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试衣间

      李麟走到姜飞身边。

      姜飞看到李麟,心虚得很,感觉对方是意识到了什么。

      硓 李麟盯着姜飞,缓缓的道:“你撞过来的时候,安依依本来是能躲掉的,可她没有躲,因为她想扶住你,不想你摔个嘴啃泥,但你却把她给弄伤垂了。”

      婀 还 姜飞不知道李麟为什么要说这些,慌张的解释道:“我也没想뼩弄伤她。这是个意뙪外!”

      啪!

      李麟撩起手臂,狠狠的扇了姜ᜉ飞一个耳光。

      凲姜飞被这一巴掌给扇懵了,脸颊火辣辣的疼。

      “没错,你是不想弄伤她,因为你是想弄伤的人是我!小王八犊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长了这么一颗阴毒的心?记住了,没人是傻子。再敢有下次,我唷灭你前程!”箒

      场间安静。

      修行班련的学生们都楞在原地。

      具体的鵋事情,他们也不太清楚,此刻听李麟这么一说,方才知道这里面似乎还有别的内情。

      李麟将事情挑明后就转身賔走了,学生们就把目光集中在姜飞身上,期待着姜飞的解答。

      姜飞猛地回过神来,连忙解释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是个误会,事情总会弄清楚的。”

      对于这样的解释,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

      看着李麟走远,姜飞也没敢上去找回场子。

      ꨦ他是做贼心虚,怕事情闹大ꡝ了收不霬了场。

      茐 另一៟方面,他得赶紧펴联系家里人,得想办法弥补。 ᰿

      受伤的是安校长的宝贝孙女,可千万不能把安校长惹毛了。

      ……

      ……

      春风和煦,河光粼粼。

      李麟走在河堤上,略有心事。 鴠

      前世的安依依,因为天宗穴的隐伤导致修炼出了问题,没考日上名牌⦶修院,最终只㾱考了个二流修院。

      这一世,李麟帮她解决了天宗穴隐伤的问题,按理说应该是逆天改命了,可偏偏今日又好巧不巧的受了伤。

      镴 李麟也不知道这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有某种力量在作祟。糖

      这个问题很玄学。

      可李麟不得不思考。

      因为他想改变地球命运,而改变瘲命运䌡的前提是命运可以被改变。

      安依依的受伤,让李麟不得不思考,冥冥之中是否存在某种神秘的伟力䌽在不断的将ꔨ事情拉回原轨。

      李麟希望ꜯ自己想多了。

      “我手里还有龙牧枝,可以让安依依很快恢复。我倒要看看,命运是不是真的就无法改变。”

      晚饭之后,李麟前往医院,在病房外见到了步小敏。

      “安依依的情况如何?”他问。 ዇

      步小敏表情苦涩的说퀄道:“腰椎受了伤,起码也要三个月。”

      三个月,那就意味着赶不上修考。

      修考是没有复读生的。

      每个修考生在做삇境界评定时都会顺带ꂮ测试骨龄,超过18岁᏷就没资格报考。

      对于修行窪生而言,不能参加修考,就意喙味着前途尽毁。

      步小㣧敏:“姜飞的家人请了市里的修行名医过来,正在病房里,希望他们能有办法。鱡”Ꮨ

      䕆李麟知道姜家为什么这么着急。

      安依依的爷爷是校长,手握着学生的前途。

      这事情是姜飞惹出来的,李麟也当众挑明姜飞有鬼。倘若事情影响不大,安校长不会深究;如果宝贝孙女前途尽毁,姜飞就绝对不会好过。

      为了姜飞的前途,姜家无论如何都会尽力,所以托关系请了名医。

      李麟:“我想去看看安依依环,晅没问题吧?”

      步魮小敏:␀“没问题ꊼ。不过,里面的人有点多。”

      李麟点点头,轻轻的推开病房的门。

      踘 这是个单人病房,只有十几个平方。㘅

      此时此刻,病房里站满了人。

      安依依躺在病床上,表情阴郁。安校长就坐在病床边㔵,满脸的愁容。

      姜家请来的名医和医院的主治医生就站在窗台边讨论着꽨治疗方案,而姜飞和父亲站在一起,在一旁倾听着医生的讨论。

      李麟进来后,姜飞的表情就很忐忑。

      “校长好。”李麟礼貌的打招呼。

      安校长不认识李麟。鞒

      学校的学生多了,一届又一届৾,校长基本不认识。

      쑔 此刻孔,安校长也没有寒暄的心情,也只是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来了?”安U依依有点意ベ外。

      李麟:“过来看看你。医生怎么੪说?”

      “医院的手术治疗要三个月,名医用丹药调理要两个月穱。”安依依表情苦帓涩。

      ᠵ 修考乃人生大事。

      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

      遇到这糟心的事情,安依依没哭,已经算是很坚强了。 켛

      李麟安慰了她几句Ἡ。

      这时候,市里的修行奯名医和医院的主治医生已经商量好了方案,走到安校长的身边,说道:“我们讨论了縘一个新的方案。先在医院做手术,然后用丹药来治疗。”

      “需要多长时间䫻?”安校长᧥问。

      主治医生说40天,修行名医说30天。

      “到底需要多少天?龗”安校长情绪很差。

      “按照新的方案,我保证30天可以下床。䐦”修行名医是姜家请来的,自然要向着姜家。

      而他说的这话,也是个文字游戏。

      可以下床,并不意味着恢复正常,这是两个概念。

      安校长一眼就걤看穿这话语里的猫腻,直接问道:“能不能正常参加修考?”

      “距离修考还有40天。如果恢复得快,是有机会的。”修行名医也不敢把话说死。

      㨯 主治医生则实话实说:“这是我们能拿出来的最好方案。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完全恢复是不太可能,但努力治疗,倒也㐱有机会带伤参加修考。这是治疗方案懛。如果接受的话,请在这里签字。”㲉

      安校长叹了口气。

      医生已经说得很直白了。

      不可能完全的恢复,只能努力治疗,争取能够带伤参鍐考。

      묞带츸伤参考,必然考不出好成绩。

      然而,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带伤参考,还有考上修院的机会,哪怕軙是末流修院也行。如果不参䢢考,那就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安校长准备签字。

      这时候,李麟忽然道:“校长且慢!얓”

      “你是?”安校长看向了李麟。癰

      “我是李麟,安依依的同学。”李麟直入正题,“我带来了龙牧허枝,对治疗骨伤有奇效。”说罢,他就拿出龙牧枝递给安依依。

      在场的人都没听过龙牧枝。

      “莫非是什苮么莫名其妙的偏方?”修行名医嗤之以鼻。

      古遗界出现以来,地球社会也出现各种新型保健品,或者各种新型偏方,都是吹的厉Ό害,有用的没几个。

      李麟:“不是䛕偏方闫。在远古时代,龙牧枝是备受推崇的疗伤药,对骨伤有奇效。我建议先试试龙牧枝的效果。”籬

      安颖依依把玩着龙牧枝,问道:“这药娚怎么用?”

      李麟:“用水煎或者用开水泡。药水呈乳白镄色,宛如牛奶,直接饮用。”

      “这么严重的脊椎伤,喝賵点药水就能有用?”名医听得直摇头㽥。

      “有用。”李麟语气笃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