人……就算是京都,也不一定出身大乐府,大乐府也养不出这㘍么个妖精样的闺女,又问:

      “京都离此地千里之远,看姑堸娘只身赶路,是家在外乡,还是千里走亲戚?”

      少女无奈的叹一口气,군道:“家在京都,从京都过来,走了一千多里路,要找一个人。”

      戎烈剑眉一皱,啥玩意儿,难道真是她?千里迢迢跑出灤来找自己?这也太魔幻了,挤出一丝笑容,又问:

      “京都有个大乐府,姑娘可听说过?”

      少女“嗯”一声,道:“知道,正是我家府邸。”

      戎烈呆滞,还真是啊!要不要这么魔幻?闹啥啊,这么远怎么追上来的?还这么淡定的吃瓜,就是故意说出身份要看看逃婚的皇子被抓个正着会是啥紉反应是吧?

      一番惊讶后,戎烈委很快就琢磨透了,她㯤没这种本事,只可能是皇后的安排,要逃婚?将计就计呗,安排一出千里追夫的感人大戏,一场婚事自然顺水推舟,姜还是老的辣啊……

      啧啧……如此看来,这丫头不是一个人来的,至少有皇后遣人护送,所以能腍毫发无损干干净稻净籔的坐在这里,人肯定藏匿在周围,得想办法溜走才行。

      正尴尬时,只听得少女幽幽的一声叹息:“唉!也不知道家里怎样ꭗ了,爹娘还好不好,我已离家许久,走了好多地方,可是……都没有找到他。”

      폄ꀬ喔……戎烈不厚道的笑了,闹了半天,她压根儿就不认得自己啊,也是,毕竟从未见过面,怪不得这么淡定,原来是自个儿跑出来的,跟皇后没半文钱关系,哈,这就好办了,甩开就完事。

      不过……既然这样,怎么正好跑来山海关找人,巧合?况且三百多里荒山野岭啊,她是怎么闯过来还全身上下一丝灰都不沾?

      戎烈越想越觉奇异,要弄个明白不可,说道:“李姑娘要找人,怎么不去名城繁市里寻找,这里都是荒山野岭,人烟稀少,李姑娘找不到人,兴许是找错了地方。”

      少女呆滞的摇了摇头,道:“公子有所不知,我打听到他出了靖平城走上北口道,北口道是去山海关的路,我想他要去山海关,想也没想就跟过来寻找,山路真难走啊,还有好多可怕的毒虫猛兽,我险些丧命于此呢……”

      戎烈听得呆了,不得不感慨,褃实在感人肺腑啊!仅凭道听途说,就不惧艰险跑来山海关寻找,独自跋山涉水穿越三百里荒山,不惜性命与毒虫猛兽周旋拼搏,只为找到素未谋面的夫君,实在是缈痴情又执着,勇气更可嘉。

      哎!最难消受美人恩呐,实在不忍再叫她孤身漂泊,戎烈有了一个坏透了的念头,陪她一起找垠夫君呗,找遍北昭国一土一地,到最后她发现夫君其实一直在身旁,不知祔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想到这里,忍住贼想笑的脸,摆出温柔关切的神情䜄,恬不知耻道:

      “他也太不像话了,竟让姑娘只身在外辛苦寻找,无耻,无耻,这山里常有猛兽出没,姑娘一个人实在危险,我送姑娘一程吧。”

      少女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西瓜咬一口,面无表情的咀嚼起来쀢。

      戎烈正要说点什么,突然两耳一퉎动,听得一丝动静,跟着呼的一声,猛的一头斑斓大虎从树林扑过来,他反应倒快,纵身一跃,从虎爪졓之下避开。

      哟呵闾,送上门쳛来的肉,戎烈正要宰虎饱餐,瞥眼看见那少女不动声色的从包裹里摸出个绣球,随手向虎丢过去。

      只听“咚!”的一声,西瓜狠狠℀砸在虎头᠈上,猛虎登时身子一歪,轰一下倒在뭠地上,就此不鞃再动弹了。

      戎烈一愣,啥玩嶧意儿?难道一瓜砸死了?走上前察看,猛麯虎一动不动的嶎确实已经死透了,豁,厉害啊,一瓜夺虎命,滴血ᡣ不留痕,大乐府小姐……竟然有这手功夫?

      难以置信,不过她既然能闯过荒山野岭,理应有些本事在身上,不得不称赞:“姑娘,遦这是西瓜还是铁瓜?”

      少女没有搭理,兀自收整包袱,起身走过来,俯身捡起小绣球,没向戎烈瞧一眼便转身走开,冷冰冰的留下一句话:

      “戎烈,跟上来,不来,弄死찈你。”

      戎烈耳中嗡的一阵响,毕竟自己名字从小到숢大只被父皇母后叫过,此时突然从这少纀女口中喊出来,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闹个啥?

      这丫头,不仅认识自己,胆儿还挺大啊!霎时间,一股被人㇒彻彻底底耍了的气愤与羞耻感充满了胸腔,这丫,绝对是个妖孽,这门婚胟事,弄死不能结!

      不过,就凭她戏耍鲴皇子,直呼皇子名讳,扬言要弄死皇子,随便笟哪条捻出来都是一门大罪,只要上京在皇后面前随便一说,这门婚事铁定得黄。

      “呵。”戎烈嗤的一笑,朝少女走过去。

      “好的,王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