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张须运御银焰赤剑化作一道流光飞射而回,入手刚好踏住波澜浊水,目不傝斜视,身若엔风雷向着翼蛇直冲而去。

      刚刚所用剑术都是自己原身就纯熟擅长的,但毕竟是道院的入门道法,放在卓必宁接近蕴源떨期顶峰的修为上就显得比较鸡肋了。

      卓必宁修剑뤛至诚,最是长于剑技剑术,风格乃是柔和多变,锋芒内敛,精擅于无形无相中斩敌。

      䴥刚刚的飞剑技法用的都是张须本身修行理解,无有长久年月磨砺,十分粗糙ﯘ,追求攻势凌厉直取敌命얁,不足以快速制胜,也屶没有发挥出卓必宁所修威能。

      㠒印张须身形有᬴若风助火起,飘曳重重叠鲨影,几个纵身躲闪间就轻易避过怒砸챢而下,波动又起的水龙柱,刹那间来到翼蛇飞空身下,纵身跃起,掷出银焰已消的赤红宝剑,宛若流光虹影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卷向翼蛇。

      翼蛇振翅闪动,于空刹那间飞舞卷席不已,留下道道灰长残뒞影。

      流光虹影与之前迅疾锋厉不同኏,轻缓若花飘动纷飞,流虹幻影重嵓重笼罩,不氻见形影何方。

      看似虚幻,却令每每欲要脱离的翼蛇隐隐感知杀机暗藏,倒转而回,继续躲避看似淌空流水的虹霓,不敢妄动。

      张须跃身冲势渐落,眼见就要回落,此时泥黄水柱弯曲盘旋而来。

      张须外化源光在接临泥黄水柱时凝实震落,将水柱拍落也将张须送上䨟高空,上手一扬握住一道流虹化出୧赤红宝剑,脚下又是一声爆鸣轰响生出巨大推力,借퀃着腾势起剑就要直刺而上。

      流转剑虹一下子消失无踪。

      翼蛇顿觉周身凛然锋芒消逝殆尽,但身下又生出尖锐气势极快攀升,浑身腾起乌黑水雾刹那凝成漆黑妖云谴往下落去。

      张须突入妖雾,赤红圽宝剑虹光大盛挽上一个剑花,剑气芒光若斗激荡,瞬间绞灭弥身黑雾。

      孤身破出젗黑雾,顿时作呕腥气弥즽漫咽喉,定睛看去獠牙血口正咬合而来。

      张须凛然不惧,外化源光灿灿顶出震开夹合血红大口,身形化影掠入,转瞬化出诸多身形虚影,跃朝各个方向,持剑喷吐虹芒剑光。

      翼蛇血红Ў透绿皮膜立时如芒针刺,皱缩不已,更显深毒碧썛绿,析出阵阵腐蚀碧雾充满,将各个身影侵쏍蚀消融。

      以为敌人已亡,上颚若盒盖下。

      这时外间淡薄正消黑雾中虹光一闪,眨眼未及便突入翼蛇鼻ၾ腔,顿时翼蛇头部墨㍘色鳞片棻透出泛起愈加深凝芒光霓꣟辉,凶然噬人目光灵神无可阻势降落消去,僵껅直不动。

      目神彻底幽暗之时一道虹光犹若穿纸般破出崎⹙岖顶部,投落化显张须倒持赤剑,衣袍舞动飘飘,面无表情看着透明般显谝露空荡颅脑的狰狞凝固翼蛇巨头。

      随着翼蛇往下翻转䤇垂落,张须慢慢飘落,将目光转向下方三名军卒,见得他们踏波挥舞长戟餸与一群水怪战作一团,虽然灵光辉耀,威势不凡但毕竟寡不敌众ꡑ,总体是败退的。

      往伍长那边看去,见得他们因为自己这边流窜过去不少水⧇怪,受到牵制行进慢了不少覆,而澜金鹏那边倒是其一人就把⳩水怪压得节节败退。

      深吸一口气,甩出赤剑落向几个军卒前方,双手掐诀,赤剑气芒回荡交缠坠入浑水之下,一个旋斩荡出圆形赤光剑气,所过之处水怪尽皆绞碎斩断,须臾间五丈方圆的水怪一清而空。

      ㏂ 王光元双鮊手并䖧把长戟,后退跃空,芒光锋利往浊水中出现的几个微末难见的气泡来源扫去,扫出泼天浪花隐匿细碎肉块。

      繘 刚要踏水,便觉后背一震,立时催动甲趝胄震起浩辉,将撞上来的扁线鱼震成碎末,还未完全踏稳闻得几声微末破水声,立时挥转长戟犹若银盘荡震射来扁线鱼。

      连续周身几个回转后,又停戟跳起开脚,握戟猛往下方钝去,击碎浑身长满尖刺的鱼怪跳出张开尖利排牙,洞穿鱼身╜而过,在澜波浑水钝춈出巨大凹鋜陷,震开袭来鱼怪。

      落踩浑水,又听得熟悉的破水划空声传来,神情不变,在周捎身飞速挥舞长戟,扫荡源源不断激射而来的扁线鱼,某一刻一扫落戟,一下子没有再听得扁线鱼袭来破空声,只见赤光剑气在不可视物的水下一闪而过,便见得领队自上空接住破水赤剑飘然落下。

      军容严整无波,回硌神拖长戟破水冲向鱼怪游动涌来声뚶响繁密所在,凌空跃起握住长戟中下,凝聚灵光,垷往翻涌水面料猛地抽下,霎时若重舟落下排荡出阔大凹陷,血红流溢。

      但就在王光元将要收戟之时,一个成茣人般大小的红虾手持骨叉跳出水面,瞬间来到还未立起的王光元近前挥叉捅去。

      王光元横戟截住就要往上推走̖,却宛若推山,反遭巨力下压,猛然往下落去,低过红虾身形。

      红虾改捅就要往下刺王光元后背,忽然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止住古叉往上空投出。

      赤剑耀辉剑尖与骨叉尖刺铿然Ḧ相击,如遭山撞倒飞而回。

      张须感知到赤剑嗡鸣끙倒回,不由一惊,好大的力道,藼就这一个愣神,水下突然射出数条粗壮扁担水草缠住下身,力大如牛往水下拖去。

      张须双脚刚陷入水下,立即反鄬应过来,围绕扁水草聚集高热,好⩣似烈火灼烧须臾就将水草化为灰烬,同时源力外光宛若巨拳般往水中砸下,顿闡时四周浪起升天。

      一个通体暗绿,长出无数扁长草条触手的椭球水怪于生成的水陷中浮现。

      这变化不过短短一两个呼吸,张须刚刚初次交手知道那虾怪的厉害,不是王光元能抵挡的,担㲊忧之下不想与其纠缠。

      左手捏诀往下一推,宛若无形巨掌拍下,浑浊江水如遭地震,激烈翻涌。那暗绿水怪也在如山气压下身形扁凹,坠落水下。꙽

      这是马郑道院所受牵引之术的高级运用,在张须原身还未修学,也远远不足以施展,但在卓必宁这等修为下却是施展自如,威力非凡。

      暷张须借着反震上推的升力跃出四周排升水浪的包围矣,便见得虾⵳怪挥叉打向还未完全站起的王光元,立时一招赤剑燃起银焰,破空杀去。

      虾怪乺一叉将横戟格挡的王光元打落水下,转身挥叉䏼抽击袭来银焰赤剑。

      银焰赤剑在将要相击时转向划죙过,降落一团人头大小的银焰,宛若银色流星坠下。

      虾ㄔ怪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难忍炽热,全身妖异红光闪出,使动骨叉爆发红光将银焰ꛛ一⢇扫消散。

      银焰赤剑回转上Ꭰ空,旋转分光剑影银焰排列成圆,随着银焰赤剑脱出化成银焰剑柱落射虾怪。

      醴虾怪提上骨叉闪耀妖异红光,旋转成红光旋涡。

      䳉道道银焰剑影落入红光漩涡被撕卷破散,但红光漩涡也渐渐渲染上点点银色焰火。

      张须以源力外光支撑,轻缓滑翔而下,往下看去见得那碧绿椭球水怪小半水草触手搭在水面,支撑起椭球身形,其它触手汇볜聚成树正迅速伸向自己。

      张须还是掐诀往下方一♄推,再次生出无形阔大气掌,若山坠落般拍下。

      水草聚树树顶立即水草繁密散枝层븘叠出厚厚蘑菇顶,依然直直伸展枥向上。

      一声震响,水草聚树蘑菇顶如遭山压,蘑菇顶凹陷垂落,但不过下落缓阻两三丈鞅,就止住落势,再次툝升起。

      此时银焰剑影已然全部消散。

      红光漩涡一震,散去附着银焰,重新化作骨叉,只是其上焦黑点点,甚至有的成小指大乌黑缺口。

      红虾不理疾来银焰赤剑,沉入水下,不过多时自张须ឹ下方水面破出。

      潜龙县城。

      阴暗飘下延绵不尽的指粗雨线交错噼里啪啦打入没街浑水,打上湿冷柱石,打击顽固砖墙,混合着无数䨌水怪的嘶鸣、繁䌲多人类的哭叫、打斗的碰撞声格外凄冷阴寒。

      波荡高漫的冬江上空荒蛮古树藤叶集密,高达数十丈,粗壮宛若城堡,无穷根须延曼不绝扎驻虚空,卷缠成台托起青辉漫漫的神秀道人,正招引数条的藤蔓根须犹若山峰狂猛舞动抽击虚空飞舞的黑水蛟龙。

      黑水蛟龙腾空飘飞,홎背顶厚重雷云,四爪踩踏浩荡黑水江河抵住侵来树蔓根须,在ഗ四周不断轰起数十ᨕ丈的滔天浪潮拦阻袭来抽来山峰藤蔓。

      畬 黑水蛟龙前身抬起龙爪,怒吼啸鸣,于道人上空风云如梭变幻投落黑雾江河犹若深渊,隆꽥隆巨响震彻㠏暗黑穹宇。

      神秀道人浑身若叶青辉,似花开散,涌向天穹,怒放出鲜红花朵擎天而起,汲取垂落深渊黑雾江河,鲜艳愈加浓郁,好似得了灵机沃肥。

      再是袖袍挥起引动身后荒蛮古树ⴶ摇曳落聚无塀数足以遮盖房院的青碧叶片,汇聚青芒气光卷动奔腾成河,包裹无尽锋芒锐气,流空奔向蛟龙。

      虚空无象无形所在,白悠翎羽颤立不已,惊震声道:“太强了鵎。一万个ᵽ白悠也打不过。”

      殷飞飞也是第一噱次见到궃这等强者对战,䜚面容震撼难掩,闻言笑道:“就算再加上十万个飞飞也是打不过的。”

      白悠颤声好奇问道:“最后谁赢了啊?”

      殷飞飞稍稍抱紧白悠,理所当然地傲声道:“当然是青叶真君赢了,不然我们潜龙就没了,我们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ꤑ

      白悠呆呆道:“好厉害!好厉害!竟然连蛟龙都打赢了。”

      殷飞飞悠声道:“青叶真君是当时坐镇道宫的顶级强者,修为已经达至成源上境,即便只论修为也是丝毫不弱于那头黑水蛟龙,更何况这位在本軗州也是声౓名赫䣰赫。据绋传如今修为已然更上一层楼。”

      白悠显然对那等存在没什么概念。只是呆呆念叨着:“好厉害쐵!好厉害!”让殷飞飞觉得倍加可爱,嫣然笑起ᪧ,不由捏了捏它柔软的羽毛。

      白悠这才回过神来,问道:“那条蛟龙最后被怎么处짜置了?”

      殷飞飞道:“据说是被镇压在某个地方。”

      ⤬白悠葒惊讶道:“你们没有处死它呀?”

      殷飞飞惑声道:“我也不明白。按理说这条黑水픯蛟龙罪无可恕,应该在万鱼湖处死,以儆效尤才对。可能县府和道외宫另有考量吧!当岤然以修道人的手段,镇压起来生不如死也是有可能的”

      白悠是人类豢养的灵兽,天生与人类亲近,形同一家,但闻言犯罪妖修这般下场也不由寒毛立起,心中一凛,赶忙转移话题道:“他们要打多久啊?”

      殷飞飞开心道:⧍“据传要打上大半天呢?我们等下可以转到别的地方看看,等到打的最精彩的时候再转回来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