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叶千秋不知道泾为什푙么星宿派会来到终ꐲ南山的地头。

      퍈但星宿밋派的人居然敢到终南山来大放厥词,着实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了。

      辑本来在田间务农的一众农户,听到这般丝竹钟鼓之声,有人抬头道:“这是城里哪一个大疔户人家在娶新娘子吗?”

      熾 迼一众精壮汉子抬头望去。

      有妇人看到自家汉子瞅的欢快,不缒禁道:“什么娶新娘子,哪家的新娘子能和什么星宿老仙沾边。”

      唎 揲这时,乐声渐近,那⟮一群人来到十丈开外便停住。

      有几人齐声上쮮前,朝着那驻足而望的农户们喊道:“星宿老仙法驾降临终南山,你们哪个知道上山的路,快快过来回话!”

      话声一停,又咚咚咚咚地擂起鼓来。

      擂鼓三通,镗的一下锣声,鼓声止歇。

      끾 又是数人齐声道獫:“恭请星宿老仙驾临!”

      㜮 只见那些人一字排开,有的拿着锣鼓乐器,有的手执长幡锦旗,红红绿绿的甚为悦目,幡旗上绣着“星宿老仙”、“뽼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威震天下”等等윉字样。

      丝竹锣鼓声中,一个老翁缓步而出,那老翁手中摇굷着鹅毛扇,阳光照在脸上,但见他脸色红润,满头白发,还留着三尺苍髯,长身童贿颜。

      这卖相妥妥的朝着活神仙的方向扮的。׽

      䛖 农户们一个个看着那老翁,嘀嘀鵲咕咕的说道。

      “这嘽老翁莫不是来终南山找叶真人谈玄论道的?”

      뭸 在终南山下住着的农户们,从前也见ꫪ过不少外来銆的道士来找山上的道士谈玄的。

      ⁁ 这丁春秋童颜鹤发嫆,着实有高人的风范。

      所以ы,一时间,农户们倒也띊不敢冒犯。

      再加上他们知道神霄派叶真人就在田间,自然也无须他们来回话䐛。

      这时,只见那堆人里,又走出一人,朝着站在田垄间的叶千秋叫喊道:“那道士,㶮你可知上神霄派的路怎么走?”

      叶千秋答非所问,道:“你们吹吹打打,吵吵闹闹的到终南山来做什么。”

      那人蹙眉道:“星宿老仙在此,岂容你这厮放疚肆,问东问西的做什么。”

      臊 “速速⿅告知我们上山的路怎么走,不然,秵只能请老仙弘施大法,将你制服。”

      叶千秋也懒得和꩗那小喽啰废话,直接看向那鹤发童颜的老翁。

      “你是星宿老怪丁春秋?”

      丁春秋闻言,蹙了蹙笩眉头,裏看向叶千秋,见叶千秋气宇轩昂,神采飞扬,风度闲雅,竟然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丁春秋当下心中咯噔一下,뙅他突然想到他的那个死鬼师父无崖子。

      这种感觉让丁春秋非常不爽。

       只见他左手一挥,音乐声立止,他略带忌惮,朝着叶千秋说道:“你是神霄派的道士䵱?”

      叶千秋干脆利落的说道:“本座神霄派掌教叶千秋。”

      丁春秋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惊疑。

      他从星宿海这一路₟行来,自然听说了江湖上最近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大事。

      神霄派掌教叶千秋广邀天下群雄,腊月初八在终ᙨ南山参加神霄派开山大典。

      而神霄派掌教叶千秋之名,他虽然住在星宿海,但也是如雷贯耳。

      单单是那天下第一大宗师的名号,便ﺈ让人不得不䪻注意。

      本来久妆居星宿海的丁春秋是不信什么天下第一大宗师的鬼魅话的。

      但当他听到眼前这ũ个身着黑白道袍的年轻人就是神霄派掌教叶千秋之⸮后,丁春秋羄便信了九成。

      ᒪ因为在叶千秋表明了身份之后,便给了丁春秋一◁股极大的压迫感。

      叶千秋身上的气势,直接如****一般压在了丁春秋的身麖上。

      这骵种对方还没出手,只站在这里便被人压迫的感觉,十分可怕。

      鬂 如果不是亲眼所㚚见,丁春秋着实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般高手。

      能以一己之力败尽少林六大高僧的,果然绝非等闲之辈。

      鉦 这叶千秋应该修行了道家的高深武学,已经到了能青春永驻的地步。

      丁春秋出身逍遥派,自然知道在逍遥派中也有能让人青春永驻的无上神功,他本身亦是鹤发童颜。

      所以,他自从听到少室山一战的消息之后,便对叶千秋的身份感到十分好奇。

       在星宿海时,他就听说了这位神霄派的掌教叶千秋曾经和灵鹫宫天山童姥一起ᦅ在少室山出现过。

      而且似乎还提到了逍遥派,据说叶千秋身旁的一个老农似乎身怀逍遥㮸派绝学北冥神功。

      瑣这些传굯闻落到丁春秋耳中,自然是让丁春秋心中大骇。敡

      灵鹫宫的天山童姥可是他的师伯,这些年来,天硚山童姥没有找他的麻烦,但不代表他不知道天山童姥的厉害。

      而且,逍遥派的绝学北冥神功那可是只有他ય那师父无崖子才会的神功,他ಞ可是心心念念了许多年。

      当年,他被人所阻,没有打死无崖子,只是想着重伤残疾的无崖子也活不了多久。

      再加秘上他那死鬼师兄苏星河以逍遥派高深武学秘籍做饵,他才放了无崖子。

      无崖子身受重伤,恐怕早死了多年。

      但如今江湖上又多了一륤个会北冥神功的老农。

      再加上,江湖传言,神霄Ꮖ派掌教叶千秋也是能青春永驻的神仙人物。

      所以ቖ,必丁春秋心中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핯难道这叶千秋是他那死鬼师兄苏星河找到的逍遥派传人?

      那老农会北冥神功,能和天山童姥不鮞分伯仲,大战上百回合,究竟是谁?和逍汝遥派是什么关系?

      丁春秋不明真相,心中焦急万分,再加上阿紫偷走了他的神木王鼎,于是他펚为了查明真相,顺便取回神木王뚈鼎。

      便一路东行,来到了终南山。

      此来终南倖山,他就是想看一看叶千秋的底细。

      只是,想不到没有登㿇上终南山,便在山脚碰到了叶千秋。

      仟如今亲眼见到了叶千秋,丁春秋感受到来自叶千秋身上的那股气势。

      一时间,丁春秋竟然有些心惊肉跳。 孢

      丁春秋咬了咬舌头,稳定心神,朝着叶千秋说道:“原来尊驾就是神霄派叶千秋。” 쏑

      “不知尊驾和逍遥派鱴有什么关系?” 䔜

      “苏星河那个老鬼碌又是尊驾的什么人?”

      叶千秋听到丁春秋问到了逍浈遥派和譁苏星河,大概也明白了丁春秋的来意。

      叶千秋ꋇ看了丁春秋一眼,然后说道:“本座和逍遥派☤是什么빡关系,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湩 “丁春秋,你橫作恶多端,杀人无算,⼧在星宿海窝着也就算了。”

      濲“还敢뢘主动跑到终南山来送死,㤬既然如此,本座只好收下你的人头了。”

      话湵音一落。

      叶千秋挥袍抬手,大喝道:“神霄五雷!”

      下一刻,只见叶千秋手心中突然出现一抹耀˾眼的雷光。

      居↓然是一颗犹如实质的掌心雷!

      丁春秋面色大变,大凡内气,皆是无形之气,即便隔空而击,也是无形无质。

      但此刻叶千秋的手中却是犹如将一颗天雷抓在了手中孳一般。

      这般凝气如同实质,而且还改变了内气颜色的法门,他真是闻所未闻!

      丁春秋还想要抬掌相迎。

      䩄 但那陫雷光之快,已经超乎Ჹ了丁春秋的想象。

      瞬息之间,丁春秋便被那快到了极致的雷光穿胸而过。

      丁春秋有些不可뀐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呢喃道。 ዋ

      蔮“世上难道真有人通晓仙法?” ଐ

      话音一落,丁春秋轰然倒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