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戴珊录像磁力

      “快报靶啊!”

      老爸似乎有些小期待,虽然儿子那么小。又是第一次摸枪。

      报靶ꎁ员探出头看了看。满脸紧勸张。目光看到叶雨泽时。“嗖!”的一下又缩了回去绾。

      “你叫他起来,他不起来我不出去!”

      老爸揪着脖领子把叶雨泽ⅻ拽ℊ了起来。

      马全义在一边骂了一句。“你个씘怂货!”

      报靶员不服气的顶撞。“流弹是最可怕的,我可不想死!”

      看到叶雨泽起来枪也被拿走。报靶员才朝靶子走去,一边走一遍嘟囔。 嚳

      “叶곁医生就绮是有本事,这徒弟和儿子枪法都那么↲神出鬼没的!”

      䝜 小刘期期朎艾鐜艾的凑到老爸跟前,红着脸说道:

      “师父,我给你丢人了!”

      老爸摆摆手。一副挥斥퉜方遒的样子。

      “没事,䋏回头我给你找几百法子弹。用子弹堆也得把你鸞枪法堆出来。”

      叶雨泽惊异不定的看着小刘那感激和崇拜的目﵏光。

      心里嘀咕。这个老妈知道吗?

      “二环,三环,三环,Ɲ四环五环。六环,六环。八┠环,九环。哎呀我去。还有个十环!”

      他不相信一般又重新㈻看了一遍。然后嚷嚷道:

      “⪑叶医生,你这儿子不错啊!”

      老爸又是豪迈的摆摆手。“差的远,差的葒远쓅!”

      这个疽稍裇微内行的人都知道。叶雨泽对于枪法的悟性惊人。八环以上肯定的后几枪打出来的。 ꡥ

      若是再给他十发婢子弹,成ᚧ绩肯定不可同日而语了!

      接下来就是手枪的射击了。好歹人数少。

      就是老爸,马全义,副簵指导员,副连长和司뿩务长。

      几个人的枪都是五四。这种枪虽然后坐力大一些,但是威力强。性能稳定。到了后世很多地方还在用。 뵯

      几个领导都是部队转业,뚕枪法怎么可能差?

      就是副指导员出숻了一点状况,两枪过后쑝似乎就开始稳不住。蕵竟然脱靶了。

      ῐ 叶雨泽赶紧凑过去想说什么,但是又赶紧捂住宦嘴巴和鼻子㠑。含混不清的关心道:

      “叔叔,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虚成这样,肯定是肝炎!”

      副指导员满头黑线,上次被叶雨ৡ泽提醒后。马全义已经쟽基本不让他进家了。

      吃饭只能去食堂,可是食堂的东西那么不好吃。对于开惯了小灶的他,哪里吃的习惯。

      不过也只能咬着牙咽了。

      떯实弹射击完毕,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往回走。

      靶场离连队有一段距离。这是因为实弹射击时候有40火箭筒和825无坐力炮。

      这样的武器离优连队太近怕出意外。所以就选了这么一个离连队差不多五公里的山坳。脦

      只是刚把东西收拾完毕,意外竟然䊼发生了。只见五六个黑影嚎叫着从被炸翻的小山坡上面冲了过来。

      晥 因为小山包离得远。大家没有看到。此刻离得近了,大家才发现原来是ꜥ几个野猪朝他们扑了过来。

      可能是刚才ﳋ的炮弹炸到它们了。其中一头野猪的头上还流着血。

      这东西报复心极强,刚才맊的炮弹估计是炸死了它们的同伴。这几个家伙才悍不畏死的朝人群发起了冲锋。

      野猪这东西因为长期在泥里打滚。又喜欢在树干上蹭。

      所以身上沾了一层保护层,跟盔甲一样。

      加褛上身躯庞大。所以一般的子弹对它造不成多大伤害。

      就算子弹ሗ打进身子,在它死之前。它也会跟你拼命。

      阝 所以兵团人即便手里有枪。也很少招惹它们。

      主要是肉不好吃,皮又没用。值不得冒这个险。

      㸛 可是今⩔天是实弹ṳ考核啊!除了新兵之外来鳆的都是正儿八经的老旎战士。

      这个野猪敢死队显然就不够쇗看了。

      䅀要是它们带点武器啥的。可能还有쁺点取胜的可能。但是赤身裸体的朝全副武装的士兵冲击,这尼玛不是纯粹送猪肉来了吗?

      杨玉林笑了起来。吩咐一声。把重机枪给我架起来뱢!

      马全义有些不满的看他一眼。今天这个一排长总是越权。让他不舒服。

      但是人家是连里的军事教练,他礣又没办法说什么!

      齖숂听到杨排长的命令,新兵们马上把刚装上爬犁的重机枪抬了下来。

      这个东莦西光带轮子的底座就有四五十斤。

      把枪身걼装在架子上。再链接上弹夹。

      重机枪弹夹可是链夹,就是殒可以无限链接那种。一旦真的打起来。一般旙都是那䂆种不把枪管彻底打红了不停下那种。伦

      杨玉林刚才没打过瘾。特别是没摸重机枪。

      ᭵对他来说,还是这东西过瘾。

      ■ ꘷ 马全义没敢放松警惕,⧰他㬡叫战士们全部持枪警戒。一旦野猪冲过䒐来춒就开枪射击犸。

      只是杨玉林哪里肯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把野猪放进五十米之后。那重机枪里面的子弹便如雨点一般撒了出去。

      几头英勇的野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英勇就义了。膥

      那猪头全部都被打的稀烂。保证它妈妈也认不出它是谁了。

      老兵们对野猪肉禷没啥兴趣⃌。可是新兵们不行啊!

      老兵们家里都有羊或者猪之类的家畜。 ᘞ

      而新兵们却只能靠连队配给的那些肉食。对于他们᩟的年龄来说。

      那点东西根本解不了馋。

      这六头野猪体型魁伟,最大✁那头观足有四百斤。其他的也有三百斤左右,够맬这些新兵们好好改善蟞一段伙食了。

      大家兴高采烈的把野猪装上爬犁。 䁶

      这亏得腧是冬天,爬犁走起来非常轻。不然两匹马还真的拉不动这么多东西了。

      回到连队,新兵们便帮着食堂大师傅们杀猪退度毛。

      老爸要⹏了一条后腿和几个猪肚就湩回来了。꿟

      叶雨泽到是满心期待,这惕东西他可从来没吃过。不知道是啥味道。

      ク冲洗干ᢚ净后,老爸就给一锅炖了。

      他说野猪肚最轢养胃了。老妈胃不好,得给她好好⽁补补。

      还别说,猪肚还真好吃。补不补的叶雨泽不知道。但是真香到是真的。

      不过那野猪肉叶雨泽却不太喜欢。都鈏是五花肉,那肉丝ᔸ明显吃出那种粗糙的感觉。还略뜲带土腥味。

      叶雨泽吃了几口就没了兴趣。便全心全意的对付起猪肚来。

      很快就吃饱了肚子。想了想,拿起一个猪ዳ肚便朝外走去。

      老妈一声厉什喝:“你干吗去?”

      叶雨泽浑身一哆찶嗦。弱弱的呢喃。“我去赵叔家!”

      新书期间,欢迎大家收藏推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