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城堡

      随着一声清脆的“魔宗”从陈观袖口传出,一瞬縩间,整个马家湾都安静了,大师兄也停下了广场舞,僪呆呆地看着他。

      杕 弘法道人也愣住了荇,旋即反应过来是鸽子在咒骂他,一时间怒意取撬代了崩溃,一股子怒火直冲天灵盖,别人骂他可以,但他绝对无法忍受妖修也骂他魔宗。

      狂怒之下,坿他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栗。

      在一声大吼之后,近쑌乎实质的黑白二色之气拼命地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汇聚到空中之后盘旋狂舞,将他瘦弱的身躯描绘出一个高达数丈的巨大轮펃廓,宛如真神降世,威严肃穆,任谁看了都要心生畏惧。

      冯处默等人大惊失色,也不敢在外面看热闹了,纷纷拾起先前被陈观撞开的门板,又钻回房中,将其顶在门口,以为这样就能挡住弘法道人的攻击,但他Ộ们心里都知道,如若对方硬来,这种做法无异于裹着被子挡鬼。

      不过幻化ឬ出黑白巨人的小光头并未关注他们,尽管冯胖子先前骂得最多。他的目光投向了陈观,不,应该说젓是陈观袖中的鸽子精。

      “交给我,饶你不死!”

      陈观当然知道他的目的,但他又岂是遇到鋴威胁就低头的人? ʏ

      他手中握着神剑,没有回话,双眼紧紧盯着对方,只待他向前一步。

      而裴安国和董辟疆也看向了元亮道人,他们都是三阶炼气境修士,此壕番对决,绝不能让对方站着离开

      弘法道人所化作的黑白巨人扬起了头,这个头极其嗅硕大,甚至与身体有些不相称,像极了书中描述쀦的恶鬼。

      “我欲向天张巨口,吞尽人间百万妖!”

      在他诵念之后,虚空թ头颅张开了深渊巨口,夹杂着阵阵幽风,就要向陈观咬去。

      “好霸气的话!”

      陈观在心中暗自佩服ਐ,却不妨碍手中长剑舞动,只向绠前一送䒿,道了声:

      “去!”

      肉眼可见的一道金光졚从剑尖飞出,疾射对方,此法乃是先前剑灵所吸纳的含﨣象金光,尚未消化完,如今就尽皆吐出,直奔那大好的头颅飞去。

      弘法道人大骇,想要施法躲避,却不料这㍗金光所到之处近乎于停滞时间,使得他再快的速度都变成慢动作。

      ⦅此物又经过胜玉的磨合炼化,威力更胜先前数倍,这一击射出,黑白巨人无处躲藏,顿时烟消몶云散,化为乌有。

       消散之际,小光샕头的体力也达到了极限,再也支撑不住了,这黑白巨人的幻化也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圔,本就是拼死一击,却没想到对方的手畣段过于高明,甚至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哪里会是一个金丹修士所能达到的地步。

      他本身也阋是金丹玄师,自诩超过绝大多数同境界修士,可面对这个拿剑的紫袍道士,他竟一点儿胜算也没有,连他最引以为傲的看家本领都被人一剑击破!

      多䢍重됙打击之下,弘法道人又一次向空喷血,直至昏厥倒地。

      而在另一边,元亮道人更是在苦苦支撑,几乎没有还特手之力,那两个高大猛男简直是丧心病査狂,一个力量极大,塿足可拔山超海,将那棍子耍得风云变幻霹雳雷鸣;另一个同䎁样膂力绝人,一柄铁尺打得他处处掣肘,几乎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最得意的金刚降魔之术竟一点儿时间都不给他使出,原本用作峃攻击的法器变成了被动防御。

      偏偏这项法术的施法前摇又很长,数⹯十个回合下来,本就缝了许多补丁的衣袍又添了几个血洞,连带着一只鞋也被甩飞了秤,更可恨的是先前追杀鸽子的法器也弄丢了,这抛让本就不怎么富裕的元亮家里更是雪上加霜。㔮 돘

      见小师젳叔쏍的道术被破,元亮面如土色,为了向他靠近,用降魔杵硬生生地抵住了董辟疆多ᢱ番猛烈重击,才꿠侥幸逃出围剿,可刚走没几步,只觉喉头一甜,也是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金灿灿的法器。

      元亮一瘸一拐地走向弘法,将降魔杵挂在腰间邟,咬了咬牙,将小师叔㊯背起,转头对着陈观等人一脸愤怒道:

      “我等只是想要鸽子精,你却下如此毒手,未免也太过于心狠手辣!江南道门行事如此凶残,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将来我告上庐山,定是要让你们好看!”

      见对方没有说话,元亮以为他们怕了,怕暧庐山找他们麻烦,心头稍定后冷哼一声:

      “哼,道爷就...ྲ...”

      他本想说“容你们多活几日,他日我定会来ᘺ报这一剑之仇”,却看见领骀头的那道ꩱ士手中长剑愈来愈红,愈来愈亮,红得有些发赤,亮得似鹌是燃烧,再配上阴森森的笑容,映得几人如同九幽黄泉之下爬上来的恶鬼。

      本来他们就没想打ⲿ架,只想抓到鸽妖了事,却没想到生了这摊子破事。

      元亮不敢再说,纵使他口无遮拦,也绝不敢再挑衅对ﵚ方了。

      倘若几个狗道士一生气,晝上来就砍他,自己背着小师叔如何招架?假若那几个道士真起了杀心,将他俩结果在这江南荒山,他又能找谁说理去!

      ꉠ 权衡利弊的햷想了想,元亮只得低下头,认了怂,默默ਏ不敢语,背着小师叔就一샭路狂奔,不多时便消失在月夜星野之下。

      裴董二人见他跑路想要追击,陈观却是拦住了,摇了摇头:

      Ǥ“不必追他,追上了又如何,难道还真打杀了不成?他俩也是有名有姓的道门中人,你当他师门长辈和经道司是纸糊的吗?”

      董辟疆急切道:

      “可是...就这样放过他们,是不是太便宜了?”

      裴安෯国安抚道:“不便宜。他们丢了法器折了面子,还受了重伤,也算是给他们ᖂ一点教训,幔这亏吃得,算是倒了䫳八辈子霉了!”

      “除恶务尽自是正确,但也要分情形......”大师兄悽将手中门板丢给ꪋ杨敬,甩了甩头,潇洒地从房中走出。

      “大明律保护国境之内五千万百姓,却没튔说保护山野精怪,换而言之,杀无主妖精并不违法,这两个魔修不过是行走在律法边缘壚,逆天行事,不讲道理罢了。你们若是去截杀他俩,将来事发该如何自保?他宗门长辈兴师问罪,我等如何回答?若是与经道司有牵扯,又该如何搪塞?咱们对䶹他一无所知,又不是生死大敌,贸然出手,绝非上策。”

      ⷇ “再说了,就凭我手中这含象鉴,他一百个来也一百个死!”

      㴒“冯大哥,你可ႎ得쑢保护我......”杨敬将手中门板扔给郭报恩,挤툈了过去。

      “那应该没我什么事吧,我就骂了几句까,都没问候他祖宗......”郭班头将两块门板撇下,一脸沮丧樗地说道。

      꼩 陈观见几人推卸责辑任,心道人是我伤的,你们担心个毛啊。

      靧 “别怕,怕什么,天塌下来有嫢高个子顶着蜱呢。”说着,他拍了拍个子最高的董辟疆,诚恳道。

      董辟疆一脸尴尬,忙道:“长老쿅您别拿我寻开心,有您老在场,他就是来十个我都不怕,从那天起,我就认챕定您了......”

      裴安国也急忙表示忠心,他也认定了这位护法长老,虽然年纪没他们大,但本事和背景那是没得说,比纨岞绔子弟周元泽好得不知哪里去。

      陈观哈哈大笑,心中却是感慨,这撵两位的正式投诚才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

      ...

      随着一声高亢悠长的鸡鸣声,马家湾村民在破晓时分茫然睁开了双眼。

      ⦥“奇怪,怎么还有鸡叫,不是都被妖怪吃光了吗?” ꙷ

      许多人自发性地走向里正家,又在里正的带领下战战兢兢的来到马二家。

      “怎么样,为兄的口..鏈.口技如何?”冯处默冲着杨敬挤着眼道。

      杨ꊽ敬媚笑道:“高,实在是高!”

      ᅚ 一夜激战之勉后,马二家门前变成了地狱修罗场,坑ꌭ坑洼洼的土地证明了之前大战的惨烈。

      됌原本放在树下的几只母鸡也不知是自己跑走了,还是在刀光剑影中被冲没了,只剩下一地鸡毛证明它六们存在过。

      不过这一滩滩的鲜血倒是有迹可循뜜,均出自弘法和元亮两个道人身上;此时已干涸成暗红色,与泥土相浸染,许多村民看到这番景象᭦,吓得不敢上前。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战斗痕迹和那只“妖怪”没有半点关系,此时此刻它正在陈观的袖中吃早点,一口一个玉米粒,真香풀。

      而在据此不远的坟地里,马二的坟堆上,正趴着一只开了灵智的狐狸,⩣它身形硕大,皮毛油亮,绿油油的眼睛透过林间茂盛的灌木㫤,注视着村里的一举一动,扫视着每一个人的动作和神情。

      突然,它的目光聚集在一个穿着紫袍的道士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