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

      “彩英,今年的新月诗会好像是由英国公夫人承캷办的,퉵听说英国公夫꿻人为了能够办好诗会,还特地跑去问朝云长公主借了园林,今年的诗会一定会比往年热闹的多。”祁玉衡带着侍女彩英在祁府的花园里散步,彼时正午的阳光温暖明媚,层层光晕映照着花下美人姣好的容颜。

      彩英见祁玉衡的眼里隐隐流露出些许期盼,她心里立刻明白了缘由,于是开口说道:“小姐,奴婢此先有一姐妹,如今在英国公府上做公子院里的三等।女使,奴婢私下里倒是听她说起过,英国公夫人这次还邀请了桓王殿下。”

      祁玉衡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此话⢈可当真?”

      “千真万确,奴婢不敢妄言。”彩英道,她那英ꇻ国公府的뒟姐妹与她关系向来要好,应是不会故意诓骗她的。

      祁玉衡心里暗暗有些惊喜,平日里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年到头很难见到桓王殿下,而룱这次英国公夫人竟然真的如她所愿邀请了桓王,想来这次的新月诗会于她而言,是﷕个不可뼲错失的机缘。

      桓王是当今圣上的胞兄,周身的风华如玉山上行,光彩映人,只是可惜䑊他到底不如谢家公子温熿润亲和,气质稍有些淡漠。桓王不喜见生人,平日里也极少离开王府,他素来不爱理会麪朝堂上的那些阴谋勾当,自新帝登基以来,팀就很少能再见到他外出露面了。

      祁玉衡的模样生的好看,又有才女的名声在外,这퀬京城里的世家子弟她哪个都没有看上,읦却唯独对仅仅只见过一面的桓王心生倾慕。

      她捏硠了捏手中的扇骨,脸色有些微红,“됐…他若真的去了,倒也㣧不枉我念着他许久。”

      正午的花园儿本就少有人问津,只是这里是虞常宁的芜院通往府门的唯一道路,虞常宁原本只是单纯地路过这,㵦却没想到居然让她听见了这样一番对话,她尴尬地䜲直抽嘴角,连忙伸手拉着浔冬的儅衣袖,带着她悄悄躲进一旁的假山。

      “小姐莫要在外说这种话,若是让旁人听到了,那你的闺誉可就全毁了啊。”彩英有些惊慌地看着祁玉衡,祁玉衡闻言心里一沉,神色有些紧张地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才稍稍放下心,缓缓舒了口气磗。这次怪她多言了辢,竟然在外说出螤这种混账话,她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带彩英匆匆离开了鼺花园。ⷉ

      脑 虞常宁见她离开,等过了许久后才慢慢从瓔杂草丛生的假山里钻了出来,她现在的心情五味杂陈,自륰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귆桓王……”虞常宁喃喃道,她记得原先她还在彭城时,她祖母就曾给她讲过一些쳷有关宫廷里点的事儿,说是这桓᪫王是当今陛下的胞兄,刚出生时天降祥瑞,其母又位列四妃,所以他从小到大没吃过什镐么苦,一直都是在锦绣堆里长大。

      ΢䪊桓王做事稳Ꙍ重,效率⡧极高,溦先帝在世时非常喜爱他,传闻当年先帝还有改立他为太子的意愿,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这太子之位竟然落在了他的胞勩弟手中。见过桓王的人都说他性格沉稳,素来爱着齐整肃穆的玄色衣衫,平日里也总是一副生人勿近,遗世独立的样子,也不知到底是经历了什甞么,才叫他年纪轻轻却早早磨平了心性。

      虞常宁轻叹一声,没想到祁玉衡竟뫏是喜欢桓王的,刚刚听她们说这次桓王应邀参加英国公夫人的诗会,想来这场诗会,必ꂥ然不会平静,只是这些事儿就这样紧凑地碰在了一起,虞常宁觉得这⊡并非是巧合,而像是有人暗中操纵㶋着这毶一切。

      㖮 她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浔冬。

      “浔冬,我如今是越来越好奇你身后的那位公子了。”她笑着说道,原先她还疑惑怎么这么쫙巧居然让她撞上这种事,现在想想大抵是又被旁ᮛ人安排了。

      绒 虽然这种繘类似于牵线傀儡的方式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但她到底还是明白借势这个道理的。

      “也罢,有朝一日,我必能见到他。”

      用人不ರ疑,虞常宁既然选择相信浔冬,那自然就不会再怀疑她的用心,只不过通过这次的︶事,她发现浔冬身后的人走一步看十步,眼光ퟡ未免太过长远,这样的人心思缜密,实在줓叫人有些害腫怕。

      꽐 浔冬见此,唇边轻轻弯起了퉿一抹笑容,她知道虞常宁如今不再怀疑她,是已经将她当作自己人了,而公子临走前叫前她引导小姐一步一步依靠自己餐去缛发}现了解京城里世家之间的关系网,大淓抵鉇也是为了慢慢培养小姐。 쁩

      “走븅吧,马车早该备好了,别耽误了时辰。”虞常宁对浔冬道,今日她们要去京郊南山脚下看杨氏的庄子,南山离京城也有段距땭离,若是白㏿日里耽误了时辰,夜里怕是赶餜不及进城门。

      浔冬应声与虞常宁快步向府门口走去,却在九曲回廊前遇见了刚从外面花楼回来,神色恍惚烂醉如泥的霢祁贺云。

      첊祁贺云眯着眼睛쪿看她,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一ି会哭一会笑,姿态有些滑稽,眼里却又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凄凉。

      “棠儿,棠儿……”祁贺云埠拉着虞常宁的衣角,神色似乎有几分自责,“是爹绬爹뱏不好,爹爹护垒不住你,是爹爹ﶩ没用啊……”

      他荒唐蹉跎了半生,这半生如同一场灰白色的梦,从前他鍘护不住白芷,如今更是护不住祁允棠,他让他的棠㡐儿在祁府里深受委屈,这若是让白芷知道了,一㮳定会更恨他的吧。

      虞常宁平静地看着他,世人只知乏祁家二郎是个风流浪晿子,却不知道他其实也只是一个在少年时郁葖郁不得志,᱔在牉壮年时又无法挣脱世家尊卑礼⸮法的可怜人,祁贺云和白芷的悲剧是᫿整个祁家造成的,只是可惜了祁允棠,死的时候也不过十二岁。

      “砚台,快况些送我爹爹回去,밆找人熬碗醒酒汤,千万要仔细伺候着。”虞常宁对祁贺云身边伺候的小厮砚台嘱⁧咐道。

      砚台点头称是,赶忙上前扶住祁贺云,朝着回㽇廊的另一端走去。虞常宁目送祁贺云离开㱴,也不知为何,她心里竟有些发苦。

      她若有所思地抬头看向屋檐外的天空,正午碧空如洗,几朵丝薄的白云带着温柔点缀在其中,微风轻抚过,送来了花园里满园的玉兰花香。阳光略微有些晃眼,虞常宁伸手挡住眼睛,她的心里已经许久不曾如今天这般舒畅,她想,经㢙历过太多的磨难后,人还能活下来,确实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儿。

      㱦 爹娘还有哥哥们这时候儆大媓概已经上了奈何桥,饮下孟婆汤了吧,她虽然日日祈祷他们能够忘记今生的事,下一畂世只管随心唗所欲的緱活,却又害怕来生人海茫茫,他们不能再做一家人。

      ࣅ 人总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磋磨才能学着慢慢长大,可真正到了那时,所有的爱恨嗔痴都将会变成拖累人的枷锁,这些枷锁会束缚人的一生,会让人永远都得不到解脱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